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谢选骏文集
·9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谢选骏: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堂文件》的存在表明,全世界资产者不仅联合了起来,而且已经早就了一个“联合天堂”。那是“真正的共产主义天堂”,因为在那里各国资产者可以随意所欲地掠夺财产。虽然那不属于人民,但却是来源于人民,所以就有了“人民性”,也算是一种“主权在民”。虽然是一种相当变态的人民主权。呵呵。
   

   《天堂文件: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与普京密友有商业关联》2017年11月6日报道:
   
   威尔伯·罗斯在特朗普的商业和政治生涯中都扮演了关键角色。
   
   总部位于美国的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公布了一批名为“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2015年的“巴拿马文件”(Panama Papers)也是该组织公开的。最新披露的“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内部一个重要成员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一个正受到美国制裁的重要亲信有商业往来,引发外界对潜在利益冲突、以及这是否影响华盛顿对莫斯科制裁的关切。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在一家叫做“导航控股”(Navigator Holdings)的公司持有股份,该公司每年通过为俄罗斯能源企业西伯利亚-乌拉尔石油化学和天然气公司(Sibur)输送石油和天然气赚取数百万美元。西伯利亚-乌拉尔石油化学和天然气公司的两名主要股东正在受到美国某种形式的制裁。
   
   美国商务部一名发言人未有否认有关披露。“罗斯部长不谈论任何与跨海运输船有关的问题,”该发言人接受《BBC广角镜》(Panorama)节目访问时说。这名发言人同时表示,罗斯部长“密切配合商务部的道德委员会人员以保证最高标准的从业道德”。
   
   西伯利亚-乌拉尔石油化学和天然气公司的另一名持股人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女婿基里尔·沙马洛夫(Kirill Shamalov)。他持有该公司3.9%的股权。该公司的主要持股人分别是与12家关联公司一起受到美国个别制裁的根纳季·季姆琴科(Gennady Timchenko),以及列昂尼德·米赫尔松(Leonid Mikhelson)——他主要经营的诺瓦泰克(Novatek)公司也同样受到制裁。
   西伯利亚-乌拉尔石油化学和天然气公司以及沙马洛夫本人则未有受到制裁,但是沙马洛夫的父亲尼科拉伊则在受制裁者之列。该名美国商务部的发言人表示,罗斯从未与上述三名俄罗斯持股人见面。
   
   在俄罗斯于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半岛之后,美国对其实施部分制裁。另一些制裁则是在去年作出,原因是俄罗斯被指干预了美国总统大选。
   
   最新披露的文件将再次引起有关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有关联的疑问。特朗普的总统任期至今备受通俄指控的笼罩,俄罗斯被指试图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特朗普曾指有关指控是“假新闻”,一个特别委员会正在对相关问题进行调查。
   
   威尔伯·罗斯与特朗普相识超过四分之一世纪。在1990年代特朗普在大西洋城的泰姬陵赌场(The Taj Mahal)预先订立公司与债权人之间的破产协议时,罗斯在当中担当了关键角色。
   
   特朗普的传记作者大卫·凯·约翰斯顿(David Cay Johnston)告诉《BBC广角镜》:“如果不是有威尔伯·罗斯,唐纳德·特朗普就不会入主白宫。”
   主要客户
   
   威尔伯·罗斯参与创办的“WL Ross & Co”公司最初在2011年首次投资导航控股公司。
   
   一项调查发现,罗斯通过在开曼群岛的多家公司继续持有在导航控股公司持有财政利益。
   
   这些开曼群岛的公司当中,其中一些是在罗斯成为商务部长时被披露,但是在相关披露规则下,他毋须申报自己在导航控股公司当中的利益。
   
   该公司的2016年度报告显示,31.5%的股权仍然被罗斯持权的实体所拥有,不过罗斯本人具体所持有的股值则不明确。
   
   当特朗普遇上罗斯
   
   在1990年,一场引人注目的财政博弈之后,特朗普在大西洋城开了他的第三家赌场——泰姬陵赌场,被戏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事情并不顺利,特朗普通过利率达14%的垃圾债权募得6.75亿美元来运营这家赌场。他在支付有关费用时举步维艰。
   
   这时候威尔伯·罗斯走进来了。当时还是罗斯柴尔德公司(Rothschild Inc)一员的他是那些愤怒的债权持有者的代表,但是他喜欢上了特朗普的风格。
   特朗普的传记作者大卫·凯·约翰斯顿说:“威尔伯·罗斯是令唐纳德·特朗普得以避免破产且没有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一个关键谈判者,因为他看到了特朗普这个名字的价值。”
   
   罗斯在那一年的肯考迪娅年度峰会(Concordia Annual Summit)上说:“当你遇见一些处在巨大财政压力下的人……你真的可以看到他们的本质,而他本质上要比很多经营不景气的商家坚强得多。”
   
   之后一个预先订立的破产协议达成,特朗普开始走出债务阴影,并在福布斯财富榜节节上升。
   
   威尔伯·罗斯在2012年成为导航控股公司董事会成员,但是商务部指,在导航控股那一年与西伯利亚-乌拉尔石油化学和天然气公司签订特许交易协议时,罗斯并不是董事会成员。
   
   美国在2014年3月至11月这段时间就吞并克里米亚的问题制裁俄罗斯,当中包括季姆琴科和米赫尔松的公司,这一时期的罗斯仍是该董事会成员。
   
   这一段时间,导航控股继续加强与西伯利亚-乌拉尔石油化学和天然气公司的合作。根据导航控股自己的报告显示,该能源公司在2015年占导航控股总营业额的9.1%,而在2014年这一数字是5.3%。
   
