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平宽译室
[主页]->[历史资料]->[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74)]
平宽译室
·我在中國的歲月 (51)
·我在中國的歲月 (52)
·我在中國的歲月 (53)
·我在中國的歲月 (54)
·我在中國的歲月 (55)
·我在中國的歲月 (56)
·我在中國的歲月 (57)
·我在中國的歲月 (58)
·我在中國的歲月 (59)
·我在中國的歲月 (60)
·我在中國的歲月 (61)
·我在中國的歲月 (62)
·我在中國的歲月 (63)
·我在中國的歲月 (64)
·我在中國的歲月 (65)
·我在中國的歲月 (66)
·我在中國的歲月 (67)
·我在中國的歲月 (68)
·我在中國的歲月 (69)
·我在中國的歲月 (70)
·我在中國的歲月 (71)
·我在中國的歲月 (72)
·我在中國的歲月 (73)
·我在中國的歲月 (74)
·我在中國的歲月 (75)
·我在中國的歲月 (76)
·我在中國的歲月 (77)
·我在中國的歲月 (78)
·我在中國的歲月 (79)
·我在中國的歲月 (80)
·我在中國的歲月 (81)
·我在中國的歲月 (82)
·我在中國的歲月 (83)
·我在中國的歲月 (84)
·我在中國的歲月 (85)
·我在中國的歲月 (86)
·我在中國的歲月 (87)
·我在中國的歲月 (88)
·我在中國的歲月 (89)
·我在中國的歲月 (90)
·我在中國的歲月 (91)
·我在中國的歲月 (92)
·我在中國的歲月 (93)
·我在中國的歲月 (94)
·我在中國的歲月 (95)
·我在中國的歲月 (96)
·我在中國的歲月 (97)
·我在中國的歲月 (98)
·我在中國的歲月 (9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6) -- 西安事變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0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1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2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1)
·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2)
·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3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1)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2)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3)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4)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5)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6)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7)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8)
·我在中國的歲月 (149)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0)
·我在中國的歲月 (15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74)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布可若 (Kerry Brown)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劉氏中國研究所所長

   這中共擴大了的、不斷移動的寬容界線意味對大多數的人來說,國家自2009年開始的對維權律師、異見者和社會活動家的侵權行為和普通平民的日常生活不斷拉開。由於沒有有關的社會調查,沒有人能夠肯定地說,中國人民對他們的政治人物的期望比西方的人民為高。他們至多只是希望留有一些生活空間不受國家干涉。這,新的中國是做到了。

   但是,仍然有一點使人不解的是,為什麼中國領導人仍然用著死硬的、佔著道德高地的語言,就像胡錦濤那樣﹖似乎,傳統正義的、遙遠的、高高在上的和全知的領袖範式仍然存在。這高出普通人的風格是無可爭議的,即使被人覺得高傲和自負。北京的街道和機場經常因為像胡錦濤這樣的人物出入而封路或關閉。他們探訪民居在許多人眼中只不過是政治表演而已,和平民的日常生活沒有什麼關係。胡的由國家財富創造的大社會觀,也是無關痛癢的。中國人對他們的領導人在這方面沒有什麼要求,甚或對領導人的大言皇皇的說教有點厭惡。

   今天,對中國領導最好的讚美,是他們讓大多數中國人自由自在,而這似乎是中國的極限了。

   在變動世界中的中國聲音

   總而言之,在胡錦濤管治之下的中國所出現的各色各類人物,我們是否很容易給他/她們刻劃出一個共同的觀點呢﹖請看﹕

   這是出現李宇春的中國。李宇春是2005年席卷中國的電視節目《超級女聲》中得到三百五十萬票而奪冠的女子。她來自四川,以她動人的歌聲和獨特的個人風格而迷倒了數以百萬計的觀眾。但她一反中國一般的以美貌促銷的商業作風,而以雙性人的外表令人聯想到她是同性戀。中國官方主辦的中央電視台批評﹕“這節目低俗而虛偽。”然而,李宇春仍然廣受歡迎,特別是對那些思想獨立和經濟自主的女性為然。

   這是出現李薇的中國。李被稱為‘情人皇后’因為她有高超的能力吸引高官和大商人。據說,她有十五個‘情人’,從他們手中攢取了十億美元的財富。在青島她的臨海別墅裡,李薇經常召開舞會,周旋於眾握有權力的官員間。她最後被捕,由於她涉及許多權貴‘情人’,她的案件成為全國的熱門話題。在審問中,她供出了許多和她有染的官員,換來了很短的刑期。她最後落腳於香港。根據一個記者的報導,她總是這樣說﹕“不要把全部所有投注在一個人身上”。

   “你要一個巨大的關係網,就像一把大傘一樣。”許多網友沒有咒詛她的淫蕩,反而稱讚她的技巧﹕“在今天的中國,賺錢很容易,、、、、. 但是要賺得不會因貪污而送進監獄,就需要真正的功夫,而李薇就有這些功夫。中國的市場經濟實在是權力經濟。無論人們怎樣看她,也無論她做過什麼,李薇是廿一世紀中國的俗世女英雄和道德戒條。”

   這是出現高耀潔的中國。高耀潔是一位醫師,她在1990年代末期和2000年代初揭發河南省因輸血而引發艾滋病的問題。她在2009年訪問美國的時候尋求政治保護而流亡美國。同是流亡美國的中國社會活動家萬延海評論說﹕“高耀潔在爭取正義的過程中飽受打擊。她的孩子也被傳染了艾滋病。許多年來,她受到政府的監視和騷擾。她感覺不安全。她也許不想晚年生活在恐怖裡。她的丈夫在2006年逝世,她現在是一個人了。”

   這是出現陳光標的中國。陳光標是江蘇人,是中國最富有的人之一。他的‘善舉’吸引了人們的注意,其中一次是在台灣,他逢人奉送紅包,紅包裡有大綑的紙幣。在紐約華爾街,他重施故技,卻被人批評為暴發戶,俗不可奈,自高自大。這亦引起一些人對中國的暴富感到惶恐不安。

   然而,這也是出現第一個中國人進入太空的中國,和姚明在美國籃球界打出名堂的中國。也出現了李娜,這位有叛逆性的網球運動員。李娜在2011年1月打敗了世界女子冠軍,並在同年六月贏得了法國公開賽。這顯示中國的運動明星不止稱雄於奧運而已。李娜拒絕遵從國家的行事制度,他讓自己的丈夫做自己的教練,她在胸口上刻了一朵紅玫瑰,在在都顯示她有很強的個人性格,而這是發生在一個專制國度裡。她的成功讓最少四個城市爭認是它們的人,包括她真正的出生地武漢。中國出現了鮑喜順,世界上最高的人,也出現了何平平,世界最矮的人。總之,無論在文化上或在體型上,中國都是一個真正呈現極端的國家。(74)

(2017/1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