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王先强著作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开头语:回首往事,一件件,一桩桩,历历在目,缭绕不已;当中的悲欢离合,善良丑恶,道之不尽,不胜唏嘘。当然,我知道,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凡夫走卒,再大再深的感受,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叹息,不足道矣。然而,转而一想,或许小也有小的价值吧,管中窥豹,可见一斑,由此推测到大社会,能引起一些同年代人的共鸣,又招来一些年轻人对悠悠往事的认知,进而可起温故知新、有些新的启迪的作用,那可不就是很有意义了?于是,我终立意把这些陈年旧事,随意的、简洁的写出来,共四十篇,每篇千字左右,在《历历在目》栏目下,逐篇的公之于众,以飨读者。不当之处,还请指正。
   
   
   


   乡上开公审大会,我自然得去凑热闹。
   我由父母亲携带,刚从南洋回归故里,读乡村小学。由于是穷乡僻壤,教育落后,来来去去就是啃几本简单的课本,乏味得很,所以能凑下大人的热闹,就不免趣味盎然。
   去到公审大会会场,看见的也不过是三、四十个乡民,零零散散的坐在椰子树底下,百无聊赖般的,在交头接耳;一边放了一张长桌,几张椅子,坐了几个军人,也是交头接耳,如此而已;触目的倒是坐在一棵斜斜椰树头上的、戴着竹笠的、被五花大绑着的一个人──要被公审的人。
   这个人叫吴多明,家在我住处的邻村,四十多岁,未婚,孤独一人,是个道道地地的、诚实的农民;不幸的是,近这两三年,他担当了个职务:国民党保长。这保长,就累了他。
   国民党败走台湾,共产党来了,吴多明未免心知不妙,东躲西藏。展开剿匪、镇压反革命运动时,他躲到山上去。三天前,他被剿匪的解放军捕获了。
   这当然是大新闻,我也赶着去看了。那是在一间普通农村砖屋的小厅中,吴多明被五花大绑着,坐在地上,绑绳的另一头,系在四方桌的桌脚上;他满身泥巴,山猿以的。大概是把他追逐到水田中,将其擒捉,弄成这个样的。
   现在,吴多明要被公审了。他显然洗刷过,身上干净了,精神还算不错。
   一个腰上插把驳壳枪的军人,站到长桌前说,公审会开始,公审吴多明,大家都认识他的,看怎么惩治?会场上一个人称妇女主任的中年女人站起来说,这个人恶到不能再恶了,打靶!十几人附和道,打靶!军人接着说,好,我宣判,判处反革命份子吴多明死刑,绑赴刑场,执行枪决。前后不过二十分钟。
   那边一个兵早已解下系在椰树上的绑绳,另一个兵用枪尖掀掉吴多明头上的竹笠,喝声站起来!吴多明迅速地站了起来,接着依命令,迈开坚实的脚步,奔赴死亡之处。他似乎千百回地想过了,立心视死如归了,所以走去从从容容,毫无惧色。一个山村里的农民,这样泰然赴死,不容易!
   我跟随着一群看热闹的人,走在后面,忽听到前头灌木丛后,响了三下清脆的枪声,人心我心都震撼:一条生命结束了!我走到灌木丛后看时,已是一个血淋淋的尸体!
   看热闹的人就吱吱喳喳,颇兴高采烈的发死人的议论,似乎尽兴了,便散去,无声无息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的死人:三下清脆的枪声,一个血淋淋的尸体。
   吴多明死了,绝后了,没有谁会记起他,更没有谁会问,他不过是替国民党催交田赋、协助征兵之类,并不杀人,也不放火,何以死罪?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想想,就总会生出些怜悯之情;再想想,一大片土地上,类似这样的小人物,被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又知多少,就更心寒,久久不能平伏。
   由于是第一次,也由于怜悯进而心寒,所以脑海里的三下清脆的枪声,一个血淋淋的尸体,几十年来总是抹不去。
   后来,我还见过许多的枪决的场面,有时还是枪决二、三十人的场面;这样的每次,都更增强我脑海里那第一次看到的印象。
   枪毙人,随便枪毙许多无辜的人,彷佛很好玩似的。
(2017/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