   罗斯在2014年11月离开导航控股,但是取代他席位的是罗斯集团的合伙人温迪·寺本(Wendy Teramoto),她在这个位置上一直工作至2017年。
   
   2016年数据显示,西伯利亚-乌拉尔石油化学和天然气公司当时仍是导航控股公司的前五大客户之一,主要将俄罗斯的天然气输送到欧洲,并有可能向受到制裁的普京亲信提供重大的收入。
   
   今年,导航控股在西伯利亚-乌拉尔石油化学和天然气公司的出口业务上投放的资源翻倍。2014年至今,西伯利亚-乌拉尔石油化学和天然气公司为导航控股提供了6800万美元(4900万英镑)的营业额。
   
   目前未有指控称罗斯有任何违规行为。
   不过,在奥巴马执政时期负责监督美国对俄制裁的丹尼尔·弗莱德(Daniel Fried)告诉《广角镜》说,任何美国官员与西伯利亚-乌拉尔石油化学和天然气公司做生意都是一个错误。
   
   “我会建议每一个来找我的客户远离西伯利亚-乌拉尔石油化学和天然气公司或者其他任何受到制裁或者与受制裁者有关系的人……至少是出于声誉风险的考虑。”
   
   但是罗斯似乎与这家航运公司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
   
   据彭博社报导,在他被特朗普总统提名为商务部长的当晚,罗斯去了纽约一家餐厅,在那里接受导航控股公司高管层的祝贺。据报导,罗斯告诉导航控股的首席执行官:“你的利益和我是一致的。美国经济将会增长,而导航控股也将会受惠。”
   导航控股的另一个核心客户是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它在今年受到美国的制裁。
   
   美国商务部称,罗斯“对政府向俄罗斯以及其他实体实施的制裁大体上抱支持态度”。
   
   天堂文件
   
   这一批文件主要来自离岸的毅柏律师事务所(Appleby),它们与另外来自19个税收管辖区的公司注册文件一同被泄露,当中披露了多名政客、名人、企业巨头和商业领袖的财政运作。
   
   134万份纪录被传送到了德国报纸《南德意志报》,之后被共享给了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ICIJ)。这一全球调查涉及67个国家当中的近100家媒体,媒体并不知道消息源的具体身份。
   
   《“天堂文件” 你还不知道这一重要事件》(2017年11月07日BBC中文网)说:
   
   大批新近泄露的金融文件显示,包括英女王私人领地在内的各国权贵和巨富,将大量财富秘密投资在离岸“避税天堂”中。
   
   文件揭示,美国特朗普政府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拥有股份的公司,与一个受美国制裁的俄罗斯商人有商业往来。
   
   此次泄露的文件被称为“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共有1340万件,主要从一家大型离岸金融公司取得。
   
   全球各地近一百家新闻机构参与了对“天堂文件”的调查,BBC的新闻调查节目《广角镜》(Panorama)也是其中之一。
   
   像去年的“巴拿马文件”一样,这批文件也是由德国《南德意志报》取得的。该报请求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统筹该项调查,英国《卫报》也参与了调查。
   
   周日(11月5日)公开的信息只是一小部分。信息公布将持续一周,公开的税务和财政信息涉及数以百计的个人和公司,其中许多与英国关系密切。
   
   此次公布的文件显示,许多政治人物、跨国公司、知名人士和高净值人士利用由信托基金、基金会和空壳公司组成的复杂架构,避免支付税金或隐藏其商业交易。
   
   文件中涉及的绝大多数交易并不违反法律。
   
   周日公布的其他重要信息包括: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一位重要助手参与的一个离岸金融项目,可能使加拿大政府损失了数百万美元的税金。特鲁多曾积极倡导取缔避税天堂,而最新披露的信息可能使其难堪。
   
   英国保守党的重要金主、曾任该党副主席的阿什克罗夫特勋爵(Lord Ashcroft)可能曾违反有关离岸信托基金的管理规定。另外,尽管曾有媒体报道,阿什克罗夫特勋爵已成为英国的永久税务居民,但有些文件显示,他在上议院担任议员期间仍保留了其"非税务居民"的身份。
   
   伊朗富豪法哈德·莫西里(Farhad Moshiri)2016年购买了英超埃弗顿足球俱乐部(Everton FC)近一半的股权。但文件显示,俄罗斯亿万富翁阿利舍尔·乌斯曼诺夫(Alisher Usmanov)可能是莫西里的资金来源。如果属实,拥有阿森纳足球俱乐部30.4%股权的乌斯曼诺夫可能同时间接拥有埃弗顿的股份。这是违反英超规定的。
   
   其他参与调查的媒体可能在报道影响其所在地区的相关新闻。
   
   为何“天堂文件”与英女王有关?
   
   “天堂文件”显示,英女王有约一千万英镑(1千3百万美元)的私人财富投入了离岸避税天堂。
   
   替女王经营其价值五亿英镑的私人地产的“兰开斯特公爵领地”(Duchy of Lancaster)将这笔钱存入了开曼群岛和百慕大群岛的基金中。
   
   这些投资并不违法,也并不说明女王没有缴税。但许多人可能会问,英国君主进行离岸投资是否恰当。
   
   “兰开斯特公爵领地”曾对电器零售商BrightHouse进行小额投资,而该公司让顾客按揭付款,从中征收高额利息,因此被指控盘剥穷人。
   
   另一个投资对象是一个叫Threshers的零售连锁店,该店后来破产,令政府损失税款1750万英镑,并造成6千人失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