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徐水良文集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总统宣誓,应该手扶宪法
·关于台湾两党问题答paul先生
·就帝国主义、中美及国际未来走向等问题答胡安宁
·北约应该绕过联合国打击叙利亚独裁者
·政治人物和政党应该注重道德
·对秦晖文章的几点初步评论
·大陆反对派务必吸取民进党的严重教训
·对方励之评傅高义的按语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简驳王希哲《评马勇文章精到和俗论的所在》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再驳梁不正
·三评谢燕益并按语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王希哲的丛林法则等等
·对张乐天《底层视角的现代史》的不同意见
·汉语汉字是优秀的语言和文字
·驳韩寒素质论
·不要把韩寒三篇文章看作仅仅是简单的三篇文章
·韩寒三篇文章是有官方背景的运作
·韩寒低素质,百姓中素质,英雄高素质
·推特上反驳胡平等重弹反对革命的滥调
·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对何清涟文章的批评
·中国要重生必须经过革命洗礼
·美国对台策略简析
·对余杰出国问题的另一种评论
·关于活埋200人问题
·再次重提韩三篇是某势力预先策划的行动
·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驳张维迎们的非道德论
·驳草虾:南京大屠杀无法从南京人记忆中抹杀
·再谈狭义民运圈不可能大团结
·民主从党内开始是专制思维
·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徐水良


   

2017-11-4~10日


   

   
   余大郎胡安宁,你蠢货像去年画南海保姆献媚中共讨好主子攻击美国又攻击本人卖国,别人能相信你反咬反诬我的东西?你蠢货真是蠢得无以复加!类似去年这样的事情,你做过无数次、无数次。你躲到中共情报机构保护下,却来反咬我,本身就是最大的笑料。你这样不断自相矛盾自打嘴巴,成为大家的笑料不断让你自己出丑,客观上以你的愚蠢从反面来为本人背书,你还一点都不自知?你这种弱智还配与本人较量?我早在将近二十年前就说过,你正义党二王一傅(王炳章王希哲傅申奇)外加你胡内奸,合在一起肯定不是我的对手。你一个正义党特务党,也不见得是我一个人的对手。事实上正义党很快被我打跨。后来我不过好玩,捉弄捉弄你,让你不断从反面为我背书,你还要愚蠢到不知天高地厚,多少年如一日不断自我出丑?
   
   胡内奸你早已是FBI认定公开了的中共间谍,政法系摄政王曾庆红的属下。你漫天造谣和上述自供,只是进一步暴露你政法系立场,以及从反面为被你污蔑的在下背书。
   
   胡内奸你公开共谍再漫天造谣反诬反咬也没用!想想你自己吧,一旦中共垮台,你无处可逃。
   
    你无数造谣反咬反诬。最后却让FBI认定你中共特务也让大家认定你特务,不得不逃回大陆,说明你这种流氓无赖手段最后是没有用的。
   
   你黔驴技穷,就只能用这种永远漫天造谣,并且用谣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办法,不断重复,永远靠造谣作战的技术,是胡内奸上级上海国保无法对付本人,黔驴技穷时制定的战术。你和曾节明两个老特小特用得不错。当年胡内奸还洋洋得意地宣扬这种造谣战术能搅局能搅混水有杀伤力。
   
   =====
   
   胡内奸你别做梦了,你劝你主子暗杀在下,你主子都不听你。再次劝你还是想你自己下场,中共垮台你无处可逃。
   
   胡内奸你主子同意你的暗杀建议了?你带你主子组织暗杀的任务回来了?
   
   你要是回美国,我正想设法与FBI联系,抓你这个中共老牌特务。
   
   胡内奸你蠢货,被我套出话自我暴露!那恰恰证实你和中共情报机构合作。避开FBI监控,偷偷回美西,执行中共情报机构任务。
   
   哪位朋友与FBI有联系?请把这个消息告诉FBI,共谍胡安宁偷偷回美国执行秘密任务。
   
   胡内奸你画《南海保姆》这样赤裸裸献媚习包子和中共的奴才走狗怕马屁宣传画变成你你胡内奸爱党爱国攻击别人“卖国反党”的工具,你这样的奴才走狗,还好意思自吹?
   
