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要做孙中山,不做谭嗣同]
金光鸿文集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未来民主中国南亚战略
·中華聯邦共和國關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立場----中華聯邦共和國總統令(第一號
·未來民主中國立場:必须追究缅甸军政府的反人类的暴行
·敬告馬來西亞政府:那我們來替你管好了!
·必须将朝核问题上升到终结共产极权制度的高度
·俄罗斯派军事代表团进入朝鲜意欲何为?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欢迎对号入座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我解《论语》之“父母在,不远游”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我读老子(一)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希望大家学点哲学之TPP和一带一路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金光鸿律师关于中菲南海会谈(即将)的几点建议
·南海那几个破岛……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就马总统登太平岛告美国政府
·把土地还给人民 --强烈抗议美国政府逮捕俄勒冈示威者
·警告美军:不要在中国主权海域或领空从事军事活动
·未来中国不结盟 --给美国的温柔一刀
·美国人究竟想干什么?
·美国必须赎罪
·美国正在堕落,奥巴马是白痴
·打君子仗,不打小人仗--对川普在习川会谈期间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的解读
·给川普進一言
·特朗普意欲何为?
·美国立宪原则的失落--加州关于“庇护州”议案的修改涉嫌歧视性立法
·班农出使中国见王岐山的使命
·控枪是愚蠢的,案发后应该检讨的是政府政策
·支持美國各州人民拿回主權
·关于美国联邦政府对本国和中国人民行暴政的几个案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要做孙中山,不做谭嗣同

   要做孙中山,不做谭嗣同
   --兼答胡佳兄弟问
   
   金光鸿律师
   


   
   屡败屡战,愈挫愈奋--孙中山
   
   导读
   
   反正我是不想做谭嗣同!如果让我选择,我宁可做孙中山!
   
   关键是有人他也不想做孙中山,就等着天上掉馅饼!还有的被中共的牢狱和同伴的鲜血吓破了胆,做了缩头乌龟,这我就不说了!
   
   还有些人看到了八九六四年后虚假的经济繁荣,居然开始为屠夫唱赞歌,他们当中既有中共的奴民,也有一叶障目的海外华人!
   
   当然,也有些人在为了自由,在不屈不挠地抗争!
   ……
   
   是时候了!该有个了结了!百年共运该画个句号了!
   
   自由中国万岁!
   
   最后,我也顺便敬告那些说不上怀着什么目的劝我回国坐牢的人,你们就死了这条心!我更有可能的是,一个方案不成再换一个,直到换来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
   
   正文
   
   来美国一年,我一直在关注中国大陆的局势。
   
   一年多来,习政权一边反腐打老虎,一边大肆抓捕民间活跃异议人士,维持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迫害政策,同时收紧言论控制和意识形态控制,很明显,习近平一边收拾人心,一边收拾异议人士,意在维持风雨飘摇的中共政权。
   
   习政权上台,抓捕的国内异议良心人士,很多是我在中国大陆就经常在一块见面、聚餐的朋友、同道,仅举几例:
   
   郭飞雄,我在北京见过一面,因我俩都是湖北人,还叙过乡情,我在大陆的时候,飞雄起草的为江西刘萍的呼吁信,我签过名,随后还收到过一个不知是什么人的质询电话;来北美后,飞雄让我签署有关呼吁中共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因我对中共已不再抱任何幻想,所以拒绝了,飞雄也没有勉强我,再后来,飞雄被抓了。
   
   许志永,我经常参加一些公盟组织的活动,也在其他一些聚会上经常见面,出国之前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一个作家、学者聚会上,最近刚被中共判刑四年。
   
   十君子中的赵常青,也是经常见面的同道,有次我劝他退党,他大为不解,觉得很好笑,我后来想想,也觉得好笑--这样坚定的一直战斗在反共第一线的朋友,早就跟中共划清界限了,再后来,长青有了儿子,看到他当了父亲那种满足和乐观的神情,不禁为他高兴,再后来,被抓了,我为十君子写了一篇呼吁信。
   
