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多元男神槟郎]
槟郎文集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多元男神槟郎

   多元男神槟郎
     14文秘转 时倩
   
     中学时,每当学到课文里的优美的散文,读到激励人心的诗词时,内心总会涌出一股浓浓的情感,一个小小的愿望便在心中萌发——文学梦。我的“文学梦”就是希望自己在闲暇时间能写我所想,写我所感,稍高一级的就是能凭一支妙笔写出众多动人的篇章。然而,梦想是好的,但我缺乏一份宝贵的坚持。
     槟郎,一位博学多才又酷爱旅游的大学教师,坚持写作多年,脚踏实地地守护自己的梦想。


     初识槟郎,是在课堂,他教我们“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槟郎,个头不高,身材中等,衣着朴素,乍一看与普通百姓无异,但那双明亮而又神气的眼睛,较高发际线,却又无意中透露出他的不凡智慧。听了槟郎的课,你会发现他是位很有内涵的人。在现当代文学课上,他给我最大的感受便是热爱文学,无数部文学作品像是已经与他的心脑相融合,挑出其中任何一部,他都能讲得娓娓动听,一个个故事生动形象。在课堂中,槟郎会不时地插入几句简短的笑话,调节课堂气氛,这也让学生甚是喜爱。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本学期我又选修了槟郎老师的“旅游文学”公选课。
     旅游文学,槟郎老师将其分为2个版块上课,先是旅游,后是文学。三尺讲台前的他总是饶有兴致,精神饱满地向我们讲述一些他亲自走过的景点,国内的、国外的,让同学们开阔眼界,陶冶情操。因为身居金陵,所以槟郎哥的旅游地多以南京为主,秦淮河、夫子庙、中山陵、总统府、鸡鸣寺、栖霞山……可以说,槟郎对南京的大大小小的景点已是"了如指掌"了。但你别肤浅地认为,槟郎的旅游与我们一样,仅仅是喜好自然的美色。每到一处,游览景观时,槟郎必有他自己的思想,他了解那里的人文,更了解景观胜地背后的故事。再缩小些说,有些景点亦有槟郎他自己的浪漫故事。最爱听他讲述与妻子在秦淮河畔夫子庙与桃叶渡相遇、相知、相爱到相守的故事,浪漫梦幻,美好得让人嫉妒。我时常也会在听完槟郎的课后,约上一两位好友同去游玩。且不说槟郎对景点讲解的细致生动引人兴趣,我更是怀有一点私心,想和他一样,能在美好的地点遇到美好的人和事。
     我印象中,大多数大学教授好像都有过国外任教的经历,槟郎也不例外。在韩国大田市又松大学外教的那段时间,槟郎虽不会讲太多韩语,但亦能与大学生们和谐相处,打成一片。晚会上,节日里,活动中,众多女大学生对着槟郎大喊“我爱你”,我想这亦与他的幽默风趣,平易近人大有关联吧!是啊,一位饱读诗书,热爱自然,关爱同学的大学教师,怎能让人不爱呢?槟郎毕竟是大自然的“粉丝”,热爱旅行,不分国界。课堂上,一篇散文《济州岛记游》深深地吸引了我。济州岛是我们去韩国可以免签证的地方,同时也是众多浪漫韩剧的取景地,让我神往不已。历史上记载,济州岛期初是个独立国家(耽罗国),后归朝鲜统治,而如今的济州岛已成为了美丽的旅游胜地,有“韩国的夏威夷”的美誉。槟郎游玩的景点很多,“怪坡”、“龙头岩”“城山日出峰” 、“耽罗木石苑”等等,美丽的景色配上温馨的故事,真是在“诱惑”我们外出游玩啊!
     我写了那么多有关槟郎热爱旅游的文字,如果这给你造成一种槟郎只是一位喜欢旅游的教授的假象,那可就是我的罪过了!其实,槟郎也是一位很有追求、很有思想的诗人。闲暇之际阅读他的新浪博客,发现在1994年之前,他就开始独自创作。他的随笔、诗歌共计二千多篇,虽不算大有名气,但也足够彰显诗意,算是中上乘之作了。最近,槟郎更新一条动态,新作诗的名字叫做《无人的敲门声》,这是一篇让我读之深感惭愧的诗歌。诗歌采用排比反复的写作形式,多次提到“他在屋子里写啊写”,无论是欢欣快乐的时候还是惆怅哀怨的时刻,他总是在“写啊写”。“写五十年的人生、写乡国的历史和山村、写美丽山水和苦难的人民……”最后“终于写出最满意的作品”,看到了在“光晕中站着似曾相识的天使”。与槟郎相比,我做事真的是三分钟热度,缺少恒心和毅力。而槟郎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可以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不感到厌倦甚至是愈发狂热地努力追求自己的理想,让我深感惭愧,这也是他作为老师最值得我学习的地方了!槟郎的诗歌、散文所写范围非常广泛,美景、节日、回忆、家国、历史、宗教、生活琐事等等,无一不在他的写作范畴之内。
