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剑平
[主页]->[百家争鸣]->[金剑平]->[人类古代根本没有奴隶社会--原创]
金剑平
·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修订稿)+
·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我们呼吁回来吧谷歌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私密档案】蒋介石和四大家族的〝贪腐〞真相
·精心策划的大饥荒,最少饿死6288.93万人
·中共十八大恶行:分裂民族杀戮人民摧毁文化灭绝子孙通敌卖国…..
·5000万对新婚夫妇无法生育 转基因成重大元凶
·祭卢武鉉:悲哉武鉉兄,生错地方啊
·该获诺奖的高考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旧社会
·王福重:中国95%的税该取消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服贸协议,马总统可能中了“国号”圈套
·服贸协议是巨大的陷阱.
·數據說話:八年抗戰國人最該對誰感恩
·我们村里第一美人地主婆--刘大妮
·“盗窃中央档案馆核心机密”案真相(孙宇亭)
·史上最牛的零分作文:我愿意生活在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惊天税率:20万买车6.9万交税
·10元的烟 8元9角7分的税
·服贸是巨大的陷阱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2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3
·黄国昌:不选立委选总统-04
·国民党明白了天意民心和正邪了吗
·让无知无耻的洪当竞选人是对支持者的污辱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蓝营未散 改正错误 国民党浴火重生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国民党的勇气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打散洪秀柱粉丝的方法——用柱之矛攻柱之盾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
·换柱合理合法有先例 民进党玩乌贼没出息-2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3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 - 4
·荒谬的辩证法之一 质量互变规律
·荒谬的马克思谬论
·一个国民党赢得大选的方法——大陆版-2
·两岸统一应该用什么国号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惧共媚共-
·朱立伦的道歉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及主席议题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
·用一招让银行全额赔偿——求转发
·魏则西在呼唤——谷歌归来
·老文重发——谷歌离开大陆是懦夫式逃离
·雷洋被谋杀的最重要线索——聊天记录
·没有老荣民台湾就是东朝鲜
·洪素珠也是中国难民的后裔
· [转载]鲁能私有化事件,让我见识了真正的“老大”
·不堪回首的日本殖民台湾50年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克思谬论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转》感人至深!孙中山“四让”的高风亮节
·往事杂谈——俺湖北老家在红军时期那点事
·人世间最大的谎言——辩证法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农民起义”
