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独特的诗人槟郎]
槟郎文集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特的诗人槟郎

   独特的诗人槟郎
     16汉师 郭雨
   
     初闻槟郎,还是在大二的开学。有一天,文秘班的舍友回到宿舍与我们讲述他们今天的课程,偶然间听到了槟郎。当时的我,脑子里还在疑惑,怎么会有人叫槟榔?后来才知道,原来老师叫李槟,这么一来,顿时感觉这个名字十分地有意思,而能有这样名字的老师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于是,在选报选修课程时,当我看到旅游文学这门课是槟郎上的时,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门课程。从此,开始了我对槟郎更进一步的了解。
     讲台上的槟郎,衣着朴素,并不十分高大,也不非常严肃,脸上时不时的笑容更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这才是一名大学教师应有的模样,不刻意高冷,不刁难学生。槟郎的旅游文学课上,我们在学习南京名胜与旅游文学的过程中,领略了南京大大小小的名胜古迹。字里行间都流露出槟郎对南京这座古城深刻的了解以及浓浓的感情。槟郎对南京的景点可谓了如指掌,不仅仅是对其表面的美好别致,更是对景点背后的历史文化蕴含有着众多的研究。加上槟郎自身独特的思想,浪漫的故事,便有了一篇篇精彩的文学作品。


