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宪政变革的标的是什么——党同伐异才是真正的“公敌”]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借“先进文化”阉割“思想自由”
·牟传珩:借“先进文化”阉割“思想自由”
·牟传珩:在缺失人性的中国读《家书》
·牟传珩:为摆脱文化被“代表”而呐喊 ——拒绝官权力管制,抵制“先进性”
·牟傳珩:「創新社會管理」圖窮匕現──北京肆無忌憚加快公權擴张
·牟传珩:超越“政治陷阱”的行为艺术——艾未未抓着公权力的睾丸跳舞
·牟传珩:中国走向“警察国家”——透视北京“天价维稳”真相
·牟传珩:点击“核心价值体系”的死穴——密室内吹大的气泡能飘多久?
· 牟传珩:悬在中共“十八大”上空的问号——顿促中共党员集体反思意见书
·牟传珩:民众对中共“十八大”临门射球——罢工、抗税浪潮席卷全中国
·苦阳子:乌坎创立了中国“政治特区”
·牟传珩: 社会变革从不需要“顶层设计”——“我的地盘我做主”
·牟传珩:揭密中国监狱里的离奇“猝死”
·牟传珩:“北大”何以声名狼藉 ——官奴校长你该反思什么?
·牟传珩: 中共“十八大”面临 “新土地革命”
·牟传珩:2011携带“危机” 的政治风险
· 牟传珩:胡锦涛时代行将谢幕这一年——回眸新华社文章“一串串闪光的足迹”
·牟传珩:北京勾肩叙利亚阿萨德自套责任枷锁
·牟传珩: 权贵虎狼围猎吴英之谜——中国法槌敲响制度性绝唱
·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封堵舆论新动态——北京网络监控政党化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封堵舆论新动态 ——北京网络监控政党化
·牟传珩:薄熙来命运与“十八大”政局——判研“王立军事件”走向之谜
·牟傳珩:烏坎村代表選舉變
·牟传珩:走进全国“两会”的“六四”诉求——民间“阳光法案”再呼唤
·牟传珩:全国“两会”设计“热点陷阱”——党喉舌要驱散“腐败猜想”
·牟傳珩:體制內外齊呼要政改
·传珩:薄熙来落马的深度透视——最该反思的是中南海主脑
·传珩:薄熙来落马的深度透视——最该反思的是中南海主脑
·牟传珩:中国人大通过“克格勃条款”——“保障人权”掩护下的“秘密拘捕”
·牟传珩:点击大国总理的“心病”——寄给温家宝的民间“药方”
·牟传珩:中国“官、商两会”闭幕恶心民意
·牟传珩:回望山东省监狱里的春天
·牟传珩:二○一二年「两会」公开信冲击波
·牟传珩:薄熙来下台强化中共“维稳”决心——党喉舌重燃“与敌对思潮斗争”
· 牟传珩:中国准“国家领导人”闪电——薄熙来专权腐败的制度性病因
·牟传珩:金融专制生态下的“非法集资”悲剧——谁来解救“地下钱庄”之困?
·牟传珩:薄熙来下台昭示非常状态——军方高调介于社会维稳
·牟传珩:北京政府当知耻而改
·牟传珩:“陈光诚事件”最该道歉的是中国政府
·牟传珩:陈光诚侄子陈克贵将面临不公起诉
·牟传珩:破解“六四”死结的思路与方法——朝野互动寻找共识启动对话
·牟传珩:今年“六四”前的中南海声音
·牟传珩:批判是公民的权利,改进是政府的义务
·牟传珩:来自“中国特色”监狱里的内幕
·牟传珩:中国意识形态衙门传承薄熙来红色接力棒
·牟传珩:“唱红”、“打异”:中南海向左滑翔的两翼
·牟传珩:中南海要用孔子引領「和谐世界」──全球警惕中共「軟實力」打拼
·牟传珩:建党91周年四面楚歌——中共在内外抗议声中自慰“孤独”
·牟传珩:什邡血腥镇压事件激起民众怒吼——谁最惧怕公民展示肌肉
·牟傳珩:共產黨生日 市委被摘牌──中國公民正當性抗爭趨勢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政局没有悬念
·牟传珩:“十八大”前党喉舌劫持民意——一条等待随时沉没的坦桑尼克号
