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谢选骏: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时间银行(Time Bank),是指时间提供者可以把参与交易和服务的时间存进时间银行,当自己遭遇困难时可以从中支取“被服务时间”。
   
   时间银行的倡导者是美国人埃德加·卡恩。1980年,卡恩46岁,却经历了一次大面积心肌梗塞,这次经历让他对生活有了重新的理解,他的生活方向也由此改变。所谓时间银行,是指志愿者将参与公益服务的时间存进时间银行,当自己遭遇困难时就可以从中支取“被服务时间”。


   
   卡恩的父亲是一名律师和法学教授,早年时他就有消除不公正的思想。卡恩的妻子是非洲裔美国人,他们跨越种族和肤色的婚姻在当时是被人威胁的。
   
   卡恩是伦敦经济学院的资深研究员,他创立了时间银行这种模式,他希望这种模式能为社会变革带来一些经济和精神效益。根据这种模式,劳动不分贵贱,每个人的工作时间都是平等的。这非常类似于马克思提出的“价值实际上无形的时间”。在他看来,不管是盖房子,还是照顾小孩,这些工作都是平等的。他还设计了时间银行系统,通过电脑可以把每个工作者的工作时间或接受服务的时间都按小时记录下来。目前,北美、欧洲和亚洲23个国家的300多个社区的企业都采用了这个系统。每个参加者工作的时间或接受服务的时间都按小时由电脑记录下来。
   
   时间银行的运作方式很简单:区里出资聘请一人,负责日常管理和协调任务。凡是愿意添加时间银行的人只需前来登记在册,将自己的时间保存在时间银行,需要帮助时便可和时间银行联系,由银行管理员安排联络,用别的客户存储的时间帮助解决自己暂时的困难。
   
   时间银行的显着特点就是双向。时间银行不是一个慈善组织,它只在供与求之间发挥穿针引线的作用。因此,参加时间银行的人不需付出一分钱,只需将自己的时间存入时间银行即可。成为正式成员后,时间银行会给每位添加者10张支票,时间银行成员可用支票表示时间的支付情况。支付一次,帮助自己为别人提供了一次帮助,反过来自己也能接受别人的支票。这就是所谓的双向原则。因此,自添加那天起,时间银行成员就要做好准备,既可得到别人的时间与帮助,也要准备在时间允许时为别人付出时间与帮助。
   
   与去年最糟糕的时候相比,美国经济状况正在好转,就业机会增多,家庭收入增加。但这只是调查数据显示出来的情况,美国老百姓实际的生活感受还是“很差钱”。不但联邦政府、各州政府欠了一屁股的债务,大多数家庭也感觉债务压力大,在日常生活中只能继续捂紧钱包多存钱。
   
   上世纪80年代时美国失业率最高达到10%,与现在差不多,但那时人均债务比眼下少得多,以现在的美元计算,1982年人均负债1.4万美元,现在人均负债4.4万美元。在债务压力下,美国人的“省钱攻略”大为流行。没有钱?没关系,可以用时间抵换。在美国一些社区出现了“时间银行”这样的组织,顾客可以用计时劳动换取所需,既化解经济窘境,又有助邻里团结。
   
   一边存钱,一边存时间,这是经济危机阴影下美国人生活的新时尚。
   
   债务压力有增无减
   
   美联社和一家调查公司询问了一千多名美国成年人,看看他们负债情况如何,能不能按时偿还债务。结果显示,约46%的调查对象声称因债务感到压力,其中一半称压力“很大”或“相当大”;约53%的人称基本上没有债务压力。
   
   感受债务压力最大的人群包括女性、已婚夫妇、年龄在30岁至44岁间人群和家庭年收入少于2万美元者。认为债务压力小的人群包括男性、退休人群、单身、年过花甲的老人和家庭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人。
   
   克里斯蒂娜·斯坦里奇现年33岁,来自密尔沃基市,过去两年间被迫换了3次工作,收入越来越低,眼下在一家设计和生产废水处理设备的企业担任行政助理。她的丈夫在一家工厂做机械修理工。一家三口日子过得紧紧巴巴。
   
   斯坦里奇向美联社诉苦说,“我们尽量少花钱以支付各类账单,削减一切不必要的开销,只做一些不费钱的事”,譬如在自家后院烧烤而不去餐厅,也不进电影院。
   
   统计数据显示,美国人均负债4.4万美元,债务包括房屋贷款、信用卡透支、汽车贷款和其他消费欠债。二十世纪80年代时美国失业率最高达到10%,人均债务比眼下少得多,以现在的美元计算,1982年人均负债1.4万美元。
   
   与去年相比,美国经济状况正在好转,就业机会增多,家庭收入增加,但为何调查对象中认为债务压力大的比率仍与去年相仿?
   
