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政治偉人]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港事漫談:泛民告急
·港事漫談:策略投票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上)
·港事漫談:周永勤案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中)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香港日記 (95)
·港事漫談﹕小鬼開道
·港事漫談﹕國慶禮物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溫故知新﹕正邪之爭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梁耀宗錯失戎機
·香港日記(96)
·港事漫談﹕梁游與釋法
·世事漫談﹕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選舉
·港事漫談﹕梁游失去議席
·香港日記 (97)
·港事漫談 ﹕特首難產
·天亮了!
·香港日記 (98)
·香港日記 (99)
·香港日記 (100)
·師生緣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反覆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真實死因
·港事隨筆﹕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真實意圖
·港事隨筆﹕ 林鄭繼續強硬的啟示
·香港日記 (101)
·香港日記 (102)
·人生漫談﹕壞脾氣
·香港日記 (103)
·港事漫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漫談﹕張炳良肯定得太早了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港事漫談﹕七警案
·香港日記 (104)
·讀書閑筆﹕紅樓夢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港事漫談﹕梁振英的好戲
·港事漫談﹕梁振英死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偉人

   近來頗覺,政治‘偉人’是塑造出來的,即透過宣傳烘造出來的,很有成王敗寇的味道。

   拿毛澤東來說,僥倖他是成功的,因而被冠以‘偉大的導師、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的頭銜,否則他便是一個土匪,何‘偉大’之有﹖蔣介石不夠運,敗走台灣,成為‘蔣匪’,今天已是歷史人物,再沒有人捧他的場,為他辯護。相反,毛澤東開國之後,政策錯誤導致中國人無端死了幾千萬,中國文物被破壞無數,卻仍然毋須負責,肖像被高懸在天安門城樓上,‘神聖不可侵犯’。

   再拿國共都肯定為政治‘偉人’的孫中山來說,我更加覺得是人為加工得十分厲害。孫中山固然值得佩服,好好的一個西醫生,有舒適的生活不過,卻去鬧革命,到處逃命,顛沛流離。不過,這是他個人的選擇,與別人有什麼關係﹖然而,史書說他是偉大的‘革命先行者’,就是說他的偉大在於搞革命,把滿清扳倒。然而,滿清被推翻之後中國開出了一國什麼局面﹖是軍閥割據、內戰內鬥、日本侵華、國共內戰,中共立國之後一連串政治運動,直至毛澤東死亡為止,在此期間,中國大陸上的人吃盡苦頭,達六七十年之久。這當然不完全是孫中山個人的責任,但他是‘始作俑者’,中國人在他的手下得到什麼好處﹖似乎他安心做一個醫生,對別人的貢獻更多。

   我最近讀了<細說孫中山家族>(沈飛德著)和<孫中山與大月薰>(張石著),頗覺孫中山為人相當自私,不顧一切,並非是好的做人楷模。他和女人的關係更顯出他非常的沒有責任感。在日本,他有很多的‘逢場作戲’的場合,並非聖人。這筆者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因為人有性慾,需要滿足,孫中山沒有能夠壓制,證明他不是什麼超人。(我想起在大陸的被囚禁的異議人士,在這方面是比孫中山強了。)

   但孫中山除了有許多霧水因緣外,還有一些是有穩定關係的,例如陳粹芬和大月薰。陳粹芬跟隨了孫中山許多年,參與了孫的早期革命活動。推翻滿清成立民國之後,孫中山便不再和她來往。沈著記述一個事跡﹕在民國六年,孫中山在廣州。陳粹芬往探訪,孫不接見,並走上陽臺,揮手著離去。其忍心可至如此地步,是棄之如敝屣了。

   大月薰是孫中山棲留在日本時的正式結婚的妻子。兩人認識時,大月薰十五歲。大月薰十九歲時,孫中山向其父求婚獲准,其後大月薰尚誕下一女,是孫中山的親骨肉。(孫在日本有後裔) 後來孫中山離開日本,不知所蹤,當然也沒有負起養家的責任。大月薰被迫改嫁,而因為她是孫中山妻子並非秘密,受‘盛名’所累,她這段婚姻很快便結束了。她後來再婚,嫁了一個寺廟主持。(日本和尚是職業,可以結婚。) 1913年孫中山以革命元勛身份訪日時,據說曾欲見大月薰,但大月薰可能因為羞愧,沒有和孫見面。但我相信如果大月薰相反要見孫中山的話,她的遭遇當會和陳粹芬一樣,因為已經利用完,沒有價值了。

   孫中山另一個,而且是最大的一個,和女人的問題,是宋慶齡。宋慶齡是孫中山革命好友、也是重要的革命助手宋耀如的女兒。宋慶齡在美國大學畢業,接替其姐宋藹齡當孫中山的英文秘書。宋慶齡當時23歲,非常單純,而50歲的孫中山立即展開追求。以孫的魅力,入世未深的宋慶齡當然無法抵擋。當孫中山要和宋慶齡結婚時,孫的革命同志和宋耀如夫婦都反對這項婚事,但孫中山大發雷霆,一意孤行,並有辦法讓宋慶齡離家出走,到日本和他同居。宋慶齡日後成為中共的傀儡,是孫中山一手造成。

   做一個偉人,我們當然要求他的操守比平常人高一點,在這方面,孫中山顯然有所不足。不過,社會需要政治,也需要政治人。對於一些肯作犧牲,無私的政治人,我們可以欽敬、佩服,卻不必膜拜。

(2017/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