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張三一言:政治病專制病民主病]
张三一言
·人人都可以掌握宇宙真理
·沒有極權內兩派出民主之事!
·極權下的公民?
·香港,在無煙無火的激戰中
·兩種協商民主
·現代化包裝的奴隸制度
·惡政需要用謊言維護
·沒有“虛黨共和憲政民主”制度
·民主產生於多主
·民粹禮讚
·中國毛式新基督教徒與教皇對著幹
·請毛式新基教徒清醒一些
·共產黨專政本
·救黨派滅黨派的是非對錯
·共產黨的思想緊繃運動
·用事實邏輯說共產黨正派
·簡單的事實和道理
·共產黨的群眾路綫
·“煽動別人去當炮灰”,何罪之有?
·何物黨內健康力量? 
·應如何對待黨內建康力量?
·从希望共产党保障人权说开去
·非暴力观点从何而来?
·统独的原则理由和条件
·民众推翻民选政府是更进一步的民主
·谈人民犯错误和反对人民
·士大夫见识与强国
·軟弱無力的沒有敵人論
·口暴派如是說,兼談事實特務
·[香港現戰場] 殖民與港獨之戰
·在一黨專政下實現民主與法治
·是搜編《歷史的先聲》無恥還是反對的無恥?
·胡平要求共產黨平反六四的理由
·六四是屠殺+反對求黨平反六四
·發揚六四民主精神+談談擁護好領袖
·反民主運動
·有壓迫無反抗論
·過時朽曲土豪頌(+1篇)
·黨治港白皮此時此地裸出(+1)
·祛港特催港獨
·陸共與香港對抗的強弱贏輸
·外星人說:太子黨反腐!
·政權這個
·有必要為習近平反腐雀躍嗎?
·共黨不歹,唯惡右派?
·習黨反腐,而已而已
·評萬潤南的習近平比對蔣經國
·借官後代人頭保紅後代江山
·現在的貪腐程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習近平反貪腐之因由、手段、效果
·習黨貪腐,孔丹讚頌
·滋生貪腐的制度反貪腐,效果看今天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習近平反貪反腐面面觀
·原來貴族就在我們眼前
·習權貴反腐出民主?
·無民主無協商=協商民主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民主,寄希望於習近平!
·共產黨是好黨還是壞黨?
·批判抽離了憲政法治的民主
·試談人性 [+1]
·凱撒式多數人暴政
·歐威爾式多數人暴政 (+2篇)
·何人何故反民粹?
·辨真:暴力是這樣的
·幫共學者高論:多數人民主=共產 (+1)
·暴力革命是文明終結?
·分裂節後之國難:節哀逆變(+1)
·寄希望派無中生有的習民主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共產黨食言史+黨主立憲與鳩母立貞
·港人占中,贏了?輸了?
·人在香港,心絞肺裂
·香港占中之真
·法大?權大?+法律大還是正義大?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黑的白”邏輯+習近平反腐出民主!
·大一統戕害建立第二漢國
·民主運動元原則:奪取最大暴力控制權
·致命的錯誤:通過暴力不能建立理想社會
·民主遭遇民本(+2)
·民粹就是民主
·民粹就是民主
·沒有敵人是“顛撲不破”的謊言 (+2)
·用“我沒有敵人”偷換“沒有敵人” (+1)
·重談暴力達到民主的老調
·是民主派要滅共還是共正在滅民主派?
·新中國人的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錢的“民主”和人的民主
·現代民主的基础是數人頭不是數銀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三一言:政治病專制病民主病

   
   
   作為政治評論者,尤其是專家教授,對政治病、專制病、民主病的概念,理應能清晰區分。
   民主政治所無,專制政治特有的政治病,叫做專制病。
   專制所無,民主專有之政治病,叫做民主病。


   若專制民主都有,是政治病。
   就這麼簡單。
   
   然而有些專家教授卻連這些政治常識也混淆不清,搞得一塌糊塗。
   對此,你若說這些專家教授無知,好像太過猖狂,你若說這些專家教授存心誤導,又沒有根據,好像是陰謀論。
   華人教授林中斌就給人如此困惑。
   
   前面提到,要分清楚政治病、專制病、民主病。
   民主當然會生病,叫它民主病也沒有錯。民主病何止六症?六十症、六百症或更多都可以例舉。華人教授舉民主六痼疾,作為他反民主的理由。
   
