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正大光明
[主页]->[新会员区]->[正大光明]->[“信仰之友团契”前成员揭露该组织暴行]
正大光明
·我们被无所不能的主佛忽悠了
·说好的飞升为什么总也来不了
·大法弟子无法承受之重
·法轮功扰民乱序众人指
·修练法轮功要做好的三项准备工作
·迟到的忏悔
·沉痛追悼招远血案
·有这样的父亲比没父亲更可怕
·如何面对邪教的威胁和毒害
·邪教是破坏人类文明进步的毒瘤
·李主佛的生日是过还是不过
·法轮功“活摘”不了正义的眼睛(图)
·法轮功“古典舞”大赛的前世今生
·如此得“福报”“圆满”吗?
·法轮功最近有哪些不爽
·“活摘报告”的可笑之处(图)
·李大师的“洪荒之力”去哪儿了(图)
·晒晒“主佛”的阴晴圆缺
·请问主佛也过中秋节吗?
·邪教的变异(图)
·《无路可逃》的多重警示意义(图)
·“十问”可辨识邪教门徒会
·东伊运恐怖组织头目亚甫泉被土耳其警方逮捕
·网传李洪志母亲芦淑珍8月病逝纽约
·母亲病逝,李“主佛”是喜是悲?
·李洪志“雷语”笑煞人
·骨干之死与缥缈虚幻的“圆满
·没有实地调查,“强摘”报告从何而来?
·一场有关闫永明与李洪志的闹剧
·“全能神”骗人“四毒招”
·法轮功“神韵演出”遭纽约市民抵制
·世界知名点评网站差评“神韵演出”
·安全专家:肖建华全用女保镖不寻常,与卡扎菲「媲美」?
·港界“金融大鳄”肖建华:私生活极度糜烂,堪比古代昏帝!
·港媒曝光谷肖建华早在三年前就有多个私生子
·……金融巨鳄肖建华的不法生意令人瞠目结舌
·涉嫌发动股灾,传金融大鳄肖建华与徐翔有「交集」
·富豪肖建华四季酒店藏5个"行宫" 情妇大曝光
·多次卷入争议性交易!“隐形富豪”肖建华的种种黑色发家史
·内地巨富肖建华「神秘失踪」究竟有何黑幕
·「明天系」肖建华的融资投资能力疑云重重,多宗交易或涉不法
·金融风险、资本大鳄与“肖建华现象”
·肖建华实为北京涉黄集团保利俱乐部的“肖亮”?
· 习总棋高一招 特朗普终于认怂
·网传金融巨鳄肖建华被带回,郭文贵提心吊胆?
·美国之音关于肖建华虚假报道使其公信力丧失殆尽
·大玩资本魔方,超高财技操盘
·“资本大鳄”的丧钟已敲响!
·“金融巨鳄”肖建华或涉朱令案
·郭文贵在国外约见媒体遭呛:做人要善良 不要欺负穷人
·郭文贵:钱是买不来“佛祖”庇佑的
· 屡因败露泼脏水,活脱脱一个攻人下三路的怂包!
·郭文贵是操控舆情的高手?不过是死缠烂打而已!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替邪教敛钱的组织
·“神韵”演出是一个文化毒瘤
·王瑞敏:法轮功践踏我们人权
·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重大意义
·法轮功是邪教不是信仰
·李洪志的教义与伊斯兰教相违背
·七大邪教劝诱手法
·美国家庭反邪教教育组织:法轮功是公认的邪教组织
·取缔法轮功是中国政府的英明果断之举
·2016年李洪志“经文”剖析
·被愚弄而死的法轮功冤魂
·反科学反学习的法轮功
·津巴布韦一男子自称上帝 拥有创造一切的能力
·李洪志与热比娅是如何臭味相投的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苏家屯“活摘”只是一场闹剧
·王林现象反思
·邪教痴迷者常见的家庭创伤模式
·这位美国老先生怎么看的法轮功
·本着祛病健身的愿望来练功,结果却成了清明节的冤魂
·清明时节叹被法轮功愚弄致死的冤魂们
·清明节到了,李洪志凭吊母亲了吗?
·躲过了为母亲操办丧事,再躲清明节里祭祖扫墓!
