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动态:张国堂綦彦臣卢语晖诸君及广大反枭派请进
·灭儒灭佛的文化极权!
·《或者》
·为什么“台湾商人到了大陆就成为残暴的奴隶主?”
·《妓女与菩萨》
·枭鸣动态:中华文化大启蒙
·为政不难,不得罪于巨室
·偶尔一嫖又何妨
·《摸石头过河》
·《向汪精卫先生致敬》
·千古一圣汪精卫!
·坚持唯真主义
·原儒拥护世袭制何错之有?
·祭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论汪精卫
·希望在儒家!---兼谈汪精卫
·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除却精卫不是鸟!-----兼向痛斥汪精卫的朋友致敬!
·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致来访者》
·尊儒驱马,还我文化;攘夷反共,兴我华夏!
·转送中共一妙联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我的眼里没有垃圾》
·女人太美,男人都被镇住啦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为何不打法轮功?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推荐食狗肉之粵人(天赋超群)的一篇奇文并附言
·宁愿拥共,也不与反共垃圾为伍!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余东海一善良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君子的善良,一种是庶民的善良。

   君子仁义挂帅,道德不退,善良也不退,任何环境、任何条件、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善良的本质,坚持言行的善良,善言善行,从善如流,与人为善,底线是不害人。

   庶民利益挂帅,缺乏原则,缺乏恒心,易变多变。故庶民的善良会随着外在环境、条件的变化而变化。故对于庶民的善良,既要珍惜之,又要警惕之。儒家政治对于庶民,既要制民之产、助民致富、保障民生,又要予以文化启蒙、道德教化、以礼导善,同时德主还要刑辅,严肃法律,禁之以法。

   对于庶民之不靠谱和靠不住,儒家有着深刻的认识。孟子早就指出:

   “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孟子梁惠王上)

   士善,因士有恒心,其德有恒;民非恶,但民无恒心,容易变坏。放辟邪侈,放、侈,放纵。辟、邪:不正派,不正当。所以庶民坏起来,会无所不为,无恶不作。

   对于庶民,政府必须保障其物质生活,“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同时提供文化教育维护民德,“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一句话,政府必须施仁政,否则就是不负责任。人民如果因此犯法犯罪,那就等于政府“罔民”,欺骗陷害人民。不教而诛谓之虐,此之谓也。

   施仁政,就要“制民之产”,使“民有恒产”,有基本的生活保障,“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

   仁政的内容,一是物质保障:“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二是文化培养、礼义教化: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如此富之教之,老者安之,黎民怀之,想不王天下都不可能。

   二对于庶民,王夫之说得更加直率严厉。他说: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君子存之,则小人去之矣,不言小人而言庶民,害不在小人而在庶民也。小人之为禽兽,人得而诛之。庶民之为禽兽,不但不可胜诛,且无能知其为恶者,不但不知其为恶,且乐得而称之,相与崇尚而不敢逾越。学者但取十姓百家之言行而勘之,其异于禽兽者, 百不得一也。营营终日,生与死俱者何事?一人倡之,千百人和之,若将不及者何心?芳春昼永,燕飞莺语,见为佳丽。清秋之夕,猿啼蛩吟,见为孤清。乃其所以然者,求食、求匹偶、求安居,不则相斗已耳;不则畏死而震摄已耳。庶民之终日营营,有不如此者乎?二气五行,抟合灵妙,使我为人而异于彼,抑不绝吾有生之 情而或同于彼,乃迷其所同而失其所以异,负天地之至仁以自负其生,此君子所以忧勤惕厉而不容已也。庶民者,流俗也。流俗者,禽兽也。明伦、察物、居仁、由义,四者禽兽之所不得与。壁立万仞,止争一线,可弗惧哉!”(《俟解》)

   这一段话,特别值得民主主义、平等主义者三思。五四以来,对于庶民之恶,知识群体“不但不知其为恶,且乐得而称之,相与崇尚而不敢逾越”,导致民德民智普遍恶劣化。逢迎暴君,是逢君之恶;逢迎暴民,就是逢民之恶。经过毛时代和了解文革的人,对王夫之这段话,当有更加深切的体会。