   張三一言評論如下。
   痼疾一。
   “多數欺少數:新興民主國家選勝的政黨通吃,不留餘地。逼得敗選政黨抗爭不接受選舉結果。如孟加拉、泰國、柬埔寨。”
   概念錯了,不是多數欺少數,是有權欺無權;這是人類最常見的專制極權政治痼疾:有權的統治者剝奪打殺無權民眾。
   孟加拉、泰國、柬埔寨願賭不服輸的並不是民主思想行為,更不是作為民主之病;而是初階民主入不得門,敵不過專制政治原有權勢;也就是專制病發作,是為專制痼疾。
   孟加拉、泰國、柬埔寨控權統治者不是按民主程序民主理念去打壓無權者(他們不是患了民主病),而是按專制本性和專制程序去打壓無權者(他們患了專制極權病)。作為專家教授不但沒有分清兩制不同的政治病,還把專制病扣到民主頭上成了民主病,冤哉枉也。
   
   痼疾二。
   “競選空承諾:羅馬雄辯家西塞羅競選最高職位行政官,用其弟所寫選戰手冊,勝選。特點是「多許諾,勿拒絕」。柯林頓總統選戰大將James Carville於一二年驕傲分享所用策略即是此書。可見選舉手段之虛偽。”
   這一陳述,把民主選舉描繪一個無監督無制衡無分權的騙子盜賊天下,任由政治野心家「多許諾,勿拒絕」;即是任由政治野心家造謠說謊欺騙。
   這是民主選舉的真實和真相嗎?
   民主政治的事實並非如此:民主的虛偽,有媒體、反對黨批評制衡得到自我修復;此修復能力為專制獨裁所無,既使有,也必定拒用;專制需要的是它有虛偽、造謠說謊欺騙的特權。
   若不客氣地說,華人教授的民主選舉言論,或許含有造謠說謊欺騙成分。
   再說,即使民主真的有反民主華人教授所說的痼疾二,民主選舉手段有虛偽之弊,但虛偽總大大少於專制極權民主集中制;協商民主制。
   
   痼疾三。
   華人教授說:民主制度“官商暗勾結…貧富不均”
   這個痼疾是政治通病;民主專制都患此病。民主制度也會患此惡疾,只是在成熟的民主國家,民主患此病可治,少成重病。
   這個痼疾在專制極權特別明顯突出,是標誌性通病。把這種病視作民主政治專有,不是缺少概念辨識能力就是缺少良知。
   
   痼疾四。
   反民主華人說:“群眾貪短視:民主讓人民選要目前利益,而債留子孫。政客為勝選,照辦,政府赤字膨脹。法國和義大利已有卅年沒平衡預算。如此能永續經營嗎?”
   比得過共產黨專制極權土改資改之短視?比得過今天共產黨一黨專政短視?
   不論是專制極權還是民主政客,所有人群階層階級,當然包括群眾無例外都是貪現利、短視;這是人性通病,是政治通病。把人性通病當作民主痼疾,要麼是智力欠失,要麼是存心栽贓。
   
   痼疾五。
   華人教授只是說,制衡變僵持,萬事難行。
   說得是不是太客氣了?不是日薄西山行將入木?
   
   痼疾六。
   華人教授說:“政權傳家族:卅年來,美國白宮和內閣總有布希或柯林頓家族。今日,印度下議院卅歲以下議員都來自政治世家。一般人民掌政權機會遞減。”
   這個評論有事實跟據,也就是有理;但是在事實和道理裡面預置誤導。
   把布希或柯林頓家族執政、印度下議院卅歲以下議員都來自政治世家這種短期性的、非民主政治規律、非常規的例外,視作長期性的、常規的、規律的。是誤導。
   印度執政世家政比得過肥仔金權傳家族專制極權?
   說得也不盡不實。說民主制度下一般人民掌政機會遞滅,總比極權制度下一般人民沒有掌權機會要好上千萬倍吧?而且,所舉印度現象也不是民主政治普遍事實,更不是民主痼疾;印度出現掌家族,與印度種姓造成的根深柢固嚴重等級分裂和對立有關,別的國家少有能複製。
   
   為甚麼要把特殊社會出現的特殊疾病指稱為民主病?
   
   《民主病了》 [https://cplin.tian.yam.com/posts/73091618]
(2017/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