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曹长青:郭文贵错在哪里?]
藏人主张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袁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袁紅冰教授回答對有關「全協中心」的
·「中國爆料革命全球協調中心」公告第0001號
·全民爆料、全民覺醒、全民控訴、全民反抗!—— 以民主革命大聯合的名義向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中共对藏新政策内容外泄
·从今年藏人自焚引发回顾整体
·历史的真相与和解
·美国学者谈西藏现状
·西班牙最高法院受理流亡藏人对胡锦涛的控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人血的盛宴
·从“红藏人”求“红汉人”看中共本质
·有关西藏的若干问题
·阿 沛 ˙晉美 答《 西 藏 時 報 》 記 者
·英国最早藏传佛寺创建人在中国遇害
·中共又被捕一名西藏新学派作家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西藏之页前主编谈14年西藏人权
·焚身存活藏人的处境极其悲惨
·藏人为什么纪念3月10日
·独立是西藏人民的梦想
·中共疯狂建坝威胁西藏生态
·西方藏学家公开批评“中道”
·西藏的母婴健康面临危机
·藏族和维族人在中国申请护照难
·美国呼吁中国调查藏人高僧狱中去世原因
·中共民族政策分歧
·《西藏秘密》中的扭曲西藏的证据
·三问王力雄
·《西藏主义》单行版问世(图)
·议会开了收回“中道”支持的先例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叶小文现象批评—评叶小文:“活佛转世”也要打假
·藏人学者评朱维群对央视记者的谈话
·北京学者炮轰西藏决策高官朱维群、叶小文
·复国主义者李科先对流亡选务署提出异议
·藏人权益团体发布2016年度西藏人权报告
·“李科先文章”及“中共官媒宣传”解析
·三月,血!血!血!
·如何了解西藏複雜多元的歷史?
·破两亿点击大作:色达的房子和海南的藏语
·【中共很清楚達賴與班禪相互認證的關鍵作用作用 】
·失踪22年的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
·第四届西藏复国大会将于八月在法国举行
·西藏尖扎县年轻僧侣嘉央洛色自焚身亡
·流亡藏人纪念《十七条协议》签署日强调西藏独立地位
·遭判刑藏人作家周洛被指在狱中强制接受劳改
东赛独白
·东赛向读者自我介绍
·向布拉格之春引领人物致哀
·藏人沉痛哀吊方教授
·第一个参加奥运会的藏族女孩
·藏族体育选手摘取奥运铜牌
·亚洲民主化巨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长青:郭文贵错在哪里?

曹长青:谁在制造“民运”乱象?郭文贵错在哪里?(视频文字稿)
   
   https://youtu.be/oindk3EImxA
   
   【文字听打整理:推特党筹委会义工:SHI HONGLEI, 星月,jh2017, Will, 一缕清风,石楠,小城故事,令狐冲,Sara】

   
   
   
   大家好,我是曹长青。最近大家都知道,关于这个砸锅、反郭、挺郭,很多意见,很多分歧,我想就此谈一下自己的看法。在郭文贵爆料以来,很多人支持他,赞赏他,认为他像《皇帝的新装》的那个孩子一样敢于喊出中国的真实——那个盗国贼统治中国的真实,很勇敢。今天我就想从这个《皇帝的新装》童话,从四个方面谈一下郭文贵爆料,与现在这些争论,都有关系。
   
   
   
   第一个,我们看看,这是个伟大的童话,喜欢文学的人都知道,不喜欢的人也能听说过,写出了人类的一个本质性的现象:谎言统治,终于有人敢说出真话。安徒生在1837年写的这个故事,正好是中国七七抗战100周年之前,到今年,正好是《皇帝的新装》发表180周年。这个伟大的童话有几点,我觉得跟郭文贵爆料这个现象有一定的关系。大家看我分析的是不是这样子。
   
   
   
   第一个,你看,这个孩子喊出来了:皇帝没有穿衣服啊。周围有没有观众,旁边的邻居,他的父母,他的同学,有没有其他人来说:这个孩子过去怎么样?有没有说这个孩子过去有没有逃学?有没有打过老师?有没有不孝敬父母?有没有去过派出所?没有一个周围的人来追究这个孩子的过去。安徒生就没有安排这个情节,为什么安徒生这么安排?就是安徒生认为,这个孩子的过去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这一瞬间,这个孩子喊出这句话是否真实。用我们现在流行的话,这个孩子的爆料是不是有真实性。
   
   
   
   今天郭文贵这个现象出现了,他爆共产党盗国贼的料,现在不仅是共产党方面大量的弄一些关于郭文贵的料,过去什么官商勾结,贪污,腐败,十九项刑事罪名;海外一些民运人士,有些反郭的人,甚至有人自以是“我是客观独立的人”,来传播共产党的爆料,传播郭文贵过去种种的错误,犯罪。那你看看这个童话,为什么这个童话不追究孩子的过去哪,那孩子有没有个逃学,有没有不法的行为,怎么不追究,怎么不提出呢?安徒生为什么不安排这些情节呢?就是安徒生认为、意识到,如果安排那个情节,等于就用那个孩子过去种种的可能有过不法的行为,不道德的行为,不好的行为,来否定了这个孩子现在指出来皇帝没有穿衣服这个事情的正当性,真实性。所以安徒生不这样安排。
   
