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鸦片战争是英国崛起的关键]
谢选骏文集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鸦片战争是英国崛起的关键

谢选骏:鸦片战争是英国崛起的关键
   
   《今天的英国精英如何看待鸦片战争?》(2017-11-20 FT中文网)这样说:
   
   我以邮件采访为主要形式联系了英国各界精英,不出所料,在我收到的回邮中,受访者一致谴责鸦片战争。

   
   如今,少有英国人知道鸦片战争。就算听说,也只是闻其名。英国学者蓝诗玲在其著作《鸦片战争》中道出答案:“在我看来,英国一直竭尽全力忘记牠与中国打了两次鸦片战争的事实,在英国中学和大学的历史课上看不到鸦片战争的内容是十分可能的。还在1900年前后,一些英国历史教科书在谈到香港和英帝国在东方的管辖范围时,就不再提及鸦片战争……1997年香港移交时英国高官的告别演说,也对鸦片和为鸦片打的那两场战争只字不提。”
   英国人热爱历史。当年大英帝国征战四方,许多战役还被拍成了经典电影,如《祖鲁战争》。鸦片战争是近两百年前英国的一场大胜战,可是今天,无论英国教科书、媒体和影视作品都对此鲜有提及,英国几代人对之已近乎丧失概念。
   
   而在中国,鸦片战争无人不知。据蓝诗玲《鸦片战争》介绍:从蒋介石时代起,中国开始用反帝情绪构建国家,此后鸦片战争从一个事件,被宣传成为中国屈辱的、前所未有的民族悲剧,目的是说服民众将中国的所有问题都归咎于一个外来的敌人,将鸦片战争及由牠带来的不平等条约说成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长期计划,只有国民党能够拯救中国。此后,“鸦片战争”和“屈辱”成为爱国主义主打名词。
   
   发生于1840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是中国朝贡体系与大英帝国体系的首次正面大冲撞。那时经历了工业革命的英国正崛起为全球巨霸,在世界范围内强行推行自由贸易;而中国对此近乎一无所知,仍然活在自给自足的天朝幻象当中。“弱肉强食”是当时国际社会的游戏规则,落后就要挨打。今非昔比,“人道主义”已基本取代“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英国更是站在道德高地,以一种过来人的优越姿态,对世界弱势国家及群体表示关怀及帮助,对本国历史上的丑陋行为(如贩卖奴隶)毫不留情地予以批评。那么,对于鸦片战争,当代英国精英如何看待自己祖先当年的行为?
   
   我以邮件采访为主要形式,联系了近十位英国各界精英,包括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及末任港督彭定康。
   
   不出我所料,在收到的所有回邮中,受访者大都一致谴责鸦片战争。
   
   丹·斯诺(Dan Snow)是BBC知名历史节目主持人,其曾曾外祖父是英国前首相戴维·劳合·乔治(David Lloyd George)。作为剑桥大学历史系的优等毕业生和历史学家,丹在给我的回邮中,描述了第一次鸦片战争的背景和原因:
   
   “那时的背景是:18世纪和19世纪初,英国发生了技术上的革命,即世人熟知的工业革命。凭借蒸汽发动机,这个小岛国的产能迅速远超亚洲许多人口众多的国家。比如:英国兰开夏郡以当时最先进的机器,生产出物美价廉的纺织品,这些产品大量涌入孟加拉国,最终毁掉了孟加拉国的纺织业;又如在印度,欧洲贸易改变了传统的以土地为基础的农耕及等级制度,并造成贫困与饥荒。中国那时巨大而富有,但禁止对外贸易;而英国不择手段地急于在世界范围推行自由贸易,一直恼怒于无法向中国进口产品。鸦片战争的意图在于打开中国市场大门。英国进攻中国,发动鸦片战争,一来其技术先进;二来商人们希望在中国谋大利;其三是政客利用英国选民当时的爱国情绪为自己在政治上寻求利益。”
   
   前英国商务大臣凯布尔爵士(Sir Vince Cable)是英国第三大党自由民主党党魁,他评价说:“这是一场非常错误及充满剥削的殖民战争,造成历史上长久的伤痕及怀疑,我们希望这样的事不会重演。”
   
   美国乔治城大学的沙逊教授(Professor Sassoon)是著名的沙逊家族后人。该家族曾在鸦片战争中获利丰厚,上海和平饭店即为该家族所建。作为后人,沙逊家族对鸦片战争做出了谴责:“和许多战争一样,鸦片战争是错误的,其动机来自经济及政治方面:英国人以武力发动战争,部分原因是当时自由贸易主义甚嚣尘上;在全世界范围内扩张大英帝国疆土亦是原因之一。”
   
   威斯敏斯特大学戴雨果(Hugo De Burgh) 教授曾主持过《你所不了解的西方故事》,该剧于2013年在中央电视台播放。作为一位相当了解中国的英国学者,他说:“威廉·格莱斯顿(William Gladstone)(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首相)及其它政治家反对把鸦片向中国倾销,并认为以武力发动鸦片战争是不可饶恕的。尽管战争被包装上了支持贸易的标签,但这是违反道德的。格莱斯顿是对的。对利润的贪婪追求以及对被自由贸易主义(现称为全球化)主宰的时英国外交政策,我们应该感到羞愧。唯一让人略感欣慰的是:当时并非每个英国人都赞成开战,许多人曾尽全力试图阻止这场邪恶的贸易战。”
   
   我向四位英国政治家发出了面对面的采访邀请,结果如下:
   
   前首相布莱尔办公室没有做出回复。
   
   末任港督彭定康的秘书回复我:“男爵外出,等他周五回来,我会转告此事,看他意见如何。”此后没有进展。
   
   前保守党副首相赫赛尔廷勋爵(Lord Heseltine)及前工党副首相普雷斯克特勋爵(Lord Prescott)均请秘书回邮:感谢我的采访邀请,对不能接受采访感到抱歉。(何越 为FT中文网撰稿)
   
