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
藏人主张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布2017年度人权报告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伍凡評論》第536期 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2017-11-19

   
   
   
   今天是2017年11月19日,今天的評論是《伍凡評論》第536期,評論的題目是「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十九大剛剛過去了,習近平頭上戴著皇冠「習思想」,也就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了黨章。人們以為他應該是萬事已備,東風到來、一切平安如意,但是最近我所看到的資料,正好恰恰相反。最嚴重的除了國際問題以外,在國內黨內鬥爭已經告一段落,大規模的清洗反腐敗鬥爭,抓了150萬官員之後,現在他面臨最為嚴重的問題,就是經濟金融的危機正在發生,正衝向習近平。
   
   
   
   昨天我在網上看到一個消息,在中國大陸的微信網,是紅二代的微信網,他們流傳了一篇文章,這個文章的題目叫做《誰在養中國》,這個題目是很吸引人的。它裡面披露一個消息,就是說2016年全國31個省市,有25個省市它們的財政收入是負的,去年25個省市總共欠缺五萬億人民幣的財政收入,只有北京、上海、廣東、福建、浙江、深圳,這六七個省市是正的。所以現在人們要問,要由六七個城市,去養24到25的城市的財政收入,這個情形非常蹊蹺。現在中國沒有發生大規模的災難、天然災害,也沒有發生戰爭,為什麼全國四分之三省市的財政收入是負的,並且欠了五萬億。那麼到了今年就更嚴重了。現在到了9月份為止,就北京、上海、廣東三個省市財政收入是正的,其它全部都是負的,入不敷出,什麼原因?
   
   
   
   在我的記憶中毛澤東打下天下以後占領了中國大陸,曾經發生兩次大規模全國性的財政負的不是正的,第一次就是在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毛澤東推行極左的思想,極左的路線「人民公社」、「大躍進」、「大煉鋼鐵」把經濟拖垮了。那麼有什麼辦法把它挽救回來呢?那就開放市場讓農民、工商業進入發展,救經濟回轉了。
   
   
   
   第二次就是文化大革命,十年文化大革命也是採取極左思想,鬧革命、不生產、不讀書,結果經濟走到了崩潰的邊緣。那麼改革開放又是開放市場經濟,慢慢的又恢復起來,並且逐漸好轉。
   
   
   
   現在他來是第三次了,就是說沒有大規模天然自然災害,沒有戰爭的狀況下,引發經濟蕭條下滑,那正如說習近平的政治經濟路線有問題。那麼我在想這個政治經濟路線,中共一直在發放M2,來供養共各省市去投入生產。可是大家還記得在王歧山大規模推行反腐抓了貪污官員之後,普遍的官員是怠工消極不幹活,甚至把錢撥到你的省市,他們不動作也不去投資,結果中央銀行把錢收回去了,也就是消極怠工。
   
   
   
   那現在普遍的狀況,在我看來非常有可能是中共官員不喜歡習近平這一套,不喜歡習近平來做老大,他們就採取消極怠工、磨洋工,普遍的使這個經濟下滑。
   
   
   
   講不出更多的理由來,因為這兩年國外的國際貿易正在復甦,國際貿易的量在增加,波羅的海的海運指數在上升,那在這個狀況下為什麼中國出現這麼個特殊狀況呢?並且2016年到了2017年連續發生,所以這個事情發生是有原因的,不會是無緣無故的。
   
   
   
   儘管中共不斷的把M2流量在增加,每個月在增加,每個月增加8.5%、8.9%、9.2%一直在增加,可是25個省市他們的經濟收入還是負的,所以這就是說明習近平所走的路線,這些中共官員們不歡迎。他沒辦法跟你鬥,他就跟你磨洋工,在我想這種可能性是非常大。
   
   
   
   那我們怎麼佐證這個說法呢?因為這個消息是在微信網紅二代的一個網站裡面放出來的。
   
   
   
