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四次鸦片战争]
谢选骏文集
·谢选骏:普京把川普变成了巫婆
·什么是“满洲候选人”
·这个报告虚假 不提种族因素
·雅虎死于“丧失信用”
·扬汤止沸还是火上浇油
·托管地避难地复兴基地
·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黑人其实最喜欢廉价中餐了
·邓相超是邓小平的替罪羊
·拨邓小平之乱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四次鸦片战争

谢选骏:第四次鸦片战争
   
   这也许是不公平的,美国并没有向中国发起鸦片战争,现在却要承受中国毒品的历史反击。所以,美国应该公开谴责英国,并要求英国赔偿给中国造成的巨额损害,以便维持国际正义、阻遏毒品进入美国的势头。第四次鸦片战争,本该在中国和英联邦之间作一了结,而不该扯上最早起来反抗英国鬼子的美国人民。
   
   网文《中国鲜为人知的第三次鸦片战争》(2016-04-24 多维历史)说:

   
   人们熟知中国经历过两次鸦片战争,发生在晚清,其实中国在民国时还曾有过第三次鸦片战争。北洋时期,鸦片的巨额收入是各地军阀赖以生存的重要基础。为此,由鸦片而引发的军阀战争不计其数,尤其集中在1925年前后。其中最为著名的主要有三场,即滇黔之战、滇桂之战和江浙战争,时人称其为“第三次鸦片战争”。本文摘自2015年第5期《文史天地》,作者姚江鸿,原题为《第三次鸦片战争》。
   
   鸦片在近代中国的发展历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对近代中国的经济、政治还有文化都产生了重要影响。北洋时期,鸦片的巨额收入是各地军阀赖以生存的重要基础。为此,由鸦片而引发的军阀战争不计其数,尤其集中在1925年前后。其中最为著名的主要有三场,即滇黔之战、滇桂之战和江浙战争,时人称其为“第三次鸦片战争”。
   
   鸦片是近代以来祸害我中华民族近于沉沦的万恶渊薮,是开启中国屡遭欺辱的潘多拉之盒。19世纪中叶,英法等国家相继对中国发动两次鸦片战争,以武力叩开中国大门,开启了近代中国史上最屈辱的一页。但是,同样是因为鸦片而发动的战争,后人对这种由外力作用于体制内的战争大书特书,而对由内力化合于体制内的国内“鸦片战争”却鲜有提及。事实上,除了1840年和1856年的两次对外的鸦片战争外,中国近代史上还有一次内部军阀因鸦片而发动的鸦片战争,其规模、持续时间、伤亡人数和战斗次数远比前两次大得多。
   
   20世纪初,中国各地军阀分裂割据,而其重要的一项经济基础就是鸦片税收,即使是中央政府也不能抵制鸦片交易的利润(齐锡生:《中国的军阀政治[1926-1928]》)。因此,各地军阀为争夺地盘和鸦片税收而展开了数十年的大规模混战。有学者统计,从1912年到1922年仅仅十年间,国内军阀因鸦片而引起的战争大小多达139次(苏智良:《中国毒品史》)。而军阀之间的鸦片争夺战最集中的则是在1925年,这一年共爆发了13场“鸦片战争”,因其规模和名气远比以往大,故曾经担任过内阁总理的唐绍仪就说:“民国十四年来之数次战争,均为鸦片,故可称为十四年之鸦片战争”。(周宪文:《中国之烟祸及其救济策》)
   
   一、滇黔之战
   
   云贵两省地处我国西南边陲,气候湿热,非常适合鸦片的种植与生长。自晚清以降,我国的大部分烟土都产自云贵两省,因此,作为鸦片产地,鸦片税收也就成为滇黔两省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据研究中国军阀的著名美国学者齐锡生统计,1927年,云南省鸦片收入就高达5千万元。因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何以云南作为一个资源匮乏、经济落后的省份能在唐继尧的统治下不断进行兼并战争了。
   
