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谢选骏: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北京这回彻底傻眼 看人家上海悄悄动手》(2017-11-27综合新闻)报道:
   
   一点人生经验:闷声发大财


   上海这些年也在清理低端人口,但宣传口上是拆除违章建筑。违章工业厂房。没有厂证的厂房仓库一律拆除。绝口没提清理低端人口。
   
   大家知道一旦工业厂房被拆。一些作坊,小工厂必然搬迁。围绕这些产业拌生的,很多周围上班的工人,乃至配套的小卖部。饭店。之类都会随着这些工厂而自动搬迁。很正常,你在大兴住着群租,不可能在海淀干服务员,卖煎饼果子吧?
   
   大家可以搜搜去年上海合庆镇搞得这场拆迁运动。
   
   当时上海市说要把合庆镇打造成能让白领夜跑的魅力城镇。
   
   环保加所谓的产业提升。
   
   丝毫没有帝都这样的舆论。
   
   当时主要还是骂上海市政府为了环保乱拆之类没有所谓清理低端人口的任何思想。
   
   比帝都这次上来就打着清理低端人口的说法。强太多了。可能本身就是担心黑,小作坊。工厂带来安全隐患导致火灾发生。但打着清理低端人口的说法。再怎么说我是为了你好,也是让老百姓愤怒了。再加上一些别有用心的媒体,人员煽风点火。彻底失了民心,搞的和群众,人民对立的程度!所以说事后追究责任应该严厉处罚提这个口号的管理者。
   
   上海拆违章之后,周围的太仓昆山厂房租金涨了一倍,赶人效果明显。
   
   贴个去年一个新闻,大家注意,这个文章写的很有水平,上来说只拆无证的违章建筑。再着重说当地人民群众不堪周围工厂噪音污染之类。完全没提帝都这种清理低端人口的nc说法。但结果确是这样想这些厂房工厂搬迁,周围的这些群租人员自然搬走了。
   
   北京政府就太糙了
   
   浦东新区明确上半年基本完成合庆镇辖区内G1501以东无证建筑整治。浦东坚持打好合庆镇环境综合整治攻坚战。
   
   浦东新区合庆地区环境综合治理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但目前合庆镇辖区内G1501高速以东地区还有无证建筑123万平方米,环境整治工作任重道远。1月10日,浦东新区区委副书记吴福康在浦东两会召开期间带队走访合庆地区,明确表示下一阶段浦东将着力抓好四点工作,在今年6月30日前基本完成G1501以东地区的无证建筑整治工作。
   
   昨天中午,在浦东新区合庆镇勤奋村,施工人员正对村内一块1万平方米左右的无证建筑点位进行拆违,周围仍有不少无证建筑存在。勤奋村九队村民黄老伯表示,这片无证违建原是一家冷作车间的厂房和办公楼,该厂已经存在20多年,长期噪音扰民,让村民早晚不得安宁。吴福康当场响应表示,类似的无证厂房和建筑在合庆还有不少,在浦东其它地方也有,区委、区政府已经下定决心要集中整治,立即解决无证建筑扰民问题,早日还老百姓一个优美、宜居的环境。
   
   在朝阳村原朝阳锻造厂厂址,施工人员正在拆除最后一片厂房区域。该厂面积达5万平方米的无证厂房经一周左右的拆违后将于近日全部拆除,春节前完成复垦,未来将作为隔离白龙港污水处理厂的防护林。浦东新区三违整治办副主任陈会润介绍,该厂已有30多年历史,厂房均属于历史无证建筑,这样的情况在整个合庆地区还有很多,正是浦东下一步要加大力度集中整治的重点内容之一。
   
   1月6日,市委书记韩正再度暗访合庆后,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沈晓明,区长孙继伟就合庆地区环境仍旧存在的问题立即召开专题会,研究并指示合庆环境综合整治下一阶段工作。1月8日,合庆镇召开中层以上干部现场会,动员2016年合庆环境综合整治总体工作。1月9日,由浦东新区区委副书记吴福康牵头,相关委办局再次召开专题会,明确合庆环境综合整治整改措施和下一步工作方案。
   
   吴福康表示,按照市委四个必须的要求,浦东着眼于补短板、促转型,全力推进合庆地区环境综合治理工作,经过市、区、镇的共同努力,整治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不过,前一阶段合庆地区的拆违整治主要集中在人民塘两侧,以及诸如海升地块30万平方米成片违建等连片成块区域,对于区域内零星分布在腹地的无证建筑还来不及进行大力整治。因此,当前合庆地区的环境情况距离市委的要求、老百姓的期待还有很大差距,而这种差距正是浦东进一步推进合庆环境综合整治的内在动力。
   
