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谢选骏文集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谢选骏: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网文《曾经跟八旗有一拼的哥萨克骑兵的辉煌与落幕》(老蒋一号 2011/5/13)说:
   
   导读:

   
   每一个哥萨克骑兵战斗的地方,德国士兵就可以避免战死,这是希特勒青睐哥萨克骑兵的唯一理由。1943年11月10日,纳粹陆军元帅威廉·凯特尔和德国东方占领事务部部长阿尔弗雷德·罗森堡共同发布了一个非同寻常的文告。
   
   文告称:“哥萨克人从来不承认布尔什维克。顿河哥萨克人、库班哥萨克人、台列哥萨克人的目的是寻求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而现在,你们的家园被布尔什维克占领,被红色军队劫掠。骑上你们的马吧,拿起你们的剑,哥萨克人应该与德国国防军结成统一战线,德国军队是你们尊敬的以及可信赖的朋友。德国政府答应给予哥萨克人如下的权利:1)保障哥萨克人的一切权益;2)保留哥萨克人的生活习俗;3)哥萨克人的土地神圣不可侵犯;4)德国政府有义务安置哥萨克人,提供土地、生活必需品以便你们能够独立生活。”
   
   就在这个文告发布两年前,希特勒曾经说过:“我们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俄罗斯人参加德国人的军队,这是最高指示。只有德国人才有权利拿起枪!”
   
   从两年前希特勒对哥萨克人的蔑视,到两年后,哥萨克骑兵师的建立,这个文告的出现标志着德国政策发生了重大改变。
   
   刀锋上闯荡出来的名声
   
   如果说吉普赛人是大篷车上的民族,那么哥萨克就是战马上的族群。著名的军事畅销书作家弗朗西斯科·兰诺伊在评价哥萨克骑兵时说“一般来说,他们中间没有懦夫”。
   
   其实哥萨克不是独立的民族,而是一种军事团体,最早出现于16世纪中期,到20世纪初形成了顿河、库班、台列等11个主要军事分支。他们参加了从18世纪到20世纪前半期俄国和苏联的所有战争,如俄瑞北方战争、克里米亚远征、两次俄波战争、六次俄土战争、俄日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
   
   1942年,苏德战场形势巨变:起先,德国军队被苏联红军阻挡在了冰冷的莫斯科城下,接下来,1943年2月,德国第6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全军覆没。6个月之后,在库尔斯克发生的坦克战又使得德军遭到重创。
   
   第三帝国的最高层,特别是希姆莱开始改变态度,把招降的俄罗斯人看成是增加德军新鲜血液的手段之一,哥萨克骑兵更是被德国人称为“传奇战士”而得到了格外重视。
   
   一个少校的背叛震惊克里姆林宫
   
   1941年8月3日,苏德战场发生了一件令斯大林极为生气的事情:红军的第436自动步枪团全部向德国投诚了。
   而这个团的指挥是哥萨克人考诺诺夫少校(Nikitovich Kononov),他本来应该在莫基列夫抵抗德国中央集群的第3装甲兵团。
   
   内战结束以后,苏联一方面延续哥萨克自治的政策,允许他们自主选举苏维埃,成立哥萨克军人会议,但同时加大力度实行“非哥萨克化”,甚至对不服从者从肉体上进行消灭,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哥萨克暴动。
   
   正是这种政策使得许多哥萨克人心里积聚了对新政权的憎恶,考诺诺夫也属于其中之一。
   
   考诺诺夫生于1902年,在1918年俄国内战中,他的父母亲因为是哥萨克人而被红军处死。为了活下去,1920年,考诺诺夫隐姓埋名加入红军;1924年,他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后来,他进入了著名的哥萨克人布琼尼元帅领导的第一骑兵集团军第14哥萨克师。
   
   1927年,考诺诺夫加入了共产党;1935年,考诺诺夫成了骑兵大队的队长,团级干部,隶属于第五贝利诺夫骑兵师;在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后,他开始成为了一位参谋。1939年,考诺诺夫开始指挥第436自动步枪团,并被授予了红星勋章。
   