   而在另一个产烟区贵州,种烟则更普遍,其种烟面积“约占全省耕地面积的三分之二”(西南军阀史研究会:《西南军阀史研究丛刊[第三辑]》,云南人民出版社),就连荒山、荒地也被开垦成了种烟的田地。有人曾这样描述:“无田无土,高原山麓,蓬蓬烟苗,到处皆是。”(《拒毒月刊》第33期)花开之际,处处呈现出“万紫千红”、阳春“烟景”的气派。同时,贵州又是西南各省鸦片输往全国的通道,鸦片税收丰厚。贵州军阀由于实力相对较弱,经常受到川滇两省军阀的侵袭和吞并。1922年袁祖铭主政贵州的时候,大做鸦片生意。同年唐继尧在被顾品珍驱逐下野后重新掌握云南军政大权,扩编所部滇军为“建国军”,自任七省建国联军总司令,决定出兵贵州,其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贵州军阀实力薄弱,而鸦片税收又丰厚,控制贵州才能保证云南烟土顺利销往全国各地,于是在1923年发动了滇黔之战。
   
   由于滇军在财力军力方面占据压倒性的优势,袁祖铭不得不退居四川,被迫将鸦片收入丰厚的黔省拱手让出,以求东山再起。袁退居四川后,不甘心失败,于是加紧练兵,卧薪尝胆。为了重新夺回贵州,他又联络了另一支在川的黔军周西成的部队,二者并结为亲家,实行军事联姻,大大加强了黔军的实力。
   
   1925年初,周西成率先发动了对滇军的进攻,并首战告捷,占领了黔西北。此后,周袁两军相继对滇军作战,并一路势如破竹。1925年底,滇军退出贵州省,袁祖铭重新入黔主政,并以彭汉章为省长,周西成为军务会办,从此又开始大做鸦片生意,并公开宣称“有土必种,无烟不富裕”,“只准吸烟,不准嫖赌”(《拒毒月刊》第33期)。
   
   二、滇桂之战
   
   广西历来土地贫瘠,不适合种植鸦片,但却是西南各省鸦片销往广东和全国其他各省的重要关口和通道,因此鸦片收入也颇丰。黄旭初后来曾说:“禁烟罚金收入几占地方收入的半数以上。”(广西省政府十年建设编纂委员会编:《桂政纪实》)1925年,趁着新桂系刚刚统一,还没站稳脚跟之机,唐继尧就以讨伐驻粤滇军为名,开始进攻广西,企图控制这个巨大的鸦片市场和通道,并力图占领两广,取孙中山地位而代之。
   
   因此,早在1924年,唐继尧就开始派出部队攻桂,号称六万余人,浩浩荡荡,但是由于军饷缺乏,所以基本上都是以烟土为饷,据说大军携带了大量的烟土,光唐继尧一路大军即有烟土数百万两。新桂系由于力量较弱,一开始处于被动地位。1925年,战事吃紧,桂系全军几乎要断炊,黄绍竑不得不离开前线回后方筹饷。然而正当黄束手无策、坐困愁城之际,桂军截获了滇军携带的一批烟土,数目竟高达二十万两。这批烟土是在南宁被李宗仁、范石生部所包围的滇军部队的,该部在南宁被桂军所困,也无饷可发,正打算勾结南宁商人将其卖出以解饷缺,不料被桂军截获。于是全军兴奋异常,个个弹冠相庆,这无疑解了桂军的燃眉之急,在滇桂两军势均力敌战势拉锯之时给了桂军一剂镇心丸,从此战争的天平开始朝桂方倾斜,并最终导致桂军将滇军成功驱逐出境,统一了广西。
   
   新桂系能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反败为胜,个中原因鸦片的作用也不可小觑。李宗仁晚年总结该役时就说:“滇军饷糈多赖鸦片维持,沿途销售鸦片,尤妨碍行军速度,……使我们有充分时间击溃沈鸿英,复能从容部署内线作战,各个击破入侵的滇军。”(唐德刚:《李宗仁回忆录》)而黄绍竑就更直接指出:“这批烟土决定了新桂系统一广西,结束滇桂战事的最后胜利。”(黄绍竑:《新桂系与鸦片烟》)
   
