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谢选骏文集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谢选骏: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金马获奖导演一句话 让大陆立刻掐了直播》(2017-11-26 自由亚洲)报道:
   
   北京大兴火灾后,当地政府大力整顿群租公寓等措施持续引发争议,网上甚至出现“北京排华”的讨论。日前,北京安委会否认“清理低端人口”的说法。另一方面,第54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囚》的导演马莉领奖时说自己代表“待处理的低端人口”后,大陆的直播被掐断。


   
   距离造成19人死亡的北京大兴火灾已经过去一周,北京当局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还在继续。
   
   直至11月26日,火灾发生地附近仍是一片狼藉,被拆除的违章建筑的废墟堆满一地,住在这些建筑里的外地租客大都已被“清理”走了。
   
   北京政府一刀切式的整顿引发的争议不断发酵,有网民嘲讽道:2017年底,中国首都——北京,发生大规模排华事件。“北京排华”这一说法在网上获得众多响应。
   
   北京安全生产委员会相关负责人25日接受官方新华社专访时否认“清理低端人口”的说法,安委会称,有关说法“是不负责任、毫无根据的”,这次专项行动的目的“就是为了人民生命的安全”。安委会强调,他们针对的,是存在安全隐患的违法建设和违法经营,是一些经营者只顾私利无视安全法规、无视员工和租户安全的违法行为。
   
   在大火后到现场实地走访的艺术家华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安委会以“为人民生命安全”为借口,可他们实际做的却是让普通百姓在寒冷的冬天过得更加艰难:
   
   “这次清理人口是以安全为说法,说是这么说,其实明理人谁都能看出来(当局的意图),现在在那住的当地居民是没有取暖的,炉子也不能烧,现在是这种状况。”
   
   此外,第54届金马奖11月25日晚在台湾颁奖,记录精神病院的大陆电影《囚》获得了最佳纪录片奖。导演马莉在领奖时说自己也代表了“待处理的低端人口”,而在她说完这句话后不久,大陆直播金马奖的网络平台随即就掐断了直播。
   
   对此,河北资深媒体人朱欣欣向本台表示:“当局这种做法可以说是惹了众怒了,这位导演借着颁奖的机会进行嘲讽,本来是无可厚非的。如果当局有一点点自信和胸怀的话,他应该允许别人有最基本的不满的表达。”
   
   网民评论说:当官的怕掉乌纱帽,屁民觉得烧死的不是我,艺术家站出来刷新自己的高度。只有被烧死的人和将要被烧死的人,才是无辜的。
   
   谢选骏指出:这次事件,为“人权就是生存权”提供了注释。清理低端人口是保护他们的生存权,避免他们再被烧死,而不保护他们没有地方住。——这是典型的难民哲学。
(2017/1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