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谢选骏文集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谢选骏: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军方未通报犯罪纪录 20年安全漏洞》2017年11月7日报道:
   苏特兰泉镇居民展开疗伤,难释心中悲痛。
   
   军方长期未把军人的犯罪纪录通报联邦调查局(FBI),是过去20年的安全漏洞,如今已造成严重后果;5日在德州教会犯下大屠杀的前空军士兵凯利,曾在服役期间攻击妻子和继子,但因空军未向FBI通报,致使凯利顺利购买武器,国会议员和国防部长已要求进行彻查。


   凯利服役期间2012年被定家暴,但定罪前数月,他被军方送进德州艾尔巴索的一家精神病院进行治疗,但他拒绝治疗而逃离。
   
   凯利逃出治疗中心后,在巴士站被当地警方拘捕,因为警方闻讯他曾被发现溜进新墨西哥州一座空军基地的军火库,试图盗窃武器,要威胁杀死他的长官。
   众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嵩贝利(Mac Thornberry)说,他对空军没有通报FBI的失误感到震惊,对空军的调查计划也表示不满,他说,空军不应有自己的政策,他担忧,被定罪家暴的人可能在军中很普遍。
   
   参院的共和党第二号人物孔宁说,他将提案要求军方迅速报告服役人员的犯罪纪录。军方报告军人的犯罪纪录,目前是根据国防部的内部规定而执行,但没有法律效力。
   
   在FBI检查买枪人纪录的「全国犯罪背景调查系统」中,只有2016年12月31日记录的一起家暴犯罪,多数联邦部门都没有军人的记录。
   
   国防部长马提斯表示,他已指示五角大厦督察长查明凯利的家暴纪录有关通报流程,以找出问题的症结。
   
   据悉,问题的核心显然是军方长期不遵守规定,对军人的刑事调查未向FBI通报。国防部督察长2015年2月公布审计报告,指出数百名军人性侵犯的指纹没有交给FBI。
   
   军方不把犯罪纪录交给FBI的历史久远,国防部督察长早在1997年2月便指出,陆军和海军逾80%的犯罪纪录没有交给FBI,空军是38%。在对军人犯罪案的处理中,陆军有79%、空军50%、海军是94%的结果没有报告。
   
   《从荣誉军人变成小偷、强奸犯和杀人犯》November 5, 2010报道:
   
   “我有罪,法官阁下。”
   
   前加军基地指挥官威廉斯上校(Col. Russell Williams)向安河法庭承认包括两项一级谋杀罪、两项性侵罪、两项强行禁锢罪,以及82项爆窃(break-in)及企图爆窃罪名。法庭正式判处身负共计88项控罪的威廉斯终身监禁,并且25年内不得假释。法庭上,控方用时半个多小时,才将威廉斯长长的控罪清单宣读完毕。
   
   威廉斯英国出生,加拿大长大。他在加国服军役23年,曾为英女王、加拿大总理等重要人士担任过座机驾驶员。这位拥有军中“明日之星”之称的“王牌飞行员”、47岁的前安河东部特伦顿加军基地(CFB Trenton)指挥官是如何将自己本来充满希望的人生推入深渊的?
   
   “性变态”驱使下的无耻罪行
   
   10月18日,当威廉斯向安河法官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后,法庭播放了他一系列罪证的照片。照片展示给人们的是威廉斯在风光的军阶下,那一张不为人所知的“性变态”的嘴脸。威廉斯供认称,自己从二十多岁开始,就迷恋偷盗女性内衣,但他不知道是什么激发他在2007年,44岁时将幻想付诸行动。
   
   在安河Belleville法庭呈堂的数以千计的照片及影片都一一显示出他“性变态”的事实——私闯民宅偷盗女性内衣、内裤及情趣用品,为自己换上那些内衣裤进行自慰并拍照留念。他还常常把女性屋主的内衣裤摆在床上,为每一件都拍一张照片,并作记录后存档。据了解,威廉斯从2007年开始,以十几岁到三十出头的漂亮女性为目标,曾闯入Tweed Belleville和渥太华的民宅内偷盗女性内衣裤,有些是他所认识的人的家。法庭得知,他也曾闯入过至少12个未成年少女的住所进行偷盗。就这样,持续了26个月。由于“战利品”越积越多,他不时还要烧掉一些,以便为“新货”腾出位置。
   
   而愈发严重的“性变态”症状令威廉斯开始不满足于偷盗和拍照,而发展为偷窥、性侵,甚至是谋杀。法庭在当日的庭审中得知,他曾在别人后院中偷窥一名女性出浴半小时,还对一名年轻的母亲进行了历时2小时的性侵,拍下数张裸照,并向往常那样作了详细记录。
   
   轮胎印引出两项一级谋杀罪
   
   在10月19日的庭审中,威廉斯向法庭供认,自己曾用相机和摄像机拍下了他凌虐并杀害两名受害人——38岁的空军下士Marie-France Comeau,和27岁的Jessica Lloyd的经过。但法庭考虑到照片和影片内容的残忍性,以及受害人的隐私问题,没有当庭展示。
   
