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巴克栏目
[主页]->[百家争鸣]->[巴克栏目]->[风情不再浪漫时 13]
巴克栏目
·巴克:丑鬼
·巴克:看蓝天丑剧的感慨
·巴克:而你却给我
·巴克:我的网恋
·巴克:我们拣了个监控我们的手机
·巴克:灭鼠有三招(转摘)
·巴克:临江仙 ——回君疑问
· 巴克:我是太阳
·巴克:诸葛亮的用人心法(转摘)
·哀思的我在哭泣
· 巴克:我 在 做
·巴克:一箭双雕的灭鼠三招(转摘)
·巴克:鸿运当头
·巴克:明白人与聪明人与精明人的区别
·你好!
·七月的背影
·有情人
·巴克:朋友们,请停止争吵
·巴克:他们为何封杀公民监政会
·巴克:爱加上智慧能够产生奇迹 (转稿)
·巴克:论颇大成功似的因素
·巴克:爬岳麓山的感慨
·巴克:正常诉求的人为精神自由宁愿去受苦
·巴克:共产党还存在吗
·巴克:铁流的问卷是指哪些人的答案
·巴克:胡锦涛面临新的重任
·巴克:顺应时势是成事的基本条件
·巴克:组织起来更不能走于形式
·巴克:给胡温写内参的范兴运为什么被恐吓?
·巴克:不按照秩序出牌的理解
·巴克:追寻圆满的信仰
·巴克:解决台湾问题接着就是解决中国独裁问题——也论给胡温的信息
·巴克:温家宝真的很作为吗
·巴克:闹油慌和运费老是涨价真闹心
·巴克:群监会的实际意义与心法
·巴克:吴官正为什么有三大憾事
·巴克:少林寺的和尚卖的护身佛竟是这样的东西
·巴克:与先生商榷
·巴克:李世民有个房玄龄才更能成就基业
·巴克:顺应潮流才是大成的基础_兼应<在体制内推动民主确实会有效吗>?
·巴克:关键是广告不得民心
·巴克:论王维工康燕落马于什么制度的释然
·巴克:募捐是我民运发展的一个途径
·巴克:猪就是猪,不能这样地妄想人性化
·巴克:就中国民主党发言人高洪明声明的感慨
·巴克:我恨死共产党了
·巴克:与权力者的根本矛盾就是利益的相悖
·巴克:现代社会包二奶很正常
·巴克:人类的中国在重复着昨天的事
·巴克:与文友思想交流
·巴克:马英九竞选成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
·巴克:旺财二十四要诀
·巴克:胡佳真的能颠覆国家政权吗?
·巴克:我做太阳
·巴克:走到窘途的人虽会更积极地搞民运,但
·巴克:在泛蓝网站感受到的
·巴克:周文王向姜太公请教:
·张宏宝:生亦有容之意
·中共其实更害怕两岸统一
·网络安全基本要素
·台海两岸民主统一的谈判大纲
·巴克:当前中国政局发展和民运前途分析
·巴克:评《拉萨藏独暴乱事件为什么未能事先制止》
·给新民党郭全的短信
·巴克:郭永丰并不可笑
·一位网友对农民工的感叹
·巴克:民运领袖要具备“会做”的实际要义
·巴克:说是流氓真是流氓
·巴克:你所设想的规划很值得参考
·巴克:这是马英九的智慧不是自找麻烦
·巴克:郭泉被抓并不奇怪
·巴克:捐款是弱势群体的义务吗
·公民监政:奥运使当局变得疯狂了,我们最该做什么
·巴克:给更多的孑木先生提个醒
·巴克:民运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中国官场八条潜规则:
·巴克:与郭全先生的QQ对话
·巴克:中国民主人士的自然心态
·巴克:又涨价了,李东卓因为去汶川义工还没有释放
·巴克:是和平还是不择手段?
·巴克:高智晟为什么会有软肋
·巴克:查建国不改变他的政治信仰的历史意义
·巴克:中国民主应该立足在什么主义上?兼答洪海先生:
·黑暗拘不住自由的风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巴克:中国官吏为什么热衷于拆迁?
·巴克:理想践踏辱理想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巴克:不和更为贵
·巴克:郭永丰被软禁了的感慨
·巴克:杨佳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 巴克:是堕落还是进化
·巴克:中国一些愚民还在信党信政府
·巴克:不要以自己为中心,我们不做毛泽东
·巴克:谁相信中国的名人谁就是上当受骗的人(图)
·巴克:不做乞丐做商人
·从民进党议员向国民党议员泼粪看到的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黑暗里搏击
·巴克:亲爱的 怎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情不再浪漫时 13

   13——天天娱乐

         

