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四)盛潘肉搏狗血剧情]
小平头夜话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盛潘肉搏狗血剧情


   
   
   
   

   
   
   
   
   
   
   
   
   
   
   
   
   
   
   
   
   
   
   
   
   
   
   
   
   
   
   
   
   
   
   
   
   
   
   
   
   

   
   陈老六与"妹子"盛雪那些"猫腻"(四)

   
   

   
   盛潘肉搏狗血剧情 贺军吃醋借酒雄起

   

   
   (一)楼上盛潘床战激 楼下众人夜不寐

   
   列位看官坐稳了悠着点,别闪着腰,鲜劣寡耻的盛雪还有更狗血的剧情上演。
   
   如果说盛雪丁楚毒设相思局还只是影响小范围"意淫"的话,那么盛雪潘永忠在民阵悉尼大会期间当众苟合则是货真价实板上钉钉动真章的,其狼藉声名无远弗届。
   
   话说2005年民阵悉尼大会,费良勇盛雪潘永忠带一众喽罗跨洲际与会,东道主秦晋屁颠屁颠殷勤尽地主之宜,在家操持家宴欲为费盛接风洗尘。哪知费盛喜新厌旧厚此薄彼地带队伍一头扎进袁红冰的怀抱,让秦晋"热脸贴上人家冷屁股"了不是,为此,秦晋与费盛嫉恨而闹僵。
   
   

   
   楼上地动山摇 楼下淡定装睡

   
   花开两朵,单表一枝。
   
   据秦晋绘声绘色亲口描述,与会代表合住一复式楼房三套间。费良勇夫妇(注:费的重庆原配糟糠之妻)住一间,盛雪潘永忠在楼上一小间公开姘居,楼下客厅住一众悉尼的秦晋、盛文、张小刚等几个会务人员及路人甲乙丙丁等站岗放哨。
   
   白天,一众大老爷们狼多肉少地围着盛雪海滩戏水(盛雪日后达兰萨拉小酒馆口出狂言"一百个男的教我游泳"出处)。晚上,盛雪与潘永忠这对露水野鸳鸯,欲火中烧,竟"卧榻之侧能容他人酣睡"地在楼上颠龙倒凤男女肉搏床战。
   
   秦晋说,盛雪叫床动静很大象杀猪一般且"很黄很暴力":楼上地动山摇“母猪嚎叫声声震耳”,楼下众人却表面淡定“心事浩茫连广宇”的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地装睡“玩深沉”(想那伟哥老江湖"听墙根"眼圈都如熊猫一般,这帮嘴上无毛的孙子装圣人君子表面淡定内心狂乱只能徒留笑柄。果然事后事实证明张小刚后生可畏后来居上的“连底裤都不要地啃盛雪的臭脚”的举动只能证明有过之而无不及地更狗血疯狂)。堂堂民阵“竟无一人是男儿”的站出来断喝制止这对狗男女的不雅苟合活春宫不说,秦晋张小刚盛文等还担当盛潘苟合之"首长重地,闲人免进"的把门望风者。当年身体力行"保卫盛雪"者其心路历程都是有迹可循的。
   
   
(四)盛潘肉搏狗血剧情

   图1:盛雪潘永忠"王八绿豆——对上眼了"
   
   看官纳闷:男女偷情苟合向来避人耳目,何至于盛雪潘永忠如此色胆包天?!
   
   套用网红盲流子的口头禅"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生虎"啊。盛雪老公"银样蜡枪头——也就一摆设"如何满足"阅人无数"的虎狼婆娘?!潘永忠夫人病怏怏长期久卧病榻"抗睡不交",如狼似虎的潘盛在澳洲悉尼海滩"王八绿豆——对上眼了",脱笼之虎,干柴烈火,勾搭成奸,欲火难耐也就不管不顾了。
   
   

   
   贺军扬言骟了潘永忠

   
   一波又一波的叫床声使隔壁楼喝闷酒的一斯文小白脸忍无可忍拍案而起——原来是盛雪带来的"护花使者"多伦多男宠上海"小瘪三"逸君(真名:贺军)醋海生波借酒撒泼地"雄起"了一回。
   
