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徐水良文集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以下近四百篇文章,尚未恢复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徐水良


   

2017-10-31日


   
   
   有人说:在制度好,有基督信仰的西方国家,一切梦想都可以实现。
   
   笔者讽刺:对于神棍,可能是这样。
   
   不过,有基督信仰的国家,盛行于中世纪。现在的西方,有基督信仰的国家,只剩下梵蒂冈,教廷国。现在的西方都是政教分离,世俗政权,国家没有信仰,才能保证所有信仰的自由。神棍们往往是无法实现自己的许多梦想的。例如,实现送女巫,送异教徒,送教内异端上火刑架的梦想。
   
   不仅西方,而且现在全世界自由民主国家,都是政教分离的世俗国家,国家没有信仰,所以没人能送别人上火刑架。
   
   只有中世纪的基督教的欧洲,第一等级一神教神棍就可以不断实现送别人上火刑架的梦想。因为国家有信仰,信仰基督教,神棍可以把不听话的人,异教徒,不信者和教内异端,送上火刑架。
   
   启蒙运动和民主革命推翻基督教政教合一专制,批判上帝屠杀人类反人类的一神教教义,杀掉许多坚持政教合一极权专制、反对自由民主的神棍,才为全世界带来自由民主。
   
   只是,凡宗教国家,能够实现梦想的,只有神棍。
   
   只有政教分离的非宗教世俗自由民主国家,一般人才有可能实现自己的梦想。
   
   无神论准宗教及其党棍,则与一神教及其神棍,性质一样,或者类似。
   
   实际上,现在最有信仰的国家,就是那些伊斯兰教政教合一的国家,尤其是ISIS。因为国家有信仰,在那里实行伊斯兰教法,一般人,就没有思想信仰和其他自由,当然也没有民主。往往连娱乐的自由也没有。妇女则被更加严厉地禁锢。
   
   原教旨马列教国家的例子,也同样。
   
   所以,以客观实证为基础的科学,和以科学为基础的理想,是好东西。但信仰,包括有神论信仰和无神论信仰,信仰的中文概念,都是人们的主观痴迷相信和崇拜,也称迷信。因此,信仰没有实证,只能崇拜、容不得批评,不是好东西。凡信仰统治的地方,就没有自由民主。信仰与科学和科学理想,与自由和民主相对立。
   
   所以现代自由民主国家,都实行政教分离、政信分离,把有神论无神论信仰,驱赶出公共领域、公权力领域。所以,宗教和信仰观念,都比较淡薄。同时,政府却与科学紧密结合,不仅大力投资全力发展科学;而且服从科学,以科学来指导;此外,还大力发展教育事业和科技事业,提高全民族的科学技术和文化水准。
   
   相反,在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穆斯林每天必须按宗教仪式跪拜祷告六次。花很多时间祷告而且必须非常虔诚。他们才是最有信仰的国家。那些恐怖主义分子,为了信仰自杀杀人,为信仰献身,其信仰非常虔诚。自称有信仰的基督教神棍,与他们相比,简直是信仰极端淡薄。要比信仰,基督教神棍还是向伊斯兰恐怖分子学习,学到恐怖分子那样虔诚,才能向中国人吹嘘他们自己有信仰,才能做有信仰的榜样。
   
   我读过可兰经全文,包括解释可兰经的知名学者的阐释。见过许多穆斯林,见到过非常虔诚地跪拜祷告的穆斯林,并向他们请教过跪拜祷告仪式,他们也向我介绍过这些仪式。这些穆斯林才是最有信仰的人。与他们相比,基督教神棍的信仰绝对不虔诚。
   
   因此,凡是鼓吹吹嘘一神教信仰的伟大,鼓吹“国度性福音化”的神棍,其目的,毫无疑问就是要回到国度性一神教一统天下的中世纪,废除现代自由民主,回到一神教火刑架的专制统治去。因为那是一神教信仰最虔诚、最“国度性”的时代。
   
   鼓吹马列教信仰的伟大,鼓吹马列主义党领导等等的党棍,也与这类鼓吹一神教信仰及国度性福音化的神棍,性质也是一个样。
   
   所以,凡是吹嘘自己有信仰的,吹到最后,必然需要向伊斯兰恐怖主义看齐。
   
   一个国家的自由民主程度,与去宗教化,去信仰化,去迷信化成正比;与宗教化,信仰化,迷信化成反比。无论是欧洲,还是中国,无论是自由民主,还是恐怖主义,无论是文革迷信,还是后来的解放思想,都证明了上面这个规律。
   
   所以,对那些不断吹捧有神论无神论信仰,吹嘘自己有信仰,攻击谩骂别人没有信仰的那一类人,大家都必须对他们提高警惕。

此文于2017年11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