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谢选骏文集
·鲍彤为何否认马克思的犯罪行为
·吴小晖的智商不如邓小平
·吴小晖邓卓芮根本就没有离婚
·河南警方打捞杀害空姐嫌犯的尸体也有备胎
·一带一路与邪恶轴心
·英国王子V.S.A片男星
·死亡确实是存在的一种形式
·共产党为什么不如日本人
·文化战就是多种形式的消耗战
·中越战争是中国内战的延续
·川普已向北韩的核讹诈俯首了
·千万不能依靠中国产品
·站在巨人的肩上非常危险
·美国为何缺少公共厕所
·金正男阴魂不散川金会
·中华亡国已久——红色旅游热衷马克思一妻一妾同葬一穴
·海洋中国的挽歌
·杰福瑞斯(Robert Jeffress)没有读过新约全书
·中国航母即将巡航美国沿岸
·凶手基因可以恢复英国王室的雄风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十大奸臣结党亡国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国家”的道德底线
·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国家无法提高国民的地位
·五四运动与纳粹主义——纪念五四运动99周年会议发言提要
·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纪委就是黑社会
·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共和党就是共产党
·金正恩面临代沟的夹击
·美国国会抵抗特朗普帝国扩张
·土改就是“土匪的改革”——中国成为“战场经济国家”
·土改是土匪的快乐——“战场经济国家”的起源
·诺贝尔奖的贬值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成为战场经济大国全靠这癞和尚的祖坟
·谢选骏:孔子为何说后生可畏
·请蚂蚁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
·女星和运动员不受法律保护
·什么是警察的非法搜查
·特朗普就是“特来普”——“普京置入美国的特洛伊木马”
·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的克星”
·移植的器官党支部
·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专利保护是否属于技术个人主义
·圣经也应该进入清真寺
·英国王室本来就是马戏团
·中国式的暗杀为何不能成功
·美国更伟大还是更趴下
·技术民族主义是无稽之谈
·川普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美国国会领导人变成老鼠
·贫民窟是自由迁徙的结果
·纳粹党比共产党民主得多
·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开放
·川普刚懂小国时代的厉害
·全体中国人竟然不包括台湾人
·基因工程让人类成为电脑是其自取灭亡的开始
·中国势必推行战场生育匹配战场经济
·法官裁定阻止美国的共产党中国化
·中共时刻准备为六四平反昭雪
·台湾不需要任何一个邦交国
·文革就是党主立宪的结果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出卖美国
·李鹏家族想当皇帝死期不远
·共产党中国重蹈苏联和奥斯曼帝国的覆辙
·美国参院力避美国沦为残垣
·中美争夺整合世界的权力
·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
·中国领导人都患有老年痴呆症吗
·北大西洋联盟的分裂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还是侵犯政府垄断公民信息的权力
·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好莱坞、九一一恐袭、纳粹灭绝营
·大陆人民成为“新时代呆胞”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毛泽东的后代是小三的先锋队
·加拿大人权保护远远不及美国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比“北上广深”的总和还大几倍的城镇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美国强大的秘诀何在
·能够怀胎产仔的男性1.3%都不到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中国政府敲骨吸髓、国民生产毛额像火箭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谢选骏: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索伦托(Sorrento,又译苏莲托)为意大利南部城镇,属于坎帕尼亚区,人口约为16,500人,位于索伦托半岛北岸,濒那不勒斯湾,北距那不勒斯27公里,是一个观光胜地。意大利名曲《重归苏莲托》(Torna a Surriento,G·第·库尔蒂斯作词,埃尔内斯托·第·库尔蒂斯作曲。词、曲作者是兄弟。)中,作者所向往的即是这里。
   
   城筑于海滨的峭壁上,为橘、柠檬、油橄榄与桑等树丛所围绕,为一景色绮丽的游览区。主产葡萄酒与檄榄油,捕鱼亦较重要。细木镶嵌、花边等手工艺品著名。有十四世纪修道院与中世纪雕刻、绘画艺术。


   
   网文《寻访女妖故乡苏莲托 探秘悬崖上最惊艳的春天》说,苏莲托(Sorrento)这个词来自希腊文,意思是“苏莲女仙的故乡”,传说中女妖出没的地方。如果你恰好在春天来到苏莲托,在小镇的悬崖公路上走一趟,迎接你的将是左手鲜花怒放右手波光潋滟,哎呀,被女妖迷惑的感觉也不过如此嘛……
   