       中心坐落在黄陵城的东面的黄金地段,依山傍水,占地三百余亩。这里原本是独立战士的烈士陵园,只因现在人被铜臭熏透了,园林的旧貌早就没有踪影,取代它的是天天娱乐中心。这里的土地价格升幅很快,仅地皮,每平方米已从十几元币罗升值到500余元币罗,它现在的市值大约两亿币罗,也是黄陵邦数得着的地产家当之一。

       26年前,王艳芳原来仅是个在艺术学校的一名刚过16岁生日的普通学生,学业虽一般,但却是位处处被人追逐的校花,她不仅能歌擅舞,言谈文雅,性格虽偏内向,还是一个内秀外温、很讨男人喜爱的女孩。

       就是那一回,戴着一幅近视镜、显出文质彬彬的魏明伦在云岭邦以教育副总监的身份视察云岭邦几大院校,云岭帮的邦监特地安排其视察艺术学院,王艳芳被校监安排做他的临时女伶。

       傍晚前,魏明伦接见了一些官员,视察了院校后便在舞厅里,搂着嫩得能掐出水来的王艳芳跳舞。他每次出行,都会找个雏伶取乐子,他玩惯了处女,也就不怎么在意女孩,仅仅是为了刺激感官。当他在跳舞时看到王艳芳右耳根后有个豆大的红色胎痣,心里猛然一惊,这与他自己左耳根红胎痣一模一样,简直是天生一对。在他的脑际里,似乎,弥弥之中,有着千丝万缕的生命延续或联系。

       看到她那枚红胎痣后。觉得与她前世肯定有缘,现在的文明纪元已经找到了人世轮回的踪迹,不同的变化中说不准在什么定势、什么形态中出现在宇宙之中,然那个灵魂确实也是变幻的。

       “晚上你来云岭酒店,我在1888号房等你,拿着这(递给了她一个金字腰牌),没人拦你。”

       王艳芳明白他的企图,心里多少犹豫了一阵,还是悄没声响地掖在了乳罩 内。因为,在她的思想里,早就有攀上高枝的想法,能碰上魏高官,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

       现实社会,一个普通的女子,进入艺校学习,只有攀上有势力的人,才能出人头地,否则,光有完美的身段、漂亮的脸蛋,是没有多少把握能改变现实命运的。但若能攀上高官,就不愁一生的吃喝玩乐,她不是不懂得,他要她去,不只是让她发财,还要她做性伴。同时她也清楚:女性最大的资本就是美色。

       然而,她仅仅懂得:上帝给了她器官,就是让她利用的。他虽然老了,权利却有,她更应当很好地利用。人与人之间,不就是那么大点的事?

       舞会结束后,她喝了一杯咖啡,并到盥洗室里洗了一下脸,紧一口松一口地咀嚼着一块泡泡糖,并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粉盒,打开,用粉盒里的粉红色的布块粘了一些白色的粉末,往脸上扑了一些,然后轻轻地揉着,使脸上的皮肤变得更白嫩红润了许多,然后刷了一些口红,涂了一些眼影,嚼了一粒辣木籽,使嘴巴里不会有什么异味,整理了一下黑色的蝴蝶状文胸,拉拉超短超薄黑色薄纱平角短裤,便走出舞厅大门。

       在舞厅门口,招手要了一辆蓝色水滴形碟车,钻进碟车,碟车便载着她穿过了十几个红绿灯,拐了几条街,很快来到了政府官办的云岭五星级酒店。这个酒店,也是专供上等人享用的官产,一般身份的人是不能轻易使用的。

       下了碟车,付了车费,按照他的嘱咐,进入酒店,乘坐电梯,上了十八层,便遇到不少的外线警卫,她拿出腰牌,递给拦她去路的警察验证,并任由其中一位全身搜摸地检查,然后通过六个警卫关卡,才来到了1888房间,由守住门口的警卫扣了下门铃。

       “我的乖,来哦。”

       门关上,魏明伦从水晶眼镜的上方看着王艳芳那扁圆尚有稚气的脸蛋亲昵地问道。

       “鞥。”她仅用了鼻音娇羞、并不自在地回道。

       “先坐一会,壶里有咖啡,也可以冲冲,我看完这个文件哦。”

       他边说推了推近视镜,边又俯在桌前继续审阅文件。

       王艳芳走进浴室随便冲洗了一阵,套好了橘黄色的比基尼短裤,穿着浴室里的绒布拖鞋走出浴室,把黑色的文胸放到了衣柜里,然后把洗澡时没有沾水、挽在头上的长发解开婆娑开,乳房还没有起包,就是一具童女身,她走进客厅。

       魏明伦没心看完文件就感觉心里痒痒的很累了,便随意画了几个圈,放下文件,站了起来,用出浑身的力气伸了个懒腰。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蚕丝睡裤,光着上身,看到几乎一丝不挂、刚从浴室走回来的王艳芳笑道:

       “这边来,我的乖乖。”

       她羞涩地挪到他的身边,被半拉着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依偎在他的怀里,并伸出右手摩扶他那满脸的络腮胡子,嘟哝着嘴,眼睛坚定又羞涩地看着他那浑浊的眼睛。

       毕竟他比他大了五十余岁,她只好看他那浑浊的眼睛,好找到能接受他一切的感觉。她明白,要想令他开心,自己就得假装舒爽地接受他,而看着他深陷着的眼睛,比看他那粗糙的身体、爬满老年斑的手、进入做女人角色要快得多。

       床上,她被他扒光时,周身除了头发外,一丝的毛发都没有,望着不低于三百斤重量、身上很多老年斑的他:

      “魏哥,温柔一点嚒,人家是第一次嘛。”

       听到她嗲声嗲气的话,他笑着回道:

      “怕了,你知道我爱怎么玩哦?”

      “鞥鞥”她头就像货郎鼓似的摇了几摇。

       他扒拉开她的双腿,认真地审视她的幽处,很惬意地用鼻子嗅着从幽处散发出来的女性独有的味道,然后用他那还能做爱的舌头轻轻地投入到幽处寻找着他想得到的处女宝。

   她闭上了眼睛,心里暗暗地骂道:随你怎么弄,我忍着就是,老色鬼!

       魏明伦由于被女王姜戏滋亦想玩弄“老家伙”时虐待过他几次,他也对玩弄女人的办法相当地变态。

       他从壁橱里拿出一捆软布带子,把她的双手分开绑住,吊在窗上的铁钩上,然后把她的双脚也分别绑好拉开,使她的身子仆着高悬起来,他抱住她的腰肢进行手动,使她的身子不停地扭动,玩了几十分钟才把她松下,让她与他一样地吸吮,他站在床沿前,,享受着,双手掐腰,挺着肚子,尽量地有角度地使她口动,直到她累了,停了下来,他才把她的右腿抬起高翘着,分开她的左腿弯平直压在床上,使她完全叠在一起,更深入地进行。

       当他艰难地完工以后,稍歇,便拿起他的烟斗继续游戏。烟斗在她的身上蠕动着,当烟斗停留在她的下身时,轻轻地把烟斗插入,然后看着她的脸色不停地搅动,使她感觉钻心地痛,她大叫一声,猛地挣扎,并用双手迅速地拨拉出烟斗。

       而他听到她的大叫十分地快感,他更是抓住她的胳膊,拉住已经跳下床、欲逃跑的她,并把绳索再次收紧髙吊,分开她的大腿绑在左右床腿上,然后暗地拿出他的金笔插入他的肛门。

       血从下身流出,她在极力挣扎,啼哭,哀求,直到疼晕了过去。

       当她醒来时,他已经坐在床上打坐,双手合十,虔诚地与他的上帝沟通。

       她哭着哀求他把她解开,她想走了,他依然闭目诵经,置之不理,大约过了三个小时,才长吁了一口气,煞有介事地睁开他那对昏花的眼道:“多烦哦,死妮子,闹什么哦?你不就是想借着我的台阶爬吗?哥哥亏不了你哦。”

       他看到她那一脸无奈满脸泪痕的表情后问道:

       “怎么哦,不爽哦?女人就是贱皮。”

       “……”

       你这个小蹄子,不会来事。看我整好你哦。”

       说完又用手动,他还没有满足虐待,他喜欢虐待女伶,就象姜戏滋亦喜欢虐待男伶一样。

       终于,他把她松了下来,并用沾湿了的纸巾给她擦拭大腿上已经干锢的血,情绪良好地搂住她道:

       “乖,我不白上你哦,我在黄陵邦已经打过招呼,将要开发那里的地产哦,你到那边去,比你读书有用,读书出不来钱权哦。”

       她要的就是这个来钱的成果,并不懂得做官,但表面上又乐不起来,子宫疼痛难耐,不得不吸了几口吗啡,心里却还是默认了这一切。

       等魏明伦走了以后,她抱着枕头,呜呜地大哭起来,她哪里知道魏明伦这么文质彬彬的一个高官,老老头,还有这种嗜好?但她还更不知道或理解,她的国王、姜戏滋亦为什么也喜欢虐待性伴?

       这是因为,社会上的乱象所给它们的压力过大,她为了不至于害怕到歇斯底里,最终会疯掉,也就换个精神释放法解脱自己。

   也就是这一次,她需要了后入的快感。

      

        (篇后语:在官僚腐败的群体中,官吏们什么样的变态事都能做得出来,这毫不奇怪,因为他们已经丧失了人性,特别是在没有任何约束的前提下,为所欲为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

(2017/1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