   本来盛雪还随身带有男宠聊解不时之需,可贺军属小白脸吃软饭型,只有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份,哪有潘面首壮如雷刚"高大全"威猛!潘的父亲离休之前是上海公安局副局长,此人极其可疑。都说"人心不足蛇吞象",盛雪捧着碗里的,瞅着锅里的,给老公董昕不知戴了多少顶绿帽子,自然不把逸男宠的尊严放在心上。
   
   俗云"人要面子树要皮",男宠面首也有自尊,也讲先来后到论资排辈。但见细胳膊细腿的小白脸逸男宠妒火中烧,手持一把生锈水果刀做出欲冲楼上扬言骟了潘永忠的阵势,其嘴巴呼出的二锅头酒气能点燃一团火 。
   
   幸得楼下把门放哨的秦晋、盛文、张小刚一众男丁强力拦住,差点没酿成"小瘪三"怒骟"小赤佬"二男为一女决斗的血案。
   
   

   
   盛雪面首的杀手锏

   
   这一独门绝技后来被盛雪另一多伦多面首李天明发扬光大,正是这个号称"法学博士"的李天明,对深入虎穴多伦多调查盛雪贪污会议经费的的民阵"纪委"特派员费良勇彭小明扬言"要用生锈破剪刀骟了费良勇!而且不打麻药!这一招的确够损,着实把费吓得"脚板底抹油——闪得快"。
   
   还有"高调叛逃"演"无间道"的外交系特务陈用林放话"卖了外交部方庄的房子","悬赏一万美金割民运黑洞女作者的舌头"!盛三娘身边还有生猛"三张"张小刚 、张朴、张健 :脱了裤子是面首,提起裤头变打手。够赤裸裸血腥"很黄很暴力"了吧!因此,由盛雪、唐柏桥倡导"民主革命"会是何种结局民众用脚趾头思考都可想而知。
   
   

   
   民运"计生委"专骟人的生殖器

   
   一招鲜,吃遍天。从此这一独门功夫成了盛雪面首对付异己的杀手锏,动不动就嚷嚷然"骟了这个,骟了那个"的保留节目。盛雪面首成了"我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管你的生殖器"民运"计生委"一般。把土共"结扎、上环"那套野蛮计生国策贯彻执行到海外民运圈的超限战。
   
   

   
   盛雪淫帜高举对民阵的影响

   
   造物弄人,盛雪真是民阵淫帜高举开风气之先的"开拓者"——张小刚“有志者事竟成”!当年的拦人者竟成了盛雪卧榻上的入幕之宾,从此加入盛雪“拖屁股大连襟”行列(北方俚语将与一女有染的众男称为“拖屁股大连襟”),还在网上上演了展露生殖器的盛张"淫照门"事件;其死党潘永忠婚内"不忠"的偷腥榜样,使费良勇博士的木鱼脑袋也从此"开窍"——也依样画葫芦地开始带着小蜜出双入对周游列国的民阵大会,以致最后邹小姐身怀鬼胎纸包不住火才"奉子成婚",费博士方休了糟糠之妻黄脸婆(邹女士也与德国老头汉学家情断义绝),把贴身秘书邹海霞扶正,开了"民运尚未成功,先换老婆再说"之先河; 当年的把门望风者秦晋也与盛雪摒弃前嫌在2017年3月伪民阵的赌城会议实现"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面首哀悼民运“之母”驾鹤西去

   
   盛雪以肉体打开政治上升之路,又以民运领袖之名大行淫乐,相得益彰。以至于盛戏子的老娘——民运“之母”驾鹤西去,一众“拖屁股大连襟”如潘永忠、张晓刚、顾明等盛的面首之流祭出"铁肩冷眼抗强权 侠骨慈心佑民运"极尽肉麻吹捧歌颂“民运之母”之能事,生拉硬扯将昔日北京“窑姐”李桂琴塑造为“文能管账,武能抡锤”之“民运双枪老太婆”的形象。
   
