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点滴人生
·Medicare 的噩梦(之二)
·Medicare 的噩梦(之三)
·Medicare 的噩梦(之四)
·Medicare 的噩梦(之五)
·Medicare 的噩梦 -- 抗议记 (之六--完)
·赵紫阳的「不通」
·毛泽东的「几件事」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一)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二)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三 -- 完)
·钱学森
·Medicare 的噩梦 -- 完结篇 (上)
·Medicare 的噩梦 -- 完结篇 (下)
·翻译《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顺境.逆境
·
·兩次尷尬的聚會 (1)
·兩次尷尬的聚會(2 - 完)
·司徒華 (一)
·司徒華 (二)
·司徒華 (三 - 完)
·人生一頁 -- 自卑 (重發)
·人生一頁 -- 飚�(上)
·人生一頁 -- 飚�(下)
·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上)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中)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下)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中)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下)
·同情唐英年
·對著幹 硬著陸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唐梁相較
·同志治港
·地下黨之謎
·維護香港最核心的價值 -- 反共
·《神州六十年》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最近買了一本關於楊岳橋的書,其中有楊岳橋本人寫的登在報章的小文章。

   楊岳橋是公民黨的立法會議員,現在被公民黨委以重任。我對他認識不多,但從觀察中,覺得他有誠意,有抱負。我高興公民黨和香港的民主運動有這些接班人。

   在這書中,楊岳橋的第一篇文章,談到香港的抗爭派,現在稱為非建制派的,實在應該怎樣稱呼才好。非建制派這名稱,確是有些‘突迄’,分類不清,像是一個垃圾箱一樣,凡建制派不喜的‘非我族類’,都統統掃進去,而忽略了這派人有非凡的勇氣,在惡勢力下仍然爭取公義和民主。余若薇批評這名稱不倫不類,確是說得很對。

   筆者一直對這個名稱不敢恭維,現在既然楊岳橋也提出質疑,筆者也談談個人的看法如下。(楊岳橋這篇文章,是一年前的9月25日在明報登出,筆者沒有看到,否則當會早些作出回應。)

   其實,今天所稱為非建制派的,早年叫民主派。這個名稱幾個兩次變遷,由民主派而泛民,再由泛民而非建制派,名稱的衍變,可稱每況愈下。

   為什麼有這些變化﹖因為有些建制派,例如民建聯和工聯會,認為他們自己也是‘民主’的,民主不是民主派的專利,所以他們認為‘民主派’有自我作大之嫌。他們這個抨擊,動搖了‘民主派’這名稱的基本,連民主派中人也有些認為專斷‘民主’之名,是理不直,氣不壯。再加上早期自稱‘民主派’者,不如今天的團結。他們本身也五色繽紛,於是媒介籠統稱呼他們為‘泛民’。

   及至一兩年前本土主義和一年前港獨主義興起,並在本港政治開始發揮影響力之後,媒介為了把所有反對派歸納在一起,使用一個輕易拾來的名詞﹕‘非建制派’。這有實際和法律的考慮,因為這派包含港獨份子,但卻不能稱他們為‘港獨派’,因為這是一個朝野不能接受的名詞,且可能觸犯法例。由於‘建制派’是一個現有的名字,‘順理成章’便把所有不滿、反對、刻意監察政府,甚或維護香港核心價值、堅守一國兩制的人士和派別都統稱之為‘非建制派’了。

   這是一個名稱之爭,但民主派在這著上碰了軟釘子,因為‘非建制派’帶有負面和消極的意義。首先,它意味逢中必反或逢政府措施必反,相當不理性。其次,它洗去了這些派別的積極意義,因為這些人士和派別正是爭取香港民主、公義和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的中流砥柱。

   為今之計,我認為應該恢復這些人士和派別的正確名稱,即民主派。假設左派或建制派批評民主派壟斷‘民主’之稱,則不妨答以正是如此。在香港誰在爭取民主﹖是左派嗎﹖是建制派嗎﹖絕對不是。你看他們從來不贊成在香港搞公民投票,也不贊成普選特首和立法會,便可知悉。他們是香港民主的阻礙者,怎能稱為‘民主派’﹖

   至於本土主義者和港獨份子,我們把他們歸納在‘民主派’的稱謂下其實也無損‘民主派’的名號。難道他們也不是在爭取民主嗎﹖‘民主派’的稱號容納了他們,只不過意味‘民主派’更為龐雜,光譜更廣闊而已。在目前民主派捱打,被建制派步步追擊的情況下,所有反對力量應該更加緊密團結,不要內耗。恢復民主派的名號是其時了。

(2017/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