   针对目前合庆环境仍存在的问题,吴福康介绍,下一步合庆环境综合整治将主要抓好四项工作。首先,对媒体曝光的两大问题要立即整改:对海升公司地块右侧正在招租经营的违法建筑及凌白公路边长高长胖的违法建筑,力争春节前全部拆平;对工业污水直排河道的企业要加强执法,该罚的罚,该停的停,绝不手软。
   针对G1501以东123万平方米的存量无证建筑,吴福康介绍,浦东新区将在全面大排查、大排摸的基础上,进行全面梳理,然后量化到每个点位、具体户数、具体个人,竭尽全力进行集中整治,争取在今年6月30日前,该地区无证建筑的整治得到明显改观。今年6月以后,浦东新区将着手研究启动G1501以西地区的环境综合整治。
   
   为确保合庆地区新增违建零增长,下一步浦东新区将一手抓整治,一手抓执法,建立健全整治后的长效常态管理机制,提高城市管理水平。同时,对违建拆除后的地块及时进行种树补绿,年内启动合庆郊野公园建设。
   
   吴福康表示:浦东有信心、有能力,来啃环境整治这根硬骨头,来补这块短板。目前浦东已经明确将合庆地区的环境综合整治作为契机,掀起全区环境专项整治的新高潮。具体做法是,由新区相关领导分别牵头负责、包干实施、强力推进,按照连片整治的原则,把合庆及曹路相关地区、迪斯尼外围区域、三林镇外围城郊结合地区、老港地区及大治河两岸等区域作为今年新区环境综合整治的重点区域。
   
   和一位北京市区级政府工作人员的对话:
   
   鉴于真真假假的有些人会因此而困惑,我给你们明白的讲一讲。
   
   第一。如同很多网友已经指出的,低端人口一词严重违背我们的初衷,放哪都是说不过去的。很多人已经说的很明白,我就不细说了。
   
   第二。令人愤慨的是粗暴的一刀切式的治理方式,而不是治理本身。就拿群租以及违建来说,存在几十年了。治理的上策是多盖房子,让尽可能多的人有安家之所,中策是采取长期一致的政策,限制违建,坚决治理。现状是几十年口头说说,放任发展壮大,说治就让人三五天搬家,不搬的物品视同放弃。如果全北京都采取这个一刀切的办法,起码几十万要在这几天里找住处,人为制造混乱。
   
   第三。驱赶低端人口本身就违背经济发展规律。集中才能更有效率,城市化,大城市化是大势所趋,应该做的是怎么解决人口集中带来的问题,而不是本末倒置,限制人口集中。另外我们的劳动力的文化水平以及国家的科技水平,国际地位决定了国内很多劳动力只能从事低端产业,同时即便是首都也需要大量体力劳动者来建设,中低收入的市民也希望生活成本维持在较低的水平。
   第四,法律问题。即便如此这种粗暴的方式也是不能完全找到法律依据的。更何况很明显的是这种治理的初衷并不是要打击违法者,而就是完成清理任务。依法治国的想法本身固然很好,但也要看到普遍违建现象的存在就是之前无作为和乱管理的结果。如果把问题换到马路乱停车等和高知的利益相关的问题,想必大部分高知分分钟能想通。
   
   谢选骏指出:上文文章的作者可能不会知道,早在百年之前,就有了“京派”和“海派”的区别。“京派”和“海派”的区别,不仅是“土气”和“洋气”的区别,而且还是“北朝”和“南朝”的区别。“京派”和“海派”的区别,在整治低端人口的手法上也体现了出来,实际上,“低端人口”的说法,正好体现了北朝政治的特点,而南朝是不会这样看问题的,当然也不会这样处理问题的。因为北朝一般是少数民族统治多数汉人的地区,所以天然带有歧视和镇压的态度,看待下层为被征服民众,处理方式也就简单粗暴,类似游牧民族——从匈奴到红军都是如此。而南朝一般是南下汉人统治多数当地土著的地区,所以比较温和,注重教化而非镇压。在当代,共产党扮演的正是少数民族征服者,所以,不镇压行吗?但是在南方,尽管同样奉行了镇压政策,但由于历史上海派文化与南朝政治的影响,自然要更加人性化一点。这个区别,在清末就体现出来了。那时南方的封疆大吏纷纷自保,与北方的清廷划清界限,甚至在辛亥革命中纷纷宣布独立。把北洋军阀彻底孤立了起来,让袁世凯有理由压迫清朝禅让了政权。
   

此文于2017年11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