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风情不再浪漫时 20]
巴克栏目
·巴克:根在哪里
·巴克:这世道究竟咋啦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给文友的信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沈先生你好: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情不再浪漫时 20

   20——柳行风

   

    坐了十六年的监狱,身体虚弱,前额的头发脱去了十分之七,这是营养不良造成的。此刻,他很感觉湿冷,鼻孔里的生冷的烟雾味道使他感觉刺鼻地呛,迎面又吹来了一阵寒风,仅穿了件臧红色的短袖衬衫,怎得能抵御寒冷?他深深感觉到身体抗力大不如前。监狱里的摧残,使他这健壮如牛的身体,羸弱得一股寒风也抵挡不住了,他不由自主地颤抖不止,浑身乏力。

    他出狱后,就在乡下老家呆了几天,看望了一下母亲,就从新回到黄陵城,欲从新开始打拼。虽然他没有什么目标,但妈妈私下给与的几百个币罗,还够他用上几天。

    他的爸爸对他很不欢迎,认为他胆大妄为、不守臣道,就是大逆不道,早晚会连累家人受害。更甚的是他在狱中,他妈妈看望他时,都是撒谎说去走亲戚而不敢对他爸爸说是去看儿子。

    正当他无所去处地寻思着在哪里住上一晚,猛然从头上先掉下来一架藏青色的碟机,紧随着下来了三轮不同颜色的碟机,三面包围了被撞下来的的碟机。

    碟机里,王艳芳在仓里刚定过神来就急忙掏出手机报警,当他看到两支黑洞洞的枪口分别对住了她和她的司机兼保镖时,只好不情愿、哆嗦着按照持枪者的指意拖溜下了碟机,瘫倒在碟机旁拉都拉不起来。

    当她刚跨下左脚,就被在门前持着微冲的高个劫持者狠力一拉,左脚的高跟鞋也崴掉了,她吓得眼泪巴巴地不住地跪地哀求,但是她再可怜巴巴也不能感动十分冷血的混混会对她大发慈悲。

    柳行风看在眼里,啥话没说就几个箭步奔到两个劫持者的背后,未等对方明白过来,就双手把两把微冲夺了过来,同时也把两个人横着一腿一个地踢出了五米开外。三辆碟机中人见状急忙奔出支援,但见柳行风即是位大块头,又已握着拉开保险的微冲冷冰冰地针锋相对着,他们虽拿着枪械却不愿意为几个小钱玩命,僵持了几分钟,干看着王艳芳捡起崴掉的鞋子,一瘸一拐地逃回自己的碟机,柳行风也十分警惕地随着王艳芳退入碟仓。

    “老弟,多亏你啰,要不啰,就没命啦嘛。”

    王艳芳此刻半歪着身子脸朝着他,依然心有余悸地十分感激地望着柳行风,汗洇洇的身体散发着女人的馨香。

    “冇噻,怎得罪这些混混噻?”

   柳行风说话时并没有看她。仍是朝着底下看那伙人是否追踪上来,当他看到对方并没有跟踪,也就松了一口气。

    “除了胡卫雄,我没有得罪过人啰。也就是三年交结的报应啰,当时在舞厅我陪几个客户跳舞嘛,看到仪表不俗的胡卫雄,他邀请我跳舞人又很帅气,也就对他有了好感,一来二往的啰,我感觉他人很好嘛,就答应了他的邀请,谁知他比畜生畜生还畜,4,仿佛我欠他的似啰,我成了他的摇钱树了啰。就与他分手啰。”

    “就是那个明光道会社的胡瘌头噻?怎能与这种人玩噻?”

    “他特坏,特贪,没办法做朋友啰。后来他就骚扰我,为了省事,也就答应每月给他三万啦嘛,最近他又加码啰,出口要十五万,我不同意啰,他就威胁弄死我,我把这事电话里告诉了魏大哥啦,他说没事,这不,还是有事啰。”

    “魏大哥是做什么的噻?”

    “我的老宠啰。在京城。”

    “胡卫雄凭么这样做噻?报警噻?”

    “别说报警,越说越气啰!那些警狗,都是一伙的啰,除了要钱,给了钱也不办事啰——。”

    “你是天天娱乐中心的老板娘,我认识你,你还给我过赞助噻?”

    “你是?………,啊,吽——,柳!行!风!你回来啰?你不在散打场啰,我就没去过。啥时回来的啰?”