   毛时代之灾,文革之祸,是极权主义之祸,也是民粹主义之祸;是政治之祸,暴君之祸,也是也是庶民之祸,暴民之祸。

   注意,庶民可以为善可以为恶,不同于恶人。恶人不是人,庶民则是人。孟子说:“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孟子•公孙丑上》)只不过,庶民的四端之心很有限,不发达,如果没有优秀文化的保养和良好制度的维护,很容易蜕化乃至丧失。

   三另外,庶民虽有是非善恶之心,对于一般是非善恶,能够有所分辨。但是,庶民的是非善恶之心很粗糙,因为缺乏正知正见和优秀文化的培养。换言之,庶民未能博学审问慎思,必然缺乏明辨功夫,缺乏择法之眼,于是非、善恶、正邪、华夷、人禽之际等,往往不容易作出明确、正确的辨别和选择。平时或许没问题,特殊情况、关键时刻就会犯糊涂。

   对于庶民愚昧的一面,儒家早有洞察。董仲舒《春秋繁露•深察民号篇》说:“民者,暝也。”《荀子•礼论》说“外是民也”杨倞注:“民,冺无知者。”贾谊《新书大政上》的诠释有更为详尽:“夫民之为言也,暝也;萌之为言也,盲也。故 惟上之所扶而以之,民无不化也,故曰民萌民萌哉 ,直言意而为之名也。”

   孔子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建设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可以让庶民沿着仁本主义道路前进,但要让庶民理解仁本主义的真理奥秘,则大不易。民之愚昧,在先秦诸子中,基本上是一个不言而喻的共识。

   对于庶民的德性,现代知识分子常犯两种错误,一是过于信任、过于抬举,只知其一,只见其善,甚至产生庶民崇拜,变成民粹主义;一是过于贬低,否认庶民善良的一面,甚至认为人之本性本质就是恶,认为民众之愚昧奸恶属于民族劣根性。

   两种观点皆非正见,都是极端而肤浅的。不少人对民众德性的认识,从无条件信任赞美,到不分青红皂白地贬斥痛恨,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就像电影《狗镇》中的女主人公。

   四庶民的善良之不靠谱而靠不住。对此,《狗镇》这部电影有着颇为形象、深刻的展示。但不少人却从中得出了错误的人性结论,沦为人性上、道德上的悲观主义。“知乎”上有一篇署名周冲的影评《如何评价《狗镇》这部电影?》,其中种种谬论认知就颇有代表性。周冲文章如此开头:

   “这是一个真正的恐怖片。它的恐怖之处在于,它是一个锐利的、寒光闪闪的追问。在这个追问之下,我们自以为是的道德变得弱不经风:如果你是狗镇人,你会对一个无辜者施暴吗?再假如,暴力是民主化的,是被允许的,安全的、正当的,没有后顾之忧的,你也能从中获得某种满足的,满城皆如是、无人是例外的,你还敢信心满满地说不么?

   在看完《狗镇》之后,我长久地处于一种颤栗状态,是真实的肉体颤栗,而非修辞。它不由分说地,把我推到人性的法庭,拷问我的良知,审判我的德行,以至于后来,它们统统站不住脚,变成了可疑的存在。

   我会吗?我敢和整个镇子唱反调吗?我无法自信。也许会?也许不会?又也许我只会冷眼旁观,不跟从恶行,也不违良知,远离集体,明哲保身。但,沉默何尝不是另一种认可,冷暴力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暴力。”

   这段话大错有三。其一、只知庶民德性靠不住,不识君子道德不退化,不知道人是可以成德成圣的,所以也信不过自己。其二、只知习性之恶,不明本性至善。因为狗镇人人性的恶化而疑及良知,完全丧失了对人性的信心。

   其三、不能分辨善恶,不知在特殊情况下,守住底线明哲保身就是善,就是良知的作用。在恶势力猖獗、个人无力阻止他人恶行的时候,“不跟从恶行,也不违良知,远离集体,明哲保身”这种选择,符合道德原则。这种时候沉默不是另一种认可,而是另一种抗议;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暴力,而是另一种形式的人性之善。

