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鲜为人知的蒙古变天:民族主义颠覆共产极权的经典]
曾节明文集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鲜为人知的蒙古变天:民族主义颠覆共产极权的经典

   鲜为人知的蒙古变天:民族主义颠覆共产极权的经典
   
   
   
   


   
   “苏东波”中的蒙古变天,迄今受到中国反对派的忽视,仿佛它是苏联解体中的一道微不足道的花絮,因而被中国反对派整体地弃置在尘封的角落中。
   
    这无疑是莫大的愚蠢。我无法理解这种愚蠢。
   
   
    须知,蒙古是“苏东波”中变天的唯一一个亚洲共产党国家,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甩脱共产党专制,成功实现民主化的黄种人国家。蒙古的变天,有力地驳斥了中国“汉奸”异议人士口中所谓黄种人天生劣等,活该遭受共产党统治云云的无耻谰言。
    因此,蒙古变天的例子,对中国是非常重要的。
   
    轻视蒙古变天的人,想当然地认为,蒙古变天是苏联解体的自然结果。然则彼时同样紧跟苏联、依赖苏联的朝鲜共产政权,为何没有瓦解?
    并且,对于蒙古变天,苏联并没有帮一根手指头的帮,戈尔巴乔夫只在1989年撤走了驻蒙古的苏军而已。蒙古变天,完全是蒙古自主的结果。
    而且,蒙古变天(天鹅绒广场革命导致蒙共放弃一党专政)发生于1990年五月,比苏联解体早了一年半!
    你可以说蒙古的天鹅绒革命受了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改革的催生,但不能说蒙古变天是苏联解体的结果。
   
    而且,一个更大的问题是,为何戈尔巴乔夫政治改革的春风,能够唤醒蒙古草原,却愣是唤不醒纬度更低的朝鲜河山?
   
   
    这是不是因为之前蒙古人民革命党的统治,要比朝鲜劳动党的统治开明?非也,在斯大林主义者乔巴山和泽登巴尔的统治下,蒙共的暴政,比起朝鲜金家,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屠杀了超过蒙古百分之十的人口!
   
   
    戈尔巴乔夫政治改革的春风,之所以吹得进共产蒙古的铁幕,是因为八十年代末的蒙古人民革命党领导人,主动地将铁幕开了口子:
    1988年12月,蒙共(蒙古人民革命党)召开第十九届五中全会,会议确定要在蒙古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要实行党政分开,精简机构,改革选举制度,明确各级政权机构的职责,调整中央和地方的关系,修改党章、宪法等。
    全会还点名批评了蒙古人民共和国前领导人乔巴山和泽登巴尔等,披露了他们迫害屠杀蒙古人的历史罪行。
    于是一夜之间,乔巴山和泽登巴尔,以前在蒙古人民的心目中两个神圣的太阳,坠落现形。当时的大批蒙古人恍然大悟,恰如否定“毛文革”之后在中国民众中引发的效应,震惊、愤怒、憧憬、、.于是蒙古民众转而对现任政府的改革,抱有极大的热情(就象八十年代中国民众对邓小平的改革抱有极大的热情一样),非常支持蒙古当时进行的各种改革措施,蒙古的改革呈现出一派蓬勃生机(恰如八十年代中共国的改革呈现勃勃生机一样),于是蒙古草原上各种异议的社团、“沙龙”应运而生,恰如中国八十年代民间异议社团、“沙龙”涌动一样、、、、、、
    而朝鲜金家却死死地封闭着铁幕,抵挡着越过西伯利亚的“新思维”春风。
    于是就带来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八十年代的政治氛围,中国和蒙古都是惊人相似的,连反对派“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方式都如出一辙:
    1989年12月10日,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出现了半个世纪来第一次民间民主游行,打着马克思的旗帜,这比中国1980年由徐文立发起的“星星美展”民主游行,晚了九年多;
    1989年12月卓力格领导成立蒙古第一个反对党——蒙古民主联盟;1990年2月18日,民主联盟宣布成立蒙古民主党,其指导纲领是“马克思主义”,以马克思名义要求民主,这与中国民主墙时期的主流民运的诉求类似,也与1989年学潮学生打着红旗问中共要民主相通,而且,蒙古民运的境界,还低于中国的“八九民运”。
   