·牟传珩:民不怕官自怕 ——启东群体事件新特征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前随时会引爆的舆论炸弹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到来敌对牟传珩:意识加剧——“中国特色”正在炮制“
· 牟传珩:脱下中国“科学发展10年”的裤子——暴雨把“北京模式”打回原形
·牟传珩:“党的领导”为薄谷开来授予“免死牌”—— 一场“特色”对“特权”
·牟传珩:极左势力投弹轰炸“十八大”——党内反改革新《万言书》炮制出笼
·牟传珩:胡锦涛“7、23”讲话为“十八大”揭秘——中南海继续坚持“中共特
·牟传珩:沉积成苔藓故事的囚徒视角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来临险象环生—— 中南海摆脱不掉的死亡阴影
· 缅甸新闻审查破禁冲击中国——“最无耻太监媒体” 遭万口唾骂
·牟傳珩:中共「十八大」代表圈點出籠──「中共特權社會主義」的最新背書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的军方“鹰派”
·牟传珩:走向宪政:体制内外变革力量合流——吴敬琏为《零八宪章》背书
· 牟传珩:“北京软势力”战在全球挫败——中国民众发起反“国教”洗脑
·牟传珩:世界聚焦中国民族主义乱局 ——“礼仪之邦”何以沦为“地沟油老汤”
·牟传珩:大陆“文革”在反日浪潮中借尸还魂——从“孔三骂”到“韩两掌”的
·牟传珩:一封公开信遭遇到的政治迫害——惠真法师被失踪10多年的记忆
·牟传珩:钓鱼岛危机政府难辞其咎——中国打砸抢浪潮令世界侧目
·牟传珩:每个党官都是薄熙来——别再自我标榜“先进性”
·牟传珩:中国浸泡“地沟油老汤”的新对抗主义——比日本极右势力更值得警惕
·牟传珩:中国民众呼唤正义社会 ——习近平时代能否给出一个新的答案
·牟传珩:习近平没有勇气否定毛泽东——中共“十八大”将继续“奉天承运”
·牟传珩:胡锦涛“十八大”报告味同嚼蜡——北京在开什么会?
·牟传珩:“保卫十八大” 口号在北京响起——解密维稳“台帐”与24小时监控
· 牟传珩:习近平就职演说只字未提“政改”
·牟传珩:为温总理下野的政治前途设想——担纲组建“社会民主党”
·牟传珩:“红朝遗老”倾巢而出——十八大报告让腐败势力“谢主龙恩”
·牟传珩:中南海走向第五代保守——预期习近平“政改”纯系幻想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邪路——胡锦涛“三自信”令世界贻笑大方
·牟传珩:习近平偷换“中国梦”
·牟傳珩胡錦濤判定普世民主是「邪路」──十八大報告「和諧世界」圖窮匕見
·牟传珩:习近平“党治新政”与“维稳模式”——世界人权日中共侵犯人权依旧
·牟传珩:歌功颂德误国,批判反思兴邦——习近平君临天下尽显媚态浮夸之象
·牟传珩:习近平沿用“以党治国”老套路——“神化党”的努力是死棋
·牟传珩:在博客中国网证伪“新政、新气象”
·牟传珩:习近平“必须警醒起来”——神化党只能加速腐败
·牟传珩:习近平“必须警醒起来”——神化党只能加速腐败
·牟传珩:在博客中国证伪“新政、新气象”
·牟传珩:“习新政”打响控网第一枪 ——哪里有“法外之地”,哪里就有党的领
·牟传珩:中共“戈贝尔”野蛮阉割“中国梦”——民众网上力挺《南方周末》
·牟传珩:揭秘中共申奥后迫害“异见人士”第一案——政法委、宣传部联手操控
·牟傳珩:中國「伴娘黨」淪為「妾室」──習近平牽手八大政治舞伴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牟传珩:揭秘中共申奥后迫害“异见人士”第一案——政法委、宣传部联手操控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牟传珩:“习近平新政”动向追踪—— 刘云山凸现意识形态沙皇地位
·牟传珩:习近平的红色帝国复兴梦
·牟传珩:海口群体上街事件借助“钟馗”——“习新政”禁言抓人衙内有“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宪政变革的标的是什么——党同伐异才是真正的“公敌”