   
   
   那今天,这些追究郭文贵过去的,共产党就是想让郭文贵过去那些事儿,来把海外民运人士脑袋给弄混了,用过去种种可能做过什么不道德,官商勾结,什么十九项刑事罪名,这个那个,来让你起疑心,最后让你否定郭文贵9个月爆料的正当性。关键就在这里!否定了正当性,进一步就是否定它的真实性。这就是追究郭文贵过去要产生这么个效果。共产党是有意识的,海外有些人可能客观上没有认识到,也跟着这么喊。最后起到是殊途同归,一样的效果。
   
   
   
   所以,你看安徒生的童话,你再看一遍,为什么安徒生不安排那个孩子的同学,孩子的父母,孩子的家长,孩子的周围邻居,来追究孩子的过去?就是因为,如果追究,就等于否定了这个孩子今天爆料的正当性和真实性。结果你看看这孩子父母怎么说的,第一时间,孩子父亲说:“上帝呀,听听这个天真的声音”。他爸爸第一时间做出这么一个反应。他爸没有说:“这孩子过去怎么样,不听话,这孩子过去有时候撒谎什么的”。他爸就看现在这个孩子喊出这个话,喊出这个事实,是不是这么回事。
   
   
   
   德国有个大众传播学者伊丽莎白.纽曼,提出一个沉默螺旋的理论。就是面对一个事实,大家都不敢说话,怕什么呢,怕成为那个孩子,成为少数。因为大家都说皇帝的衣服漂亮啊,都不敢说话,你也沉默,我也沉默,他也沉默,沉默螺旋起来,螺旋螺旋……,结果是什么,让少数人,那个虚假占了上风,沉默螺旋的结果形成另外四个字——伪造多数。
   
   
   
   共产党统治中国68年,从1949年到现在,就用这个方法。让你每个人不敢说话,最后你们都沉默,在一起沉默,最后《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环球时报》他们就伪造多数成功。他们就变成了所谓“多数”,其实他们是“少数”,是利用你的沉默的。今天这个孩子喊出一句话,他爸爸首先反响,然后人民反响,这个沉默螺旋打破了,最后伪造的那个“多数”被打破了!叫人民知道那些《人民日报》《新华社》《环球时报》等等是伪造的多数,不是多数,共产党不是多数,人民才是多数,沉默的大多数才是多数,但是你必须发出声音,你才能让世人知道你是多数。这是第一条,《皇帝的新装》给我的启示。
   
   
   
   第二条,郭文贵爆料这个现象跟《皇帝的新装》这个童话有关联的,为什么说这个孩子爆料是真实的呢?他父亲怎么第一时间说:“上帝呀,听听这个天真的声音呢”。怎么做出这个判断,包括郭文贵的爆料,你说不追究郭文贵过去,不看这个人的历史,怎么判断他现在爆料真实呢。就是跟《皇帝的新装》这个故事有关系的。两点:怎么证明它真实,怎么判断它真实,第一,看敌人方面的反应。第二,看人民方面的反应。看这两个反应。我们看第一条,敌人方面的反应。那个孩子喊出来了:“他什么也没有穿哪,没有穿衣服”。他爸爸跟上一句话:“上帝呀,听听这个天真的声音”。然后,老百姓就开始传开了。这个时候,皇帝,敌人方面怎么反应的,“皇帝有点发抖”,这是这个童话原文,翻成中文的。因为他觉得,“老百姓所讲的话似乎是真的”。他感觉到了,他恐惧了!这个时候他怎么办,他觉得,必须把这游行进行完,故意抬起头。但是这个童话,看完之后,你会知道,皇帝再也不敢光着身子到外面来游行了,不敢了,唯一的一次,如果有续集的话,皇帝会下令把那两个裁缝抓回来,砍头,凌迟,恨死他们了——让我丢死脸了,赤身裸体,大街上走了一圈,展露丑陋,展露愚蠢,
   
   
   
   皇帝发抖了。恐惧了。皇帝的恐惧就证明了孩子爆料的真实性。那怎么证明郭文贵爆料的真实性,我们不谈别的,就谈一条,你就看看中共方面怎么反应的。中共派出了国安部部长级的纪委书记刘彦平到纽约,劝郭文贵,中共派出来公安部副部长、第一局局长孙立军来到美国,要跟郭文贵见面,想劝他,不要爆料。过去有过吗?过去28年来,什么时候有过共产党派出这么级别的干部到美国来,跟任何的中国民运的领袖,理论家,谈判,讨价还价,你不要爆料,有过吗?从来没有。证明什么,恐惧,阻止。
   
   
   