   希腊神话里,奥德赛带领在特洛伊城得胜的同胞路经一个小岛,苏莲仙女发出飘渺仙音、展曼妙身姿,引虚幻美女歌声作蛊,欲使船触礁沉没,水手毙命。水手们最终用蜡丸封耳,并将奥德赛五花大绑吊在桅杆上,方逃此一劫。这个故事中女妖出没的地方就是苏莲托。这座建在悬崖边的小城还以那首著名的《重归苏莲托》闻名于世。
   从苏莲托到阿玛尔菲海岸的线路,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选为:“世界上一生中最值得一去的50个地方之一”。驾车驶过苏莲托的悬崖峭壁应该是最惊险也是最享受的事情了。一边是开满鲜花的山体,一边是万丈悬崖直入地中海。春天怒放的鲜花姹紫嫣红,阳光下的地中海蓝得让人陶醉。而五颜六色的小船静静地点缀其中。不时有豪华游艇在平静的海面翻出白色的水花,上面则是接近裸体的俊男美女。
   
   相比嘈杂的夏天,春天的苏莲托显得更为欢快。老宅的阳台上花朵处处怒放,你连觉得枯燥的机会都没有,因为这里的景和这里的人都如春天般活力充沛。街上时髦的咖啡店和招揽游客的可爱马车让人充分感受到度假休闲的气氛。特别是塔索广场附近最热闹,沿着广场右侧可到达林海的Villa Comunale公园,通过这里可以俯瞰海水浴场、远眺维苏威火山,左边还隐约可见普罗奇达岛轮廓的美丽风景。在特拉诺巴博物馆内收藏有这里出生的诗人塔索的遗物、考古学上的物品等。
   
   重归苏莲托
   Come Back To Sorrento
   
   苏莲托又称索伦托,是意大利那不勒斯海湾的一个市镇。这里临海,风景优美,被誉为“那不勒斯海湾的明珠”。苏莲托这个词来自希腊文,意思是“苏莲女仙的故乡”。苏莲托的许多建筑都建在面海的悬崖峭壁上,景色颇为壮观。
   
   《重归苏莲托》是一首著名的意大利歌曲。它由G·第·库尔蒂斯(1860年7月21日-1926年1月15日)作词,由埃尔内斯托·第·库尔蒂斯(1875年10月4日-1937年12月31日)作曲。词、曲作者是兄弟俩,哥哥作词,弟弟谱曲,该曲作于1902年,1904年由出版商Bideri出版。它优美抒情的旋律配上精美的歌词使这首歌突破了时空的界限,超越了国界,在全世界广为流传,经久不衰。一百年来它传遍了全世界,但除了意大利人外,世界各地歌手都把它当作爱情歌曲来吟唱,而意大利人却把它当作游子思乡的歌曲来传唱。
   
   原来,《重归苏莲托》的创作初衷并不是因为失恋而送给女友的,这是库尔蒂斯兄弟俩为了家乡的繁荣昌盛而为另一个男人创作的。那个男人便是当时的意大利总统扎那德利(Giuseppe Zanardelli)。
   
   1902年,扎那德利总统来到苏莲托渡假视察,看到苏莲托在发展中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交通道路堵塞杂乱无章,商业服务短缺,房屋乱拆乱建,地方行政缺章少法……总之,令扎那德利总统失望摇头的地方太多太多。所以,当总统的好朋友、苏莲托市长Signor Tramontano提议扎那德利总统,希望他能同意由政府出资在苏莲托建造一个新邮局的时候,扎那德利总统默默无语,毫无反应。而扎那德利总统下榻的旅馆Hotel Tramontan碰巧是G. 库尔蒂斯工作的地方,他在那里作室内装璜。为了不让总统对苏莲托失去希望,同时也敦促总统为苏莲托的发展和繁荣作些能所力及的实事,他写词并让他弟弟E. 库尔蒂斯作曲,只花了一个小时便创作完成了《重归苏莲托》,并献给了扎那德利总统。在歌中,他们不但把苏莲托的景色描绘得山青水秀景色怡人,而且声情并茂地把苏莲托拟人化了,把它比作是一个将被遗弃的恋人,恳切地希求心上人“请别拋弃我,别使我再受痛苦”,意下希望扎那德利总统对苏莲托不要撒手不管,不闻不问,等苏莲托整顿好以后再来看看,那时候“重归苏莲托,你回来吧!”
   
   扎那德利总统听了兄弟俩的作品后,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六个月后,在苏莲托由政府出面建造了一个崭新的邮电局。
   
   所以说,苏莲托今天能够成为世界著名的旅游景点,歌曲《重归苏莲托》功不可没。今天人们在苏莲托扎那德利总统下榻的旅馆Hotel Tramontan门前,修建了一个G. 库尔蒂斯的塑像,表彰他和他弟弟对苏莲托的贡献。
   
   世界著名男高音帕瓦罗蒂在他的电影《重返那坡里》中,对《重归苏莲托》一歌著墨最多,他一语道出了大多数意大利人对《重归苏莲托》的看法。他说:“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比意大利人更多地歌唱故乡。无论我走到世界上哪一个地方唱歌,我总是唱起一首最美的令人思念意大利的歌,那是一首描写那坡里南方海边小镇苏莲托的歌——《重归苏莲托》。”他说,对远离意大利的人来讲,《重归苏莲托》就好比是一个独特的讯号,无论是在世界哪一个角落,当远方游子听到这首歌时,就好象听到了家乡的呼唤:“重归苏莲托,你回来吧!”
   
