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谢选骏文集
·美国是“信奉‘华盛顿教’的国家”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中国文明整合英国
·法国如此欺诈中国
·列宁也是受害者
·列宁不是一个合格的德国间谍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孤独摧毁了自由社会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只有上帝是赢家
·自由贸易是强者的武器
·俄国的复国与中国的再次沦陷
·中国的军舰只是摆设
·只能用三次的USB充电打火机
·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现任教宗就是共产党
·榜样的遗憾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谢选骏:黑色历史与红色历史
   
   
   《美国黑历史:恩将仇报的「感恩节」》(查攸吟)说:
   


   十一月第4个星期四,每年一度的感恩节。每逢这个时刻,众多中外电商企业便会一拥而上,铺天盖地宣传来自美洲大陆的感恩节文化,同时还接力推销各种当红时令的「特惠商品」。
   
   但实际上,感恩节这个节日对于美国人来说,充满了讽刺的色彩。这一切,要从感恩节的来历说起。遥想数百年前,那些背井离乡的欧洲清教徒甚是精明,懂得趋利避害。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第一次来到陌生的美洲大陆,和当地土著搞好关系就是首要任务之一。
   
   「五月花」号的乘客之一、后来成为普利茅斯殖民地第二任总督的威廉•布雷德福在回忆录《普利茅斯开拓史》中,是这样记录殖民者们与印第安人的最初遭遇:「当地印第安人发现新来的移民者后,对其充满了好奇、虽然没有直接发起攻击,但是经常偷偷出没,偷走殖民者的一些金属工具。殖民者不胜其扰,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一个叫斯昆托的人出现。」
   
   ▲描绘「五月花」号乘客登陆情景的画作,绘制于1877年前后
   
   斯昆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印第安人,但是却学会了英语。在十余年前,他还在南方的时候便被西班牙殖民者抓住,卖做奴隶。这之后便辗转去了欧洲,最后流落英国。在英国的十余年间,他学会了一口流利的英语,同时还听懂不少北美土话。因为这个特长,斯昆托被英国殖民地企业招募,并被派往北美首个欧洲殖民点詹姆斯镇。
   
   当「五月花」号靠岸时,斯昆托恰好在当地。于是,这个有能力沟通殖民者和原住民的印第安人自发前来交涉,并在几天后将瓦帕浓部落的酋长马萨索带到了普利茅斯。一同运来的,还有那些被「好奇」的土著顺走的工具。在热情接待了当地头号人物一行后,主持签署《五月花号公约》的普利茅斯殖民者首任总督约翰•卡弗与马萨索签署了一份和平协议,协约规定:清教徒与印第安人之间不得互相伤害,互相掠夺,印第安人居民到访时,应把弓箭背在背后。这样一来,初来乍到的清教徒就得到了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安全保障。
   
   ▲描绘印第安人领袖马萨索与白人签署和平条约场景的铜版画
   
   这时,漫长的旅途消耗了普利茅斯首批移民的绝大部分精力,而随船而来的粮食也所剩无几了。所以,瓦帕浓部落为了表示善意,主动提供了一些食物。而斯昆托选择留在普利茅斯,帮助这群新来的殖民者在荒地上站稳脚跟。
   
   在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这个会说英语的印第安人教会了移民们如何种植印第安玉米,而种子则来自瓦帕浓部落的友好馈赠。当然,光有种子是没法长庄稼的,毕竟这群殖民者来之前美洲没几个正经的农夫,而种植条件又与欧洲有很大区别。所以,熟悉当地环境的斯昆托又派上了用场。他告诉殖民者们,由于土地荒置太久,必须经过施肥才能种植庄稼。至于如何收集肥料这一方面,除了人类的粪便外,用鱼发酵施肥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到了气候转暖的4月,殖民者在斯昆托的带领下下海捕鱼,上好的大鱼用来烹饪或者晒干储存,而小鱼杂鱼则成了肥料。
   