·[转]马克思主义的八大谬论
·樊弓:辩证法与放屁
·马克思谬论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谬论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
·毛的红朝才是真正的奴隶社会
·马克思谬论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冥币事件正告天下:已经变地了,变天还久吗?
·马谬之一、剩余价值与剥削
·马谬之二、阶级先进论
·马谬之三、无产阶级专政
·马谬之四、斗争是发展动力
·数数林彪打的败仗《转帖》
·马谬之五、阶级感情与阶级(阶级性)
·马谬之六、社会发展五阶段论
·马谬之七、对国家与法律的罪恶定义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2
·中国人应不应该纳税 +
·马谬之八、中共的法律是恶法
·蒋宋联姻:政治婚姻,还是恩爱夫妻?-转
·日军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转
·蒋介石浇水,毛泽东摘桃《抗战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读后
·论共产党的反动性——转
·毛泽东是否见过狱中的林昭?(上)_转
·毛泽东是否见过狱中的林昭?(下)_转
·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五)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双枪黄八妹坚持游击战 重创日军击沉敌艇(组图)
·转帖:唐山大地震 一段被掩埋29年的真相
·“一分为二”之局限及滥用的危害
·难得一见的民国史料!阎锡山的《太原沦陷
·荒谬的辩证法之一:质量互变规律是眼神错乱
·转--不可不说的百团大战真相
·荒谬的辩证法之二:对立统一规律是逻辑陷阱
·荒谬的辩证法之三:否定之否定规律是鼓吹犯罪
·(转)惨胜如败:斯大林的战争神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类古代根本没有奴隶社会--原创

人类古代根本没有奴隶社会
   什么是奴隶?从政治上说,奴隶没有人身自由,也没有正常的社会权力,奴隶主可以自由买卖奴隶,杀戮奴隶。从这个角度说,中国历史上确实有奴隶(但是中国古代主人对于奴仆之类,除了皇帝,并不是完全有生杀大权)。
   有奴隶存在,并不代表就是奴隶社会。什么才算是奴隶社会呢?奴隶制度更主要的是生产关系。奴隶没有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奴隶集体劳动,劳动成果全部归奴隶主,大部分物质生产领域劳动者是奴隶,整个社会的主要财富靠奴隶创造。因此,从生产关系的角度,中国历史上的奴隶大多是宫廷或家庭内部从事服务的,而非社会上从事生产的。中国古代社会奴隶占人口的比例很少,达不到“大部分物质生产领域劳动者是奴隶”这一特征。所以说,中国古代有奴隶,但没有奴隶社会。
   中国史学源远流长,硕果累累,堪居世界学术之首,由此造就出的名史家层出不穷,代代不乏。共产党人硬是给中国历史套上马克思的“有奴论”,扰乱了中国人思维,污蔑了中国的古代圣贤,现在中国人觉悟起来了,打倒了“有奴论”,把它扔进垃圾堆。
   

   1、中国史学界一直抵制中共御用史学家的有奴论
   这里的“有奴论”与“无奴论”的“奴”是指“奴隶社会”而不是指“奴隶”。奴隶社会是一种经济模式,应该从经济方面去考量,奴隶社会的特征是:大部分物质生产领域劳动者是奴隶。
   中华民族是个非常崇尚历史的民族,中国古代只有文科没有理工科,读书人从小读书就是读《四书五经》和相关的文学与历史,对历史研究的人很多,有些人在世界上都有影响,马克思的那套歪理在中国难以自然而然的形态推行。中共推行“社会发展五阶段论”,当李达、郭沫若挑头创建“有奴论”时,除了郭沫若、范文澜、翦伯赞、吕振羽、侯外庐、李达等几个共产党自己的御用史学家外,没人相信中国有奴隶社会。对于把人类历史说成是阶级斗争史,史学家们更是深恶痛绝。中共对这些史学家进行迫害,马克思的这些谬论最后只能靠暴力来推行。谬论总是与暴力同在。
