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东海一枭(余樟法)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强烈抗议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今日微言(反儒实力还很猖獗)
·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辟毛微言小集
·儒道微论
·抹黑习近平和流行软抵抗(微集)
·三纲论
·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
·从杨改兰讲起(微论)
·不是孟子真迂远,而是诸侯近视眼
·孔府微论
·荀子性恶论批判
·不可逢民之恶,不可徇民之私
·Zt推荐课程:《儒家真精神》十五讲
·王道礼制与王权专制
·清风朗月夜窗虚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Z余东海作品推荐
·《论语点睛》:父母有错怎样劝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Z儒家真精神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为钱穆先生补漏
·超越物质主义
·责黄金以足色,指宝璐之微瑕—《论语新识》读后
·罢黜民国,重建中华(微集)
·所谓王道
·发言要谨慎,行动要敏捷
·小批许小年
·国民党的蠢与生俱来而愈演愈烈(微言)
·呼吁教育大革命(微言)
·因果和王寇(微论)
·全盘否定毛氏,全面树立孔子(微论)
·切割毛氏,重建中华人民共和国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今天是毛氏123年生辰。体制内外一些崇毛分子阴魂不散,到处散布鬼气。实在忍不住了,友好提醒一下:过度推崇马主义毛思想,只怕比反马反毛更加犯忌。盖习思想与马毛存在着原则区别和重大冲突。不仅复兴儒文化必须清除马毛的恶劣影响,要真正树立习思想的权威,也只能虚尊马毛而不容僵尸还魂。当然,儒家连虚尊都不屑于。
   
   从朋友圈删除了一批崇毛派。亲人故人崇毛,我没办法,亲情友情删不掉。但一些没有什么交情的一般熟人和网友,就只能割爱了。我的朋友圈,最欢迎君子豪杰,某些有向儒之心的虎豹豺狼妖魔鬼怪也不妨进来,唯崇毛派不许靠近,崇儒也不行。崇了毛就不配崇儒。


   或谓君子居是邦,不非其大夫,何况其君,更应尊重 。这是借用儒语为暴君辩护。殊不知,暴君非君。孟子说,汤放桀、武王伐纣并非如齐宣王所说的臣弑其君,而是诛一夫。“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孟子又说:“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把“臣”换成“民”,此语同样成立,同样符合儒家原则。暴君非君,而是全民公仇,人类公敌,人人得而骂之诛之!
   
   有披着儒皮的毛左在儒群中引用了一段毛语并赞叹不绝。毛氏说:
   
   “自从中国人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后,中国人在精神上就由被动转入了主动。从这时起,近代世界历史上那种看不起中国人,看不起中国文化的时代应当完结了。伟大的胜利的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大革命,已经复兴了并正在复兴着伟大的中国人民的文化。”(《毛泽东选集•唯心历史观的破产》)
   
   东海曰,事实恰恰相反,自从中国人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后,中国人在精神上就由主动转入了被动,变成了奴才,或为权奴,或为物奴。从这时起,历史上作为中央之国和东南亚宗主国的国民所拥有的强烈的文化自信、政治自信就完结了。四九至文革一次又一次的人道灾难,更是彻底摧残了伟大的中国文化。
   
   政治应该是最文明、最正义的事业。政治欺诈化暴力化,就是暴政,是人民和国家的灾难。主导暴政的领导人就是暴君,独夫民贼;导致暴政的思想就是邪说,豺狼思想。暴政暴君都是野蛮邪恶而龌龊的。信仰邪说、崇拜暴君、维护暴政的人也是龌龊的,不配为人,更不配为儒。
   
   马家有左右之别,马左在中国就是毛左。论苦难,毛左群体深于马右,也深于古今中外所有群体。无论官民,一旦沦为毛左,必然苦难深重。这是思想的必然、因果的必然和天理的必然。君不见,从延安到文革,死于造反作乱、死于各种各样的内乱内斗内战、死于毛氏、毛政和毛左之手的,大多数是毛左。
   
   都是马家,马右的命运好于毛左,是因为相对而言,马右人性尚存。马右,即马家右派,修正主义派,往往被毛左斥为伪马假马。君子是真的好,但“马列主义者”却是越真越坏,越真马家越可怕。真正的马列主义者,坚持阶级斗争和计划经济,唯物唯党,拜物拜权,草菅自他,丧心病狂。若是伪马犹可训,尚未蠢透恶透;若为真马必成灾,自灾灾人。
   
   毛左是最真正的马列主义者,特别可怕,都是灾星,不仅灾他人祸国家,也会害了自己,包括自己的亲人和子孙。毛左要改良自己的命运,就必须从改良思想开始,改良言论和行为。批判毛思毛政,是救民救国救人慧命,也是对毛左最好的唤醒和拯救。能言距毛者,圣人之徒也,功德无量也。
   
   不客气地说,东海和儒友们是来救人的。请旧雨新朋多多支持,至少不要妨碍我们救人。余东海2017-12-26
   
   
   附【暴君】一段时间里一定范围内的民心民意未必合乎天理天意。有名言曰:“你可以在所有时间里欺骗一部分人,也可以在一段时间里欺骗所有人,但你不可能在所有时间里欺骗所有人。”也就是说,“你”是可以在一段时间里让全民族上当受骗的。反孔反儒之后,民德民智严重下降,最容易受邪教暴君忽悠。
   
   【辟毛】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可耻的;文革之后,崇毛是可耻的。文革之后,毛氏之奸恶、毛政之残暴已天下皆知,无可遮掩。依旧崇毛者,不是愚不可及,就是丧心病狂。一些人试图将毛氏与文革分割开来,为毛氏辩护,徒劳徒劳耳。毛氏与文革、毛思与毛政水乳交融,一体同恶。
   
   【揭秘】我多次说过,对于毛氏的仇恨并非私仇而是公愤义愤,并且已经深入民族潜意识。此言有深意。不仅反毛派,所有毛派潜意识里对毛氏、对自己都是厌恶鄙弃的。它们常常自暴自弃、草菅己命,就是鄙弃自己的表现。盖良知不灭,受到恶习遮蔽,便潜入潜意识作祟,给它们的意识心和肉体身制造麻烦。
   
   【揭秘】孔子说“诬文武者,罪及四世。”没说赞桀纣者之罪如何,只怕也轻不了。诬文武和赞桀纣,都是天理不容的大妄语。毛氏罪恶之大,远非桀纣所能比拟。赞毛氏的罪孽,只怕不比赞桀纣、诬文武的小。至于毛氏本人,反孔倒儒,掘圣贤墓,其罪大于逆天地。宇宙可毁,其罪难消。

此文于2017年12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