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郑恩宠
·香港亲共派的假示威、假抗议!
·王全平案百人律师团发出抗议!
·取消中英人权对话属无赖行为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香港团体抗议北京打压新公民运动
·隋牧青律师被取消辩护资格
·北京律协作出打压律师的决定
·上海访民在纽约打苦工未得美元雨
·陕西上千学生罢课遭催泪弹清场
·美议员赞高智晟律师批习近平
·丁家喜、赵常青等四人被判刑2到3年半
·东莞鞋企工人罢工进入12天
·郑州、济南数百访民请愿遭截访殴打
·中国公安部长最怕互联网
·奥巴马复活节的思考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4月19日)
·上海公安派出所巡警今起配枪执勤
·4月20日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
·今起上海千名巡警配枪巡逻
·认识韩正是暴徒属上海访民的进步!
·台湾政治的年轻化、法制化
·上海109市民声援刘士辉律师
·把全中国的黑监狱上网报出来
·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是复活节
·深圳六千司乘人员罢工上海维权显落伍
·王宇律师在大连手机被法官枪走
·告别改革家陈一谘
·德副总理见莫少平律师受阻
·港警方部署对抗占领中环
·建三江四律师遭酷刑代价惨烈
·中共防范互联网防民之口甚于川
·德外长和张思之、莫少平、贺卫方等律师会晤
·香港70多银行家支持占领中环
·曹顺利等三人获马丁.恩诺奖最最终提名
·韩正坚决听习近平不理越级上访
·拒绝上访是习近平的铁腕决定
·谢选骏称中国将成为基督教第一大国
·解放军会进港镇压“占领中环”?
·中央巡视组不受理上访问题
·江苏扬州上千教师罢课要求加新
·解放军将进港镇压习近平对访民让步?
·李金芳:为赵常青入狱一周年而作
·广西千村民县政府抗议上海维权显落伍
·习近平对公民维权铁腕出手
·莫少平律师谈三见德国政要经历
·浙江非暴力给上海维权的启示
·支持上海陈建芳告公安非法搜查
·香港纪念六四游行焚烧邓小平4.26社论
·千名律师大团结历史进入新阶段
·调动驻港部队镇压有否法律依据?
·上千武警拆除三江教堂
·高瑜失踪习近平对批平者决不让步
·香港政改咨询争论激烈
·祭林昭上百人被绑架到派出所
·信访决定就是习近平为首中共中央的决定
·三中国人列“新闻自由英雄”名单
·张少杰牧师庭审中引曼德拉的话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公布十五个方案
·77律师、学者、公民呼吁废除“收容制度”
·大部份上海人对信访决定高度理性
·上海人没必要吊死在上访的一条路上!
·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党不发律师工资为何要爱党?
·党亡国仍在/李生
·刑拘浦志强律师习近平走远了
·香港占领中环选出三民间方案
·美亚太事务助卿关注香港政制
·高瑜被点名北京动手上海快了我入狱已作准备
·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官媒公开点浦志强律师的名
·张思之见到浦志强并接受我委托到上海辩护
·90后声援浦志强律师等正义人士!
·中国律师被迫抱团抗争
·鲍彤:关于记者高瑜被刑拘的声明
·香港“占领中环”难避免北京不让步
·将有万名律师、公民抗议拘捕异见人士
·1200多人联署声援徐光先生
·百律师呼吁习近平勿滥用罪名
·香港局势升温北京不让步
·我与百位中国律师声明(5月11日)
·律师抱团抗争中国有希望
·万余杭州学生商家聚结抗议
·上海律师斯伟江:闭门开会构成寻衅滋事吗?
·杭州11人士聚餐被警方带走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华人基督徒发布《宗教自由普渡共识》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警察烈士抚恤金一百万访民死了得多少?
·遵义三千中学师生罢课中国维权年青化
·九位大陆人士在台获居留权
·习近平为何治不好大气?
·唐荆陵、刘士辉两律师被刑拘
·江天勇律师家被搜查(5月17日)
·中国根治污染最快15年一般100年
·有中共人士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我夫妇被传唤了六天五夜
·王光亚谈香港“占领中环”
·祝刘晓波许志永获美国民主奖
·近期近五十律师、学者、维权人士被刑拘
·美国会听证:中国宗教自由急剧恶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关注中国人权律师的昨天和今天,就是关注中国的今天和明天。一个中国人权律师在国内的作用究竟如何?陈光诚先生的评价最到位、最接地气,一个人权律师的作用相当一个团、一个营。我在上海那么多年,认为一个人权律师的作用,可比上15000个公民或访民。在这个问题上,中共高层比谁都看得清,他们认为维权律师是五黑势力之首,他们认为美国板倒中国(中共)的三大法宝:互联网、基督教、宪政。这所谓三大法宝,哪个与律师无关?
   