   郭的“有奴论”在中国20世纪30年代生产了史学大论战,受到学者的普遍反驳。连中共的祖师爷陈独秀,都撰文否定中国历史存在奴隶社会。学者王瑛认为:社会发展的普通道路不一定必经奴隶社会;确定奴隶制度的存在,应以大量奴隶所造成的主导奴隶经济为前提,不应以农奴及家奴的存在来确证奴隶制度。刘兴唐反复强调:一是不能把家庭奴隶当做奴隶社会的奴隶;二是不能把封建的徭役制当做大批的奴隶劳动;他认为东方的家庭奴隶众多,生产领域虽有奴隶,却不占支配地位(注14)……非历史专业的学者都能看出“有奴论”的荒谬,而传统正宗大史学家对于马克思那套“有奴论”觉得荒谬可笑,嗤之以鼻,根本不参与论战。1949年前出版的历史书,绝大多数没有“奴隶社会”这个词。
   中国的历史记录很早。中国人历来是文史不分的,读书人都读历史,如果中国历史上有奴隶社会,为什么到郭沫若时才发现?最起码在汉代就会有人提出“有奴论”来了,那时对古代史研究的人也很多,而且史料更全。李鸿哲就写过《奴隶社会说于经典著作中无根据》,可见中国有奴论是郭沫若秉承马克思理论伪造出来的,而不是中国本身所有。
   直到中共上台后,马克思的“有奴论”靠着权力统一天下,继而成为禁区,史学者大多噤若寒蝉,几近无人敢持异议,唯有学术界“三剑客”黄现璠、雷海宗、李鸿哲勇敢地挺身而出,唱起了反调。黄现璠于1957年6月出版的《广西僮族简史》,书中提出壮族“无奴隶社会论”。
   1957年7月,雷海宗发表文章,对“奴隶社会”这一名词置疑,他宣称“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科学发展停滞”,他说:“苏联和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社会科学太薄弱,太贫乏。”、“苏联历史科学水平之低,是惊人的。苏联学者的著作,在资本主义学术界看来连评论的资格也够不上,可以说不是科学作品。”进而又说,解放后出的书(指史学方面的书)“没有什么可看的,内容贫乏,逻辑混乱。没有什么学术价值,读了使脑筋僵化。”还说:“中国知识分子一言不发的本领在全世界的历史上,可以考第一名”(注12)。
   1957年10月,李鸿哲又发表了《“奴隶社会”是否社会发展必经阶段?》一文,他得出结论:“奴隶社会说在理论上站不住脚,不符合历史事实,多年来为人所信从,实在是一种教条主义的偏向”(注3)。
   当然学者们不直接反对马克思,只是“打着马克思的旗帜反马克思”,他们把“社会发展五阶段论”说成是斯大林的教条主义,把火力对准所谓的教条主义身上,当时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已经出台,学者们借机批判斯大林而反马克思。其实“社会发展五阶段论”才是马克思的原教旨主义,否则,没有了“社会发展五阶段论”,马克思者咒骂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从何开口?没有了“社会发展五阶段论”,共产主义从何而来?没有了伪造的共产主义,马克思拿什么忽悠人?马恩虽然没有把奴隶社会当作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阶段,“社会发展五阶段论”是斯大林提出的。这只能说明,斯大林是在深刻领会马列主义的基础上,继承和发展了马列主义,把马列主义推向新高潮。这样才能理解,斯大林已经垮台多年,为什么马克思者还在维护着“社会发展五阶段论”。如果按照中国的史实:中国既没有奴隶社会,也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封建社会,还有一个很漫长的中央集权制。那斯大林的“社会发展五阶段论”早垮台了。
   中共为了贯彻其意识形态,最先是向史学界开刀,史学界许多人被划成右派、惨遭迫害,有良心的史学家几乎全军覆没,让我们记住这些捍卫真理的人!
   1957年内定黄现璠出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兼教育厅厅长一事因他被划为右派而作罢。1962年春,刚被“摘脱右派分子帽子”不久的黄现璠,再次勇敢地挺身而出,连续推出《侬智高起兵反宋是正义的战争》、《土司制度在桂西》两篇长论文,他于文中从少数民族史出发,彻底否定了中国“奴隶社会存在论”。黄教授被严重迫害,他后来回忆:“‘文革’批斗中多了一项莫须有罪名。当时的红卫兵小将在一些人的指使下猛批我‘学术上反攻倒算和死不悔改’,从而对我拳打脚踢,四次遭人毒打,两次被人一脚踢昏,批斗、游街、挂牌戴高帽示众、扫厕所扫大街的屈辱经历自然在所难免。当时我已高龄近70,仅凭一股死不甘心的顽强毅力和自少喜欢从事运动的良好体质捡得一条性命。”