     诗歌《十月桂花香》里,受了创伤的“我”被浓郁的花香熏的沉醉,想要长眠不醒。朦胧的醉意中,“我”仿佛看到了美丽的嫦娥,而桂树也化为“绿衣仙子”围绕着“我”翩翩起舞,仙子的歌唱安慰了“我”,最终“我”亦是荣获了天国的桂冠花环。不论梦幻还是启示,也不论这个“我”是否是诗人自己,但却实实在在的传达出一种积极乐观的心态。未来的美好在等着我们,即使现在的自己遍体鳞伤,但只要努力,只要坚持,总会有走向“王座”的那一天。
     《腊八节快乐》,这是一篇勾起我快乐童年回忆的诗歌。诗歌韵律和谐,朗朗上口,内容朴实又充满画面感,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对节日的喜爱,对快乐童年的追忆,对光阴逝去的不舍!“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先要供给李家的祖先们,皇帝皋陶老聃唐太宗,李白状元李黼公”“二十三糖花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母亲在煮着腊八粥而“我”却已经睡着了。和邻居小伙伴“玩砸石子捏泥巴”,“拨弄”邻家小妹的“长辫子”,这些顺口的歌谣,熟悉的情节不也是我小时候经历过的吗?读着读着也不自觉的回想起童年来了,想念传统节日带给我们的快乐,而如今长大了,与家人团聚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内心竟又有些凄楚。
     《家国随想》,这是一篇文字简短而又语言凝练的议论性诗歌,写了由家到国的统一,又写了家国之间的矛盾,直接指出官家欺凌百姓,权贵绑架国家的社会事实,古时是这样,现在呢?以权谋私,有关系好办事,房屋强拆不管人民生活……现代社会某种程度上仍然未改变原来的状况。可以说这是槟郎在为人民发声了!《明故宫漫步》,槟郎站在历史的“城楼”上眺望远方,仿佛回到明朝,感慨时事,悲叹变迁,由心底发出大明宫殿永远是华夏文化的一部分的感慨和惋惜……槟郎的诗歌、随笔风格多变,忽而缠绵悱恻,忽而气势磅礴,忽而文笔细腻清丽隽永,忽而精工白描朴实无华。《葡萄园情歌》、《故乡的小镇》、《漂远的河灯》、《仙女下凡》、《秦淮河边的孔子》、《音乐台的鸽子》……这多风格的诗歌构成了一个才思敏捷的“多元诗人”。
     槟郎是有信仰的!我觉得,信仰尤为重要,没有信仰就没有方向,容易在低迷遇挫时迷失自己;没有信仰就像没有梦想,没有了前进的动力;没有信仰做事也就会不受约束,没有规矩和范围。我个人对基督教很感兴趣,而槟郎则对他的老祖先尤为狂爱。槟郎曾不止一次在课堂上提到他的偶像,他的信仰之一是道家的老子,平时去寺庙他从来不跪拜,但遇到老子,他总会虔诚的敬拜。而曾经的槟郎也想过作为居士,过着远离红尘的清净生活,无奈事情不随人愿,这些在槟郎的诗歌中均能找到相应的证明,如《居士的情怀》。
     旅行者、文人、教徒,这是我对槟郎的认识总结,虽不知精确与否,但他在我心中确实是一位难得的好先生形象!
     写到这里,就快接近文章的末尾了,而我至此却没有为文章拟题,不禁让我有些苦恼。“教书匠、布衣居士、金陵骚客、三尺讲台上的诗人……”这些都是学生对他的美誉,那我该如何形容他?我觉得任何一个词用在他身上都有些片面了,而我语言又一向贫乏,索性就广而括之吧!多元男神!既能表明他多元的文艺性,又还能显示出我对老师的喜爱,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2017-11-21
(2017/1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