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如何提高单兵战斗力之体能训练补充说明]
金光鸿文集
·关于未来民主中国的国歌和国旗的问题
·我期待这样一个中国--我的中国梦
·我的治国理念
·我的外交战略思维提要
·我的政见,给同盟军支招及其他
·中国农业何去何从?
军事
·民强则兵强 --军事笔记二
·上下同欲者胜--军事笔记三
·攻心为上--军事笔记一
·打桥牌可以救中国--兼论战争的策略和艺术
·我再给同盟军支一招:用脑子打仗!
·果敢人不打果敢人?--兼论蒋介石为何丢掉大陆
·治军先治心--军事笔记四
·枪杆子里面不能出人权?
·谁是今日中国之甘地/孙中山/华盛顿?
·也谈暴力革命
·守土有责
·圍棋十訣之戰術筆記
·民为军胆,民为军魂
·校长就是我了……
·戰爭是軍人的職業
· 敦促共军官兵前线倒戈书!
·是哪个蠢才带的兵?!
·马总统啊,先下手为强
·告共军官兵起义书
·軍隊是國家的,國家是人民的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
·果敢危急!强烈呼吁中国军人反出云南
·這是誰帶的兵?蠢才!
·守土有责(二)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流行说法
·擒賊先擒王
·祭刘晓波文
·主上所重是将士用命之所在 --二零一六新年再向习近平夫妇進一言
·要做孙中山,不做谭嗣同 --兼答胡佳兄弟问
·要做战士,不要做烈士(二)
·建议美军对朝鲜实施“斩首“行动
·如何训练开放性思维(转)
·控枪是愚蠢的、疯狂的,奥巴马果然是白痴
反抗策略
·革命是唯一的选项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似的革命 --我对中国目前时局的分析系列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二)
·中国需要一次华盛顿式的革命(三)
·压垮中共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把监狱填满
·谁有能力接管中国?
·当今天下,舍我其谁?!
·不要寄望于当政者 --我的一点说明
·建议各省独立建国,再造共和
·告全民起义书
·大丈夫斗智不斗力--写给我的律师同行们和反共战友们
·从维权人士到革命者的转变
·从杨佳袭警和内华达民兵起义说开去--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我对越南“暴力反华”事件的几点看法--反抗暴政策略研究
·非暴力不合作--全民起义方略之一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提高单兵战斗力之体能训练补充说明

如何提高单兵战斗力之体能训练补充说明
   
   金光鸿
   
   

   单兵战斗力由两部分组成:冷兵器时代:招式、裝備加体能和力量;现代:军事技术、装备和体能力量。
   
   --题记
   
   一
   
   为什么我主张大家通过习武来进行军事体能训练,而不是跑步之类的目前流行的方法呢?
   
   在我看来,道理是显而易见的。
   
   因为中华武术的健身效果和技击格斗效果是跑步之类单纯的健身活动所不能比拟的,而且,武术运动还有医疗效果,但也要注意方法得当,最好有经验丰富的老师指导。
   
   接下来的问题是,一般人认为中华武术很神秘,老师也难找,不得其门而入,尤其是从来没有接触过武术运动的人,加之,从前,一般都是师父带徒弟,传的人也不多,就使得武术运动更加不为寻常百姓所知了。
   
   中国古代的军队大概也是要练武术的,因为那时候是冷兵器时代,武功高强,自然战斗力强,还可以为将为帅,现在是枪炮时代,武术已降为体育健身活动了,所以,很多从来不外传的武术,落入寻常百姓家了,一般的中国人,只要有兴趣自学,都能会个三猫两爪的,而且,现在网络信息时代,只要你想学,随便都可以在网上找到一大批的武术教学视频。
   
   再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们立志要以武力来推翻中共的革命战士,那就是军人了,军人取军人之所需,作为军人战斗力之必须要的第一件事和首要的事,就是体能,没有体能,再好的军事作战技术也要打折扣,只听说老师和书生文弱的,从来没听说军人可以文弱的,那就得从事体能训练,我们看到,美国参谋长邓福德,准备上朝鲜去打仗,他也要进行体能测试的,虽然他快七十岁了,但也要进行体能测试,这是因为战场的情势瞬息万变,即使你是军队指挥官,也难保没有落难的时候,这时候除了需要你有一定的自卫能力外,体能是必不可少的。
   
   现在军队的体能训练,多半走的都是西方路线,跑步,单双杠,跳跃,攀高,长途拉练等等,这当然也是有用的,而且一直在用。
   
   但这种体能训练方法很容易过劳不说,于身体健康没什么好处,我在德州遇到过一个海军陆战队的退役军人,我们都知道海军陆战队是魔鬼训练式的,他现在退役后是百病丛生,随身带了不少药,结过好几次婚,老婆不是疯了,就是死了,还有一个跑了,身边没小孩,有个小孩,被老婆带走了好像,真是不幸,我建议他炼法轮功试试;我的研究生导师,北大哲学系毕业的,分到武汉大学后天天跑东湖一圈约20公里,后来累倒了,一检查,肺结核……
   
