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新中国”就是“非中国”]
谢选骏文集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劳力者断腿,劳心者断头
·加拿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从三星堆遗址看“中国文明”的特质
·亚洲政治中的种族特性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搜刮已经开始
·为什么电影骗子在现代社会大行其道
·土八路的精神
·毛泽东一人能让中国倒退30年?
·在美国发现中国文明并创造中国文明
·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
·蚁族的遗嘱
·中日一体化是最后解决方案
·九一一恐怖袭击是官僚资本的狂欢
·没有时间哪里来的时间简史
·美国陷入鸦片战争
·再花四十年 结束伊斯兰
·中国社会的亡国经历与囚徒困境
·统一世界的唯一秘诀——千古一帝的真实含义
·阿拉伯国家类似英语国家
·1984还是2034
·文革是“红区文化”的顶峰
·另类的游击战争
·赵本山的尔虞我诈
·现代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 Ian-Buruma
·埋葬广义相对论
·科学真理及其谬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谢选骏:宇宙黑洞与佛家哲学
·进化论无法解释人类为何毛发稀少
·朝鲜和日本都应“改名”
·极端主义的对决
·再论中国的基督教化——答《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兼论中国“拯救”西
·倾城倾国与颠覆国家罪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从首富到一无所有全靠政府
·中国是韩国的宗主国
·官商勾结与楼市忌讳
·运气的概率
·小文革与大文革
·白人美国的最后挣扎
·哈佛大学里印度人的伪证
·川普教女无方
·当西方放弃了普世价值的时候
·多极化就是废垃化
·房产税可以减少中国经济的泡沫
·佛教害人
·雅典和罗马一样野蛮,召唤野蛮的中国
·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
·教育产业的严重过剩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美国越来越中国化
·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说明了什么
·马克思主义是集体恐怖主义的“纵火犯战略”
·美日瓜分中国、苏联独占中国
·大众民主与白痴总统
·新里根总统帮助失败者走向成功
·马列主义也应该作为垃圾禁止输入
·欧美日本哪有北京这样的县城
·抗元英雄的废垃国民
·川普真像崇祯皇帝说所有人都蠢得像狗
·清真寺就是纳粹党部
·联合国是一个废物
·美国的权贵资本主义
·卡车公司是一个恐怖集团
·联合国应该解散了
·欧洲人的探险精神哪里去了
·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马克龙想要克掉中国龙
·私生子和他儿子他孙子谁厉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中国”就是“非中国”

   谢选骏:“新中国”就是“非中国”
   
   《共产党还能在中国幸存多久?》2013年9月22日报道:
   
   原中共重量级人物薄熙来被判终身监禁前夕,《金融时报》撰文研讨中共专政还能持续多久。


   
   英国《金融时报》驻京记者吉密欧(Jamil Anderlini)最近采访了位于北京西郊的中共中央党校,探讨中共高层贪腐、执政合法性等问题。随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以及中产阶级不满情绪蔓延,不仅是境外学者,就连党校内部也开始有人思考过去无人敢想的问题:中共的终结。
   
   采访党校
   
   创建于1933年的中共中央党校,长期以来是中共培养干部,灌输马恩列斯毛,以及后来邓小平思想的基地。历任校长包括毛泽东,以及现任总书记习近平和他的前任胡锦涛,可见受到重视的程度。随着近年来中国社会发生的飞速变化,中央党校的课程也开始引入经济学、法学、宗教、军事以及西方政治思想等内容。如今,与其说中共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政党,不如形容它为世界上最大的工商协会,一个希望赢得大合同的商家必须加入的俱乐部。当被问到中共是否会崩溃的问题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央党校教授私下对《金融时报》记者说:“老实讲,这是个全中国人都在问的问题,但是却很难回答。”
   
   天命已殆?
   
   自从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和苏联及盟国分崩离析之后,毛泽东1949革命的继承人究竟能继续掌权多久一直是个大问题。其间曾有不少的悲观分析,不断预测中共政权垮台,结果却是中共政权非但没有垮掉,反而似乎自1990年代允许资本家入党后变得更强大了。如今,与其说中共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政党,不如形容它为世界上最大的工商协会,一个希望赢得大合同的商家必须加入的俱乐部。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中共将超过苏共和墨西哥的革命制度党,成为有史以来未间断执政时间最长的政党。现代化政治理论认为,随着一个国家的经济逐渐富裕,中产阶级人数增多,社会就更可能会开始向民主和法制阶段过渡,而严重的社会不公和高端贪腐也将成为制度转型的推动力。尽管上述可以推动转变的因素在当今中国都已经存在,但是包括中央党校人士在内的很多有影响的中国思想界人士都不认为中国可能发生类似“阿拉伯之春”式的革命浪潮。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中共高层相对自由派的人士和很多知名境外汉学家都认为,如果中共不尽早推进政治体制改革,那么共产党家天下时代的末日已经不远了。
   
   “千秋万代”
   