   那我們看看現在現實的狀況。11月14日中國能源管理局發表公告,十月份中國全國的用電量普遍的下降2.2%,而民間的老百姓用電量下降更多,下降了4%,這個數字我還懷疑,可能很多被它模糊了,它不講,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也就在11月14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字,中國工業生產的指數,10月份達到6.2%,比9月份的6.6%下降了0.4的百分點,這是第二個現象。
   
   
   
   第三個現象,就在最近發生中國的債市三年以來突然的下跌,這表明了中國的金融系統出了大問題。那人們估計這個債市下跌,那麼股市、房市也會接著下跌。
   
   
   
   那麼房市如何呢?我看看最近的消息,北京的郊區一個叫做燕郊地區,離北京市中心只有35公里,今年的房價跌了三成,還賣不掉。再說北京是一線城市,很多人要到那裡去找工作想住在那裡,可是房子賣不掉。為什麼?因為中共看到現在眼前這樣的一個狀況,它拚命放M2是增加負債,所以它從10月份它的M2減少,從9.2%減到了8.6%,那麼市場的資金短缺、利息升高,沒有錢投入到房地產,房地產的價格馬上下跌,下跌之後還賣不掉,這個現象都出來了。這個是習近平做了龍頭老大之後,做了習皇帝之後完全意想不到的。
   
   
   
   還有一個現象更奇特,就在前天新華社發表了一篇文章,給了習近平八頂新帽子,這些帽子做得非常大:開創性的領導人,帶領中國實行偉大夢想的掌舵者,偉大鬥爭中形成黨的核心,為人民謀幸福的勤務員,有擔當的國家改革發展戰略家,重塑軍隊和國防的統帥、國際舞台上的大國領袖、新時代現代化建設的總設計師。在經濟金融危機的時候,把這八大帽子戴到習近平頭上,什麼意思?我看了以後覺得很納悶,你究竟是捧他還是貶他呢?在黨的代表大會上為什么不提出來?黨代表大會過後這經濟金融的壞消息出來了,把這八頂帽子套在習近平頭上。你要說他是無能,你戴了這八頂帽子經濟反而更壞。
   
   
   
   這說明什麼呢?在我的感覺這說明共產黨內部的鬥爭非常非常的激烈。儘管十九大開會了,你選出七個常委,你大權一把抓,但是地方官員,省市級,包括國務院、全國人大、全國政協這些高官們根本不賣你的帳,要出你的洋相。這八頂帽子和現在的時代根本不相符合。
   
   
   
   如果你經濟是欣欣向榮,人民生活過得很好,人們過得心情舒暢,你這八頂帽子拿出來還有一點有模有樣。你現在經濟、環境這麼壞,金融背負了這麼多的債務,再加上國際壓力很大,你現在把這八頂帽子突然拿出來,在我看可能是臭他,要捧殺他,這是黨內鬥爭的一種策略,這是我的感覺。
   
   
   
   這個金融、經濟危機有沒有人給習近平提出警告呢?有啊!就在十九大的第二天,10月19日,中共央行行長周小川在一個小組會議上突然發言,他說中國的金融很可能在某個時刻,「明斯基時刻」會到來,什麼叫「明斯基時刻」?這是一個美國教授提出來的理論。就說你大量的投資過後,不斷的把錢投到市場之後,到某一個時刻,資金周轉不動了,周轉不動了會有斷檔,缺錢了,這時候各種各樣的金融矛盾、金融危機就發生了。這是這個明斯基教授提出來的理論。現在周小川把這個理論在中共十九大的小組會上提出來,這是第一次警告。
   
   
   
   第二次警告在11月初,十九大開完了,周小川寫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大意是這樣講的,他說我們不要光注意「黑天鵝」突然的襲擊,更要注重「灰犀牛」這種大的危機。什麼意思?就是說「黑天鵝」這種機率非常小的突然出現,給人們很吃驚的一個現象:「黑天鵝」來了。這叫「黑天鵝」,它出現的機率很小;而「灰犀牛」出現的機率非常高,我們要防止它。周小川所指的是誰呢?「灰犀牛」指的是中國民間的財團、民間的資本家。
   
