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关于是否原谅中国共产党的问题]
金光鸿文集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未来民主中国南亚战略
·中華聯邦共和國關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立場----中華聯邦共和國總統令(第一號
·未來民主中國立場:必须追究缅甸军政府的反人类的暴行
·敬告馬來西亞政府:那我們來替你管好了!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欢迎对号入座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女性问题
·男子有德便是才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為什麼亞洲女性普遍個性剛強的文化探討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传统哲学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我读老子(一)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金光鸿律师关于中菲南海会谈(即将)的几点建议
·南海那几个破岛……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就马总统登太平岛告美国政府
·把土地还给人民 --强烈抗议美国政府逮捕俄勒冈示威者
·控枪是愚蠢的、疯狂的,奥巴马果然是白痴
·警告美军:不要在中国主权海域或领空从事军事活动
·未来中国不结盟 --给美国的温柔一刀
·美国人究竟想干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是否原谅中国共产党的问题

   关于是否原谅中国共产党的问题
   
   金光鸿
   
   


   最近,有中共高层在讲话中提到请中国人民原谅中国共产党的问题,有些网友也在热议,刚才,在我的脸书上看到脸友“易正利”的帖子(附一),还有些网友跟评,我看了一下,觉得没说清楚,很有必要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就顺手写了如下的帖子,现转发于此,以飨读者,略有修订:
   
   我的观点,对共产党这个组织没什么可原谅的,这个组织的建党基础是以无神论和阶级斗争常说为基础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变种共产主义歪理邪说,并且一开始,就是一群流氓,因了中国人民寻求真理和国家强大的过程中,欺骗了中国人民,窃取了大陆治权,在其六十八年的统治下,祸国殃民,致死和平居民八千万人,对中国人民强迫洗脑,毁坏中国的传统,把锦绣中华弄成了一个罪恶渊薮之地……可以说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必须解体,解体后清算,它害了无数的中国人,包括中国共产党员,他们不也是中国人吗?这是决对不能原谅的。
   
   可以原谅的是个别的、没有对中国人民犯下直接罪行的中国共产党员。
   
   对于那些假共产党这个组织之名,对中国人民犯有反人类罪的共产党员必须送交有审判权的刑事法庭受审,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决不宽恕,必须抓捕归案,这没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有罪定罪,无罪释放,任何人在未经由公正的法庭受审并经由法庭裁决有罪之前,都是无罪的。但中国人民仍然可以从感情上原谅这部分人一时糊涂,受了马列邪说的毒害,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毕竟,没有人天生就是刑事罪犯,而且,也没有人愿意一直纠缠过去的恩恩怨怨,那就让法律来说了算,不搞群众运动或政治清洗。
   
   对那些受了蒙骗的中国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少先队员,在明白中共真相后,退出中共一切组织的,并且为中国人民的自由和民主事业作出了贡献的,是未来民主中国的开国功臣,将受到未来民主中国政府的嘉奖和中国人民世世代代铭记和缅怀。
   
   但是,对于那些至今仍然未(公开)宣布脱离中共或在思想上、感情上、特别是组织上脱离中共的人,虽然你们没有作恶,或者没有对中国人民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但中国人民是无论如何不能从感情上原谅你们的,因为你们虽然没有作恶,但最起码,你们作为中共的一份子,因为你们的存在壮大了它的力量,延长了它的寿命……
   
   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一日下午1:37
   
   附一(来自脸书)
   
   易正利
   October 28 at 10:35pm ·
   關於原諒中國共產黨問題
   
   我說的原諒,是有條件下的原諒!因為我在大陸,很明顯的知道,中國問題是一種體系化問題,不是簡單的個人問題。如果可以自由選擇,我也願意選擇徹底推翻共產黨,選擇直接實現民主,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但是這種想法,我認為就跟頭腦發熱的五毛愛國者一樣,不實事求是,很不接地氣,而且大陸輿論根本就沒有民主熱,衹是有一點改革需求動力而已。
   68年了,大家還不能承認中國共產黨。28年了,大家的整體思維還在大談是非對錯和發洩情緒。你們有沒有想過存在就合理?我之所以觀點跟大家有所不同,民主理念大方向是相同的,衹是我覺得應該更接地氣,除了抱怨和談是非對錯,還應該多談該怎麼辦?至於該怎麼辦,就要實事求是了,方案也有很多了。但是大家基本上都是烏合之眾,除了發脾氣,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就跟五毛一樣,叫喊愛國比誰都愛國,實則完全是一腔熱血,什麼都不瞭解,什麼都不去做,光扯嗓子喊了。衹要是為了民主,任何方案都應該是可以商量的,而且方案越多越好,以適應未來環境的不斷變化,敵強我弱,每一個中國人基本良心還是有的,一口氣吃不成胖子,能推進一點算一點。推進民主和推進新聞言論自由,是雙管齊下的事,很顯然推進新聞言論自由更有現實號召力。我來facebook之後,最大的感受是說實話好難,沒人聽,不討好!問題出在哪裡?28年了為什麼一事無成,就是因為沒有做到“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太不接地氣了,既沒有團结群眾,又沒有幹出實事,文攻武攻都不行,相反你們的臭脾氣和無知,把大陸想民主的人嚇跑了。
   
   其次關於原諒,大家理解有誤,過去已成了歷史,為什麼不能原諒?另外是有條件下的原諒,如果能夠實現新聞言論自由,可以對近20年內的事情有罪從輕,本來就是一個態度問題,雙方都退一步的問題。事實上大陸貪污腐敗問題,現在執行的就是從輕處罰,按照法律,秦城監獄裡面的人,每一個都可以死好幾次了。如果主動推動新聞言論自由,你們要求處罰更重,那麼誰還願意去推動改革?
   
   我所認識的共產黨領導幹部,都還挺好挺厚道,換位思考,將心比心,我在他們的崗位,不一定幹得比他們好,要知道體系問題,憑個人並不能改變什麼,哪怕是你身在其位。
   
   當然,我也知道原諒中國共產黨,這一說法也不太切實際,但畢竟是一種理論上共贏的最佳方案,可以作為眾多方案中的備選方案之一。

此文于2017年11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