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谢选骏文集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谢选骏: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法国人看“美国第一”如何对决中国崛起》(2017-11-15 林孟编译)报道:
   
   法国《回声报》(Les Echos)发表法国政治学者及作家穆瓦希(Dominique Moisi)的文章说,自尼克松1972年访华到2017年,四十多年来美中关系,尤其是双方的力量平衡,发生了颠覆性的巨变。


   
   
   中国有长期的战略眼光,而美国则不再具有。华盛顿的目标是联合亚洲国家,尤其是美国的民主国家盟友一起对抗中国,或者是代之以奉承中国,以便让北京分担世界责任的重担?川普的“美国第一”是暗示,和中国的经贸关系会弄僵,实际上导致贸易战,甚至因此触发一场全面战争?换句话说,美国是否应该像苏联一度做的那样控制中国,或者让自己和多边主义保持距离,避免进入一个多极的世界?
   
   中国是伙伴、竞争者还是对手?华盛顿似乎没有能力从这些不同的可能中作出选择。最糟的是,川普的美国甚至好像没有能力构想可供选择的选项。新任命的欧洲及欧亚事务助理国务卿米切尔(Wess Mitchell)刚刚写了一本名为《哈布斯堡帝国的大战略》的书,但却对如何定义川普的“大战略”毫无头绪。川普除了签署短期获利的贸易交易,就是企图让中国对北韩核危机做更多的事情。
   
   相反,中国的战略眼光并非“中国第一”。尽管除了“中国第一”外,这种民族主义形式自然存在。北京不满足于只是亚洲最大的强权,因为这个目标早已实现了。现在中国想成为世界独一无二的领袖,在经济、军事上力压美国——当然前路仍然漫长,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文明和文化方面。
   
   美国的民主在走下坡,中国对西方世界不再有自卑感。北京好像在说,“我为什么要向你学习”?“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在经济、金融、政治上向我学习”。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最新的研究显示,在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信任中国的人比信任美国的人多。
   
   包含巨大眼球状结构的现代化“天津滨海图书馆”刚刚揭幕。这座建筑奇葩反映出中国矛盾的野心:既害怕作家,又把书籍放在外形透明的图书馆的核心位置。早在2005年,中国政府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举办的展览上,已把这座图书馆肯定的讯息表露无遗。当时展出的17世纪和18世纪主要画作之一,是一幅巨大的欧洲耶稣会风格绘画,描绘一长串外国使节,其中多数是西方人,列队向中国皇帝致敬。
   
   作品传达的讯息非常清楚:“你们过去惯常向我们致敬,那么做好准备,你们很快就必须再次做同样的事情”。一切正在发生,仿佛时间已经到来,甚至比中国人自己想象的快得多。川普这次访华之行不太可能载入史册,但仍然标志着美国既不情愿,又过早地朝着向中国移交权力,又迈出了一步。
   
   谢选骏指出:在法国这个“中等国家”看来,现在美国是在了联合其他国家一起对抗中国,似乎有点力不从心了。这就是我想起了历史上的“六国合纵抗秦”的故事了。再进一步看,如果中国的人均产值达到美国的一半,也就是类似台湾现在的发展程度,由于人口基数的作用,那么,中国的力量将接近美国、日本、欧盟的总和。因为这三者的人口加起来也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二左右。
   
   现在,美国的问题是“丧失了目标”,中国的问题是“只知道赚钱”。如果美国不能恢复积极的自我目标(而不仅仅是“遏制中国”这样的消极目标,就像古代六国企图合纵抗秦那样),而等到中国开始具有了更高的目标的时候(就像商鞅变法之后的秦国那样),中国文明整合世界的时候就来到了。
(2017/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