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东海一枭(余樟法)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茅于轼在《神化他人是当奴隶的根源》一文中写道:

   

   “中国人很容易把人神圣化或者妖魔化。中国古代有那么多的圣人,至圣孔子,亚圣孟子,还有书圣、诗圣、画圣等艺术上的圣人。到了近现代,中国人又把开国领袖当成神来膜拜。而古代的一些帝王如唐太宗、康熙帝至到今天仍被许多国人神圣化、完美化。

   

   一个人一旦被上升到“圣”的高度,在中国人的心里,他就成了完美的、没有缺点的、不容质疑的神,他们不能接受“圣”会有缺点,不能接受“圣”的不完美。如果有人批评这些圣人,指出他们的不足甚至是错误,就会招来滔天的反驳与咒骂。

   

   同样,中国历史上也有那么多的被妖魔化的人,他们似乎是坏的不能再坏,坏的没有一点好,永远被人唾骂。”

   

   这段话问题多多,大错有二。

   

   其一、昧于圣人圣德。误以为圣人是中国人故意“神圣化”起来即伪造起来的。殊不知,圣德有严格的标准,要“惟精惟一,允执厥中”,要“从心所欲不逾矩”。自尧舜至明清,儒门中人无数无量,成就圣德、成为圣人者,屈指可数。孔孟被称为圣人,名副其实。他们的道德已经抵达圆满境界,载入经典的言论、行为高度中正,堪称完美。

   

   关于古代帝王,先秦有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等圣王。秦后,岂但圣王,连贤人王都没有,君子王亦罕见。唐太宗、康熙帝们道德地位非常有限,朱熹就对唐太宗就持严厉批判态度,认为“太宗之心,则吾恐其无一念之不出于人欲也”云。((《朱文公文集》《答陈同甫》)至于书圣诗圣画圣等称谓,那是形容某些艺术高手的艺术水平绝顶,并不指向他们的德行。

   

   其二、将道德崇拜与权位崇拜、圣贤崇拜与盗贼崇拜混为一谈。崇拜圣贤和圣王,崇拜的是他们的德行,是因为圣贤值得崇拜,与“把开国领袖当成神来膜拜”完全是两回事。借用郁达夫的话说:一个没有圣贤的民族是可悲的奴隶之邦,一个有圣贤而不知尊重甚至加以侮辱、诋毁的民族,则是不可救药的生物之群。圣贤当盗贼,把盗贼当伟人,是善恶正邪极端的的颠倒。

   

   启蒙派有一个共同的爱好:挑圣贤的毛病,没有也要造出来;找盗贼的优点,没有也要加上去。这其实也是一种不诚实。他们自以为实事求是,奈何缺乏知人之明,缺乏实事求是的基本能力。茅于轼与诸多启蒙派一样,不能接受圣人会没有缺点,不能接受圣德的完美,以为历史上的圣人一定是被“神圣化”地化妆起来的,而历史上那些暴君恶棍也一定是被“妖魔化”的结果。

   

   茅于轼文章标题如果改为“神化盗贼暴君是当奴隶的根源”,那就靠谱一点了。

   2017-11-2余东海 首发于儒家网

(2017/1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