·清明时节“宇宙主佛”悲最多,亲友生死两茫茫亲
·冤有头债有主,在亡灵的追逐下李大师的清明节不好过!
·听说过吗?母亲是自己造的怎么给她过清明节!
·试问李大师,身边这么多亡灵该给谁过清明节?
·谁是“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谣言的幕后推手
·新唐人电视台太离谱,造谣不问青红皂白
·海外反华组织谣言再肆虐,最终也掩盖不了真相
·唯恐天下不乱,他在“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中粉墨登场了
·揭开造谣“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背后神秘人的面纱
·躲在“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角落里无事生非的身影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美媒:神韵演出浮华邪影幢幢
·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首次谈及身陷邪教经历
·“活摘”是法轮功上演的荒诞剧
·“活摘”谣言是什么?
·沙林毒气攻击的三重审视
·叙战场使用沙林毒气?跟邪教相比OUT了
·躲在幕后的“墨镜上仙”李洪志
·谁是法轮功的“掘墓人”
·你知道冤魂有多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仰之友团契”前成员揭露该组织暴行


    
     2012年“信仰之友团契”首领简·威莉(Jane Whaley)及其丈夫山姆(Sam)在北卡罗来纳州参加一个活动。
     编者按:美联社2017年2月27日报道《“信仰之友团契”前成员揭露经年累月的暴行》称,前成员接受美联社采访,揭露该组织暴行,部分前成员认为“信仰之友团契”是邪教。
     北卡罗来纳州斯平代尔(Spindale)——为了寻求内心的平静、实现永生,人们从世界各地蜂拥至瑞奇(Ridge Mountains)山脚下的这个小镇。恰恰相反,他们所遭遇的是经年累月的暴行。

     43名“信仰之友团契”前成员在一次独家采访中告诉美联社说:为了驱除恶魔、“净化”罪人,信徒们受尽各种折磨,被殴打、卡住喉咙、推倒在地。受害者包括青少年、幼童,甚至婴儿。
     27岁的凯瑟琳·法塔丘(Katherine Fetachu)在团契里待了近17年。她说:“这些年来,我看到很多人被殴打,孩子们被叫做恶魔,被扇巴掌。”
     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28岁的的杰普·普拉默(Jay Plummer II of Tulsa, Oklahoma)回忆说,“他们会把你推倒,抓住你的头,并来回晃动你的头”。有人在他耳边尖叫,有人摇晃他,打他,大喊道:“滚出来,恶魔! 你不干净!” 周围所有的人都在殴打他,对他大喊大叫。
     44岁的蒂姆·科尼利厄斯(Tim Cornelius)是一名护士,在团契待了二十多年之后于2013年脱离。他说,在“信仰之友”的头目眼中,“婴儿哭闹不是因为饿或者需要换洗,而是因为他们被恶魔缠身。”
     “信仰之友”是一个福音派团契,由简·威莉于1979年创建。信徒主要分布在美国北卡罗来那州,在巴西、加纳及其他国家有近2000名信徒。简·威莉是一位有着浓厚美国南方口音的数学老师,她的丈夫山姆(Sam)曾是一名二手车销售员。他们俩都是所谓的牧师,但所有受访者都表示,实际上,威莉---这位77岁的基督教传道者---正是团契的事实控制人。在威莉的领导下,“信仰之友”从只有少数的追随者的教派变成一大团契。团契的大本营是在一个占地35英亩的建筑群里,树木环绕,安保严密。
     “信仰之友”的教义植根于现代信友团契运动,这是由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的牧师肯尼斯·哈金(Kenneth E. Hagin)发起,他们传讲“繁荣福音”:大声祷告,神将会回应你的祷告。哈金说,如果追随者认真祈祷,慷慨解囊,他们将会得到回报,将会拥有财富和健康。这正是包括乔·奥斯丁(Joel Osteen),乔伊斯·梅耶(Joyce Meyer)和克雷弗洛·多拉(Creflo Dollar)在内的电视传道者的理念,这些人有数百万的追随者。
     其他福音派团契大都通过大声祈祷和救赎仪式来驱除魔鬼,但所有受访者都说,在“信仰之友”,威莉通过极端暴力的方式来执行教义:她认为只有殴打罪人,才能将魔鬼驱除。信徒们为驱除附身的恶魔要进行一场名为“爆炸”的修炼,忍受数小时不堪入耳的谩骂。
     前信徒中有16人说他们受到了威莉的殴打,其中两人说她多次把他们的头撞到墙上。另有14人表示,他们看到她殴打他人,甚至包括哭泣的小婴儿,她使劲地摇晃他们,以驱赶恶魔。
     29岁的肖恩·布莱恩特(Sean Bryant)去年刚脱离团契,他说“我在多个场合听见她这么问:你把她推倒在地了吗?如果回答是:是的,我们赶走了恶魔,”简会说:“不错,我喜欢,谢谢,我的主!”