   这本来是一个优秀苏联军人的简历,但考诺诺夫在心理上,却极度厌恶斯大林政权。
   
   1941年8月3日,他集合全体士兵,向他们发出号召:“勇敢的士兵们,我从心底向你们呼吁,在深思熟虑后,今天要向暴君斯大林和专制宣战了!我决定与同情我们事业的人共同战斗。那些愿意追随我的人请举起右手,否则请举起左手。”结果,整个步枪团都跟随他去了,这成了东线战场上最离奇的事件之一。
   
   其实,考诺诺夫在投降前已经和德军秘密接触过,他了解到德国人对他的投诚报以极大的热诚。投降8天后,考诺诺夫去了设在白俄罗斯的一处战俘营,这里关押着4000名俄罗斯人,在考诺诺夫的动员下,500名战俘加入了德军,其中80%是顿河哥萨克人。为了安抚这些投诚的哥萨克人,德国将军冯·申肯多夫违背了希特勒的命令,授权考诺诺夫组织了哥萨克第102骑兵团。
   
   考诺诺夫的背叛引发了苏联军队哥萨克向纳粹投降的链式反应,那些流亡西欧的哥萨克人似乎看到了重新建国的希望,1941年12月20日,流亡在柏林的顿河哥萨克军事首领克拉斯诺夫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给考诺诺夫少校,“我们的领土,”克拉斯诺夫说,“等待着解放!……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我们永远支持你……”
   
   但是,希特勒仍然对于这支叛军不够信任,他发布命令,禁止哥萨克军队穿德国的军装。然而,这支部队还是获得了一个番号“哥萨克第600骑兵营”,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在德国后方打击苏联游击队。
   
   哥萨克国的成立
   
   1942年夏,德军南方集团军群突进了南高加索和伏尔加河地区,这是哥萨克人居住的传统地带,当德国上将(后来的陆军元帅)克里斯特的部队来到此地后,哥萨克人以“解放者”的态度来迎接德军,报名参加德军的人数剧增,共有5万人聚集在了第三帝国的旗帜下。
   
   为了笼络人心,1942年10月,德国建立了一个库班为基地的哥萨克半独立国家,它拥有16万“国民”。根据军事作家兰诺伊的记载,“国家哥萨克党也建立起来了,在瓦西里的领导下,它承认了希特勒是哥萨克国的保护者。”
   
   顿河哥萨克人同时也选举了新的首领——普拉托夫(Platov)。1942年8月,普拉托夫组成了顿河哥萨克第一骑兵团,这支军队独立于德军之外,装备的全是苏联时期被淘汰下来的武器装备。这支军队很快就扩编了,德国不得不任命了穆勒上尉作为普拉托夫的联络官。
   
   尽管对这些变节的叛国者们极端不信任,希特勒还是于1942年8月同意组建隶属于国防军的哥萨克军团。当年在南方集团军群内组建了“李赫曼恩”和“冯·容格舒茨”两个哥萨克骑兵团,在中央集团军群内组建了“普拉托夫”和“冯·沃尔夫”两个哥萨克骑兵团。
   
   1942年10月1日,国防军中校赫姆斯·冯·潘维茨(Helmuth Von Pannwitz)向他的上级、克莱斯特上将提交了一个书面的建议:组建全部由哥萨克人组成的骑兵师。潘维茨中校之前作为国防军指挥官,一直指挥着一支哥萨克骑兵部队随同罗马尼亚骑兵作战,对哥萨克了解极为深刻,同时也和哥萨克的部族首领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在德军一个将军曾评价,潘维茨“天生就是一个领导者,他能够激发一个团队的集体荣誉感。”潘维茨爱兵如子,从不会让部下去执行那些白白送命的任务。因此,哥萨克士兵亲切地把他叫做“老潘”。从1941年6月到10月,虽然哥萨克骑兵多次执行侦查、追击的任务,但死亡的士兵才22人。
   
