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这是一句老话,将善良等同于软弱、怯懦。这是一个普遍而持久流行的观点错误。有文章题为《孩子,我宁愿你不善良!》,一看标题便知作者犯了这个错误。殊不知,软弱怯懦不是善良,恰恰是不够善良。或者说,那只是小人的善良,不是君子的善良。

   君子的善良是良知的光明,智勇双全。如果退让,那是礼让,不屑于计较;如果吃亏,也是小亏,不屑于沾便宜。纵逢据乱世逆淘汰,君子自有知几之能,自有趋吉避凶之道和保身安身之明哲。

   善良无底线,无止境,不封顶,越善良越好。善到大处,良到高处,浩然之气充足,智慧之门大开,诸鬼众神都会敬你十分,以为你护法为荣,为大功德。善良到极致,就是圣贤,道德天子,人间至贵,人间最伟大、光荣、中正的人。谁敢诋毁诬蔑,罪及四世!

   “诬文武者罪及四世”之言出自《大戴礼记本命篇》,《孔子家语》也有同样记载。孔子把“大罪”分成五种,第一种是“逆天地”,背天道逆天理,指特别严重的罪恶,如弑君、恶逆、谋反、反人类罪;其次就是“诬文武”,指诬蔑、污辱圣王和圣贤。文武即周文王周武王,圣王。

   “诬文武”之罪仅次于“逆天地”,比“逆人伦”更严重。所谓“逆人伦”,指十恶中的不孝、内乱等罪。弑父杀母,罪大恶极,不仅是不孝和“逆人伦”,应归于“逆天地”范畴。

   当然,圣贤包括圣王是不会与诋毁者计较的,诋毁圣贤之罪,也不是法律层面的罪,而是指罪孽、罪业、恶业。罪及四世,意谓其罪孽将会延续四代,他的子孙四代都要受他的连累,被迫为他赎罪---如果他有子孙的话。法律或许管不了,因果绝对逃不掉。

   古来圣贤君子受到诋毁,往往听之任之,不屑自辩,如朱熹。宋宁宗时,谏官沈继祖在《劾朱熹省札》中彈劾朱熹不孝其親、不敬於君、不忠於國、玩侮朝廷、為害風教等六大罪,以及私故人财、誘尼為妾、诸子盗牛、冢妇不夫而自孕等附加罪,风闻言事,无中生有,捕风捉影,含沙射影,凭空罗织。

   所劾朱熹六大罪,全是鸡蛋里挑骨头。第一大罪是“不孝其亲”,证据是:“建宁米白,甲于闽中,而熹不以此供其母,乃日籴仓米以食之,其母不堪食,每以语人,尝赴乡邻之招,归谓熹曰:彼亦人家也,有此好饭。闻者怜之!”指斥朱熹不给母亲吃最好的建宁米,其母有怨言。

   所劾朱熹第二罪“不敬于君”和第四罪“玩侮朝廷”,证据都是朱熹动辄辞官;第三罪是“不忠于国”, 证据是朱熹认为孝宗按古制应葬某处;第五罪是哭吊汝愚和心怀怨望,朱诗“除是人间别有天”,用心险恶;第六罪是“为害风教”,证据是朱熹在运输孔像时,绞缚圣像并堕坏手足。

   省札公布后,御史台及门下中书二省在贬谪朱熹的文书也没敢作为撰写贬谪朱熹文书的依据而采纳。朱熹在《落职罢宫祠谢表》并不承认所劾罪状,但无一字自辩,唯表示对所劾罪行一无所知:“而臣聩眊,初罔闻知”,请皇帝明察:“臣寮论臣罪恶,乞赐睿断。”(详见《续资治通鉴》和《宋史本纪》)

   圣贤君子不会为自己受诋毁担心,倒会为诋毁者的命运担心,担心他们不小心造下恶孽。如前所述,诬毁圣贤,后患严重。诬毁圣贤,就是大不善良,大罪恶,罪及四世。个人如此,国家、社会亦如此,五四反孔反儒诬毁圣贤,导致外患内忧不断,人道灾难不断。其罪业百年难灭,余殃百年难消,恶果至今累累。

   所以,不要怕自己和孩子善良,而要怕自己和孩子不够善良或不善良。不善良就是恶,从道义上讲,不配为人;从功利上讲,也是不值得、不合算的。《易经》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积不善之个人、国家和社会同样必有余殃。

   《易经》又说:“善不及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故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小恶积累成大恶,就无法赎罪和逃脱,凶险无比,甚至招致杀身之祸。2017-11-17余东海首发于腾讯儒学,发表时标题改为《君子的善良:良知照耀下的大智大勇》

(2017/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