     28岁的拉奇·布莱恩特(Rachael Bryant)去年脱离了该团契,他说:“那是我见过的最残酷的折磨。一开始她殴打受害者的胸部,然后又打她的肚子,扇她巴掌,就这样一直不停的打。”
     61岁的美国海军退伍军人里克·库珀(Rick Cooper)在团契待了20多年,并在此养大了9个孩子。他说:“对恶魔大吼大叫这是不够的,你必须殴打他们,这样才能把恶魔驱除出去。”
     一些前信徒表示,暴力是一直存在的:孩子们被从父母身边带走,住在牧师们的家中,被殴打,有时甚至跟自己的家人失联长达数十年。一些男性信徒也被与家人和其他信徒隔离一年多,遭受同样的残酷对待。
     此外,团契还把那些被认为是罪孽深重的男性和男童关在一个曾被用做仓库的建筑里,一关就是好几年。据十几名受访者说,这些人和家人失去联系,被长时间殴打、受尽折磨,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放出来。
     为调查此事,美联社翻阅了数百页有关儿童福利及执法的文件,听取了前信徒秘密录音的与团契的实际控制者简·威莉的对话,并耗时一年多追踪数十名脱离该团契的信徒。许多人最初不愿打破沉默,因为他们向新朋友和同事们隐瞒了自己的过去,而且时至今日仍害怕威莉。
     大部分接受采访的信徒都是在团契中长大的。“信仰之友团契”的头目们多年来掩盖其犯罪事实。为阻挠执法和社会服务官员的调查,他们派一些彪悍的信徒前去应对,并教唆受害者和他们的父母说谎。此外,团契还禁止受伤的信徒去外部医院就医,不论是眼睛被打肿,身体被砍伤,留下疤痕,流鼻血,四肢扭伤,还是骨折,牧师们都要求受害者们“忍住”,并默默忍受这些痛苦。
     威莉早前曾否认她或其他团契头目虐待信徒,并声称该团契的任何行为都受到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有关不同宗教教义的保护。她和团契律师约什· 法玛(Josh Farmer)数次拒绝了美联社提出的采访请求,数十名前信徒指控了该团契。
     有前信徒表示,人们之所以加入该团契,主要是被威莉的个人魅力所吸引,认为信仰该教就会使一团糟的生活有所改变,并实现救赎。四十年代初威莉创立信仰之友时,她被视为母亲一样的人物,给那些酗酒、吸毒、陷入不幸婚姻的人们带来希望,填补了他们在精神上和情感上的空白,给了他们爱和关怀。
     团契每两年举办一次国际圣经研讨会,许多前来参会的人们会被鼓励搬到斯平代尔,这是一个位于夏洛特(Charlotte)和阿什维尔(Asheville)之间4300人的社区。前信徒说,当他们卖掉自己的房子搬到北卡罗来纳州后,团契的“黑暗面”便逐渐显现出来了。信徒们表示,当时他们与家人和朋友都已经完全隔离开来,并深信威莉就是先知,就会害怕离开。
     回想起来,一些前信徒告诉美联社说,他们认为“信仰之友团契”就是邪教。威莉执行十分严格的教规,几乎是控制了信徒生活的方方面面,信徒们不能看电视、电影,看报纸,不能去播放音乐或提供酒类的餐厅吃饭。男性不能留胡子,没有得到许可,任何人不可以买房买车,不可以结婚生孩子。教规里最重要的一条:任何人都不可以抱怨她或质疑她的权威。不遵守这些教规则会被严厉批评,甚至体罚。“你有一个非常强势的领导,她控制你生活中的一切:在哪里生活,工作,和谁说话,”盖伊说。 “如果没有她的许可,你就不能做任何事情,而且周围有人执行她的意志,很快你就无法独立思考,必须按照她的命令去做事。
