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谢选骏文集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谢选骏: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徐静波:我看了江歌被害的案卷》2017年11月14日转载:
   


   因为新京报《局面》拍了一个视频节目,江歌遇害案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局面》做了一件好事,终于在江歌遇害一周年之前,劝说刘鑫与江歌妈妈见了面道了歉。
   
   虽然一起生活在青岛的即墨市,但是刘鑫父母自从在江歌被害的第二天,到过江歌妈妈的地方接听到刘鑫的电话,知道江歌遇害而自己女儿没事时,留下一句:“刘鑫没事,那我们就走。”从此就再也没有露面。刘鑫也随后切断了与江歌妈妈的联系。
   
   我跟我们亚洲通讯社的日本员工讨论过这一问题:“假如,这件事发生在日本人身上,会如何处理?”他们告诉我,虽然刘鑫已过20岁,属于成年人,父母可以不承担监护责任,但是在日本的话,父母亲不仅会拿出一笔钱表示“救了我女儿”的感谢之意,而且会自始自终参与丧事活动,头七、四十九天、周年时一起上坟祭奠。而刘鑫本人一定会经常陪伴江歌的妈妈,尽一份“女儿”之职。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不仅会承担很大的道义责任,而且还会遭到亲戚朋友的指责。因为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
   
   我举日本的例子,一定会有人反感。但是,我觉得这才是正常人应该做的正常事。
   
   但是,刘鑫和刘鑫父母选择了逃避,甚至说出了“你女儿死与我们无关”、“你女儿命短”这样的话来。所以,我们有时候真的不能怪刘鑫,因为家庭道义甚至人性的缺失,只会导致刘鑫采取逃避的行动——虽然她自己也已经是20多岁的人。
   
   人只有当自己做了父母,有了孩子,才会真切体验到失去孩子的切肉之痛。江歌妈妈跟我说:“如果不是为了给江歌讨一个说法,我一定早已经随江歌而去。”在江歌的坟边,江歌妈妈给自己留了一个空穴。
   
   所以,能够支撑这一位单亲母亲活下去的勇气,就是这一场官司。而最能抚慰这位母亲孤寂痛苦心灵的,应是刘鑫和她的家人。
   
   但是,刘鑫和家人不仅屏蔽了江歌妈妈的电话,切断了与江歌妈妈的联系,甚至说出不少难听的话,还搬了家。
   
   “我女儿是为刘鑫死的”,这一念头,一直缠绕在江歌妈妈的心头,随着刘鑫一家越躲越远,这种愤怒也自然是越积越重,最终导致江歌妈妈在即墨市的街头张贴传单,一定要找到刘鑫。这种做法是不是合法?也许不合法,但是,如果换成另外一位母亲的话,也会这样做,因为合理。
   
   正因为有这一份传单,终于有人告诉江歌妈妈,刘鑫一家的新住址和电话,于是也有了《局面》的登门采访,也有了江歌妈妈与刘鑫的第一次见面。
   
   刘鑫说,日本警方规定不允许证人与受害者家属见面。为了这句话,我去请教了日本律师。律师说:“日本法律没有这一方面的限制性规定。”
   
   刘鑫最终能够与江歌妈妈见面,并说出“阿姨,对不起”这句话,我还是要肯定她,说明她已经懂事,已经知道做人的道理。作为这一案件的一名当事人,刘鑫也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和血淋淋现场的记忆冲击。但是,如果她从一开始,就坚定地站在江歌妈妈的身边,也许,情况就会不一样。一开始错了,以后就不能再错。我想,社会舆论也可以给刘鑫一个改正自己过失的机会,她也要生活下去。
   
   到今天上午,声援江歌妈妈的网上签名,已经超过了150万。日本是一个司法独立的社会,签名不一定会对公正审判构成影响,但是,会给法官和陪审员们一个民意的参考。更为重要的是,它能够让江歌的妈妈感悟到身边还有人在帮她、在支持她、和她一样没有忘记已经变成骨灰的美丽侠义的女儿。因为事实上,她身边除了一位与她一起饮泪的老母亲,没有其他可以商量和依靠的人。
   
   因为江歌妈妈不懂日语,日本警方和检察院的所有调查案卷的复印件,都送到了我的办公室,我把厚达一尺的案卷看了几遍,包括凶手陈世峰的供词、刘鑫的证词、警方保留的刘鑫报警时现场录音和刘鑫与江歌最后对话,刘鑫与陈世峰、刘鑫与江歌微信联络的记录。因为涉及守秘义务,我目前还无法透露细节内容,但是,在整个案件,尤其是江歌被害过程中,刘鑫是负有很大责任的。假如,陈世峰的供词是靠谱的话,江歌妈妈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刘鑫!
   
   我看了江歌被害的案卷
   
   所以,有时候,道义的责任,比司法的责任更重大!很期待,刘鑫能够到庭作证,面对已经变成杀人犯的前男友,勇敢地负责任地说出真相!就像被你称为“三叔”的江歌那样,侠义、正直、善良!
   
   江歌妈妈到日本的第二天,拿了一包东西来我办公室,她跟我说,这是日本警方给她的有关江歌被害的照片,她没有勇气看,但是又很想知道女儿最后是怎样死的。我按住她的手,对她说:“一辈子都不要打开,你只要记住女儿的美丽就行。”她哭了。
   
   其实,我已经在检察院提供的案卷中都看了,十几刀,很惨很惨!为了不让江歌妈妈看到,我把那一部分案卷预先抽走了。看了之后,杀陈世峰的念头都有!
   
   下个月开庭的时候,我会陪伴江歌妈妈走上法庭。
   
   我想,我代表的不是我本人,而是所有关心支持江歌母亲的朋友们。我们需要支撑她打完这一场官司,并最终帮助她走出案件的阴影!
   
   【江歌事件】江歌,女,1992年出生在山东省青岛的即墨市农村,成长于一个单亲家庭。2015年,母亲用拆迁费所得送她到日本留学。读完1年语言学校后,考入日本法政大学大学院攻读研究生。2016年10月,江歌的同乡好友刘鑫与同居的男友陈世峰闹翻,江歌接纳刘鑫搬到江歌的公寓同住。11月2日下午,陈世峰找到江歌的公寓,并要求与刘鑫见面。江歌接到刘鑫的求救电话后赶回家中,劝走陈世峰。当夜,刘鑫接到陈世峰威胁微信后,联系江歌在车站等她陪她一起回家。江歌在车站等刘鑫时与妈妈通了长时间的微信电话,一直等到刘鑫走出车站后才挂断。在江歌和刘鑫回家后,刘鑫先进家门,江歌半个身子进家门后,遭到潜伏的陈世峰的袭击,身中十余刀遇害,年仅25岁。刘鑫在屋内无恙。
   
   谢选骏指出:如果上文说的情况基本属实,那么可以再度证明文明与野蛮的分野常在不同的地区与民族之间流动——日本由于接受了中国文明、抵抗了蒙古元、满洲清、苏联共,而从野蛮的夷狄变为文明华夏,以至于日本贵族都自称“华族”;中国由于接受了蒙古元、满洲清、苏联共的暴政,而从华夏文明变成了野蛮的夷狄,以至于一帮狗官草民,心甘情愿地为敌酋成吉思汗、努尔哈赤、列宁斯大林大唱赞歌,甚至感到自豪。
(2017/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