   美联社分析说,那是因为大多数美国人并没有感到经济复苏。失业率居高不下,仍在9.9%左右,求职竞争激烈,而上班族则眼看着收入“缩水”,不少人面临丧失抵押品赎回权的危险,申请银行贷款越发困难。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只有20%的调查对象认为美国经济良好,去年这一数字为15%。
   
   非营利性交流研究组织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经济学家肯·戈尔茨坦说,就消费信心和债务压力而言,民众的个人境遇远比他们对经济形势的看法更具影响力,因为“事关我自己的一切——我的房子、我的汽车、我的工作”。
   
   存钱又存时间
   
   债务压力之下,美国人继续捂紧钱包。
   
   调查结果显示,调查对象人均信用卡欠款3900美元,去年秋天为5600美元,去年春天为4900美元。
   
   年收入超过5万美元的家庭信用卡债务减少一半以上,债务压力却依旧;年收入少于5万美元的家庭信用卡债务稍有增加,而债务压力则直线上升。
   
   减少开销的同时多存钱。美国人去年将可支配收入的4.2%用来储蓄,这是自1998年以来的最高比例。
   
   与此同时,美国人又想出了用时间抵换金钱的高招。在美国一些社区出现了“时间银行”这样的组织,顾客可以用计时劳动换取生活所需用品和服务,以化解经济窘境。
   
   玛丽亚·比利亚克雷塞斯现年28岁,家住宾夕法尼亚州阿伦敦。筹备婚礼时,她为缺钱犯难,于是求助当地一家名为“社区交换”的“时间银行”。她以担任医疗翻译、帮人照看宠物等方式获得“时间币”,再用这些“时间币”换取婚礼所需。
   
   婚礼当天,同为“时间银行”顾客的化妆品销售员为她搞定了新娘妆,蛋糕师为她送去7层高的结婚蛋糕。整场婚礼大约花去200个“时间币”,比利亚克雷塞斯说,这为她节省大约2000美元。
   
   “就算我们规划一件简单的小事,也需要花费不少钱、时间和精力,”她说,“借助时间银行,我得到很大帮助,省下一大笔钱。”
   
   收获梦想收获友谊
   
   类似比利亚克雷塞斯的顾客在“社区交换时间银行”共有大约500名,可以提供从电路修理到太极拳教授等各种服务。
   
   与原始的以物易物不同,“时间银行”顾客们不用互相提供服务。所有工作最终以“时间币”的形式体现价值,无论是为他人打扫房屋,还是做饭、修车,人们每工作一小时就可以得到1个“时间币”。
   
   虽然不少人因为手头紧才参加“时间银行”,但最终他们发现,自己收获的不仅是梦想,还能认识更多邻居,感觉生活更温暖。
   
   琼·史蒂文森79岁,以给“时间银行”刊物写专栏、提供聚会场所、帮他人修改简历、寻找工作机会等方式赚取时间币,以换取免费的家庭看护服务。“‘时间银行’让我生活丰富,不仅得到服务,还可以为他人作出自己的贡献,”她说。
   
   统计数字显示,美国现有115家时间银行,还有100家正在酝酿中。虽然银行的顾客人员不断变化,但人数始终保持在1.5万人左右。
   
   在缅因州,人们可以用“时间币”换取吉他课程和园艺服务;在加利福尼亚州,“时间币”可以用于理发或体验芳香疗法;在密歇根州,人们可以用“时间币”换取儿童托管、水管维修等服务,还可以免费学习瑜伽。
   
   “人们把‘时间银行’看作缓解经济压力的途径之一,’”华盛顿一家致力于推广“时间银行”的机构“时间银行美国”负责人珍·穆尔说。
   
   “社区交换时间银行”负责人劳拉·古铁雷斯说:“经济状况不好,人们利用社区资源时要更具想像力,发掘以前从未想过的方法。”
   
   谢选骏指出:时间银行其实就是劳务储蓄。其主要功能其实就是逃税,逃脱政府的四重课税——社安税、所得税和购物税、销售税。此外,还免除了通货膨胀和银行操纵的双重盘剥。但是这样一来,政府岂不是要喝西北风啦?银行家岂不是要节衣缩食了?所以政府和银行最后还是会“规范”时间银行的,以便继续吸血。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可能成功吗?
(2017/1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