   你反复无常,当年,为防止王炳章像线人瓦文萨般坐大时,你奉命倒王,多次揭发他是中共培养的当代孙中山;现在你又奉命保王,掩盖其特线身份,以便掩盖狭义民运圈特线问题的严重性,保护其他特线。你因此不得不自打嘴巴,把自己过去的话说成放屁。你这样的奴才走狗,不断自打耳光,甚至两天三叛变,真够艰难。不过,你反正也是一个不要脸皮的人,还觉得执行主子命令完成主子使命,不断自打耳光,是一个伟大光荣光彩无比的事业。
   
   你自吹有什么用?你内奸特务小丑,献媚中共攻击真民运奴才走狗面目众所周知,靠自吹就能吹掉?
   
   再说一遍,特务党正义党二加王一傅外加你胡内奸都不是我对手,都很快被打垮,现在你一个人还要坚持出丑?
   
   胡内奸你为攻击我发明“不良”一词,现在你竟然到处应该用这个词。到处是“不良”,他们都变成我的徒子徒孙了?
   
   其实“逢上之恶,实无齿不良”,不要脸献媚包子和中共的,老兄还是其中典型呢。而且老兄是以美国公民“外国友人”的身份,甘当中共走卒的典型。老兄不会忘掉你去年画《南海保姆》那个肉麻吹捧包子和中共,宣传反美,还攻击在下和别人卖国,那个时候的这幅献媚宣传画吧?此前还有神五上天,老兄迫不及待给中共发贺电吹捧等等一系列“逢上之恶,实无齿不良”的光辉记录。所以,老兄堪称“逢上之恶,实无齿不良”的伟大榜样,该得包子和中共授予的“逢上之恶,实无齿不良”大奖。
   
   余大郎又提《8201大案》问题。
   
   徐水良:大郎你对主子真是忠心耿耿,念念不忘完成你打听8201大案泄密任务,一遍又一遍,充当包打听。
   
   当然,如此特大的,特别重要的8201机密,竟然被泄密,被内部反共人士提供给敌对势力,确实也是你主子的特大心病。大郎真是急主子所急。
   
   那《南海保姆》的意思,人人都懂,你这样的狡辩忽悠,恐怕只能进一步暴露你“逢上之恶,实无齿不良”的献媚本质和耍无赖狡辩抵赖的本质。
   
   你既然知道那神五神六是科技成果,你怎么倒是向你主子情报机构和中共发贺电呢?那科技成果,与你主子中共情报机构有一根毛的关系?
   
   
   你执行你上海国保主子漫天造谣一万遍对付本人策略,有多大效果?
   
   =====
   
   浙江干部也说习好色。但这拍女服务员屁股实在粗俗流氓。难怪与好玩女学生的老袁(袁红冰)成朋友。
   
   余大郎说:“童贯酒后曰:袁大头(按即袁红冰)可是很仗义的人哪!”并且说:“童贯乘酒酣极度关切不良到美后日子,余心有戚戚焉,然余未及回应,伊即顾而言他矣。余以为,童/袁皆仗义。五年前,闻童去职他就,可知逆淘汰非虚。”
   
   本人对胡内奸说法表示怀疑:童贯应是周永康吧?虽然虽我到美后生活艰难众所周知,但童贯怎么会关心我到美后生活?大狼你是胡编的吧?
   
   我在南京时,当局来找我,要我写文章,每篇给他们一份副本,他们保证送到最高领导手里。后来又驱赶我出国,我一直猜测是江泽民和你的直接主子摄政王曾庆红的意思,那是要驱除我一个反共隐患。不过,没有杀人,也算放我这个反共分子一马。你过去说摄政王用不带把子的大锅形容我,与你及胡平们带把子的小锅相对,说要争取我。这也正是摄政王的思维特点,我倒是相信你的说法的。
   
   我与与你有一点来往,但不讲义气不断攻击本人,是你的事情。我不过于私,不得不反击,不得不反击你这样坚持执行中共情报机构任务,不断造谣污蔑攻击本人的特务,是不得不为;于公,揭发你曾庆红周永康座上宾,不断执行中共情报机构任务的中共特务,也是民主事业大业的需要。你还要用自己不讲义气,来污蔑在下不讲义气?
   
   有人问:“五年前,闻童去职他就,可知逆淘汰非虚。”不是说的周吧?
   
   徐水良:那大狼言辞恍惚曲里拐弯,以便掩盖其特务身份,大概他说的是五年前周永康被逮。
   
   =====
   
   我在微信悼念杨天水:
   
   沉痛悼念杨天水先生
   
   杨天水是一个勇敢无畏的人。与我同住南京,可惜我出狱时,他已经入狱在狱中,一直无法谋面。我出国后,他才出狱。
   
   他后一次入狱,与海外某些人的钓鱼出卖有关。这样一个勇敢的战士早逝了,让人非常惋惜,非常痛心。
   
   曾节明又来攻击:你老贼不是说杨天水策动天鹅绒革命,是共特的圈套吗?
   