   刘彦平对郭文贵说的很清楚:你19项刑事罪和罪名,都可以变成民事纠纷。民事纠纷以后,政府出面帮你摆平,协调。我以前节目讲过,刑事变成民事,民事变成无事。而且让你变成正资产。就是你资产还有正项,有钱。承诺到这种程度,为什么,恐惧。包括最新发展吧。把一些中共商人派到海外,我认为共产党派的,包括那个潘石屹到了台湾,接受那个亲北京的,亲共产党的妖婆陈文茜专访,攻击郭文贵。他怎么不敢到纽约来,自由辩论?你跑到亲共媒体上,包括尤其共产党最近做的很下贱一个动作,可以看出来,就是把原来郭文贵一个合作伙伴,后来闹翻了,后来被公安局抓起来了,判刑的那个曲龙放出来了。由曲龙现在做电视节目,一集一集的,来诋毁攻击郭文贵。那我们就问了,那曲龙原来判刑了,郭文贵不是今年才来到美国,来到西方已经两年多了,原来怎么不放曲龙呢,如果是冤案的话原来怎么不改判呢?什么时候改判了,什么时候放出来了,是在郭文贵爆料之后,而且是在刘彦平和孙立军来到美国之后看到劝郭文贵没有效果,郭文贵不为所动,这才开始改变用其它方式,派出什么吴征、杨澜等等,游说美国媒体组织,包括马蕊在美国纽约要告郭文贵涉嫌强暴,给律师事务所1小时一千美元。马蕊她有钱吗?这不是共产党出钱吗?包括曲龙现在放出来了,不就是吗,你只要给我咬郭文贵你就无罪,就可以出来。那个曲龙是自愿的吗?如果是自愿的也是为了跟他交换嘛,你只要放我自由了你要我怎么说就怎么说,那稿子谁写的?曲龙为了攻击郭文贵不择手段到跟滕彪差不多了!他说什么,郭文贵说八九民运我把摩托车卖了支援那些学生,他说这是假的。证据是什么?我以为曲龙能拿到什么真的证据,那我也看一看吧,我把那视频看了,曲龙拿出证据了,他拿出一张纸是1991年什么判决书,就是滕彪拿的攻击郭文贵的那个中共判决书,说判决书上写的清清楚楚,郭文贵1989年5月28号被逮捕了,距离6月4号还有七天,他怎么能参加六四?就这说郭文贵撒谎。大家看看那个曲龙可以歪曲事情到什么地步了,八九民运是4月15号胡耀邦去世之后才开始出现的,到5月28号已经一个半月了,到6月4号你说差7天就没有参加民运?曲龙这个智商低到这个地步了,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了,没有到6月4号就不算参加民运?那我问你,吾尔开希6月2号就走了,6月4日好像吾尔开希也不在天安门广场呵,那吾尔开希就没有参加八九民运?没有参加六四?这什么逻辑呀?曲龙就可以为了打击郭文贵不择手段,跟滕彪一样,拿中共判决书,用这种数字!你说曲龙的话可信吗?不就为了攻击郭文贵,为了获得他的减刑,释放,公开交换嘛!
   
   
   
   再有,包括(被关押的原公安部副部长)马健那个视频我也看了,我仔细看了,大家要强调真实,你想想共产党手里做那个视频,能真实吗?让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让你攻击郭文贵就得攻击郭文贵,让你攻击所有民运人士你就攻击,他在共产党手里呀!包括民运人士,包括异议人士,异议作家都被迫到共产党中央电视台上认罪,被认罪。所以共产党手里的人,那些诋毁郭文贵的人可信吗?完全不可信嘛!你不是在自由的世界一个真正的自由心愿下的证词嘛。你看共产党恐惧到什么地步,把曲龙这种犯低级错误的人都让他来做视频,而且让他写书,一章一章的。曲龙有写作能力吗?就做到这种程度!为了什么?就是用郭文贵的过去来否定郭文贵爆料的正当性,真实性,同时展示了共产党阵营的恐惧,不恐惧不会这么全方位地打击郭文贵,把他过去的人都找出来,包括美国之音断播,发红色通告逼迫它断播,美国哈德森研究所取消演讲,包括美国的脸书推特等等取消他上。其他民运人士有谁呀?过去有过吗?这个推特脸书不是一年两年了,有哪个民运的领袖,哪个民运组织的主席,哪个民运理论家被停止过推特和脸书?只有郭文贵!为什么?不就因为要阻止他,为什么恐惧?就是因为这个爆料有真实性他才会恐惧。没有真实恐惧什么?今天你说这个共产党哪个民运人士报我的料,我恐惧什么?随你讲啊,我有精力有金钱我就告你,用法律手段解决了,我恐惧什么!共产党为什么这么恐惧?因为这个爆料他感到真实性,感到威胁。你看刘彦平到美国纽约来跟郭文贵说的很清楚,不要爆王岐山,不要爆孟建柱的料,不要提他们两个,清清楚楚的。说明他们两个有问题,郭文贵手里有料嘛!所以你从敌人方面的反应,共产党阵营的反应,盗国贼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孩子喊出这个话是不是真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