   但还有一条在外看来更有用的体能训练方法,那就是中华武术,在中国大陆,正规军队走的还是西方似的体能训练方法,只有武警,才有些武术格斗训练项目,其实,我认为,中华武术作为体能训练方法,是可以在军队中推广并取代西方式的体能训练方法的。
   
   中华武术虽然门类繁多,但其实也就两大类,即内家和外家。但无论内家还是外家,都是要强身健体,自卫防身的。内家是由柔、慢入手,然后积柔成刚,慢练快用,外家则由刚、快入手,最后仍然是要越练越柔,刚中见柔,快中见慢,慢练快用。
   
   但无论是内家还是外家,都无一例外地将站桩功作为基础功,拳谚云,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足见桩功的重要性。
   
   外家功的桩功一般是低马步桩,不过,体弱的人练不了这个桩,又苦又累,一般人不容易坚持。
   
   内家功的桩功就简单多了,如太极拳,大成拳,形意拳,八卦掌,其中太极拳和大成拳的基础桩功尤其简单,虽然书上讲了很多要领,其实,我看最根本的就一条,就是摆个姿势,加一念全身放松,就可以了。
   
   这个放松是所有武术、气功训练的入门之要,而且是要刻意追求,并贯彻始终的,是凡动作走样变形的,都是因为松得不够,当然,也可能是腿的支撑力不够,腿的支撑力不够,就会影响放松,无论是内家功,还是外家功,都是从放松入手的,如太极拳之“松活弹抖”的训练要求,松第一,武术套路、技击实战训练要求“未练劲,先练顺”,如何顺,还是从松入手,太极拳训练之用意不用力,也是从松入手,站桩除了增加体能,其实是为了更好的放松,松得彻底,劲力功力就能发挥作用,我的体会,一般站桩站到半小时,身体就松下来了,气功导引术和武术套路训练也是为了这个目的,通过锻炼使身体松下来,达到活气血,长功力,养生的目地。如我提到的李小龙和李连杰,单看图片,我觉得李小龙就比李林杰松得好,可惜,李小龙后来走了西方式体能训练和力量训练模式,劳累过度,中国式的,如站桩和打坐,体能消耗太大会自我保护,就是要睡觉,不过,打坐入定后,那又是另外一种境界了,据说广钦老法师一次定了四个月,还是弘一法师还唤醒的,听李洪志先生讲,历史上定九十年的都有,身上都长草了;菩提达摩据说在少林寺也是面壁九年,在那种状态下,那个人体的新陈代谢和体能消耗是相当相当低的……
   
   只是要注意这个武术的“松”不是松松垮垮、松软、松塌之松,叫“松而不懈”,听起来好难掌握,其实,摆个姿势自己就知道了区别了,一旦出现松松垮垮、松软、松塌现象,就要调整一下了。
   
   举个例子,你们到YOUTUBE找个视频来看一下,太极大师陈正雷,我也不怕他是大师,我说,他走的那个架子,拖泥带水,疲疲塌塌,还摇摇晃晃的,我认为就是犯了松松垮垮、松软、松塌的毛病,按太极拳的术语来讲,那就是平时自己练的时候顶劲没领起来,太极拳有个要领叫“虚领顶劲”,其实,就是防止松软,松塌,我有段时间练太极拳,看陈正雷的视频,自己也不知不觉摇摇晃晃地练,真是耳濡目染,看谁的视频跟谁学,不可不慎,为什么摇摇晃晃,松得不够,要借摇摇晃晃来调整,这是没法增长功力的,真正的松,往那一站,一坐,一动不动,才能增长功力;而另一名大师陈小旺,认真地算起来,还是我师爷,我那个太极拳老师是跟他学的拳,他那个架子走得好,按我看积柔成刚了,这叫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我后来只看他的视频,现在虽然修炼法轮功,但有时还看,也偶尔走走架子。
   
   我的经验是,站桩的时候,守住人体中间一条线就没有任何问题,这叫“守中用中”,武术攻防技巧中的不传之秘。你们看,太极拳雷雷跟徐晓冬那一战,20秒就解决战斗了,那是雷雷完全没有实战经验,中间那一条线没守住,中门大开,而且雷雷功力也不够,徐晓冬直奔中门扑过来,雷雷不知闪避,一下子被扑翻在地……
   