   11月8日,当盟军开赴北非的时候,潘维茨的建议被采纳,他被任命为新建哥萨克骑兵师的师长(战争结束时被授予中将军衔)。为了减少纳粹党内部对哥萨克的恐惧感,一位亲近戈林的高级军官提议,哥萨克骑兵师在官方文件中只能称呼为“潘维茨骑兵师”。1942年11月15日,“潘维茨骑兵师”正式建立。
   
   很快,这支骑兵师就打出了威风。1942年底,骑兵师被派出协助拯救被困于斯大林格勒城下的德国第6集团军,师长潘维茨为这次行动投入了1000人,拯救虽然没有成功,但令人惊讶的是,这支哥萨克骑兵队竟然抓住了3000名苏联红军俘虏。
   
   1943年1月13日,潘维茨被召到元首最高统帅部,希特勒亲自为他颁发了“橡叶骑士十字勋章”。很自然,潘维茨抓住这个机会向元首好好赞扬了他的哥萨克士兵,但似乎希特勒的怀疑心并没有消除。
   
   2月2日,斯大林格勒的德军被重重包围,哥萨克人的领地再次被苏联占领。5日,顿河哥萨克人的首府诺夫切尔卡斯基也落入了苏军之手。数千哥萨克人在首领普拉托夫军队的保护下逃亡了西方。同时,潘维茨的哥萨克骑兵师接到命令去防守克里米亚。
   
   为了防守克里米亚,1943年4月6日,潘维茨在波兰首都华沙以北的米劳训练中心开始筹建哥萨克第一骑兵师。
   
   1943年9月,就在潘维茨晋升为少将后3个月,训练哥萨克第一骑兵师的任务完成了,第一骑兵师下辖两个旅:第一哥萨克旅和第二哥萨克旅,每个旅下面辖有三个骑兵团。每个团拥有六个营,每个营有12个排。哥萨克第一骑兵师共有13000名哥萨克人,另外还有4500德国人,他们是教官和技术军官。
   
   在德国东方战线被苏联军队完全粉碎的时候,希特勒终于改变了对哥萨克的态度,1943年11月,陆军元帅凯特尔正式发布了针对哥萨克的安民告示。哥萨克人从名称到实体上正式加入了德国正规军序列。
   
   而这开启了二战史上哥萨克军团更加冒险的一幕。
   
   残酷地镇压游击队
   
   1943年9月,哥萨克骑兵第一师刚组建不久就被调遣至南斯拉夫,去清剿铁托的游击队。这是德国对于外籍志愿者部队的一贯使用方针:其部队必须调至远离本国的战场作战,以免其叛变。1943年底,铁托游击队总兵力已经达到了30万,控制了南斯拉夫近三分之二的国土。希特勒对此感到愤怒,前面五次围剿失败后,德军放弃了大规模进攻以消灭游击队的策略,转而采取从不同地区发动进攻,利用绝对优势的兵力对各路游击队各个击破。
   
   从1943年10月底到1944年1月中,20万德国兵、16万保加利亚兵以及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伪军,还有哥萨克骑兵师,在辽阔的地带、特别是波斯尼亚,对游击队进行了反复碾压,双方的战斗十分激烈,一些城镇多次易手,仅福查(Foca,波斯尼亚东部城市,属于战略枢纽)就易手47次之多。
   
   哥萨克骑兵师的第一次战斗任务发生在1943年10月12日,当时第一师到弗鲁什卡格拉(Fruska Gora)山区去对付南斯拉夫的游击队。在行动中,他们配备了15辆坦克和一辆装甲车,哥萨克骑兵轻易就捣毁了位于贝奥钦村庄的游击队总部。
   
   哥萨克人占领村庄以后,焚烧村庄,将家畜充公,驱逐犹太人,将身强力壮的人逮捕,派去克罗地亚的达尔马提亚海岸为第三帝国的西线修筑防御工事。即便游击队乘着汽车逃跑,也往往殒命在哥萨克人的屠刀之下。面对这一切,甚至潘维茨师长也不由自主地对部下的行为感到战栗,但他还是申辩说,自己也只是执行“上级的命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