   
   
   
   头脑是社会变革的策源地。头脑样式将决定我们的世界样式。只有全新的思维方式,才能导致全新的行为方式;只有全新的行为方式,才能导致全新的社会活动;只有全新的社会活动,才能导致全新社会活动的结果 ——全新的社会管理规则、制度与秩序。当我们的思维方式还停留在对抗社会那种“非黑即白”、简单 、划线、标签、对立时,怎么可能赢得全新的 社会变革?
   


   
   
   孙中山 “民权立国”的最大问题
   
   
   
   百多年前,日本明治维新初获成功时,中国的“民主之父”孙中山先生,在南洋创办激进刊物,孕育暴力革命,直至后来发动革命党人武装起义,推翻清朝的专制统治,结束了中国长达两千年之久的君主专制制度。虽然,孙中山先生所倡导的“民权立国”,至今仍有划时代意义,但其最大的问题是以“非黑即白”的对抗思维方式,来解决以“人为中心”的权力问题,这便导致了其具有普世价值意义的“民权立国”,成了空中楼阁。
   
   
   
   研究梁启超的学者沙培德认为:梁启超是个立宪主义者,他关心的是权力的制衡和政府的管理以及一套有序的秩序。至于谁人拥有权力,都不重要。他相信,只有宪法秩序(制度)才能给予政治斗争有序空间。重宪政和法治甚于民主,这是梁启超为代表的中国立宪派渐进变革的共同立场。最早把“自由思想”引进中国的严复都认为,“今夫亡有清二百六十年社稷者,非他,康梁也。”而孙中山却以其对抗思维方式认为,曾经与他们共同发动过武装斗争的康梁“为虎作伥,其反对革命,反对共和,比之清廷尤甚。”梁启超曾在日本托徐佛向革命党人传递和解之意:“以后和平发言,不互相攻击可也”,而孙中山却坚持“非黑即白”的对抗立场说,“革命与保守,理不兼容,势不两立……如黑白之不能混淆,东西不能易位,革命者,志在扑满而兴汉,保皇者,志在扶满而臣清,事理相反,背道而驰,互相冲突,互相水火”。
   
   由于孙中山这一党同伐异的思想,导致在海外捣毁对方集会和暗杀对方成员的悲剧。从帮会秘密组织发展起来的国民党,在接受苏维埃指导后,开始“以党义建国”,实质上意含了思想的控制。这便导致了推翻皇权的辛亥革命,在民国建立之初就忽视多元包容的政治生态与分权制衡的宪政规则的建设,致使宪政秩序迟迟未能建立,由宪法所体现的权力分立与制衡制度始终没有到位,以至于给后来的“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的专制统治提供了土壤。这个历史教训十分深刻。
   
   
   
   革命与改良都是社会演进的推手
   
   
   
   其实从历史的角度看,没有康梁变法就没有辛亥革命 ,革命与改良都为社会变革发挥了自己不容抹杀的历史作用 。而从理论教条理解,革命本是指对旧体制的否定性颠覆;改良却是指对旧体制的修正性改调,两者如同水火。但在丰富的社会实践意义上考察,革命与改良却并非“势不两立”。革命有时会助推改良;改良有时会促进革命。革命的阶段化可以与改良合流;改良的发展也可能就是制度上的变革。革命与改良都不会排斥群体抗争、游行示威。革命与改良的认识过程有时更会相互转化。革命并非一定要使用暴力,台湾民主革命没死一个人,当代非暴力革命已成为主潮流;改良也并非都“保守”,“渐进”过程也并非都排斥突变性,日本明治维新就开启了宪政之路。当今被革命派攻击为“改良”的民主派别们,有些也不认同现行体制,而主张用宪政制度取而代之。 当下海外民主阵营里的革命与改良,主流都在寻求对现行体制的破局,都是推动社会演进多元力量的推手。无论以革命排斥改良,或以改良排斥革命都是不明智的。而那些仅仅基于狭隘立场与个人意气,用革命与改良的对抗性思维,简单机械地划线、定格、标签,不仅在思想上毫无意义,而且在实践上极为有害,其实是在自撕联盟,相互拆台,大大分裂、弱化了尚处在幼嫩状态的民主力量。为此,杨建利先生提出的“打破界限”概念很有见地,意义重大。
   
   
   
   民主派内部基于认识不同的相互批评,甚至必要的斗争都是正常的,但批评与斗争的目的应是为了合作而不是分裂;所持的心态和方法也应是健康的和建设性的。民主化变革推动者的利害关系并非是“零和”的,不是你得1分我就必然失1分,你失1分我就必然得1分;而往往是你得我也得,你失我也失。因此,既要“求大同”,也要“存大异”,只要认同改变现行体制的共同目标,就应当合作与团结。当前海外民主派内部“抓特务”思维甚兴。其实检验是否特务就一个标准,看他在“为合作而争论”,还是在为“分裂而挑斗”。
   