   一九五七年夏天,雷海宗的批斗会会场气氛严肃,情绪激昂,口号声震天,真有“刺刀见红的感觉”,最后是被批判者的自我批判,只听他说:“我叫雷海宗,反苏反共二十多年……”被残酷迫害的雷海宗,心身俱伤,英年早逝。雷的一个得意弟子丁则良也被划成右派,自沉北京大学未名湖。
   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有奴论”者对于中国古代奴隶社会的时限划分大概有十几种观点,其中比较典型的有,范文澜、翦伯赞认为西周以前是奴隶社会,以后是封建社会;郭沫若认为,战国是奴隶社会与封建社会的划分点;前苏联学者认为,东汉末期是中国奴隶社会转变为封建社会的界限;一些中国学者明确提出,中国的封建社会从魏晋开始;还有一些中国学者认为,中国的奴隶社会一直到北朝才结束;看看,对于中国奴隶社会的结束时间点,从西周到北朝,时间点相差有1500年。
   最有代表性的八种封建时间:“西周封建说”、“春秋封建说”、“战国封建说”、“秦统一封建说”、“西汉封建说”、“东汉封建说”、“魏晋封建说”和“东晋封建说”,这八种观点在对中国进入封建社会的时间认识上也相差上千年。
   最可笑的是,中国历史本没有奴隶社会,中共的御用学者造出奴隶社会后,又为什么时候开始封建社会而大打出手。剪伯赞、吕振羽、郭沫若等等“有奴论”者各持己见,互不屈服,后台不够硬者招来杀身之祸。中共不但迫害无奴论者,还迫害有奴论中持有“奴隶社会结束时间”不同观点的人,吕振羽从1963年后坐牢近十年;“文革”中,李达向毛求救无效而惨死;特别是“有奴论”悍将、为“有奴论”冲锋陷阵、“西周封建说”坚持者翦伯赞被迫自杀,连累妻子一起走,共产党的马前卒也没有好下场。郭沫若的“战国封建论”因为得到官方的支持而胜出,最终居于‘独尊’的地位,再没人敢提出异议。
   郭沫若的“战国封建论”是最早提出的,如果是那么可信,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在其后提出十几种“封建论”?如果是那么可信,怎么会说服不了人家?非得用暴力手段不可。用嘴巴夺不了志就用暴力夺命,这哪里是真理的辩论,真是流氓群殴,最暴力最流氓者胜出。
   当然,本人如果当时能参加论战,一定能证明“毛的红朝才是真正的奴隶社会”,从而证明,中国自开天辟地,直至1949年的漫长时间里都是原始社会。这一论断,估计连郭沫若也服服帖帖,如果马克思还活着,不得不认栽。
   共产党用暴力来解决学术争端,所以暴力才是共产党的最高真理。列宁曾说“暴力是革命的火车头,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利器。”一副流氓嘴脸和流氓逻辑。可见,马克思理论千条万条,暴力才是第一条。可笑的是,马克思者研究马克思,下笔洋洋洒洒,开口滔滔不绝,却看不透这一点,愚昧!
   共产党用暴力代替辩论,理屈词穷就动刀子,用暴力卫护谬论,罪恶至极。
   中共这一招叫做掩耳盗铃,堵住了中国人的嘴,却按不住外国人的笔。日本现代研究中国甲骨学名家岛邦男(1908~1977)于遗稿中直言不讳地否定了郭沫若的“殷代奴隶社会说”。他于遗稿《殷代非奴隶社会一证》中运用甲骨学博识,从甲骨卜辞中出现的“农业、畜牧、祭祀”等文字和记事的论证中,逐一反驳了郭沫若主张殷代“众”字为“奴隶”以及殷代为奴隶社会的论点,提出了殷代非奴隶社会的可信一证。岛邦氏的这种认识,表明中国“无奴学派”的主张事实上已经影响到国外,现在,国外一大批研究中国古代史的学者对中国古代社会“无奴论”的认识产生共鸣,“无奴论”将浩浩荡荡走向世界。我们可以思考一下,殷代都不是奴隶社会,哪中国还有奴隶社会吗?
   如:特雷斯特曼(J.M.Treistman)、吉德炜(D.N.Keightley)
   马列主义理论对史学危害巨大,应用它只能落入桎梏之中。号称中国最博学的人、教授中的教授、懂得十几种语言的文史学家陈寅恪教授,并不参与“有奴论”争论,他根本就看不起马列主义,把马列主义称为“桎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