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谢选骏文集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劳力者断腿,劳心者断头
·加拿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从三星堆遗址看“中国文明”的特质
·亚洲政治中的种族特性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搜刮已经开始
·为什么电影骗子在现代社会大行其道
·土八路的精神
·毛泽东一人能让中国倒退30年?
·在美国发现中国文明并创造中国文明
·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
·蚁族的遗嘱
·中日一体化是最后解决方案
·九一一恐怖袭击是官僚资本的狂欢
·没有时间哪里来的时间简史
·美国陷入鸦片战争
·再花四十年 结束伊斯兰
·中国社会的亡国经历与囚徒困境
·统一世界的唯一秘诀——千古一帝的真实含义
·阿拉伯国家类似英语国家
·1984还是2034
·文革是“红区文化”的顶峰
·另类的游击战争
·赵本山的尔虞我诈
·现代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 Ian-Buruma
·埋葬广义相对论
·科学真理及其谬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谢选骏:宇宙黑洞与佛家哲学
·进化论无法解释人类为何毛发稀少
·朝鲜和日本都应“改名”
·极端主义的对决
·再论中国的基督教化——答《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兼论中国“拯救”西
·倾城倾国与颠覆国家罪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从首富到一无所有全靠政府
·中国是韩国的宗主国
·官商勾结与楼市忌讳
·运气的概率
·小文革与大文革
·白人美国的最后挣扎
·哈佛大学里印度人的伪证
·川普教女无方
·当西方放弃了普世价值的时候
·多极化就是废垃化
·房产税可以减少中国经济的泡沫
·佛教害人
·雅典和罗马一样野蛮,召唤野蛮的中国
·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
·教育产业的严重过剩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美国越来越中国化
·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说明了什么
·马克思主义是集体恐怖主义的“纵火犯战略”
·美日瓜分中国、苏联独占中国
·大众民主与白痴总统
·新里根总统帮助失败者走向成功
·马列主义也应该作为垃圾禁止输入
·欧美日本哪有北京这样的县城
·抗元英雄的废垃国民
·川普真像崇祯皇帝说所有人都蠢得像狗
·清真寺就是纳粹党部
·联合国是一个废物
·美国的权贵资本主义
·卡车公司是一个恐怖集团
·联合国应该解散了
·欧洲人的探险精神哪里去了
·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马克龙想要克掉中国龙
·私生子和他儿子他孙子谁厉害
·日本又成中华属国
·美国也曾犯下类似“文革”的错误
·幼儿哪里比黑猩猩聪明
·圣雄甘地死于门徒的性嫉妒
·印度国父甘地的另类性侵骚扰及其遇刺
·孔子也有柏拉图式的爱情
·文革不是错误而是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四书五经合辑是朱熹小子的乱伦行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谢选骏: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扎克伯格的误区》(2017年11月21日FT中文网)说:
     
   扎克伯格是当今时代最成功的套利者之一,但他的言论听上去像是一位圣公会牧师。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考察美国30州之后的收获是:两极分化严重,同时一场阿片危机肆虐全国。原谅我,我必须得躺一会儿。然而,取笑扎克伯格的结论显而易见将是肤浅的。有些人在某一方面是天才,但在其他方面很差劲。扎克伯格是一个人际技能较差的数字巨星。
   
   这位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不是硅谷第一个表现出政治悟性不足迹象的人士,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他可能是最有影响力的。他是美国沿海地区精英人士短视的象征:他们希望通过做善事来取得事业成功。
   
   在面对选择的时候,“做善事”的部分往往被遗忘。
   
   事业成功没有什么错,尤其是如果你在致力于改变世界的话。创新者得到欢呼也没错。但问题是,你要把自己的主要动机说成是做慈善,而其实不是。扎克伯格是当今时代最成功的套利者之一,但他的言论听上去像是一位圣公会牧师。
   
   扎克伯格本月表示:“保护我们的社区比让利润最大化更重要。”此前Facebook报告首次实现100亿美元的季度盈利,同比跃升近50%。
   
   一个领导者展开“倾听之旅”意味着,他们在推销什么东西。就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来说,她推销的是她自己。就扎克伯格来说,他推销的也是他自己。突然宣布扎克伯格将会与一个普通家庭共进晚餐,有点像是苏联独裁者做的事情——甚至包括身边带一群助手这样的细节。
   
   这不是学者们发现普通家庭想法的方法,也不是发起政治活动的好办法。
   
   在扎克伯格开始倾听之旅10个月后,有关其竞选总统的猜测已经消散。不管你怎么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至少他懂得如何表现得了解普通人。
   
   更加关键的一点是,自特朗普当选以来,Facebook已经沦为一种有毒商品。在华盛顿,大型科技公司现在是新的烟草巨头。问题已经不是监管反弹会不会来,而是何时来临以及如何来临。
   
   扎克伯格对此负有责任。扎克伯格否认Facebook的“过滤气泡”在特朗普的胜选中起了作用——或者俄罗斯在帮助他胜出方面起到了作用——因此成为民主党人反弹的主要目标。他现在要求美国相信,他可以把Facebook的信息流从回音室变成公共广场。收入增长不再是优先事项。他说:“如果我们的服务被使用的方式无助于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那么这些都不重要。”
   
   扎克伯格将如何实现这种圣歌般的角色转换?通过增强只有Facebook能带来的社区联系。读者们请原谅我,我要再躺一下了。扎克伯格有着美国新经济精英们身上常见的两个认识误区。他们认为自己是善良的人;的确,他们当中的多数人是好人。扎克伯格似乎也是如此。但他们倾向于用冠冕堂皇的语言来遮盖自己的私利。讨论价值观的间接好处是避免讨论财富。如果富人把他们的钱捐出去用于公益事业,例如内城区学校和疾病研究,我们就不应纠结于税收问题。扎克伯格没有把钱花在非洲的私人战争上。他是一个好人。他的公司几乎没有缴税的事实因此是无关的。
   
   自由派的第二个认识误区是认为他们对公众利益的把握要比选民自己还要准确。在某些情况下,事实可能确实如此。很难看出废止医保补贴怎么能够帮助美国内陆各州的居民。但是关键也在这里。无论扎克伯格多少次夸耀在线社区的魔力,它们都无法取代已消失的真实社区。一起在线上玩保龄球,无法化解一个人在线下玩保龄球的孤独。
   
   下一次扎克伯格想展示Facebook的时候,他应该把他的一部分钱投资于实实在在的地方。地点应该远离美国任何一个繁荣的城市,例如俄亥俄州的扬斯敦(Youngstown)。依靠Facebook两天的收入,他就能培训数千人。他甚至可以为一家报纸出资,以弥补社交媒体对本地新闻业造成的破坏。其效果可能是令人振奋的。这种榜样将带来另外两个好处。首先,它将证明扎克伯格能够倾听,而不是假装在听。其次,人们会希望到他的家里串门吃饭。(英国《金融时报》 爱德华·卢斯。译者/何黎)
   
   谢选骏指出:任何一种世俗的事业要想取得成功,必须能够动员两种力量的共同参与——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只有前者而没有后者,就被讽刺为“空头理论家”。只有后者没有前者,就会被讽刺为“金权崇拜者”。而美国的大公司在玩弄这个“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互相结合方面,显然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相比之下,中国还很落后,正在急起直追。任何一种世俗的事业要想取得成功,必须能够动员两种极端相反的人共同参与。
(2017/1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