   
   
   習近平遇到了現在的經濟金融危機,他能採取什麼辦法呢?他正在採取幾種辦法。根據中共長期以來採取的手段,在溫家寶時期有四萬億緊急的投入,要把經濟GDP向上抬高起來,去搞各種各樣鐵公基的建設,可是這些建設沒有任何回報,投入的錢當年或者10年以後都收不回來,不但收不回來,也沒有利潤,他採取這個辦法緊急救火。那麼現在習近平還能不能採取這個辦法?現在中國負債這麼高。
   
   
   
   中國現在負債究竟有多少?我看了資料有兩個大數字在裡頭。就是中國的M2,資金的流量中國央行每個月往外發,幾十年來發行M2增加了80倍,請問中國的GDP有增加80倍嗎?中國老百姓的收入有增加80倍嗎?沒有!可你現在發行的鈔票就增加了80倍。是什麼意思?中共央行發出去的M2等於中共央行欠的債呀!你要把錢收回來,你收不回來,那你的金融最後就要破產了。
   
   
   
   現在是多少呢?我查了一下,到了2017年10月份,中國M2是165萬億人民幣的債務,現在沒有錢來還。并且幾乎所有的地方政府沒有收入了,他們有錢還銀行嗎?沒有!第二個債務是地方政府這十幾、二十年來的地方債務欠了30萬億人民幣。所以這兩項加起來約200萬億人民幣,在中國大地上白花花的紙票就這樣流轉,這些紙票不可能產生新的利潤,並且還背了債。每一年中國GDP多少呢?中國2016年的GDP是74萬億,債務是200萬億,債務是2016年GDP的將近3倍啊!
   
   
   
   正因為這樣,美國的穆迪、標普這些公司對中國國家的金融可信度就降低了,人民幣的可信度下降了。在這種狀況下習近平還有什麼辦法來挽救你現在經濟金融下滑,你還能繼續的大量發鈔票,像溫家寶那樣嗎?去挽救這些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每天跟你要錢、每個月要錢,你怎麼辦?所以我現在看他接下來採取的措施有幾個。
   
   
   
   第一個措施他要把國務院的中央銀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這一行三會,上面再加一個管理機構,叫做金融穩定管理委員會,稱之謂金穩會,他緊急的把它成立了,希望用金穩會來管理一行三會,來管理全國的金融。但是我想你現在匆匆忙忙成立這個機構,也只不過是個執行機構而已,不是制定政策的機構而是執行習近平命令的一個機構。那麼習近平還是走他經濟的老路,不改革國營企業,不全面開放民間的市場,他是走「國進民退」的道路,那麼你這個機構成立起來只不過上面多加一個小房子來管理而已,不會起任何作用。這是第一。
   
   
   
   第二,那些官員都是從一行三會裡調來升級到金穩會,還是那一套思路,能解決問題嗎?解決不了!這是他第一步要做的。
   
   
   
   第二步他要做的就是針對周小川的文章裡所講的對付「灰犀牛」。灰犀牛是非洲的一種野生動物,非常龐大,大概有一兩噸重,非常有力氣。這個「灰犀牛」在中國來講是誰呢?那就是肖建華、吳小暉、王健林、馬雲他們所成立的公司,包括阿里巴巴、騰訊這些公司都當做一個「灰犀牛」來對待。現在他也不殺你,因為它量太大了,你殺了那中國經濟就完蛋了。他採取控制你、監視你,並且強迫你把錢交出來,要在公司裡成立黨委會,他派黨代表在董事會裡邊,中共要派官員進去管理和控制董事會。
   
   
   
   這樣走的結果,我就回想起來了,差不多60年前,1956年,毛澤東在八大開過之後沒多久,就採取資本主義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把中國的資本家一網打盡,從此以後走向了社會主義道路,可是越走越窮、越走越窮,走到了文化大革命的經濟崩潰邊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