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港獨’已經不能遏止]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漫談﹕‘港獨’已經不能遏止

   看情況,香港‘港獨’的思想苗頭已經長成,不能遏止了。

   這個思想苗頭濫觴在大學生範圍裡,現在已經生根在中學生的圈子裡。其最近的證據是﹕特首林鄭月娥出席一個中學生活動,在拍大合照時,一個學生突然舉起手機,亮出“香港獨立”字樣。由於大合照人數眾多,所有在場者都懵然不知,及至記者回到報館放大,(有很大可能是有人通風報訊,) 才發覺此事,成為轟動社會的新聞。

   事情發生後,有關學校自然召見該學生,加以訓斥警告,然而惹來一些支持的學生團體來聲援,認為干涉言論自由。同一時候,不知怎樣,一些‘愛國’團體又來聲討有關學生,雙方在學校門前展開罵戰,好不熱鬧。人們說,不要讓政治滲入學校,似乎這是難以避免了。

   港獨是不可能的事。在梁振英當特首之前,有誰提港獨,都會被人嗤之以鼻,認為太過水月鏡花。但是經過梁振英在五年特首期間的悉心栽培和灌溉,港獨思想是在香港的年輕人中成形了。雖然筆者覺得港獨不可行,任何與之有關的行動亦必然失敗,但富有激情和羅曼蒂克思想的青年和學生不會作如是觀,他們因對中共和建制派不滿而產生分離傾向,不覺港獨思想有何不對,而從思想到行動,也是很自然的事。

   對中共和建制派不利的是,這些思想和可能的行動,是在青年一代中滋生,它們會一代一代的傳遞下去,不會消亡。中共也看到了這一層,因此近來在學生界中大做功夫,又在中學播放基本法委員會主席李飛的演講,又推銷國歌法,又準備把中史列入必修科,又作出種種無數其他的措施和行動。但是我可以說這通通都是徒勞無功的。中共在香港愈多作為,愈多曝光,愈要‘融合’香港,只能愈招致香港青年的抗拒,愈多反彈。原因是什麼﹖原因是香港和大陸在許多方面相差太遠了,這些方面表現在政治制度、人民質素、自由水平、守法程度、知識、禮貌等等。因此,中共要‘融合’香港,自然會招致香港人的拼命反對,就像中共要統一台灣,必然會引來台灣人的誓死反抗一樣。

   不過,香港和台灣不同的是,台灣不在中共治下,台灣有自己的主權,有本身的防衛力量。它根本已經是一個國家,只不過在國際上遭受中共打壓而已。如果不是受到美國‘保護’,台灣已經被中共吞併,因為中共的昭告世人的國策,便是統一國家,而台灣是現在還在中共‘治外’的地區。中共對台灣虎視眈眈,因此見到台灣不斷和大陸加強交往,不禁令人提心吊膽。

   香港和台灣最大的分別,是香港在中共的治下,是中共的囊中物,美其名是什麼‘行政特區’,但中共已經扯破面皮,說什麼“給你多少權力,便有多少權力”,大有香港人再抵抗,便收回所有‘權力’之勢。是的,現在中共之不能夠在香港為所欲為,是因為第一,香港仍然有一個‘基本法’,這法規定了香港人享有的種種自由,不能任意剝奪。若剝奪了,中共不止失信於世界,而且自討苦吃,因為他們(這裡指大陸有權有勢的人)也要來香港享受自由。

   另外一個香港抗衡中共令他們不能為所欲為的地方,是人心的背向,尤其表現在青年人和學生方面。由於有這一大群力量,在議會和社會中的反建制派得到授權不與當局合作,令其一些有違‘一國兩制’或其精神的措施不能隨心所欲地施行,拖慢‘一國兩制’變質的步伐。這些青年和學生的鼓吹‘港獨’,其效用也在於此。

   在現時的國情下,‘港獨’的思想不會消亡,但是我也不覺得它會成為什麼氣候。它雖然或者會擴大它散佈的範圍,但我卻不認為它會影響中國的穩定。若中國的政局出現什麼問題的話,也不會因為香港的‘港獨’而起。如果說它有什麼‘積極’的意義的話,便是它讓一些吃政治飯的建制派多點好處,更多被‘重用’。而從這個角度去看,建制派也不會讓‘港獨’消亡的。

(2017/1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