     翻阅槟郎的博客,其中有一篇槟郎的简介。一字一字读完的我十分震惊。我原以为,槟郎像其他人一样,大学毕业读硕士,研究生毕业顺其自然成为高校老师。但他的经历却让我感叹。槟郎是安徽巢湖人,高中毕业后考进家乡的巢湖师专中文系,后来竟还当过狱警!你能想象到,自己的大学老师之前是一名狱警这样一种神奇的体验吗?人生一成不变难免枯燥乏味,而槟郎却拥有这样非同一般的经历,不得不令人羡慕。也许,正是这些丰富的阅历,让槟郎的诗歌有着浓厚的社会底蕴。
     有一次课,令我印象特别深刻。那次课上,槟郎给我们讲述的是中山陵。孙中山是一代伟大的革命领袖,去瞻仰中山陵的人们无不带着崇拜与敬畏。可是槟郎却透过了孙中山光鲜的表面,去剖析他内心深处的悲哀。槟郎有首写中山陵诗歌,名为《永慕庐独坐》。诗中写道:“两夫人皆不同穴,公子克死离岛,幸有你的粉丝不绝,幸有我这独行人访古”。槟郎讲解道,一个人如果死后不能与相爱之人同葬黄土,生时众星捧月,死后孤独无靠,那该有多么悲惨、多么值得被同情啊!而孙中山这位历史性人物,虽有过两位风华绝世的夫人,可当孙中山死后,没有一位夫人与他葬在一起。偌大的墓穴中,只有他一人,忍受着寒冷与凄凉,生时美人在怀,死后却孤身一人。就连自己的儿子,也流落到异域,最终客死他乡,中山陵便成了孙中山先生一人的陵墓。幸好,中山先生有不绝的仰慕者,幸好,又有槟郎这样的独行人来访古,为他吊唁。在我惊异于槟郎独特思想的同时,又感叹道:要有怎样的阅历与知识才能将问题看得如此深刻,我眼前的槟郎竟如此地令人着迷与钦佩。
     我们的学校,坐落于方山脚下。说来感到惭愧,已经大二了,还没有去过一次方山。但在槟郎的课上,他非常详细地给我们介绍了方山,在我们眼中一座很不起眼的小山,在槟郎的诗中,却格外的特别。槟郎在《躺在方山上》中写道:“我已厌倦不再流浪,随遇而安老死在方山旁。一身布衣洗涤滚滚红尘,归海之流汇入滔滔的扬子江。”从这首诗中,我能感受到,年到五十的槟郎已经收起了那颗逍遥漂泊的浪子之心,厌倦了流浪,只想随遇而安在方山脚下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闲观花开花落,坐看云卷云舒。一副悠然自得的景象,仿佛成了陶渊明的化身,不追名逐利,不随世俗浮沉起落,只愿闲适宁静,看淡一切。槟郎甚至说这里将会是他去世后安息的地方,他的衣冠冢所在处。翻阅槟郎的诗集,有许许多多的诗歌都在描写方山,如《方山道姑》、《方山千秋岭上》、《方山记事》、《方山洞玄关遗址怀古》、《方山仙子》、《初冬的方山》、《方山的月亮》……仿佛方山的一切,在槟郎眼中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有意义。这些诗歌,抒发了槟郎对这座山诉不尽的深情,虽然我还不是很理解这座山对于槟郎的意义所在,但在槟郎的诗中,可以感受到,方山并不像听上去的那么简单,有机会一定要去游一次方山,看看到底是一座怎样的山,能让我们的槟郎如此挂念!
     槟郎诗集中,有许多都提到了他的妻子。令我非常好奇的是,槟郎的夫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有个成语叫“七年之痒”,也有句俗话叫“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槟郎与她的夫人结婚几十年以后,还能像初恋小情侣一样如此深爱,想来槟郎也必定是个性情中人,用情至深。槟郎对妻子的这种感情是经过了时间的沉淀,最终渗入纸笔,融化在槟郎的心中。槟郎写下《执手桃叶渡》时,已与妻子相恋不少年岁:“不觉间又来到这里,夫子庙一角的二人桃园。桃叶渡口的美少女啊,执子之手已十六年!”这首诗,让我看到了爱情最纯粹的样子。槟郎笔下的爱情,没有《上邪》中“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海誓山盟,也没有化蝶中感天动地的爱情,可是他与妻子的爱情简单纯朴,真挚动人。
     槟郎在一次课上给我们讲道南京的爱情隧道。在我们看来,这不过是个普通的铁轨,也许是世人赋予了它美好的含义,才有了些名气。也许是去爱情隧道游玩的小情侣给了槟郎以启发,槟郎眼中的爱情隧道就有了独特的含义。他的《南京爱情隧道》这样写道:“重温最经典的姿式,各踏一条铁轨前行,两只手却在轨道上方握紧。看我们努力走得更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左一右两个铁轨,伸向远方,彼此越来越接近,直到看不见,这不正寓意着相爱的两个人能敌得过沧桑的岁月和世事的变迁,拥有细水长流的爱情,余生能够相伴左右,与子偕臧?如此富有诗意的解释,加上槟郎放在PPT上展示的爱情隧道的图片,让我们对爱情隧道有了强烈的向往,恨不能马上与心爱之人去一次爱情隧道,感受浪漫的气息,留下真挚美好的回忆。槟郎热心地告诉我们详细的路线,以便我们日后去游玩。他还说道,爱情隧道是情侣们心中的圣地,旅游部门没有对它进行开发,能够保持爱情隧道最初的样子。方方面面的介绍,使我不仅崇敬着这个圣地,心中更是对槟郎有了多一层的感恩之情。
     许多的大学老师都有出国教学的经历,槟郎也如此。那《济州岛记游》《师生春游韩国茂朱滑雪场》《异国圣诞平安夜》等散文,让我跟随着槟郎的文章,去韩国游览了一番,感受了异国的风情与人文。在韩国又松大学任教期间,槟郎虽不会说太多的韩语,但却能与学生们和同事们相处得很友好。众多韩国女学生们更是在师生联欢晚会上,对着槟郎大声喊道:我爱你!一位诗人,能让外国的大学生对他如此迷恋如此着迷,怎能说他不独特呢?诗人的感情总是敏感的,而此时的槟郎正是一名在异国他乡的诗人。虽然国外的生活丰富有趣,但这并不能阻挡槟郎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槟郎在《济州岛记游》最后这样写道:“祖国,我什么时候能再回你怀抱呢?爱妻呀,我多想回国与你快快相见!书桌上的石头老公公在保佑着我,我的愿望很快会实现吧。”是啊,就连书桌上的石头老公公也要保佑着槟郎早日回到祖国与家人团聚、享受天伦之乐。这里更是让我觉得槟郎如此重情重义,心里不仅仅想着一人的愉快生活,还万分惦念着亲人和祖国,他的急切之心都通过笔墨表现在文章中了。
     迫不及待地从同学那里要来了槟郎的微信,关注然后阅览。在槟郎的微信朋友圈里,我又认识到了一个更加随性的槟郎。照片中的槟郎,驻足于各个景点的门口,笑容灿烂,拍照的姿势个性随意,有时还有可爱的剪刀手,有时又双手握拳摆于身体两侧,更有许许多多奇怪又幽默的手势。让我觉得,生活中的槟郎肯定是个乐观有趣的人,虽然已五十,但是有这一颗不老之心。是啊,一个独特的诗人不正应该如此么?
     2017-12-11
(2017/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