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郑恩宠
·杨小凯:基督教和宪政
·香港旺角一夜动荡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上海真正维权人士李化平近况
·梁振英外国势力介入言论惹争议
·20日我和胡佳仍被软禁在家
·对香港占中北京耐心还有多久?
·学联港府对话实录
·没有占中就没有第一次对话
·香港法学生和政府法律专家对话的启示
·那些百折不回的中国律师们/滕彪
·香港学联”两项要求“周日公投
·维权律师引领民间抗争/黎学文
·中央会结束上海逾千工人罢工
·港亲共议员叫梁振英下台
·香港占中与反占中分别举办投票签名活动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惹港亲共派不满
·戴耀廷呼吁港府就人大831决议公投
·香港法院禁止令延长
·内地15年赶不上香港抗争运动
·专家不看好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毛恒凤被刑拘的反思
·上海官员腐败问题严重
·新作:儒学不是法治沃土/《争鸣》
·我所见识到的中央纪委巡视组/钱征鲁
·我好友俞梅荪七访巡视组(人大干部)
·也谈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法律背后也要平等/梁润好
·上海访民在APEC前再度失败
·从批儒与斗儒到尊儒与崇儒/杨力宇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等多地发生群体抗议事件
·访民获美国政治避难比登天难
·在美国编故事骗政治避难后果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韩正能过中共反腐风暴关?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二)
·人大何时建“宪法委员会”?
·鲍彤:依法治国还是依党治国?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有人在研究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的问题,其实前后两个三十年都是一脉相承。在毛泽东时期,周恩来和邓小平就策划了三千万知识青年的上山下乡,不要以为邓小平让知识青年回城。1978年-1979年的知青请愿回城运动,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抗争运动,是一场人心向背运动,勿忘这场可歌可泣的维权抗争运动,任何违法、违宪的公权力都是可以藐视、可以战胜的。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寒山:知青回城--一场被遗忘的维权抗争运动
    (博讯2010年02月15日发表)
   
    英国《中国季刊》2009年第三期发表了一篇专题论文,题目是“我们要回家--云南西双版纳知青1978--1979年请愿运动”,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杨斌教授。这篇文章从一个特别的角度考察了云南知青请愿在中国现代历史上的地位,指出这场自发的群众运动不仅争取了六万多在云南的各地知青返回城市,给了他们改善人生的机会,而且激励和推动了全国数百万知青的请愿和返城, 从而实际上结束了上山下乡运动。
   
    这场请愿运动还有更深远的意义。中共以运动治国,建国以来发起了难以计数的运动,包括上山下乡运动,但很少有民间自发的运动,即使有了都被镇压下去。但杨斌教授指出,云南知青请愿运动可以说是至今为止唯一一场以和平解决并满足民间要求为结局的大规模民间自发运动,它的成功并不仅仅取决于群众斗争,而是和复杂的党内斗争和国际关系纠缠在一起。在维权运动此起彼伏的今天,回顾这段历史,对于研究中国民间运动的成败和民间社会的成长很有启发性。 (博讯 boxun.com)
   
   
    所谓知青指的是上个世纪五十到七十年代在上山下乡运动中被下放到农村和边远地区的城市青年学生,总数大约有一千七百万人,牵涉到无数城市居民家庭,大多数下乡知青即使后来返回城里,他们人生最有价值的时光也已成为毛泽东革命狂热和荒谬经济政策的牺牲品。
   
    云南西双版纳由于地理条件特殊,当时成为种植橡胶这个重要战略物资的基地,曾经有10多万知青,到70年代末,这里还一共约有7万左右,以北京、上海和四川人为主。他们被编入生产建设兵团这个特殊的半军事组织,不但生活和劳动条件极其艰苦,而且经常受到兵团干部的欺负和压制,尤其是很多女知青的命运尤为悲惨。
   
    根据1973年的一内部报告,“全兵团共发生捆绑吊打知识青年 1034起, 受害知知识青年1874人,2人被打死。调戏猥亵奸污女知识青年的干部286人,受害女青年430人。”其骇人听闻的程度使得周恩来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法西斯行为”,要求严肃处理。
   
    但就是在这样严酷的压制下,1978年到1979年,云南知青发起了要求回城的请愿运动。这场运动始于1978年底一些知青向邓小平写信反映问题,要求回城,在受到兵团当局的阻挠后他们派出代表前往北京和省会,发起请愿甚至绝食。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代表不但和兵团一级的领导打交道,而且见到了中共主管兵团工作的副总理王震,在北京掀起了不大不小的风波,最终迫使中央政府答应他们的要求。
   