   其面首潘永忠有肉麻的献媚之词“長女臧錫紅(盛雪)熱心公益,是著名作家 和中國海外民主運動的領軍人物”……),如苦练“葵花宝典”不幸“走火入魔”的狂徒,开始“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政治大跃进,拉开了将“盛母吹嘘成'圣母',死人给活人贴金”之架式。
   
   面首们无耻吹捧盛母李桂琴,说什么出身名门,其实就是辽宁你那个村一个土财主的女儿,没上过一天学校,50年代嫁到北京后,在扫盲班识了点字,现在勉强可以读报。这个女人一脸凶相,人见之后,呼为“大赤包”,她抽烟喝酒打麻将,口德极差,凡是来戏子家的人,没人不被她背后数落说的。这样的人却被戏子面首潘永忠吹捧为“交通站长”——将盛家比喻为与其奸情苟合的“交通站”倒是名副其实。
   
   

   
   “淫妇”变“圣母”

   臧锡红(盛雪)的父亲娶了李桂琴,是这个家族的最大不幸。李桂琴这个女人,不仅自己生性好淫,祸及亲生闺女,还身体力行,言教身传,把臧锡红祸害成为了一个淫荡的女人。盛雪还淫旗高张,把一个海外民运弄成了一个面首争风吃醋的淫窝,盛雪也荣登海外民运第一号公娼。据知情者爆料,被盛雪睡过的所谓民运人士,有一些是名气很大,道貌岸然的所谓民运大佬。不知道那些被盛雪睡过的大佬们,现在是不是很纠结?
   
    话说早年的北京,正是文革动乱之际,臧朋年一家虽说已经是社会边缘人,可是在雷霆之下,还是惶惶不可终日。臧朋年跟他的婆姨李桂琴,为了谋生,双双的在体制外的建筑工程队做起了泥瓦匠这样的粗活儿。俗话说,饱暖思淫欲。还没温饱的情况下,在那种苦力劳作之中,那李桂琴还是淫心不死,跟建筑队里的一个江湖医生勾搭成奸。你两人勾搭成奸不打紧,只要臧朋年能容忍便可。文革乃是一个乱世,市井无赖行那苟且之事,官府里面也不当真。问题就出在了李桂琴只管淫乐,不知道那个奸夫竟然对李桂琴的两个女儿怀有禽兽之心。某日竟能得手,生生的把两个含苞欲放的花季少女玷污了。看官记住了,那一年是1976年,臧锡红14岁,妹妹臧锡惠12岁。这可是一件惊世骇俗丑事,也是臧氏家门的奇耻大辱,家门灾祸。可是这个李桂琴竟然容忍这个奸夫禽兽如此作恶,摧残自己的亲生骨肉,默不作声,没有报官,目的是保护这个禽兽,继续与这个禽兽淫乐,让这个罪犯逃脱了惩罚。
   
(四)盛潘肉搏狗血剧情

   
   图:1978年盛雪全家照:前排右一右二即臧锡红,妹妹臧锡惠。后排左一即李桂琴。
   
   1976年,李桂琴的丈夫还活着,李桂琴就在外搞男人,还引狼入室让无耻的野汉糟蹋了自己的两个十多岁出头的女儿,真是禽兽不如的“盛母”!这样的母亲,做出了违反人伦的秽行,可是盛雪就能藏住自己的怨恨,装出孝女模样儿。甚至还能无耻美化其母。试想,盛雪什么样的谎话说不出?比如这次盛雪接受澳洲之声安红采访,最后盛雪口中念念有词地宣示:除了中共暴政,我没有敌人——你信吗?!
   
   盛雪此人在共产党治下只是一个完全边缘的人,却对共产党的那一套“假大空”以及骗术十分熟捻,她老娘这么一个辽宁盖县熊岳乡土财主出身,没受过一天正规教育的寻常老妇,经过她的吹嘘包装,竟然成了“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其老母的去世竟成了“四海同悲”,五洲齐恸的盛景。最后在一众“拖屁股大连襟”又是联署,几个臭味相投便称知己的帮闲又是赋诗,盛母葬礼还请盛雪的老面首顾明致悼词!盛母最后成了“民运慈母”,其女锡红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民运圣女”。这是一出对海外民运嘲讽戏弄的闹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