   青岛陆雪琴女士,法轮功学员,我2011年去青岛办案,期间,曾在青岛开发区一派出所与所长步强、国保宫蹇有过一段“佳话”,办案期间,多次见过陆雪琴,很善良、很温柔、很坚强的一个中国女性,说话慢声细语的,还见过她先生,此前,陆雪琴曾多次被酷刑,为此自由亚洲电台2009年3月29日作了题为《青岛将审理多名法轮功学员 陆雪琴被刑讯逼供致残》的专门报道,因多方抗争,5月28日青岛法院裁定中止审理后被释放,二零一三年五月,因聚会被青岛警方非法拘禁,据明慧网报道,“陆雪琴身体也生命垂危,生活不能自理,被非法关押,其代理律师一再向青岛市公安局、青岛市检察院申请保外就医,遭到拒绝,律师感叹青岛市相关人员‘实在无人性’”(http://goo.gl/ljfDF0)。
   
   我来美国后,不断收到类似的这样一些请求,请求我为被抓的法轮功、民运,藏族等异议良心人士呼吁,包括在美国的王炳章先生的亲友的请求。
   
   其实他们不说,我也一直在想一个一揽子的解决方案和策划一些行动,因为在我看来,六四遗留问题也好,法轮功冤案也好,地下教会的信仰迫害,西藏流亡政府的诉求,新疆、蒙古的民族自治权,香港和澳门的自治权,台湾的主权和尊严问题,以及习政权对政治、宗教、民族和经济异议人士的持续打压和迫害,实际上都是一个问题,就是关乎中国各民族人民的自由和主权的问题,它们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自八九六四以来,我就一直就在方案和策略两方面寻找出路,后来想到,方案固然重要,但方案的实施,以及自由化后的中国民主建设问题,还得仰赖民众的素质,要想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问题,首先就要唤醒民众,因为在我看来,民众的麻木和愚昧才是中共得以售其奸的主要原因,所以,事实上,我是一直有这两方面的想法的!
   
   我的想法和相关的成果都在我的博讯之“告别中共,再造共和”博客上(已停止更新,欢迎访问"金光鸿文集"。2017/11/21修订),有不少是我八九六四以后,来美国前,早就酝酿过多次的想法,之所以当时没拿出来,是因为我不想做谭嗣同,我不想干那种明摆着把自己送进去的事,我宁可做孙中山先生,一个方案不行换另外一个,“屡败屡战,愈挫愈勇”,能做什么就做什么,默默地为自己的目标添砖加瓦!
   
   说到这个邪恶的中共,它自一九二零年成立第一个支部以来,就一直对中国的善良民众玩弄阴谋:
   
   起初他们许诺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的中国,我们信了它!
   
   后来他又许诺一个民主、不搞一党专政的中国,我们又信了它!
   
   后来占据了中国大陆后,他又许诺共和,我们也信了它!
   
   五七年,他许诺知识分子不搞秋后算账,我们仍然信了它!
   
   大跃进,他许诺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我们还是信了它!
   
   文革,他说造反有理,我们一如既往地信了它!
   
   改革开放,他痛改前非,说共同富裕,我们能不信吗?!他一向这么伟大、光荣、正确!
   
   到习大头这,彻底没招了,开始劝我们做梦。
   
   ……
   
   再后来,八九六四一声枪响,没人再信它了,灭亡只是个时间尽早问题,只不过有些人被吓破了胆,从此一蹶不振!
   
   再后来,镇压法轮功修炼群体,无非是中共上溯至一九二零年以来对中国政治、宗教(信仰)和民族异议人士的涉嫌“灭绝种族”和“危害人类”的犯罪行为的持续!
   