     前信徒说,威莉认为恶魔会以多种方式呈现。问太多的问题,这是“鬼鬼祟祟的恶魔”;与其他信徒交好,是“亲密恶魔”;庆祝某个特别的日子,那就是所谓的“生日恶魔”;最严重的是“不洁的魔鬼”,与所有肮脏的想法有关。
     性虐待和校园暴力
     有前信徒说,团契着力控制信徒的性幻想及“不虔诚”的肉体乐趣,特别关注幼童及青少年手淫问题。团契对信徒生活的控制涉及到方方面面,无孔不入。
     许多前信徒表示,有信徒受到了性虐待,其中还包括一些未成年人。若有信徒指控其他信徒性虐待,威莉不但不报警,反而试图掩盖。2012年,在一段长达三小时的电话录音中,威莉承认她知道团契中多多次性虐待事件。在一起涉及性侵两个男孩的案件中,威莉没有报警,因为“后来结束了,他们都是为耶稣服务的。我是后来才发现的。由于不可泄露信徒告解的内容,我不必报警”。事实上,北卡罗来纳州的神职人员没有这样的豁免权。在听到虐待指控时,威莉是必须报警的。
     在录音中,威莉曾解释为什么她不告发一位性侵青少年的信徒。她问受害者:“你要我去报警吗?他说不要,因为这样对他的名声不好。”
     一位前信徒表示,2009年他被团契一位信徒性侵,当时他才15岁。之后威莉说服他不要报警,否则他将不得不在法庭上重述那些可怕的细节。当时他不知道威莉错的,她警告他说他的名字会登在报纸上,“她说她正在保护我,不希望我被警方调查。”
     另一位前团契信徒说,他被团契一位男性头目性骚扰,“很羞愧”,也害怕威莉告诉其他人。他也曾看到该头目猥亵住在他家中的几个少年,但因同样的原因也没有报警。
     根据法庭记录,1995年一名团契头目因骚扰一名住在他中的13岁女孩被定罪。威莉在2012年的一次录音中说,“她(这位受害者)虽然只有13岁,但她看起来像是20岁”。威莉告诉地方检察官说,这个女孩对性骚扰也要负有部分责任,因为她以前曾受到家庭成员和其他人的性骚扰。
     有前信徒说:在信仰之友团契,性幻想和性交被认为是“不敬虔”或“不洁净”的,成年人需要获得许可才能约会、结婚。牧师们会发放少量的安全套,夫妻们只有得到威莉许可才可以要孩子。有几对夫妇说,他们在婚后至少一年才能发生性关系。两名前任信徒说,一名二十岁女子因未得到许可就打算要孩子而被团契头目殴打数次。事实上,受害者说她与丈夫只亲吻过一次,从发生过性关系。
     许多接受美联社采访的信徒表示,他们的父母加入组织严密的信仰之友团契时,他们还年幼,因此就读的是团契所属的学校。在团契所属的K-12学校里有很多学生被虐待的案例。接受采访的43名前信徒中近一半表示,他们在学生时代曾被木棍或其他东西打了数十次,身上留下深深的伤痕,还有割伤其他瘀伤,这些都使他们坐立两难。而他们受到惩罚仅仅是因为纵情大笑或笑的不够、在座位上坐立不安、没能及时回答问题。大多数受访者表示,只要老师认定某一学生被恶魔缠身,那一顿毒打是免不了的。如果有学生做白日梦,微笑或者有其他被认为是魔鬼才会有的行为的话,老师则会教唆学生殴打他们的同学。
     34岁的娜塔莎·切鲁比诺(Natasha Cherubino)在团契生活了近20年,于2015年脱离。她回忆说,“你总是生活在恐惧之中。你总是听到大喊大叫,老师辱骂你,你坐下来会想,我不想被这样殴打。” 受访者中有14人曾被同学殴打或重击,或者目睹过此类暴力事件,有时是在威莉和一些老师的鼓动下实施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