    可以那么说,在公民维权中,与中国维权律师的关系和态度,可以决定你的成功率。只有社会中的公民,在日常生活中事事离不开律师时,法治社会才能真正实现。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7年12月16日星期六
   
    律界脊梁——沉痛悼念李苏滨律师
   
   
   原创 : 永川 中国法律文书网 2017-12-16
   
   
   李苏滨,转业军人,中共党员,出生于1955年。
   
    1991年,他36岁时,开始从业律师职业。
   
    1995年8月,他40岁时,被洛阳市老城区检察院以“私自收费、涉嫌贪污”将其批捕关押。随即移送西工区检察院办理。
   
    1996年12月25日,该院认为李苏滨不构成贪污罪,撤销了案件,但同时认定李苏滨违反了《律师暂行条例》,属私自代理、私自收费,遂决定没收其非法所得63810元。这一年,他41岁。他不服西工区检察院的撤案决定和没收决定,逐级申诉、并申请国家赔偿,一直申诉到最高人民检察院。
   
    2001年2月27日,最高检作出高检复决[2001]第2号决定书:维持西工区检察院撤案决定书中撤销李苏滨贪污一案的意见,撤销其没收非法所得意见;撤销西工区检察院没收决定书;收缴的款项依法移交洛阳市司法局处理。此后,李苏滨一直在申请国家赔偿。
   
    2001年这一年,他46岁。身为律师的他,发现司法局在每年律师年检时,律师要向司法局交1500-2000元的注册费。按全国几十万律师人数计算,这是个天文数字。于是他天真地“拿起法律的武器”,向自己职业的主管机关河南洛阳司法局开战了,他状告司法局违法收取律师年审注册费。
   
    2002年3月,洛阳市西工区法院对该按公开审理。一月后的4月28日,在一个洛阳全市数百人的律师大会上,洛阳市司法局与市律协一起,宣布对他的律师执业证2002年暂缓注册。理由是旧事重提到1995年李苏滨“私自接案”、“私自收费”。接着,市律师惩戒委员会有关人员找李苏滨谈话,调查他1995年“私自接案”、“私自收费”的问题。在律所主任的劝阻下,他撤诉了。可是,他的律师执业证当年最终没能注册。因为司法局不要他的注册费了。可是,几乎在同时,一名叫李午汜的洛阳律师接力上阵。李苏滨撤诉之后,李午汜随即向洛阳市西工区法院提起了同样的行政诉讼。同年12月,法院判决李午汜胜诉。
   
    在互联网并不如今天一样发达的2002年,洛阳“二李”,名动天下。
   
    2002年,他(李苏滨)的另外一项收获是,他1995年的“私自收费”、涉嫌贪污一案申请国家赔偿成功。当然,他又跌进了另外一个陷阱,2002年度河南省司法厅“暂缓”注册他的律师执业证。
   
    2003年,48岁的他,将河南省司法厅告上法庭。2003年他胜诉了,郑州金水区法院判决确认:河南省司法厅未给原告办理2002年度的律师职业证注册手续违法。
   
    2004年,他49岁。这一年,他向河南省司法厅申请行政赔偿。在法定期限内未得到答复后,又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请求法院判决司法厅未给他注册的一年的律师收入损失。然而一审败诉。在法定的上诉期内,他也曾想过以屈服来换取注册通过、保住饭碗。然而在发现对方的盛气凌人根本无意妥协后,他铤而走险提起上诉。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判决他胜诉、赔偿他工资损失1万4千余元。然而,赢了官司的他,输了饭碗。司法厅就是不给他放行注册律师执业证。年近50岁的他,借助于志同道合的同行,栖身于京城某律所,以律所的行政主管人员、非律师身份做些公益类案件,奔波于各地。
   
    007年,已经没有律师身份的他,52岁。可是,他还是没有学会和法院搞好关系。在北京太平家园系列案件将近20场官司中,曾数次以法官违反公平公正原则、涉嫌与原告官商勾结为由,当庭要求北京昌平法院法官回避。还举报昌平法院对复印案卷的收费乱收费。最后招致法院给律协投诉他栖身的某律所,司法行政机关给予他栖身的律所停业6个月的行政处罚。
   
    北京是交管局实行多年的小排量汽车不许上长安街的规定,于2013年遭到了他的狙击。他开了一辆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小排量车开上了长安街,结果当然遭到交警拦截。警察给他开罚单后,他就拿着这个证据直接将北京市交管局告上法庭。后却随着交管局自动宣布解除小排量限制。让本应该再次扬名的他,当了一回无名英雄。这一年,英雄垂暮,他已58岁。
   
