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在滚滚毒埃中死去 ——中国不为人知的白色GDP]
喻智官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永远的独一无二 ——王若望冥诞一百周年祭
·郭文贵捅了谁的“民运”马蜂窝?
·在滚滚毒埃中死去 ——中国不为人知的白色GDP
·民运要角们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诺奖评委主席为何“谬赞”中国
·当下又现“包身工”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冯正虎的“幸福终点站”在哪里?
·谁把他「造就」成当代西西弗斯
·被人遗忘的六四暴徒
·一只翅膀坚硬的燕子
·四十年残梦依旧
·羊子未了的心愿
·爱尔兰为何否决里斯本条约?
·风骨永存的王若望
·不堪提起的沉重
·改变我人生旅程的刊物
·被马克思主义糟蹋的中国
·尼泊尔民主运动的启示
·文革四十周年祭
·被浮华遮掩下的上海
·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鲁迅“死因之迷”的背后
·故园变色堪嗟叹
·峻法胜于无法
·大陆的“疯狂英语热”
·上海——靠高楼支撑的欲望都市
·关于“支那”语义的一点补正
·道德崩溃在生死线上
·王蒙为什么老羞成怒
·不要陷入民族主义误区
·可悲可叹的“韩素音现象”
·现代“黄祸”
·从李慎之先生死因疑点说开去
·“亲民秀”鼻祖周恩来
·恐怖的“反骨性偏执”
·在毛泽东阴魂下如何忏悔
·中国人,听天由命了?
·爱恨不解恩仇
·从“文革博物馆”到“现代文学馆”
·中国民间政治力量是如何式微的?
·从真诚的虚假到虚假的真诚
·雾霭沉沉“新上海”
·难能可贵的“横竖横”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滚滚毒埃中死去 ——中国不为人知的白色GDP


   
   不为人知的白色GDP
   
   六月五日是世界环境日,中共环保部确定今年的主题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是习近平十年前在浙江说过的话,如今成了大书特书的最高指示。环保部负责人还就此发表谈话,摆出要治理环境的高姿态,提醒地方官员不能以杀鸡取卵的方式发展出黑色乃至血色的GDP,却避而不谈迄今为止的血色GDP是如何造成的?更不提可称为白(灰)色GDP的尘肺病——一种接触有害粉尘引起的职业病——还在残害为中国“经济奇迹”作出巨大贡献的群体。

   目前全国有尘肺病人六百多万,也就是说超过世界许多国家的人口。中共夸耀的改革开放后的建设成就:全国建造了多少住宅;修筑了多少公路铁路;煤炭发电量增加了多少倍,其中每一项都少不了尘肺病人的血汗。然而,在现代化都市享受物质文明的人,有多少了解白色GDP的严重程度?富人有几个在意自己身上的金银首饰是尘肺病人开采出来的?尘肺病虽然危害极大,却属于“慢性病”,不像矿难之类的突发事故引人关注,更因尘肺病人中的绝大多数是被压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工!
   
   患职业病的“农民”
   
   作为一名曾经多年从事职业病治疗的医生,每次听到“农民工”尘肺病人几个字就难抑愤懑。本来,职业病三个字通常只出现在工矿企业,绝不会和种田的农民相关。农民一旦离开田头进工矿就是工人,进入城市就是市民,一如一九四九年前,上海有二百多万产业工人,追溯他们二、三十年甚至十年八年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全国各地的农民,但从来没人称他们为农民工。
   然而,一九四九年后,毛时代制定了万恶的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切断了城乡间的自然流动,农民被锁在田头,他们当不了工人也进不了城。到了推行经济改革的邓时代,虽允许农民进工矿企业打工,却不给他们应有的工人名分和权利。国营单位职工患上尘肺等职业病,可享受免费医疗和足额的工资以及抚恤福利,但患职业病的农民工却一无所有。据公益组织“大爱清尘基金”发布的《中国尘肺病农民生存状况调查报告(二0一五年)》显示,尘肺病患中农民工占百分之九十,每年还在新增二万多人,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二十二,全国每小时就有一个半病患死去,死者绝大多数是中青年,这是一幅多么凄惨的图画。
   
   骇人听闻的开胸验肺求诊断
   
   二00九年,河南农民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撕开了尘肺病人滴血的伤口。二00四年八月,二十四岁的张海超进郑州振东耐磨有限公司从事接触粉尘的破碎工,二00七年八月,张海超出现胸闷、咳嗽等症状,去北京协和等医院检查,确诊为职业性尘肺病。 按国家法规,职业病应由专业防治机构鉴定,还需患者单位出具接触有害物的证明。张海超打工的公司拒绝出证明,他求助政府部门才得到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的诊断,结论却是“肺结核无尘肺”。 二00九年六月,绝望中的张海超去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开胸验肺,活检证实他患三期尘肺。然而,郑州市职防所以“开刀医院没有鉴定职业病资质”不予承认,事件经记者曝光引发舆论质疑,他的尘肺病才得到确诊,并获八十万一次性赔偿。
   