    云南知青请愿成功胜利返城的消息迅速传遍全国,激励各地的知青争取回家的权利, 从而使知青返城运动达到了高潮。到1979年底,七百多万知青回到了城市。第二年,中共中央宣布结束上山下乡运动。
   
    那么,是什么样的因素导致了中共建国以来唯一一次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成功的结局呢?在全国绝大多数知青胜利返城的时候,唯有新疆的知青不但没有被允许返城,他们发起的运动反而受到镇压,大多数被迫留在原地,这又是为什么呢?我们下次节目接著介绍。
   
   
    我们上次介绍了英国《中国季刊》最近发表的杨斌教授的文章,分析1978-1978年云南知青要求回城的请愿运动的成功。那次运动是中共建国以来唯一成功的一次大规模自发的群衆运动。那麽,是什麽样的历史因素造成了这个结果呢?
   
    杨斌教授认爲有三个原因。第一是这场组织比较统一和严密,有计划,讲究策略,并且赢得社会舆论的广泛同情。在兵团方面,有个别领导人比较开明,非常同情知青的遭遇,是文革后少数识大局有人性的老干部的典范,在帮助请愿者和中共领人沟通上起了不可代替的作用。第二是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1978到1979年初正是中共党内毛泽东的指定继承人的华国峰和邓小平爲代表股势力斗争最激烈的时候。
   
    如果要按照华国峰的“两个凡是”来办,知青问题就无法解决;而以邓小平、胡耀邦爲首的“实事求是”派则要以一些所谓得民心的政策来向凡是派挑战。在知青运动发展到和官方尖锐冲突、中央以王震爲代表的强硬派要镇压的时候,邓小平在1978年12月底和1979年1月初最关键的一段时间里对知青请愿作了多次批示,要云南省放弃压制的政策,并要王震改变态度,对和平解决云南请愿事件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第三,当时的国际形势也在短暂的时间里对知青有利。1978年底越南反华排华达到高潮,和苏联签订军事条约并出兵柬埔寨,推翻受中国支持的红色高棉。中共高层在在12月底以前已经明确了要“教训”越南,邓小平已经对美国表明了态度。在这个时候爆发的云南知青请愿,给中共的战争准备带来了不利因素,中共急需稳定云南边疆,因此寻求和平解决。王震原来是强硬派的代表,但他在1979年1月3日接见知青代表时透露了中共准备教训越南的消息。
   
    因此,一场轰轰烈烈的云南知青请愿运动,本来是向中共权威的挑战,这在中共建政以来的历史上还是很罕见的,但在这三个因素的联合作用下得到了和平解决。这三个因素实际上在决定群衆抗争的结果上很有典型性:请愿运动领导人和参与者的组织和策略、中共内部的斗争,还有国际因素。如果这三方面都对运动有利,那麽取胜的可能是很大的。而从结果来看,也不能说是中共丢了面子,应该说是它的退让也有利于自己的形像,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但是,当在新疆的知青也起来爲自己争取回城的权利的时候,面对的就完全是另一个结局了。从1979年2月到1980年底,新疆在阿克苏、喀什和库尔勒的知青发起并坚持了漫长的请愿运动,并举行了几十次罢工,甚至绝食,但一直得不到政府方面的让步。1980年1月21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发布通告,要求立即解散上海知青的有关“非法组织”,停止一切“非法活动”,违者依法处理。到1980年底,中央派到新疆的工作组邀请阿克苏的知青代表召开座谈会,半夜时全副武装的军人架著机枪上了房顶,知青代表被逮捕,阿克苏宣布戒严。新疆知青请愿运动失败。
   
    新疆请愿运动的失败,在于上述三个条件中最关键的一个发生了不利于知青的变化。随著邓小平权力的巩固,中共对群衆性抗议采取了强硬的立场,邓小平1979年在利用了西单民主墙后将它关闭,禁止有组织的群衆运动,逮捕了魏京生,打压党内外自由主义倾向的知识分子,甚至逮捕关押了许多代表人物。因此,新疆知青请愿发生时,面对的已经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形势。而且,随著大量知青早先已经返城,社会上对知青的关注程度也已大大下降,中共在这个问题上的压力也大爲减轻,因此中共又回到了决不对底层压力让步的老路上去了。
   
    同样的遭遇,同样的斗争,得到的结果却有天壤之别。造成云南和新疆知青当年抗争的不同结局的那些历史因素,在今天的维权运动中其实仍然存在,只是表现形式有所不同罢了。
   
    作者:寒山 文章来源:RFA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0/02/201002152234.shtml)
   
   
   
   
   
   
(2017/1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