   三、江浙战争
   
   上海地居江苏浙江两省之间,虽然不产烟土,但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经济发达的原因,在外国势力的庇护下,自近代以来就是全国烟土的集散和消费地,时人称其为“鸦片之都”。当时就有人说在上海仅外国的鸦片税款就可以养活三个师,因此该地的鸦片收入也让周围的军阀垂涎三尺,由此围绕对上海一地的军阀鸦片战也最为著名,影响也最大。
   
   听命于浙江督军卢永祥。因此,对上海的争夺就在齐卢之间而展开,亦称“齐卢之战”。1924年,卢永祥兵分三路展开对齐燮元的攻势,双方势均力敌,战势呈胶着状态。然而就在此时,由于孙传芳部队的介入,皖军力不能敌,在齐、孙两军的夹击下节节败退,并最终失败,卢永祥也不得不通电下野。
   
   时至1925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奉系势力伸入长江流域,由于之前有“奉皖孙”三角同盟,奉系也想染指上海这块鸦片收入巨丰的宝地,于是打着为卢永祥报仇的幌子发动了第二次江浙战争。孙传芳审时度势,见奉军势头正旺,无力抵抗,于是废止与齐燮元的同盟,齐燮元也宣布下野,孙传芳和直系势力也退出上海,上海就成了奉系张宗昌的统治区。江浙战争持续时间长,破坏性大,给上海地区带来了严重的破坏,在臭名昭著的军阀张宗昌的统治下,上海的鸦片贸易也更为嚣张。
   
   两次江浙战争虽然不完全是因为鸦片而起,但上海地区巨额的鸦片收入绝对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因此,当时著名的经济学家马寅初就一针见血地指出:“军阀又以上海之(鸦片)收入巨甚,互相争夺,便造成江浙战争,此所谓齐卢战争,第二次孙传芳与杨宇霆之江浙战争,实为鸦片战争也。”(《禁烟公报》第1期)
   
   结语
   
   中国的整部近代史发端于鸦片和鸦片战争,鸦片并从此伴随着近代中国的每个发展阶段和历程,透过鸦片甚至可以透视出整个中国近代史,包括政治、经济、文化以及社会的各个方面。到北洋时期,各地军阀的混战就与鸦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鸦片是军阀存在的重要经济基础,各地军阀为抢夺和扩大经济来源而不断进行“鸦片战争”,其中尤以1925年的鸦片战争最为有名。因此黄绍竑晚年曾说:“鸦片战争是中英两国的国际战争,而中国军阀数十年的混战也可以说是鸦片战争在国内的继续和扩大。”(黄绍竑:《新桂系与鸦片烟》)
   
   而直到民国时期,鸦片仍然对国民政府的各个方面产生重大影响,鸦片在国民政府禁烟等革命新政权的良好形象建设上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从经济上看,鸦片特税是国民政府的重要收入来源,而身为民国时期四大银行之一的农民银行就是在鸦片税的基础上建立的;从政治上看,鸦片是蒋介石打击各地军阀加强中央集权的一张王牌。如1936年两广事变的解决,黄绍竑就认为:“两广事变之所以能和平解决,乃是由于蒋介石命云南省主席龙云和贵州省主席吴忠信断了滇黔两省向桂的鸦片输入……李宗仁、白崇禧不得不向蒋介石妥协。”从文化方面来讲,1935年,国民政府开展“两年禁毒六年禁烟运动”,将烟与新生活运动结合起来,提倡礼义廉耻,以儒家伦理思想来教导人们禁烟,戒除鸦片,效果良好,并产生了重要影响。
   
   由此可见,在近代中国,鸦片不但是钱的守护神,是权的执行官,是军的支柱梁,还是文的大染缸。
   
   谢选骏:上文没有说的是,延安也是重要的鸦片产地。张思德就是制造鸦片的时候,被倒塌的窑洞压死的。这是《河殇》剧组在陕北地区采访的时候听老乡说的。老乡还说,延安地区从来就没有森林,怎么可能从事烧炭生产呢?这个“碳”就是鸦片了。鸦片毒品的祸根是英国人种在中国的。第一次鸦片战争和第二次鸦片战争由英国人对中国人发起,第三次鸦片战争由中国人彼此进行,那么,会不会有第四次鸦片战争呢?如果有,那么由谁对谁发起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