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小狗IKI]
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狗IKI

   我的小狗IKI,已是十分老態龍鐘了。

   它的年齡,是十七歲。我不大清楚,狗齡十七歲相當於人是多少歲。有人說,狗一年等於人七年,而過了十年後,則一年相當於人五年。這聽起來好像很科學。而若以這個方程式推算出來,則它的年齡相當於人的一百零五歲,很高壽了。

   但是,若然它真是人的一百零五歲的話,則它是很健康,狀況很好的。雖然它面上有皺紋,視力減少了百分之九十,聽覺百分之八十,嗅覺百分之五十,但它仍然可以一天讓我們放風兩次,放風回來之後仍可以在屋內走走跳跳,然後進食。雖然它走跳的時候,因為視力不好,有時不免碰到傢具而叫了起來,進食時也因為視力和嗅覺不足而找不到食物,但我們以為以它的耄耋之年,這狀況是不錯的了。

   IKI出生三個月之後,便和我們在一起了。它是一頭雌性小狗,大概最胖的時候也不過五六磅,全身白色,兩耳豎起。它是蝴蝶狗和唐狗的混種。當它在母親肚子裡的時候,我們已經給它訂下來。放狗的問我們,是喜歡垂耳的還是豎起來的,原來他有辦法予以決定。我認為豎耳看起來比較精神,於是放狗的便在IKI出生後,拿竹枝撐起它的耳朵,不多久IKI便變成一頭豎耳狗了。我們覺得這個選擇是對的,因為有時見到它站著不動,卻轉動著它的耳朵收聽聲音,這姿態十分有趣。

   IKI是我們在夏威夷的時候收養的。那時我們剛建成一所房子,因為內外的面積都較大,而我們一家在夏威夷全部只有三人,白天女兒上班後,一屋更只有兩人,覺得太靜,要有一些有生氣的東西走動,才不致太寂靜。而確實,有了它之後,屋子內外是多了生氣。我們每天帶它行山兩次,人和狗身體都得益不少。我有時和它在後園追逐,它往往向我高速走來,在我以為可以捉著它的時候,猛然在我脅下穿過,怎樣也捉不到它。

   IKI不大聽話,因為我們沒有給它訓練。外國的人對寵物狗,一般都帶它上上課,接受訓練,以懂得聽命令。但我認為狗還是讓它保持原始狗性好,不要太人性化。而且它體積小,也不怕它襲擊人,於是我們便省去訓練它的功夫。IKI的原始性,是有點高傲,不大願意和陌生人來往。它雖然親近我們一家,但並非總是一呼即來。叫它的時候,它有時臥著,望望我們,愛理不理,除非我們拿着可以吸引它的東西。

   我們和IKI共同生活在夏威夷的屋子裡,總共有十年,直至我們賣屋回香港為止。這時我們有幾個選擇﹕托親友照顧、送給朋友、或捐去一些機構給人領養。但最後還是不捨得,覺得有始有終,還是讓它跟從我們好。於是我們辦了手續,把它帶來香港和我們一起生活。和它搭乘飛機回香港的時候,還有一個小插曲,便是發覺漏了文件提取它。原來狗隻托運,是當作一件貨物的。夏威夷的有關航空公司,漏發了提貨單,當我們到達香港的時候,發覺沒有文件領取它。那時香港已經深夜,航空公司職員急電夏威夷方面立即補回提貨單,碰巧夏威夷是早晨,人們還未上班,結果我們等候幾個小時,幾經擾攘,才等到那邊電傳來文件。領回IKI後,再經通關檢疫,回到家裡的時候,已是凌晨三四點鐘了。此事讓IKI受了很大的虛驚。

   IKI來了香港,當然沒有在夏威夷的自由快樂。雖然我們家不算小,但始終是多層大廈內一個單位,不可以隨便走出走入。然而,我們沒有減少照顧它,一天也帶它外出兩次,而環境雖然變了,但它仍然是和我們,亦即是最親近的人在一起,也是勉強可以了。

   這情況一直維持至幾個月前,這時它出現了很多老態。在大小便方面,它亂了規則,沒了章法,在什麼地方也可以撒,撒了之後,也沒有展現從前的犯罪感。有時帶它放風的時候,它一出門便在門外撒了,令人好氣又好笑。另外,我以前給它手讓它嗅的時候,它總是嗅完之後,用舌頭舔我的手,表示親熱。現在不是如此了。它有一半的情況是掉頭便走,不理我。

   IKI老得快,現在我們已經準備好它的後事了,而我也相信它會比我們先走,由我們給它安頓好,我們也會放心一點。現在我所希望的是,它走得安祥,沒有痛苦。

   最後,說說IKI名字的由來。當IKI快送來我家的時候,家人著我給它想一個名字。我當時身在香港,也還未見到它,不過我想狗名還是簡單,鏗鏘有力的好。我考慮以下各點﹕夏威夷土話,多是單音單字﹔我們住的街道,名字是IKENA﹔夏威夷的山名,很多以IKI結尾,這狗身形小,以‘大’稱之,是一個有趣的反比。綜合以上各點,於是我便以IKI名之。到我從香港回到夏威夷的時候,IKI已熟絡它的名字了。但後來我發覺我誤解了夏威夷文IKI的意思,IKI是SMALL,不是‘大’,剛好相反。不過這一錯解,卻又是錯有錯著,因為它當真是很SMALL呀﹗

(2017/1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