   
   
   民主派不能再沿用人类对抗社会的旧意识、旧话语体糸及其思维方式。特别是必须坚决摒弃那种“阶级斗争”、暴力变革社会认识过程中所形成的诸如敌对、反动、你死我活等概念、判断及推理方式。也就是说,民主派不能再以对抗社会所形成的思维范式为条件来推动全新的社会变革。否则,民主派仍将是在穿旧鞋走老路。毛泽东及其共产党人开始也都是反传统的,但由于是在沿用对抗社会的旧意识、旧方法,不仅要与国民党不共戴天, 而且要在党内划“走资派”,在社会上分“黑五类”,甚至一度在文学作品中也不能写“中间人物”。在此简单、划线、标签的对抗性思维基础上建立起的社会制度,怎么可能容纳异己?又怎么可能不“反右”、“反自由化”和“6、4”镇压?
   
   
   
   宪政变革的标的是制度
   
   
   人类自从步入社会化的同类分裂与集群对抗的旧文明形态,就受制于分裂对抗政治文化三大原则的操纵与奴役:在观念上信守“非黑即白”,拒绝折衷原则;在立场上尊崇坚持对抗,拒绝合作原则;在手段上贯彻坚持革命,拒绝改良原则。由此也就必然导致人类千百年来不断以争夺权力为中心,用暴力对抗选择变革的历史——当一种力量打败了另一种力量时就取代了它的合法性。中国社会发展至今,以往社会变革都是分裂对抗性政治文化的延续,或者说是旧文明框架内的政治形式转换,而不是社会形态的内质更新。还原中外历史所有暴力专制政权的本质,无非都是在意识上将同类分裂为敌我对抗关系,在制度上对异己力量予以消灭与镇压。一切把同类视为敌人,主张“你死我活”暴力变革社会的政治理论、政治运动、政治集团和政治领袖,都是这种旧文明政治文化酿制的产物,而以“阶级斗争”学说为核心的斯大林主义,和以“种族清洗”为特征的“纳粹主义”兴世,正是旧文明分裂与对抗文化的集大成者。
   
   
   我们必须清醒,权力的更替与制度的变革是有联系的,但不能等同。前者只要力量对比,胜败抉择便可解决;而宪政制度的建立则需要社会各种力量(包括革命与改良)的制衡与妥协才能完成。我们追求的是以“制度”为中心的真正变革而不是简单的以“换人”为中心的权力更替,所以必须以“多元包容”为价值观。如今国内搞党同伐异,海外也搞党同伐异,宪政民主就离中国社会越来越远。
   
   
   
   推动历史进步的各种政治力量,只有坚持不懈地进行积极、稳健的政治斗争来拓展自己的生存空间,使自己的力量壮大到足以坐到多元制衡的政治谈判桌上,并带动起民众的呼应,才能实现“给予政治斗争有序空间”的宪政目的。因此当代民主化变革,勿需再从整体意识上宣布以消灭“阶级敌人”和政治阵营为代价来进行暴力革命。当然,对那些负有血债的政治集团予以讨伐和对个人犯罪应当依法惩处。但这只能是法律意义上的罪犯,而不再是意识形态上制造出的“政治敌人”来清算。旧文明立场上的政治敌人需要消灭,而新文明立场上的法律罪犯却要维护其人格与人权 。从纯技术角度上说,以消灭敌对阵营为目标的革命,必定会遭到敌对阵营群起对抗;而以制度为中心的变革,却可以缓解敌对集群抵抗心理,有利于抵消变革阻力。
   
   
   
   依据那种“你不消灭敌人,敌人就要消灭你”的逻辑,请问如此反复轮回何时实现宪政民主?因此,本文的回答是:民主斗争的目标,是要带动民众的力量强大到足以使“敌人”再也举不起屠刀,其责任者必须接受法律审判为止。由此可见,宪政变革的标的是更改制度(问题),而不是消灭敌人。
   
   
   
   至于未来中国社会变革的手段、形式与代价如何,并不取决于哪帮哪派的主观设计与向往,而是取决于客观形势的发展与各种力量的博弈,该是怎样的就是怎样的。这只能是社会合力的结果。但新文明民主变革的理念,应该是要创立一种保证人在与问题的斗争中,从冲突到和解之规则、制度与秩序。在这个目标实现之前,革命与改良同为社会演进的推手,理当合作与团结,民主阵营应首先建立起“党同伐异”才是民主化社会变革“公敌”的共识。
(2017/1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