   谢选骏指出:英国人企图抹杀鸦片战争的存在,因为那是英国崛起的关键。在那以后,英国才能并吞了印度,并把自己升格为帝国。无论英国人多么长袖善舞是“流氓变绅士”的把戏,可惜肮脏的历史不能改写。英国给中国的教训是——为了大国崛起,不仅需要损人利己,而且需要文过饰非。为了大国崛起,不仅需要不择手段,而且需要道貌岸然。不过天道好还,鸦片战争过去一个半世纪以后,英国已经沦为吸毒国家——
   
   2007年3月30日BBC报道《英国学生吸毒情况严重》说:
   
   英国政府致力减少年轻人吸毒的情况,并且在学校和不同场合宣扬毒品的祸害,但是,最近英国一些专业报告显示,十来岁的学龄少年滥用药物和毒品的问题渐趋严重。
   
   有专家认为应该从改善学校风格和风气入手,以求解决问题。
   
   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说,卫生部委托进行的最新报告显示,英格兰每25名中学生中便有一人曾使用可卡因、海洛因或其他甲级(Class A)毒品,这与2001年的情况相约。
   
   这个比例相等于实际上12万8千名11至15岁的少年曾使用毒品。
   
   伦敦卫生与热带病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三名研究人员在《英国医学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发表的最新报告表示,以学校为主的调查显示,英格兰三分之一的15岁少年人在过去一年曾使用违禁药物。
   
   卫生部委托进行的报告同时显示,超过一半11至15岁的少年曾饮酒,六分之一人曾使用过例如大麻这类违禁物质。但这比例比以前下降。
   
   《每日电讯报》报道指出,卫生部委托的这个报告显示令人担忧的情况,但相信政府对少年人饮酒、用大麻的情况有轻微减少将予以正面的回应。
   
   英国卫生部委托的调查在去年秋季的学期进行,调查员访问了英格兰290家学校的8,200名学童。
   
   伦敦卫生与热带病学院研究员在《英国医学期刊》的报告建议,改善校风(school ethos)或者可以减低学生滥用药物和未成年少女怀孕的情况。报告说,在美国和澳大利亚推行的一些学校计划,成功减低学生滥用违禁物质、吸烟和饮酒的情况。报告说,这些计划改善师生之间的沟通、增加家长与学生参与学校的决策,以及提高对教师的训练。
   
   伦敦卫生与热带病学院研究员认为,对英国而言,这有可以借镜的地方。
   
   但实际上呢?
   
   英国已经输掉“禁毒之战”,吸毒人数居欧洲第一!
   
   毒品问题一直是最令英国政府头疼的严重社会问题。为了控制毒品走私,减少毒品犯罪,英国政府绞尽脑汁,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通过近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来看,毒品问题在英国不但没有得到控制,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英国的毒品问题不仅在欧洲大陆,就是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相当严重的。2002年,英国《观察家报》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16岁至24岁的年轻人中51%的人有吸食毒品的经验,全国有500多万人定期吸食大麻,超过200万人经常吸食摇头丸、安非他明和可卡因等毒品。根据欧洲毒品和吸毒监控中心的数据,英国现已拥有欧洲最大的吸毒人群。
   
   而去年1月爆出的英国王储查尔斯的次子、17岁的哈里王子与学校的伙伴们一起吸食大麻的新闻,不但进一步说明了英国的“毒品文化”正日趋严重,而且还由此引发了英国公众对青少年吸毒问题的强烈关注。
   
   为了控制吸毒者人数,摆脱身上不光彩的“毒品文化”的印记,英国政府想尽了一切办法。他们部署大量警力,一到夜里就对夜总会等场所突击搜查,希望截断毒源。英国警方高层为了“以毒攻毒”,使毒品的交易量萎缩,甚至制订了向吸毒者免费提供毒品的计划。但事实证明,他们所有的努力都以失败而告终。
   
   本周公布的犯罪数据表明,在英国的主要城市中,和毒品有关的犯罪数量将达到一个新的高峰。伦敦的毒品犯罪增长了近30%;在伯明翰,这个数字是20%,而拥有海洛因和可卡因的人数更是增加了47%!尽管英国警方费尽心机,但仍有90%的烈性毒品(hard drugs)流入到吸毒者的手中。在英国,无论你身在何处,只要愿意,都可以买到这些烈性毒品。
   
   一些与毒品相关的犯罪所造成的危害,则远远超过了毒品犯罪本身。在伦敦,由于吸毒而引起的暴力犯罪和对妇女的性侵犯案件数量持续上升。而伯明翰的情况则更糟,在吸毒后发生的谋杀案和强奸案数量上升了23个百分点。据英国监狱系统的统计,英国监狱内80%的犯人都是烈性毒品的吸食者。毒品犯罪每年要花费英国200亿英镑,而这笔钱中的大部分都被恐怖分子或反政府武装用来购置军火,或招募训练新人。
   
   现在,在相当一部分英国公众的眼中,政府的这场“禁毒之战”已经变成了一场“可能永远也打不赢的战争”。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英国政府想减少国内的毒品犯罪,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出一个“行得通”的方案。只有这样,政府才能重新赢回公众的信心和尊重,才能在他们配合下打一场有胜算的“禁毒之战”。
   
   谢选骏指出:英国无法赢得禁毒之战,因为英国的发迹就是建立在毒品交易之上的。俗话说得好——“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英国要不是进行贩毒战争,如何建立横跨全球的日不落帝国?但是祖先欠下的债,继承人必须偿还的。这就是“大英帝国的史诗”《害人者终将害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