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谢选骏文集
·爷孙间较量、父子间冲突
·解放军害怕印度象兵
·从天下散人变成国家主义者
·粗制滥造的摩天大楼
·小国时代已经入实战阶段
·大日本帝国的报应
·小国北韩超过大国苏联中国
·挪威的绝望——“圆柱人生塔”与纳粹死亡营
·“诺贝尔和平奖”来自诺贝尔弟弟的血肉
·成吉思汗的腐尸是谁的国宝
·瑞士独立于恐怖袭击
·我的自由就是不能让你自由
·大国终于对小国俯首
·中美大国“唯北韩小国之马首是瞻”
·中国俯首甘为北韩的人肉盾牌
·美联社向北韩乞和
·美国加速走向虚无主义
·生于自由贸易,死于自由贸易
·核扩散不可阻挡
·三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最后的西方殖民者
·全球进入无中心时代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灭鼠队长毛泽东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蒙古人杀害汉人不必抵命
·香槟分校运用华人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继续革命”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谢选骏: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网文《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东海一枭(余樟法) )说:
   
   台湾吴展良教授在《第三期中华文明的经典体系与经学的建构》(《文化纵横》2017年8月号)一文中,将中国历史和中华文明分为三期,摘要如下:


   “第一期是封建时期,虽然有天子,可是其下各国相当独立,有数以百千计的国家,共同组成一个依中央礼制所建构的天下型国家。第二期是大一统的帝制时期,从秦一直到清末,大体上实行或企图实行由皇帝作为最高统治者的郡县制。第三期则是民国与共和国时期。”
   这个分期法不妥当,我认为应该如是分期:尧舜禹是古典大同王道时期,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为中华文明第一期;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历史进入古典小康王道。夏商周是小康王道的封建时期,为中华文明第二期;汉唐宋元明清为小康王道的郡县时期,为中华文明第三期。
   第四期刚刚开始,民国与共和国时期只是进入第四期之前的过渡期。
   
   中华文明的背后是中华文化,中华文化的主统是儒家文化,儒家文化的核心是儒家经典。三期文明背靠的都是儒家文化,然经典依据有所不同。尧舜禹夏商周汉唐侧重于六经(乐经缺失,实为五经)。尧舜禹夏商周,作为六经诞生期,理论与实践相辅相成,实践诞生理论,理论指导实践,相得益彰。汉唐为五经实践期,五经指导政治实践。宋朝始,重心从五经转向四书,宋元明清都侧重于四书,先四书而后五经。
   理学集大成者朱熹认为,《四书》是直接的“圣人本意”的。他有一个比喻很形象:“《语》、《孟》、《中庸》、《大学》,是熟饭,看其他《经》是打禾为饭。”所以要先读《四书》,后读《五经》。同时,朱熹又对五经都有微词。他说《易》《诗》:
   “易非学者之急务也,某平生也费了些精神,理会易与诗,然其得力,则未若语孟之多也。易与诗中所得,似鸡肋焉。”(语类一百四)
   他说《春秋》:
   “春秋只是直载当时之事,要见当时治乱兴衰,非是于一字上定褒贬。”(语类卷八三)
   他说《书》:
   “书中可疑诸篇,若一齐不信,恐倒了六经。如金縢亦有非人情者,“雨,反风,禾尽起”,也是差异。成王如何又恰限去启金縢之书?然当周公纳策于匮中,岂但二公知之?盘庚更没道理。从古相传来,如经传所引用,皆此书之文,但不知是何故说得都无头。且如今告谕民间一二事,做得几句如此,他晓得晓不得?只说道要迁,更不说道自家如何要迁,如何不可以不迁。万民因甚不要迁?要得人迁,也须说出利害,今更不说。吕刑一篇,如何穆王说得散漫,直从苗民蚩尤为始作乱说起?若说道都是古人元文,如何出于孔氏者多分明易晓,出于伏生者都难理会?”(语类卷朱子语类卷第七十九)
   可见朱熹精于四书而疏于五经,对五经重视程度不够。因此,理学的思想原则和命题,与五经既大体相同,又别具特色。
   但四书五经毕竟都是正经,原则不二,精神一致,所以,中华一二三期文明精神完全一致。而民国与共和国时期就大不一样了。民国弃了儒家文化,另辟三民主义蹊径,已去中国化;此后复抛弃三民主义,另行马路,更非中华。儒家是中华之魂,中华是儒家之体,两者同命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有实践中道,才有王道政治;只有独尊儒家,才有中华文明。
   中华文明的重建与儒家文化的复兴同步。故中华文明第四期,只能说刚刚开始。关于第四期的经典,我的看法与吴教授大同大异。大同是同以四书五经为根本经典,以佛道和自由主义经典为辅助性经典;大异是对于古代诸子、西方百家及启蒙派名家著作的选择。吴教授主张,将三民主义、社会主义经典和鲁迅、陈独秀、胡适等西化派的著作选择性纳入“发展中的现代中华新经典”。那样的话,将正邪善恶杂烩在一起,用来指导国家建设,难免思想混乱精神分裂。
   我以为,中华文明第四期的经典可分为正经、副经和辅经三类。正经即主体性经典,当然是四书五经。副经,从自汉朝至民国历代圣贤大儒的代表性著作中选取。如董仲舒、二程、朱熹、王阳明、王夫之等等大儒的代表作和他们编订的著作。辅经,辅助性经典,从齐法家、佛家、道家和自由主义四家经典中选取。
   注意,要纳入中华文明经典的范畴,是需要相当的文化道德资格的。也就是说,其价值观念和标准要有相当的正确性正义性,要有一定的文化品位和道德资源。古今中外各家各派的经典浩如烟海,但具有这个资格的颇为稀有,也就齐法家、佛家、道家和自由主义四家的代表作,可以择优纳入。
   说明一点,在中华文明前三期中,唯独齐法家,在春秋时期起到了一定程度的正面作用,其它诸子百家在政治上所起的作用,基本上都是负面的。例如,暴秦昙花一现的强盛和统一,是秦法家作祟;五胡乱华,与佛道凌驾于儒家同步。
   佛道两家情况比较特殊,作用有正有负,在两可之间。概乎言之,儒家衰败的时候,它们仿佛抱薪救火,负面作用急遽上升;儒家兴盛的时候,它们或可锦上添花,起一定的正面作用。(2017-11-3余东海首发儒家网)
   
   谢选骏指出:上述两种观点虽有不同,但是所谈的都不是中华文明,而仅是中国政治。例如,吴展良的“第三期中华文明”就齐全是从政治制度的分期来分析中国历史的分期的,所以分中国历史为封建、帝制、共和等三期。再如,余东海谈论“中华文明”的时候,确实比吴展良较为全面深入,但是也仅仅停留在经学的层面,完全没有涉及“文明”的其他方面。文明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不仅只是一家一派或各家各派的经学,更不能仅仅局限在政治制度——而是比这些事物的总和还要深广久远的社会生活的总体。这就是“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与经学”的基本区别。
(2017/1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