   
   
    然而,惊人相似的中蒙两国历史进程,接下来却完全分道扬镳了:
   
    1989年六月初,邓小平、陈云、李鹏一伙调集二十万解放军,出动坦克,将北京数万示威民众屠杀于血泊当中,至此终于将规模曾达数百万人的“八九民运”镇压下去,之后中国政治上节节倒退,迄今走上了次品法西斯新极权的歧途;
   
    而当时的蒙共总书记巴特蒙赫,面对反对派卓力格、巴特乌勒、巴特巴亚尔一伙只有几千人规模的游行示威队伍,和数百人的广场绝食青年(与中国“六四”柴玲一伙广场绝食何其相似!)竟放下了武器,全盘接受反对派的要求:
   
    他建议政治局和书记处集体辞职,并且放弃宪法中关于蒙古人民革命党领导作用的条款,实行党政分开。巴特蒙赫还请求辞去国家元首职务。
   
    至此,统治蒙古六十多年的蒙共(蒙古人民革命党)一党专政瓦解。
   
    1990年5月,蒙古修订宪法,删除一党专政条文,正式开放党禁; 6月,人民革命党依法重新登记注册;7月,主动顺应历史潮流的蒙古人民革命党得到好报,在蒙古历史上首次自由选举中获胜,继续执政,直到1996年败选。
   
   
    在中共眼里,面对几千人游行示威“缴械投降”的巴特蒙赫,无疑是共产党的叛徒、内奸、软骨头,在习近平眼里,甚至不是“男儿”。
   
    然而,巴特蒙赫为何如此“软弱”?其背后是巨大的蒙古民族主义,迄今为止,中国反对派和学界,都无人看到:
   
    正是以成吉思汗崇拜为标志的、强大的蒙古民族主义,融化了蒙古共产极权的坚冰,实现了蒙古的和平演变。
   
    蒙古族登上历史舞台的时间不满千年,但在这千年当中,诞生了成吉思汗这样一位天才的民族领袖,成吉思汗全世界无与伦比辉煌的征服和扩张成就,自然成为蒙古人至高无上的永恒骄傲,成为蒙古人心中比太阳还光辉的荣耀,成吉思汗,其实就是蒙古人心中的上帝!
    毫不夸张的说,除了死心塌地的蒙奸、斯大林分子乔巴山、泽登巴尔等极少数败类之外,所有蒙古人(甚至包括蒙共党团员)没有不崇拜成吉思汗的,除非他(她)不是蒙古人!
   
    因此,以成吉思汗为象征的蒙古民族主义,对蒙古共产极权的障碍,就非常巨大,而这种民族主义的大障碍,是俄、中、朝鲜、越南等别的共产党国家没有的。
   
   
    也因此,共产党对蒙古的民族主义的镇压,就尤其惨烈。苏联扶持下的蒙共上台后,成吉思汗就成了头一个必须去除的目标,第二个是蒙古的喇嘛教。
   
    蒙共一上台,保存成吉思汗遗物的尚赫寺就被捣毁,但几个虔诚喇嘛冒死将成吉思汗的灵魂的化身“精神之旗”——他生前的军旗“苏鲁锭”——偷偷带出寺院保护起来。然而,二十世纪三十年的“大清洗”中,“苏鲁锭”最终还是难逃被焚毁的厄运。
   