    别看她比他大了11岁,她也有占有他的欲望,看准了是他时,此刻的心舒展亲近了许多。

   有钱的人,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以下半身作为主意思,他们的感官就是如何地把心动的异性弄到自己的手上。

    “才噻,碰上你,缘噻。”

    柳行风暗地惊喜,十分愉快也很高兴,上天给他这么一个机会,他不会放弃。

    任何时候,对于有能力的人来说,任何时候,都会有绝处逢生的机会,这就看你是否有没有本事。

    柳行风想到这,更信了。

    来到王艳芳的别墅,虽然环境陌生,柳行风依然底气十足地坐在沙发里,仿佛是老熟人似的,王艳芳叫格尔翠告诉厨师烧了几个菜,在二层客厅的茶几上,喝起了从万金国进口的洋酒,尽管一瓶洋酒是10000币罗——女仆格尔翠的半年薪水,可在王艳芳的眼里,那只不过是解闷消愁的麻醉汁。

   再说了,她的钱多得原本就花不完了,就更不在意什么价格的酒水了。

    柳行风原本就能喝酒,入狱的几年里孝敬他酒喝的人也不少,但是,达从立志选择了与民主人一道、为米罗国彻底铲除邪恶政府的那天起,回到家乡也就不再喝酒。

    但今天,不仅是对这香甜无比的“玉液琼浆”垂涎欲滴,还真的是钩出来了他肚子里的馋虫,就若如干渴的路人遇到了甘泉,还有着能与王艳芳喝酒的快乐激励着他。他暗暗地想到,在王艳芳这棵大树下,暂时栖身还没有问题,毕竟,有钱人,谁都需要一个更有实力的保镖做保镖。他适合做保镖。

    他端起高脚珐琅杯,一口就干下了一大杯,然后随便吃了几颗葡萄,几块油炸海鲜肉,接着又是喝干。三杯酒下肚,就已晕乎乎的驾云腾雾,那种快感使他脸露得意之色,额头上渗出了汗粒。

    两瓶洋酒喝倒了一对人,格尔翠不得不走到院子里叫来王艳芳的保镖司机,一同把王艳芳背到王艳芳的卧室,而给躺在沙发里的柳行风盖上了一件花红柳绿的薄线毯。

    黎明时,柳行风渴醒了后,钻入盥洗间对住水笼头“咕咚咕咚”喝了十几口——这是他在牢里养成的习惯。回来后走下一楼,打开了大吊灯,四处端量着房间摆设。

    夜深了,王艳芳在二楼卧室里仍然沉睡着,他无所事事,百无聊赖,就在客厅里,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揿开了与墙壁结合一体的液晶平板电视,边看电视边踱着碎步。他喜欢武打片,广告过后,有了米罗功夫王的表演赛,他便停了下来,很快进入了自由搏击的世界中。

    王艳芳睡在三楼卧室里,醒来后,头痛欲裂,又有些尿急,去了一趟卫生间,泡了个温水浴,还觉得口干舌燥,便在冷藏箱里拿出一大杯天然冰冻橘子汁喝了下去,便踢拉着软绒拖鞋扶着栏杆、左手掐住太阳穴、有点摇晃着身子走到楼梯口,听到二楼客厅里电视声和歪头看到楼下客厅里的柳行风正扎着马步比划着电视里的动作,就顺着楼梯无声无息地走了下来, 柳行风并没有察觉王艳芳站在他的背后,他正全神贯注地模仿着功夫王的一些招式,王艳芳叫了他才回过神来,腼腆着脸道:

    “王姐,真不好意思噻”。

    “昨晚喝多了,头好晕啰。好久没喝醉了。柳弟,你是我的护神啰。”

    王艳芳左偏头痛还不很清醒,晕乎乎地坐在他的斜面沙发里,说着边继续掐住太阳穴,胃里老是翻腾想呕吐,苦着脸微声地呻吟。

    “我也晕噻,现在好多了,一出汗,就醒酒,不怎么上头,这酒够味噻。”

    格尔翠披着一件外衣从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急忙到柜子里拿出暹国黄牛饮料,并打开罐装,倒入杯中。分别递给客人与主人,然后坐在一旁的高凳子上,并用双腿夹住合住的手掌,发呆。当坐了十几分钟,见他们用不着她,就走回自己的小居室,敞开着门,随时听招呼地假睡着。

   

    (篇后语:机遇垂青于有思想准备的人,这种人,才有胜算的基础。那种思想肤浅、大脑简单,不会因为有了机会就能把握住)

(2017/1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