    此后的几年里,他借助于互联网,一直关注社会热点法治事件、呐喊、抨击…
   
    2017年12月15日,他生命的钟停止摆动了,太累了。
   
    认识他的时候大约快五十岁的人了,应该是沉稳、老练的律师了。但让我十分吃惊的,他还保持着二十岁年轻人的冲劲,至今我仍不明白为什么,但这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合作,甚至我好像和他有点臭味相投。
   
    李苏滨和亿通律师事务所在中国现阶段的律师界应该算是响当当的品牌,不信你可以搜索试一下,被屏蔽的概率有多大我不太清楚。
   
    合作一段时间以后,他曾经给我一张光盘,是中央台阿丘主持的社会经纬节目,共三期。可能是连播三个周末的节目吧,反正我是拿到光盘一口气看完的。节目主要情节是:
   
    河南律师李苏滨发现,司法局在每年律师资格审查时,每个律师要交1500-2500元的注册费,依各省情况不同缴费数额不同,但基本范围是这个,没有免交的,按全国几十万律师算,这个可能是个天文数字。而律师作为合法经营者,已经向国家工商部门缴税了,再收这个注册费于法无据。于是可爱的李苏滨律师就向他的上级主管部门—河南司法局开战了。要知道,敢和自己的主管部门,尤其是主管法律的部门叫板,是要有多大的勇气的,弄不好这一辈子的前途就葬送了,可能会被永远逐出律师界。
   
    据说听到李苏滨起诉河南司法局的消息,全国向他发来支持信的有几千名律师,要知道律师自己打官司也需要请律师的,我想是不是和医生不能治自己的病是一个道理,总之,结论是他在全国没请到律师愿意为他出庭。最后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看到这个消息主动找他联系,承诺代理他出庭,而这个人却根本不是律师,并且他们是在开庭前才在法庭外面见的第一面。这就是当代的中国人,中国的酱缸文化太好了。每个人都想保自己,但最终每个人都没有保护好自己。用俺们那疙瘩的土话形容:“别人咬倒他来吃肉”,可能算是比较贴切吧。
   
    阿丘做这种节目得心应手,低沉的声音配合内容极佳。
   
    李苏滨最后打赢了官司,为全国几十万律师挽回了每年2000元损失,代价仅仅是从此自己再也没有律师注册证了。
   
    李苏滨发现北京是交管局实行多年的小排量汽车不许上长安街的规定不合法,于是开了一辆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小排量车,忽忽悠悠地就开上了长安街,结果当然遭到拦截。要不说律师就是和别人不一样,警察给他开罚单的时候,用的是选择题答案,但没有开“小排量上长安街”的这项选择,于是警察选了一个答案:“其它”。律师此刻发挥法律威力,不同意这种选法,要求他在上面自添了一项:“驾驶小排量上长安街”。随后就凭着这个证据直接将北京市交管局告上法庭,事先他层告诉我们,后来我在报纸上也看到了这条消息。惟一可惜的是,这么好的题材,却随着交管局自动宣布解除小排量限制变得黯然失色,否则真会成为一个社会亮点。不知道是交管局早有打算,只不过借李律师的坡下个驴,还是怕他了,总之一场热闹没看成。我想可能是前者。
   
    都说学法律的大学生不好找工作,全国每年毕业生出一个李苏滨,三十多年高考积攒下来也有三十多个李苏滨了。等积攒到六十个甚至一百个的时候,我想中国法律一定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可惜的是,李苏滨律师没有等到司法行政系统清除周永康、吴爱英的余毒给他恢复执业资格。当年反对司法行政机关收取律师管理费的抗争是绝大多数律师的共同意志,也获得了成功,同行们受益但李苏滨律师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今天,许多年轻律师听我们回顾当年既向税务局交税又向司法厅(局)交收入的10%管理费的故事都感到不可思议。但那日子,有点怪异却是真实的。
   
    如果是今天,谁打一场行政诉讼告司法行政机关,以张军部长、熊副部长等各位司法行政机关领导一定是会正常对待的。
   
    历史总是往前走,我希望同仁们相互尊重,珍惜时光,保重身体!
   
   
   
   附:参加李苏滨律师告别仪式的通知
   
    常伯阳律师:明天2017年12月17号上午6:30从桐柏路建设路绿城数码大厦楼下出发去洛阳参加李苏滨律师的遗体告别仪式,郑州要去的朋友电话联系常伯阳律师18837183338或者石玉13598070847(注:明天不限行的朋友尽量开车)。
   
   发帖者 维权网 时间: 下午7:35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BlogThis!共享给 Twitter共享给 Facebook分享到Pinterest标签: 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转载
(2017/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