   英文歌词
   Come Back To Sorrento
   O'erthe sea the sunlight dancing
   waking thoughtsof tender feeling
   I have seen your eyes reflecting
   this same linght that makes me dream
   When I pass a lovely garden
   breathing scent of many blos soms
   There's a mem'ry and a picture of but you within my heart
   Now you say goodbye
   I'm leaving this poor heart of mine is grieving
   Can it be that you've forgotten
   Can it be that love is gone
   Say not farewell and leave a heart that's borken
   Comeback to Sorrento
   that I may live
   
   由于英文歌词是由意大利文翻译的,在我国有多种版本,各种版本有一些差异。 中文歌词译文也有多种,常见的有两种。
   
   中文歌词
   重归苏莲托
   作词:G·第·库尔蒂斯 作曲:埃尔内斯托·第·库尔蒂斯
   一、尚家骧译
   看,这海洋多么美丽!
   多么激动人的心情!
   看这大自然的风景,
   多么使人陶醉!
   看,这山坡旁的果园,
   长满黄金般的蜜柑,
   到处散发着芳香,
   到处充满温暖。
   可是你对我说“再见”,
   永远抛弃你的爱人,
   永远离开你的家乡,
   你真忍心不回来?
   请别抛弃我,
   别使我再受痛苦!
   重归苏莲托,
   你回来吧!
   二、佚名译
   看,那海浪轻轻荡漾,
   心中激起无限欢笑,
   漪旎风光令人奢望,
   花坡春水路满香。
   看,这果园一片金黄,
   蜜橘长满在山坡上,
   传来一阵阵的芳香,
   心中充满阳光。
   但是,你向我说再见,
   从此远离我的身旁,
   离开你可爱的家乡,
   永远留在远方。
   请别抛弃我,
   不要再使我悲伤。
   重归苏莲托,
   回到我身旁。
   我的音乐心情——我的心灵之声
   心中的旋律
   
   
   谢选骏指出:苏莲托的悬崖确实别致:悬崖上面有一座城市,悬崖下面也有一座城市;上面的是观光区,下面的是生活区。上面的道路和下面的道路是交叉的,站在上面的路口,可以看到下面的车辆就从自己脚下的悬崖穿行而过,好深好深的,颇为惊悚。而在自己的旁边下去一点,就是下面街道上延的峭壁了,里面竟然凿有房屋,还有酒吧开业。我在对面的酒吧外面坐了一夜,那里有遮阳棚可以挡风,让我逍遥随意,遥看星落日出。凌晨两点后行人渐少,到了三点几乎绝迹了。不过到了四点钟,开始有了环卫工人,五点钟第一批谋生者已经出现了。这就是苏莲托,只有一个小时的睡眠,而我呢,一分钟都没睡。坐着沉思。遥看夜空。
   
   末班车不仅是许多人的指望,而且真能搭救他们于困境之中。
   
   何时能够重归苏莲托的悬崖……
   
   诗云:
   
   那不勒斯断肠多时,
   何时追随庞贝城池?
   维苏威火远山迷惑,
   我在悬崖上苏莲托。
   
   那不勒斯,人类幸灾乐祸的心理根深蒂固,所以去看庞贝古城的人,比看什么“古迹”的都多,哪怕连“人类最古的城市耶利哥”也比不上。
   
   适合做港口的地方都不适合于游泳,拿波里的海水真是干净,由于有了外岛链与防护堤?但是拿波里的空气真是肮脏!能够享受干净海水的只是少数人,他们还把自己的区域划为步行道。剩下的多数人却不得不吸进了肮脏的空气,就心肺都变黑了,尤其那些公务人员,穷凶极恶、敲诈勒索。谁说生态环境不会影响社会呢?古代庞贝城的罪恶,是否转移到了现代的那不勒斯?
   
   那不勒斯人就是下流:1453年,当时的那不勒斯国王阿方索假装派出一支10艘船的舰队前往爱琴海支援拜占庭对抗土耳其入侵,不过后来却“因故召回了这支舰队”。可以想象,如果不是那不勒斯人的背信弃义,君士坦丁堡可能不会陷落,至少那个时候不会陷落。那不勒斯的经历使我想到,革命?那不是什么“一个阶级推翻另外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而是一群不知趣的人们纠缠在一起互相耍流氓的无耻的行动。在无法形成革命形势的情况下,这群人渣就变成了黑社会和私人武装。一切都是可以讨价还价的,不过,要按照实力来决定价格!
   

此文于2017年11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