   五兹再录《如何评价《狗镇》这部电影?》中部分言论予以批判。作者说电影主人公格蕾丝:

   “来到狗镇之前,她一直在行善积德,克服私心,自诩慈悲为怀,原谅强暴犯和杀人犯,宽恕猪狗不如的行径。因为在基督教中,一个罪人和一个修道士,在上帝面前都是平等的,信仰的超越性要求宽容一切罪恶。”

   仁者应该善善恶恶,善善则从善如流,恶恶则嫉恶如仇。《中庸》说:“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孟子四端中有一端是“羞恶之心”,羞是羞耻自己之不善,恶是憎恶别人之邪恶。格蕾丝好人而不能恶人,好善而不能疾恶,虽然有德,是个善人,非常有限。耶教“宽容一切罪恶”的要求,也是不正当、不道德、非人道的。

   倒是《狗镇》主人公格蕾丝父亲、黑帮头目说的一句话相对正确:“人犯了错,你必须惩罚、指责他们。你不惩罚,是不给他们知错的机会;你原谅他们,是因为你自以为你的道德高于他人,这就是傲慢!”批评错误、惩罚罪恶,理所当然,礼所当然。可以原谅错误,不能原谅罪恶。无条件地宽容原谅罪恶,是对罪恶的纵容,对善良的犯罪。不过,这可不是傲慢,而是道德无知。

   作者说:

   “以暴制暴,用惩罚来提醒,用鞭鞑来告诫,甚至,用死亡来洗刷罪孽。这是恶的逻辑。它与基督的绝对宽容的理念完全相悖。可是,在狗镇以及狗镇之外的世界里,这种逻辑却是畅通无阻的。”

   《春秋》大复仇,孔子主张以直报怨。格蕾丝受到狗镇人的人格羞辱和人身侵害,可以报复,有权报复,应该报复。若是坚持公正法则而以直报怨,“以暴制暴,用惩罚来提醒,用鞭鞑来告诫,甚至用死亡来洗刷罪孽。”就符合道义原则和道德逻辑。“基督的绝对宽容的理念”恰恰是不道德、不负责任的。

   格蕾丝的问题是过度报复。她用变本加厉的方式发泄内心的怨恨,不分青红皂白地赶尽杀绝斩草除根,“任何生灵都不放过,老人、妇女、小孩都成为陪葬品。”这不是以暴制暴,而是以恶制恶。注意,以暴制暴未必不道德,因为暴力是中性的,可以用于作恶,也可以用于惩罚罪恶、正义战争和正义复仇。

   作者说:

   《在缅甸寻找乔治欧威尔》这本书里,曾提到一个缅甸传说:有一个村庄,出没着一条恶龙,它神通广大,但无恶不作,每年要求村庄献祭一个处女,每年这个村庄都会有一个英雄去与恶龙搏斗,但无人生还。又一个少年英雄出发时,有人悄悄尾随。英雄用剑刺死恶龙,然后坐在尸身上,看着龙穴内闪烁的珠宝,慢慢地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

   在这个故事里,少年英雄正义、勇敢、无私,但纵然是这样一个毫无破绽的人,也有作恶的潜质。毕竟人非圣贤,总有卑劣之心。而绝对权力的拥有,又为他提供了作恶的条件。于是,他的恶念被唤醒、放出、张牙舞爪、呼风唤雨,然后,他变成另一条恶龙。

   格蕾丝和少年英雄一样,在故事开始,她也是一个圣徒。但在狗镇这个人性课堂,恶通过施恶的过程,一点一点地教授给了受害者。当格雷丝得到权力,她的角色大逆转,原本酣眠于心的恶像苏醒的兽,张开嗜血的眼睛。她发出血洗狗镇的命令,用她刚刚学会的残忍方式,连本带息地回报她的“老师们”,成为更大的作恶者。此时我们才惊觉,格蕾丝其实就是一个没有狗镇户口的狗镇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