   他说他自己在搞阳谋,我看是阴谋。搞阳谋就应该允许人说话,允许公开辩论,谁有道理听谁的,争执不下就投票表决,多数胜出,同时保障少数的权利,是不是?现在可好,把说话的人、写文章的人、有不同信仰和不同观点的人都关起来,说不赢了就用枪炮、用军警、用酷刑、用牢狱甚至“不施麻药,摘活人器官,还拿去赚钱”(温家宝语转引自大纪元网)等来封人的嘴,这算个什么事?!
   
   许志永被判后,我看到当今中国的局势,非革命不能善解!
   
   而革命只有两个途径,一是颜色革命之街头起义,代价比较小,对社会的震荡也比较小;再一个就是武装起义!
   
   我选择了先呼吁街头起义!(现在我不倾向街头起义,因为我看透了中共的邪恶,现在我主张武装革命推翻中共暴政。2017/11/21修订)
   
   文章贴出去了,题目叫《把监狱填满》,一个叫“胡荻@iamhudi”的推友让我自己先回去坐牢,胡佳@hu_jia 则问我坐过牢没有,还有一个叫“集思@T_7”的推友说我是“二杆子”,其他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其实,我很怀疑他们是否真的读懂了我的文章,如果没读懂,请看看我后面写的《〈把监狱填满〉续》以及我随后将要发表的其他相关博文。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还在厦门大学当老师的时候,经常跟学生讲孙中山先生以一人之力而推翻清政的英雄业迹,我说先生最令我佩服的就是他的“屡败屡战,愈挫愈勇”的坚强意志,我对学生说,一个人,只要有了这种“屡败屡战,愈挫愈勇”的意志,就没有不成功的,我还跟学生开玩笑说,包括你们搞对象,追女孩子也要有这种干劲!
   
   而那个“戊戌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先生,在变法失败后,面临生命威胁,友人安排他逃走时,他居然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并言:“自古以来,未有不流血而能成大事者。我愿流血以待後人。”
   
   孙中山成了革命家,成功推翻了满清专制,供后人效仿;谭嗣同引刀一快,殉了他的道,供后人敬仰!
   
   我不知道各位是想做孙中山呢,还是想做谭嗣同?
   
   反正我是不想做谭嗣同!如果让我选择,我宁可做孙中山!(后来,我又写了多篇关于"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的文章。2017/11/21修订)
   
   关键是有人他也不想做孙中山,就等着天上掉馅饼!还有的被中共的牢狱和同伴的鲜血吓破了胆,做了缩头乌龟,这我就不说了!
   
   还有些人看到了八九六四年后虚假的经济繁荣,居然开始为屠夫唱赞歌,他们当中既有中共的奴民,也有一叶障目的海外华人!
   
   当然,也有些人在为了自由,在不屈不挠地抗争!他们是:
   
   为了自由和民主宁愿把中共的牢底坐穿的民运人士;
   为了自己的经济权利不怕黑牢的访民;
   为了维护信仰自由而舍身自焚的藏族同胞;
   为了维护民族尊严和民族文化而不断舍命抗争的维族同胞和其它各族同胞;
   坚守信仰的家庭教会成员;
   面对酷刑和牢狱也不放弃信仰并试图唤醒沉睡的同胞的法轮功学员;
   维护人权、正义和法治的维权律师;
   为了网络言论自由抗争甚至身陷牢狱的网民;
   为了自由和普选而不断请愿并且屡次呼应大陆被迫害民众的香港同胞;
   保留了自由火种并且打破了中国人不适合搞民主的谎话的台湾同胞
   ……
   他们的非暴力不合作的持续抗争,尤其是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的胸怀,
   为中国人民在迈向自由的征途中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篇章!
   
   是时候了!该有个了结了!百年共运该画个句号了!
   
   自由中国万岁!
   
   最后,我也顺便敬告那些说不上怀着什么目的劝我回国坐牢的人,你们就死了这条心!我更有可能的是,一个方案不成再换一个,直到换来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四年二月八日21:52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15:55
   
   
   
   
   
   

此文于2017年11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