   继续是毛泽东思想原教旨派的中央党校人士认为,“中国危机论”或“中国崩溃论”完全是“西方的理论”。而外部压力只能让中共变得更加团结,更有能力创造奇迹。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中共在中国的统治将延续“千秋万代”,而他们也预测中共2049年将能够庆祝执政100周年。不过,即使是原教旨的毛派学者也承认,党内贪腐现象严重,已经成为可能“亡党亡国”的重症。
   
   民主vs专制
   
   日裔美国作家法兰西斯·福山在1992年的《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一人》一书中论述认为,人类历史的前进与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正走向“终结”,随着冷战结束,“自由民主”和资本主义已经成为普世标准,象征着“资本主义阵营”的胜利。截止到21世纪初,全球192个国际承认的国家中,已经有120个拥有民选政府并实施定期选举制度;60%的地球人生活在民主国家。现任斯坦福大学资深研究员福山深信,中国也必将像世界其它国家一样,通过逐步的经济和政治自由化进程,最终演变为一个民主法制国家。 他也同时预测,如果中国实现不了渐进变革式转型,那最终必将导致又一次革命。福山说:“中国的现行政治模式难以维持,因为随着收入增加和中产阶级人数增加,新一代受到更好教育、更富有的人必然会有新的要求,比如要洁净的空气、清洁的水、安全的食品等等,而这些诉求并非依靠经济增长就能解决。另有专家估计,中国距离台湾、韩国当年民主转型时期的人均GDP还有一些差距,因此预测中国民主化转型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末代王朝
   
   支持专制主义的理论家经常用中国作为论据,认为可以不断适应变化和挑战的专制体制与传统意义上的专制体制不同,有更强大的生命力。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政策研究系主任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就曾经一度持上述观点。不过,他现在已经改变了看法,认为今日中国与晚清时期以及中国历史上的任何末代王朝无异。末代王朝的征兆包括:连共产党都不相信共产主义理论,贪腐深入政权骨髓,无力提供社会保障和公共福利,民众普遍恐慌、不安、不满和无奈。末代征兆还表现在社会和民族矛盾日增,缺乏法制,统治阶级内部派系矛盾日增,税负日益沉重,贫富差距日益严重。沈大伟指出,只需看看有多少中共干部都已经把子女后代和财产送往国外 就可以了解中共高层对自己的制度有多少信心。他说:“这些人随时都可以出逃……他们还留在中国是为了在政权崩溃前榨取最后一元人民币。”
   
   再创奇迹?
   
   在过去30多年里,邓小平的市场经济改革使得中国取得了年均10%以上的高速增长率,使得数以百万计的民众脱贫。 被称为“市场列宁主义”的中国模式是否真的将成为世界上的例外,可以避免民主法制变革呢? 不少中间派中外学者则认为现在下结论可能还为时过早。中国2012年的人均GDP在消费能力同比后达到约9,200美元水平,还远低于台湾与韩国民主化时期的13,000-15,000美元水平,也低于苏联和匈牙利变革时的17,000和12,000美元水平。依照这个水平看,中国的民主法制转型可能还需要数年时间。也有经济学者指出,中国以往依靠高投资、高出口的国家带动增长模式已经不可能维持,因此未来多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不可能维持两位数。与此同时,掌握权力的少数几大家族也同时控制着中国的绝大多数财富,而因此造成的贫富悬殊现象在今后几年中会进一步扩大。宏观经济学家茅于轼就预测认为,上述大背景必然会酝酿一次大规模经济危机。他表示:“经济危机对中国来说可能是件好事情,因为它能迫使政府实行经济和政治改革。”他同时也指出,如果和平变革不可能,那么在中国一旦发生革命,结果可能是类似埃及似的长期政治混乱和经济衰退。
   
   奥运魔咒
   
   研究现代历史的人士都会注意到专制政权的命运与奥运会之间的巧合联系。自1936年柏林奥运会以来,所有专制政府在举办奥运之后都逐渐转型或解体。纳粹德国1936年主办了奥运会,1945年垮台。 苏联1980年举办了奥运会,1991年解体。韩国1988年举办奥运会之后也逐渐走向民主化。很多人形容2008年北京奥运史中共政权的“成人礼派对”,有助于支持专制制度不一定会输给民主制度的理论。但是即使是中共党内主张专制优势的人也不能不面对民间日益高涨的对改善环境、改善民生、杜绝腐败等方面的呼声。即使是中共党内的很多有识之士也认为,习近平政府可能是中共从政府内部推动改革,缓解执政危机的最后机会,如果习近平继续采取“稳定压倒一切”的铁腕手段,最终迎来的可能是再一次大规模的“社会爆炸”。
   (编译:晧宇 责编:路西)
   
   谢选骏指出:有两个“新中国”,一个是中华民国,一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这两个“新中国”都是“非中国”,一个以美国为蓝本,一个以苏联为蓝本——这两个“新中国”都是“非中国”。那么,哪里还有“新中国”呢?在我看来,第二期中国文明的中国已死,第三期中国文明的中国未生——中国处在生死之间,需要我们来创造。新中国在我心里。那是以中国为本位的,而不是向外国低头致敬甚至叩头屈服的中国。那是融合消化了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两个“非中国”、“伪中国”的第三中国、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巨大温床。“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
   
   

此文于2017年11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