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谢选骏: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什么是习近平的“七十年之痒”?》2017-11-03编译报道:
   


   耶鲁大学“耶鲁全球联机”网站发表“瑞典国际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瑞典前驻中国大使雍博瑞(Borje Ljunggren)发自斯德哥尔摩的文章说,习近平成功加冕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出笼并载入中共党章,习本人成为中共党国的“核心”,超越邓小平,比肩毛泽东。
   
   邓小平“韬光养晦”的时代结束了。取而代之,习近平的目标是在2049年,即中共建政100周年时,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的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国;让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模式,为其牠发展中国家提供“新的选择”。要完成习氏中共新时代的上述任务,即使99%地忠于党也是不足够的。中共为了巩固权力,斩钉截铁地反对西方自由民主理念。
   
   新时代需要大胆的方法。由于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川普的美国自动退缩;欧洲找不到自身的认同,种种因素提供了极其诱人的战略机遇。北京领导人设想,世界的未来属于中国,并且由中共定夺,因此正变得越来越傲慢。但中国仍然是一个党国,经历了2012年中共十八大之前的重重危机后,在习近平的第一个任期才得以巩固。
   
   习似乎有个人使命,那就是全力维护中共的统治,必要时无情镇压也在所不惜。一个充满活力,日益多圜化的社会,必须受到党国越来越多的约束。中国人的生活提高了,个人自由却成为2013年中共威胁要处置的“七不准”项目之一。《联合国公民及政治权利公约》保障个人自由,但北京迄今仍未批准该公约,也不再列为国际对话的内容。
   
   按照世界知名民主理论学者、斯坦福大学政治及社会学教授戴雅门(Larry Diamond)的话说,习近平因苏共政权历经七十多年后倒台,因而有“七十年之痒”,害怕中共蹈苏共的覆辙。中共为防政权垮台,最初竭力防止解放军像当年苏军那样“国家化”。然而中国即使实力大增,也未能为南中国海、东中国海或中印边境的领土纠纷提出可行的解决办法。习近平在十九大强调北京有能力挫败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活动,但武统台湾却不是选项。北京称北韩核武危机主要是美国的问题,但现在很大程度上却是中国自己的问题。中国需要获得国际信任。实力越强大,应承担的地区和全球责任就越大。
   
   到目前为止,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处理当代最重要,但又注定缺乏战略互信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北韩核危机是当前中美外交中最急迫的问题,紧随其后的则是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下日趋紧张的中美经贸关系。为维护经济增长所依赖的自由经济秩序,中美领导人要么必须接受基本的互惠原则,要么必须面对国际市场上越来越大的困境。中共十九大对经济改革没有明确的答案。习近平一方面强调中共在经济中的角色,一方面又讲市场的作用,两者的角力凸显习的自相矛盾。
   
   中共政治局常委清一色男性,而且所有成员在五年任期内都会超出内定的退休年龄。习近平废掉了总书记的接班程序,公开保留了自己的选择权。专制独裁制度的漫漫长夜,将延续到习近平的第三个总书记任期。习近平攫取绝对个人权力的历史野心聪明过头了,在完美独裁“管控”下的“中国梦”,必定缺乏国际吸引力。
   
   谢选骏指出:上文宣称,“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处理当代最重要,但又注定缺乏战略互信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这是洋人皮毛之见,实在不懂中国事务。因为,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如何处理中美关系,而是如何确认建立自己的国本。迄今为止,阻碍中国成为一流大国的最大障碍,不是外国势力的干扰,而是缺乏自身的定位。
   
   1、清朝灭亡之后,孙中山先是祭祀朱元璋阴魂,然后改宗林肯的三民主义,最后联俄容共投苏,可以说是莫衷一是。
   
   2、袁世凯复古称帝,然而足不出中南海,祭天只去过天坛,全是明清的旧货,只是多了一套来自西方的军服,可以说是沐猴(猿猴袁世凯)而冠、南辕北辙。
   
   3、蒋介石口称孙文主义,其实推崇曾国藩、王阳明,不识历史殷鉴,从而捉襟见肘,格局更小,形势更乱。
   
   4、毛泽东虽然坐大,然而只能顶戴马列,接受斯大林遥控,非君子也,徒然韩战送死、越战劳民伤财,果然不能统一中国,反倒分裂了中国。
   
   5、邓小平贩卖台湾经验与大陆,开创经济奇迹是真,结果加剧社会解体不假。
   
   综上所述,中国急需确立自己的国本,不再依附于人,不再朝令夕改,不再依靠嫁接他人而苟活于世界,是为“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这一挑战一旦解决,中美关系不过癣疥之疾。
   
   换一个角度说,正是因为辛亥革命以后中华民国无法解决上述“国本”问题,所以才造成社会混乱,导致日本、苏联轮番入主。
   
   中国不能确立“自我为主”的国本,只能扮演为外国奴的二流角色,无法成为顶天立地的一流国家。
(2017/1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