   ▲普利茅斯殖民地的「大恩人」——印第安人斯昆托
   
   一年时间中,体力逐渐恢复的移民者在斯昆托的帮助下,终于将拓荒生活纳入了正轨。在殖民地周围的荒野里,他们甚至捕捉到不少火鸡。这些肉质饱满又不难捕捉的笨鸟是上佳的蛋白质来源。到了次年的11月,当年的收成全部入库后,普利茅斯殖民地的清教徒们居然过上了横渡大西洋前所设想的「自我管理」和「自给自足」式的自由生活。但在这其中,最令人「惊奇」的,给予他们如此多帮助的竟然是一群连上帝都不信的土人!不过,根据教徒们的逻辑,结论也是显而易见的——这是象征着主万能的见证啊……
   
   在1621年11月末的一天,普利茅斯殖民地决定举行庆祝活动感谢主的恩惠。而作为实际替主办了这件事的代表,斯昆托和瓦帕浓部落的印第安人也有幸成为了座上宾。主宾一起享用了以火鸡、鱼、玉米和南瓜为原料烹制的大餐。此后两天,又一起进行了歌舞和竞技等娱乐活动。
   
   这便是现今「感恩节」的由来。从表面上看,真是一副远方来的定居者遇上乐善好施的原住民似的景象。然而,印第安人们不知道,他们在这些客人的眼里都是异教徒,天堂的大门是不会向他们打开的……
   
   ▲描绘第一次「感恩节」庆典的油画,绘于1914年
   
   瓦帕浓族长马萨索于1661年去世,权力最后传给二儿子梅塔科迈特。这个部族曾惨遭殖民者带来的天花肆虐,损失了60%的人力。但由于和掌握火器并有较强组织能力的清教徒殖民地结盟,瓦帕浓族长逐渐在和其它印第安部族的斗争中取得优势,人口逐步增长。但殖民者的增长速度比土人更快。在40年时间里,从北面的麻萨诸塞湾到南边的切萨皮克湾一线,来自欧洲的殖民者从几千人扩张到几十万规模。仅新英格兰地区就有人口5万之多。殖民者好似瘟疫一样,从海岸地区开始不断向着内陆渗透,逐步侵占着印第安人的土地。美洲大陆上,主人与客人之间的利益纠纷日益明显,摩擦一再发生。
   
   最终将双方推向决裂的,是一个叫约翰•萨萨蒙(John Sassamon)的土人。
   
   萨萨蒙是一位皈依基督教的印第安人,而且对殖民者忠心耿耿。为此,他多次提前向殖民地报告同族发起袭击的消息。不久之后,萨萨蒙的背叛行为被同胞发觉,遂遭到处死。而痛失一条好狗的殖民者当然不肯罢休,就此为借口逮捕了3名瓦帕浓人。1675年7月初,殖民地法庭开始审判这三名印第安人的「谋杀罪」。以当时英国的法律,要想定谋杀罪必须要有至少两名人证。但是,那个此前曾经强迫原住民遵守英国法律的法庭,这一次却变通了起来,殖民者不再遵守其后代反复吹嘘的「程序正义」,在只有一名认证的情况下强行给三人定了罪。
   
   1675年7月23日,三名印地安人被送上绞刑架。瓦帕浓人积蓄已久的怒火由此爆发。全面战争开始了,而首当其冲的是殖民者的牧场。因为殖民者在放牧时,时常纵容牛群随意啃食和践踏印第安人栽种的玉米。土人们最初仍留有余地,只是持械砍杀牛只,并未针对殖民者进行人身伤害。但一个惊慌失措的殖民者守卫却很不识相地朝人群开了枪。很遗憾的是,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拿的只是一柄前装燧发枪,而不是配了800发弹链的M134。这一枪不但没有阻止疯狂的土人,还把印第安人彻底激怒,立刻围上来乱棍齐下。这位守卫和其它8名工人当场打死,另有2个受重伤。
   