    从1933年开始,人民革命党在全国禁止崇拜和祭祀成吉思汗,任何场所不准悬挂成吉思汗画像,被称为“蒙古人圣经”的《蒙古秘史》也被列为禁书,传看者死。
    同时,数以万计的成吉思汗崇拜者被枪决,许多人甚至是蒙共党员、团员。
    1936年,学者扎姆兰诺出版了《十七世纪蒙古编年史》,书中涉及到成吉思汗,这位只是如实记述蒙古历史的学者立即被逮捕并被送往苏联古拉格集中营。
   
    即便残酷如斯,仍未能阻止蒙古人对成吉思汗的思念。斯大林死后多年的1962年,成吉思汗八百周年诞辰,人们以为时日已久的控制可能会有所松动,于是一名工程师大胆地设计了一座纪念碑,将其矗立在成吉思汗的出生地。
    而这一举动,竟然得到了蒙古中央委员会书记奥其尔的支持,奥其尔还下令发行了一套绘有“苏鲁锭”图案的纪念邮票。
   
    “大清洗”多年之后,蒙共的领导人都掩饰不住对成吉思汗的崇拜,可见蒙古人的民族主义有多强、多深!
   
   
    对此,对此,以赫鲁晓夫时期开明的苏联,怒斥奥其尔犯下了“严重的不忠罪行”。苏联政府纠合蒙共顽固派,解除了奥其尔一切职务,判处终身流放,奥其尔最终被一个据说是“精神不正常的人”用斧头砍死。
    而纪念碑的设计者马赫巴尔、秘密研究禁书《蒙古秘史》的考古学家珀理和参与纪念活动的一大批学者、作家、诗人、歌手被逮捕、流放和秘密处决。
   
    “纪念碑”事件,实际上是遭重重压之下的蒙古民族主义,对共产极权的第一次大挑战。
    强大而根深蒂固的成吉思汗民族主义,具有弥漫于整个共产蒙古体制内外的特点,它造成了蒙共领导人与蒙古反对派的某种心灵相通,这是中、朝所不具有的特点。如,1990年蒙古天鹅绒革命的领导者之一、前任蒙古总统查希亚·额勒贝格道尔吉,就是一位力主回归成吉思汗“正统”的人。
   
   
    蒙古的民族主义,形成一种“蒙古人不杀蒙古人”的效应,以至于甚至在最严酷的上世纪三十年代,蒙共的对内清洗和屠杀,都得在苏联的催逼下,方能彻行;即便在苏联的催逼下,某些蒙共的领导人,仍掩饰不住于心不忍。
    如,三十年代的“大清洗”中,蒙古总理阿玛尔在监督行刑时,脸上就常挂着眼泪。阿玛尔也因此,遭乔巴山在苏联授意下处决。
   
    阿玛尔的眼泪,与其说是人道主义的眼泪,不如说是民族主义的眼泪。
   
   
    蒙古共产党的这个特点,是中共完全没有的:中共继承的是满清吃里扒外(不择手段反汉保权)的传统,在它眼里哪里有什么同胞不同胞,异议者都不是人,就该死,要优待,宁可优待外国人。
   
   
   
    成吉思汗这根强大的纽带,把蒙共领导人和反对派的心凝聚起来了:反对派自然反对马列主义,作为过来人,蒙共领导人内心更清楚马列主义对蒙古的危害,他们都渴望回归成吉思汗的蒙古正统。
   
    这就是八十年代蒙共主动将铁幕开口的原因,这也是蒙共在1990年主动放弃一党专政的根本原因。
   
    所以说,与其说“新思维”促成了蒙古的民主化,不如说成吉思汗打败了蒙古共产党的极权。
   
   
   
    那么联想一下,中国“唐宗宋祖”的民族荣耀,能否打动具有民族主义属性的习近平?这种可能性非常低。
    但是,“唐宗宋祖”的辉煌,不失为凝聚中国反对派倒共建国的强大纽带!
   
   
   
   
   
   曾节明 2017.11.05丁酉己酉丙申于秋风秋雨纽约州
(2017/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