   据威廉斯交待,他在一次飞行任务中注意到Comeau下士,并利用职务之便了解到她自己独居,并记下了她的住址。
   2009年11月24日,威廉斯潜入Comeau家中,并趁其不备发起攻击。尽管Comeau奋力反抗与喊叫,最终还是被制服。之后,威廉斯用胶带把Comeau绑好后便对其施暴,并拍摄下整个过程。就算听到Comeau的苦苦哀求,威廉斯仍然凶残地用胶带封住她的鼻子和嘴,使其窒息而死。
   
   而在2010年1月迫害Jessica Lloyd时,Lloyd为不激怒威廉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对他表现出“顺从”的态度,不仅配合他,还在下意识地反抗后向威廉斯道歉。即便这样,也没有得到残忍至极的凶手的怜悯之心。威廉斯在Lloyd家中多次强奸她并拍照,甚至还将她转移到自己位于Tweed的家中,不断凌辱、施暴,不顾Lloyd的哀求,把她捆起来扔进浴缸中。奄奄一息的受害者对威廉斯说:“如果我死了,你能不能让我妈妈知道我爱她。”——这试图激起威廉斯最后一点人性的遗言,却没能换来惨绝人寰的杀手的半点同情。最终,年轻的Lloyd惨死在威廉斯的绳索之下。
   
   威廉斯对法庭承认,为怕自己之前犯下性侵罪行被警方查出,他早就做好了将Comeau下士灭口的打算。甚至在杀死Comeau后,还前往渥太华参加会议,并在之后以基地指挥官的名义,给死者的父亲写慰问信。而在谋害Lloyd之后,他也曾若无其事地驾驶飞机与部队前往加州出差。
   
   2010年2月4日,警方在路检时,发现威廉斯的座驾的车胎痕迹与Lloyd谋杀案现场的痕迹一致,于是对他展开调查。2月7日,警方对威廉斯正式提出谋杀上述两名女子的指控,并将他拘捕。
   
   在10月20日的庭审中,受害人Lloyd的亲友纷纷到庭,陈述自己在失去Lloyd后的悲痛,并表达了对罪犯威廉斯的愤恨。
   
   同日,法庭取得2月7日警方对威廉斯进行盘问的录像中的一部分。在历时超过10小时盘问过程中,威廉斯在开始的几个小时中对警察提出的质疑迂回不答,但当他得知警方即将执行搜查令,对他的住所进行搜查并找出他犯罪的照片证据后,他才正面回答出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作案细节。在录像中,他还对他的妻子表示担心,他问警察,怎样做才能将对他的妻子的影响降到最低,警察告诉他,从说出真相开始。
   
   专家解析犯罪心理
   
   威廉斯的丑恶嘴脸败露后,与他认识的同事及友人都难以置信,因为他们眼中的威廉斯尽管有些高傲,但仍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军人和长官。他们表示曾与威廉斯相处得十分愉快,从没想过他会是一个变态杀人狂。
   
   Ryerson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Alasdair Goodwill表示,在不了解威廉斯过去经历的情况下,很难说清是什么导致他进行那些入室盗窃的。他指出,一些犯罪者进行入室盗窃时,原因可能不只是偷东西。在这件案子中,威廉斯可能觉得自己比那些受害人拥有更强的能力,因而一再行窃。
   
   Goodwill教授指出,一些偷取别人内衣等个人用品的犯罪者,可能存在性占有心理,而这种心理的产生,是由于他们对在公众面前做一名成功人士感到不满足。他们之中有些人能够维持双重人生,就像在他们日常生活中那样,他们犯罪也是组织和计划后才进行的。
   
   Goodwill教授说,有些性罪犯的行为会不断升级,以至到达暴力的程度——就好像染上毒瘾的人需要“每次都多加一点点”那样。他补充道,而有些性罪犯的暴力行为则是由一些其它事件所引发的,比如有人在他进入别人家时将他逮了个正着。在读过威廉斯这个案子的具体内容后,Goodwill教授表示,有理由相信如果威廉斯没有被捕,他还会继续犯案。
   
   有专家称,要在有低级性犯罪的人犯罪初期,就对其进行拘捕,否则,当他们以为自己可以逃脱时,就会更加自信、并更加大胆地继续并将犯罪升级。
   
   谢选骏指出:战争是人性体现。很少物种像人类这样系统地残杀同类的。为了屠杀方便,还需要把同类打成“非我族类”,区分为不同的种族、阶级、国家、民族、地域、亲族……以便各个击破、分头消灭。而为了战争培养起来的军人,自然需要格外具有嗜杀成性的品德才是最好的。因此,一个优秀的军人,就不得不成为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只要上级一声令下,就可以在“军令如山倒”的名义下,用组织和集体的名义,犯下最为血腥的罪行。这种嗜血成性的恶习一旦成形,就很难改正,难以回归和平的生活。我个人的善意愿意相信,军方没有把军人犯罪的情况通报给警方,不是疏忽,而是为了让平民睡个安稳觉——因为没有军事斗争经验的平民一旦知道真相,会彻夜不眠的吧……所以大家看看,亲眼目睹过两次世界大战梳理的欧洲平民,现在多么乖巧,一点也不像他们的祖辈那样好战了。因为他们对于军人有着太为深刻的认识了。所以他们不想把自己变成军人,也不想碰上有过军事经验的人……

此文于2017年11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