   ▲当一名惊慌失措的守卫对前来打砸的印第安人开火后,场面彻底失控
   
   由于事态已经失控,瓦帕浓人族长梅塔科迈特也就横下一条心,和殖民者彻底决裂了。他当即命令信使飞报各个联盟部落,宣布立即起事。多个殖民地当即出动民兵镇压。但是,在豁出命来造反的印第安人面前,几十甚至上百民兵的小部队完全不算个事。几天之内,印第安人武士连续击溃两拨殖民地民兵的反击,杀死近百人,并一路追赶溃逃的民兵,焚烧沿路的殖民者房舍和村庄。
   
   到了这一年的秋天,整个新英格兰地区已经是烽火处处。有十余个部族计上万名印第安武士参加到了瓦帕浓部族发起的暴动中,四处打击当地以英国籍人为主的殖民者们。11月,印第安人已经摧毁了整个上游康乃狄克河谷,兵锋所到之处一片废土。而到1676年3月,他们甚至杀到了距离波士顿和普罗维登斯不足20英里的地区。面对空前严峻的形势,新英格兰各殖民地政府不得不联合起来颁发了美洲史上的首份征兵条例。
   
   ▲描绘殖民地民兵与印第安人交战的画作
   
   尽管有大量男性逃避兵役,但殖民地毕竟人多势众。很快就组织了数支上千人的民兵队伍,开赴康乃狄克河谷一线迎击印第安人。而印第安人也逐渐因为食物匮乏和疾病等问题失去锋芒。当年6月,民兵在河谷地区取得了一系列战斗的胜利,重创了土人的军队。这一系列变化彻底扭转了战局,使造反的印第安人逐渐身处绝地。
   
   1676年初冬的一天,梅塔科迈特迎来了他的命运。在丛林中与英国人周旋并陷入绝境的酋长,被一个身边叛节的印第安人从背后打了一枪。随后,他被殖民地民兵活捉。怒火万丈的殖民者立即杀掉了梅塔科迈特,并把他的尸体肢解成数块丢弃在荒野里任由野兽吞食。发泄完了后,民兵不忘记然把梅塔科迈特的头颅带回请功。1676年冬天降临的时候,在那个曾经举行过感恩节庆典的广场边,当年参加庆典的马萨索酋长儿子的脑袋,被高高挑了起来挂在旗杆上。
   
   从1621年马萨索酋长与斯昆托等印第安人对殖民者伸出援手,到感恩节的诞生,再到五十年后马萨索酋长的二儿子梅塔科迈特被斩首、首级在曾经举办感恩节庆典的广场上公开示众。命运在给这些引狼入室的印第安人开了一个残酷玩笑的同时,也让殖民者所称颂的感恩节变成一个无比讽刺的节日。
   
   时至今日,印第安人的悲剧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而感恩节,也因为各种声势浩大的商战,转化为一个充满商业意味的全民狂欢。
   
   谢选骏指出:上文作者,号称“国内知名历史学者,曾为《突击》杂志主力撰稿人,近代史、军史研究专家。查攸吟著作颇丰,出版过多部军事专著,广受好评,包括《血腥的民主:美国建国真相大揭秘》、《日俄战争全史》、《巅峰与衰落: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水面舰队的巡洋作战》”……他写的这些“黑色历史”,给我的印象是似曾相识。像什么呢?他自己可能并不知道。因为他没有举一反三的能力。不过在我这个具有反思能力的头脑看来,他所说的美国的黑色历史,其实很像他没有想到的中国的红色历史——欧洲殖民者就像共产党人,美洲印第安原住民就像中国农民。中国农民救了共产党一命,共产党无情无义地反咬一口……从毛泽东1927年上山打游击到他1976年毙命,这五十年间就像美国殖民历史的翻版。美国的感恩节,与其说是像中国的中秋节,还不如说像是中国的“七一建党节”。呵呵。当然,它不是红的,而是黑的,紧接着就是黑色星期五。
(2017/1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