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偽類們為何「組織十八路諸侯聲討文貴」]
藏人主张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偽類們為何「組織十八路諸侯聲討文貴」

   
   【偽類們為何「組織十八路諸侯聲討文貴」】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郭文貴現象」引發「中國海外民運人士」中之「偽類」一一現形圍剿郭文貴,袁紅冰教授授權《澳洲之聲》主持人昭明宣讀他在2005年所發表的〈改良,還是革命〉。
   
   袁教授高瞻遠矚洞見之處,在十幾年前已將今日一一現形的偽類們刻劃得入木三分。在當年的氛圍下,袁教授寫出這篇極具前瞻性的文章,想必早有許多人恨之入骨。
   
   全文除前言外,共七章,共兩萬多字。主持人宣讀了前面的兩章。限於篇幅,只能登出開頭數段。若能徵得袁教授同意,將收錄於即將出版的新書附錄中以饗讀者。
   2005年的文章,此刻在偽類們紛紛對號入座時讀來,更具價值。
   
   
   
   〈改良,還是革命〉
   袁紅冰(2005年10月29日)
   
   
   
   前言
   一、中國海外民運現狀
   二、中國海外民運凋蔽的人格原因
   三、海外民運凋敝的政治意志原因
   四、海外民運頹敗的組織原因
   五、為革命正名
   六、中國呼喚革命
   七、革命黨興,共產黨亡
   
   
   
   一、中國海外民運現狀
   
   中國海外民運的現狀,一言以蔽之:如深秋寒風過後的北方原野,一片蕭索,萬里荒涼。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六四」被摧殘之後,中國海外民運卻洪波湧起,氣貫長虹。當時可謂猛將如雲,謀士如雨,資金如山。然而,曾幾何時,便呈資金煙消雲散,將士落花流水之頹勢。
   
   海潮退後,沙灘之上,死貝枯蚌無數;中國海外民運退潮之後,也遺留下無數主席、理事、常委、秘書長,以及眾多相關組織。只可憐,主席、秘書長常是形影相弔;常委、理事只能總理家庭柴米油鹽之事。民運組織名目繁雜,然多為“一人組織”;更有甚者,為壯個人聲勢,竟將民主政黨辦成家庭作坊,卻也可成政治史上一道奇觀。
   
   也有些民運組織的殘垣斷壁之間,立幾個七長八短漢,站幾個南腔北調人,豎幾面東倒西歪旗,開幾場談天說地會,說幾句不疼不癢話,就宣稱自己已經堅守了民運陣地。
   
   海外民運近年幾成蕭條之祭奠運動。年年「六四」,三五十人,悲悲切切,紙馬香燭,燃於中共使館門外,一年大事就已告終。即便如此,尚有宵小之徒,機心百端,欲爭全球主祭之位,冀用「六四」英烈之血,滿足其對虛名的饑渴之欲。一旦事機敗露,互相之間便紅眼相向,唇劍舌槍,唾液溢濺,醜態百出。
   
   自命為民運人士者,雖形色各異,千姿百態,卻也可就其經典形象,描繪如下:
   
   有人臥於幻想之雲端,欲將昨日良心犯之苦難,換取未來總統或高官之寶座。此類人鎮日裡憂心忡忡,只怕不留神間被人超越,丟掉未來的總統高官之位。天下人皆見幻想之雲早就消散,惟獨此類人如醉如癡,死死揪住幾縷悲涼的秋風,以使自己能繼續吊在半空中。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1&v=uTkiUOAdv0M
   從袁紅冰老師的:〈改良與革命〉一文,看當代中國海外民運之現狀。
   
   
   https://www.facebook.com/apppc.tw/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日
   
   
   
   -----------------------------------------------------------------------------
(2017/12/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