   其实,站桩最好什么也不想,初习想一个“松”字,或者听音乐也行,久之必然入静甚至入定,那是最长功力,也是最好的休息状态。
   
   扯远了,回到正题。
   
   大家千万不可小看桩功,拳谚云,练拳容易练功难,那功练好了,真是武侠小说里面写的,飞花摘叶都能伤人的,有的甚至一个眼神就把人慑服了。
   
   当年,民国大成拳王芗斋先生,登报求对手,有次,就是只看了一个挑战者一眼,那人就服了;另有一次,一个和尚带了一个七、八十斤重的禅杖来挑战,芗斋公随手摘了一根树枝,和尚攻来,芗斋公只一招,就把禅杖挑飞了,足见功力深厚。大家可以在网上找图片来看看,芗斋公瘦瘦小小的,乍一看,跟一个平凡的小老头没什么两样,真是人不可貌相;还有形意拳大师李洛能,三十五岁学形意拳,半步崩拳打遍天下无敌手,那就是功……而且,在中国功夫里,内家拳是什么年龄都可以学的,而外家功夫,则最好年少的时候开始学,而且外家功夫,年纪大了,也要走内家功夫的路线的,比如站浑圆桩,慢练拳套,蓄而不发等等
   
   现在流行在日本的柔道,韩国的跆拳道,泰国的泰拳之类,那就是中华武术的技击末流,那练不出功夫来的,充其量就是学点攻防技巧,一般人两三个月就学得有模有样了,而功,那不是轻易能练出来的……
   
   话又说回来,技击格斗是末流,但也最容易吸引人,也最容易误导人,现在不是有很多怀疑中华传统武术还有没有出路吗?就是因为技击格斗术的面世。
   
   说技击格斗最容易吸引人,是因为,一个无任何武术基础的普通人,只要学上技击格斗三、两个月,对付一个普通人绰绰有余了;说他容易误导人,是因为这种技击格斗防身术,除非特殊情况需要,比如军人争战,一般是没什么大用的,遇到有真功夫的,不堪一击,整天打打杀杀也容易闯祸,不符合中国的道家精神,在中国,道武是同源的。
   
   还不单道武同源,道医也是同源的,你们看,中国历史上中医都是长寿的,打打杀杀的,多有短命横死的,而且,也不能健身,训练不得法还会伤身,打打杀杀的也容易损害健康,你们看拳击界,包括武打明星,没一个有好身体的,李小龙英年早逝,李连杰,才五十出头就瘫痪了,还有什么拳王得什么帕金森症的。
   
   中华武术当然是要讲防身格斗的,但没哪个师父一入门就教人打人,恰恰相反,中华武术的师父一入门教你不打人,讲武德,诸如强身健体,不恃强凌弱等等,而且,教人打人是中华武术的末流,要学上乘的武功,要从基础练起,学过三猫两脚,没什么大用不说,还会给师父惹事,连累师门。
   
   而且,中华武术首重强身健体,没有强健的身体,哪有上乘的武功,大成拳王芗斋先生当年就是因为身体弱才弃文习武的,其次,中华武术还可以寻找理趣,更高的还可以悟道,真有功夫的,那就是悟了道的,哪会轻易拿出来显示,也没那个跟人争斗的心,除非国仇家恨惹上身,现代的那种技击武术馆,现代搏击术之类,那就是自卫防身速成班,真好武术的,或真懂武术的,不会长期浸润的,那种技击格斗,懂一点,可获得良好的攻防意识和实战技巧,于军人是大有裨益的,但长功力不靠这个,遇到高手,一击就垮,所谓花拳秀腿中看不中用。
   
   扯远了,回到正题。
   
   我打了十年太极拳,没练出什么功夫来,就是不站桩,我在厦门大学学太极拳的那个老师也是,后来,他去了菲律宾,大约一两年后见到他,他告诉我,他在菲律宾天天站桩,我注意地观察了一下,看到他走路确实跟以前不一样,轻灵、沉着……以前是扑、扑、扑地,落地有声,跟一般人没什么两样,现在是无声的,走路无声……
   
   最近,为了写这篇文章,我有几天一天站三次桩,从前只一次的,果然是浑身轻松,脚下生根,然后,我又一天打了三次坐,果然是意定神闲,从前也是一次的……
   
   所以,大家一定要重视桩功的训练。
   
   二
   
   再谈谈饮食习惯。
   
   中国自古有穷文富武之说,富武不仅表现在延聘一个好的师父需要很多钱,主要是饮食。
   
   武术锻炼和军事训练都需要消耗大量的体能,要保障肉食外,肉食补充体力快,还要多食油脂,因为油脂含热量高,还可以增加饱腹感,小时候在农村,常听大人说,练功夫要吃猪油饭,就是这个意思,另外,含糖饮料和巧克力也可以快速补充热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