   徐水良:你小特总是信口造谣。杨天水被当时临时过渡政府和他们声称的天鹅绒革命钓鱼入狱,不是共特圈套?杨被他们那个临时过度政府和他们声称的天鹅绒革命欺骗,参加那个临时过度政府,结果,“大总统”没事,他却被送进监狱。
   
   你小特又要靠造谣污蔑来掩盖特线及其钓鱼等等问题?
   
   隔壁我把你的师傅胡内奸打得哑口无言。你也最好老实点。
   
   =====
   
   马甲名字为“呃”的可疑分子,又来攻击本人:那个民运队伍里的康生徐水良居然把网上几名“学生”胡侃作为污名袁红冰的呈堂证供
   
   徐水良:那是袁刚出来时学生的抱怨。明摆着不是中共污蔑。(见附件)袁的真实情况和面目,很多人知道。特线们出来掩盖力保,没有用。
   
   贵州那些学生披露:“袁老师在师大真可谓呼风唤雨,位高权重;身边又美女如云、夜夜笙歌,他为啥还要跑到国外去,真想不通。”“法学院院长携二奶跑到国外这么大的事,学校和有关部门领导为什么不被追究用人失察的责任?”“他跑前一周,他老婆还跑来师大一趟,学校领导专门请他们一家吃饭”。
   
   当年我们分析,这些抱怨,恰恰应该是暴露了袁红冰属于外派,临出国前,与学校领导告别,学校领导为他送行。
   
   后来连这些抱怨中共都不让贴了。明摆着是要掩盖真相保护他。不过很蠢,相反是暴露了中共意图。
   
   即使在当时学生这些议论中,管理人员也已经出来制止:
   
   用户昵称: admin(管理员)
   大家聊天和谈论事情都是可以的但是不要对别人进行人身攻击
   
   这些,都相当明显地暴露当局保护袁的意图。
   
   现在,温和面目一翼的特线保不住,特线们就全力掩盖以激进面目伪装起来的那一翼。“呃”的任务似乎一直就是保护掩盖激进面目的一翼。
   
   袁过去参与过渡政府,这次袁又参与钓鱼大会。你们都拼命保护掩盖钓鱼大会。
   
   再给康狗们添点堵,再用他们过敏词特线:楼下有特线群起围攻在下,暂时没时间,恕不奉陪。
   
   不过这帖还是先闹着好玩,气气特线。反正这里特线只是泛称,哪个特线看了不高兴,自己出来对号入座,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是他自己自我暴露。
   
   特线们总是反对揭露特线,用谎言重复一万遍的办法,捏造出他们的超宇宙逻辑:也就是“谁卖力揭露特线问题,谁就是特线”的逻辑,污蔑揭露特线的人是康生。但康生,一方面抓国民党特务,同时又是中共特务的头子,中共特务都是他的走狗,康生走狗,所以简称康狗。
   
   中共及其特线多少年利用人们认为特线只是少数,利用这种不相信特线占狭义民运圈人数绝大多数、认为这有悖常理等等传统的习惯心理,来掩盖真相。实际上,共产极权国家,特线占反对派绝大多数,东欧各国都是这样,这才是常理。连民主国家美国,美国共产党中,FBI探员,都占了60%。东德国安部线人,占总人口六分之一,接近成年人三分之一,材料一公布,把德国人都吓坏了。中国人消息闭塞,因此显得特别傻,怎么都不相信这一类客观事实,认为这有悖常理。其实,中国人总有一天,会像德国人那样,被吓坏。
   
   到现在还反对揭露特线,坚持特线只是少数,谁揭露特线问题严重性,就骂谁是康生的那些人,99%的可能,就是特线,就是康狗。骂这些人是康狗,是特线,其正确率在99%。
   
   ====
   
   草虾:郭文贵反习与否的纠缠,纯属无聊。
   
   徐水良:楼上下这么多特线人物,都被动员出来制造各种谬论为丢车保帅阴谋保驾护航了?
   
   像怃:不爆料的郭文贵将会穷途末路。
   
   徐水良: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要坚持保习不爆包子料,就是死路。
   
   高寒:也谈郭文贵的“不反习”
   
   草虾支持高寒:不反习≠拥护习
   
   徐水良:原来拥护千年圣君习不反习,就是不拥护习。不知是什么逻辑?
   
   博讯螺杆:心急吃不到热豆腐,高寒的理论要比一些“民运理论家”的高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