    被侮辱和被残害的尘肺病人
   
   二0一三年,张海超花五十万元换肺才活到今天,而他的工友中被诊断为尘肺病的二十人都已去世,更有数以万计的类似重症患者遭受同样命运。农民们常结伴外出打工,因此还出现了许多“尘肺村”,陕西山阳县石佛寺镇麻庄河村就是其中之一。全村九百多口人中有一百多尘肺病人,其中三十多人已去世。一九九一年,村民李光山三兄弟和许多同村人去洛南县金矿打工,每月有二千多元收入,改善了家里的生活。但好景不长,一九九五年他患上尘肺病,三年后去世。二000年,他的妻子郭秀琴改嫁李光山的哥哥李光秀,李光秀也患了尘肺病,李光秀借债打针吃药,十年后,怕拖累妻女自杀了。三年后,郭秀琴为了女儿再次改嫁同村的杨小义,也是尘肺病人,如今家里放着一口棺材,随时准备男人死去。
    湖北口乡三十多岁的李创红也为自己备了一副棺材。一九九六年,十五岁的李闯红辍(小)学去河南灵宝金矿打风钻,他吃住在矿洞里,数月见不到一次阳光,二000年因出现严重咳喘、憋气去医院看病,被确诊为三期尘肺。李创红的女友离他而去,只留下一岁多的小女儿,全家靠他的父亲采草药出售度日……类似的例子数不胜数。
   
    投诉无门的维权
   
    看到如此惨状的人会问,他们工作的单位为何不予他们生活和医疗保障?这些尘肺病人为何不寻求赔偿?政府不是有保障劳工的法律吗?
   贵州桐梓县农民娄方强在本地煤矿打工九年,二0一三年八月检查出肺结核,他为此离开煤矿。二0一五年另一家医院怀疑他是尘肺。他问煤矿要接触粉尘的证明,煤矿说已于二0一四年登报公告解除了与他的劳动合同,他只得找律师讨说法。而和他同样遭遇的农民工依法索赔的只有百分之二十五,其中获赔的只有百分之十七点三,而三分之二得到的赔偿金不足六万,且多为三万以下。
   本来,农民工尘肺病人通过用工单位没少向政府交税,在他们得不到单位赔偿时政府应承担起责任。但他们失业后,别说得到政府的医保和工资,只有不到百分之三十的人得到低保,且都在四百元以下,许多病人全家以此为生,根本没钱支付昂贵的医疗费。“尘肺病人能引起关注是偶然的,更多的病人死了也就死了,没有人知道”。
   
   毛时代的农民尘肺病人
   
    陈述了改革开放后农民工尘肺病人的劫难,定有死忠的毛左分子以此对比出毛时代的“公平正义”“优待工农”,为此,我有必要回头来说前三十年的尘肺病人。
   一九八三年的一天晚上,我在急诊室当班,子夜时分来了一位叫李良的病人,年龄三十七岁。我一看是来自浙江黄岩的农民,马上问他要浙江省卫生局介绍信。当时还执行毛时代的医疗制度,外省市人到我所在的市级医院看病,需持有省市卫生厅(局)的介绍信。李良是自己找上门的,看到他极度胸闷气喘的危急状况,我“违规”先收下来治疗。放射科拍摄的胸片显示,他的两肺各有半个拳头大的团块阴影,这是重型三期尘肺,我不由疑惑,年轻的农民怎会得如此严重的职业病?
   李良妻子叙述了他接触粉尘的职业史。
   黄岩本是富饶之乡,蜜桔闻名全国,当地人世代靠种橘过着衣食不愁的生活。谁知六十年代初县里推行新政策,根据毛“以粮为纲”的指示,砍掉橘树种稻米,偏偏黄岩的土地种橘子上品,种稻米劣质歉收,但毛皇帝的话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不出两年,黄岩家家变成贫困户。为了生存,村民们都去附近的采石场打工,十六岁的李良也去了,一干十几年,直到出现严重的气急才停工。跟着他一起去采石场的弟弟也得了尘肺病,他们没有医保看不起医生,直到八十年代初,他们的哥哥开砖窑厂成了全国第一批万元户,李良才有钱来上海治病。
   
   造孽的“以粮为纲”政策
   
   李良有钱没介绍信也不行,急诊室只能临时处理,我要把他收进病房治疗,急诊主治医生不愿违反规定。我只得向主任医生建言,如此重症尘肺病人上海已不多见,我们试用的新药就需要这样的病人来检验疗效。主任接受了我的意见,还派我去黄岩实地考察。
   此前,我常去病人的各种作业现场勘查,但黄岩的采石场还是看得我震惊悬心。采石场半个足球场见方,经过长年开采已深达十多米,成了一个硕大无比的方井,在下面凿石的人看上去都是小不点。井底无法通风,敲打溅扬出来的尘埃根本无法发散,而且这种适合打石板石砖的硬石的尘埃毒性很大,无怪这里的病人如此严重。
   得知来了上海医生,患病的村民纷纷来找我,他们各自拿出在当地医院拍的胸片,我一看都是严重的二期或三期尘肺。有一个病人只有三十二岁,已经起不了身,躺在床上,我去他家看片子,是三期尘肺并发肺结核。我说你病得这么重,应去医院治疗,这里治不好可以去上海,先治好肺结核,再控制尘肺,你年纪轻可以缓解病情。他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老父说,“我有两个孩子,全家五口人,我不能养家,全靠父亲和老婆种地的收入糊口,哪里有钱吃药?我活一天就拖累他们一天。反正这病治不好了,我现在只想快快死去,可以减轻他们的负担。”
   一年后他死了。
   
   尘肺病是中国最大的国耻
   
   所幸,实行土地承包制后黄岩人又种上了橘树,已经很少有人再去采石场。看着一片片绿荫荫的橘树,我乐观地想,黄岩已恢复生机,这里的尘肺病人会逐年减少,类似黄岩人的无妄之灾也将成为历史。讵料,在黄岩落幕的悲剧在全国其他地区更惨烈地上演。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大量农民工去厂矿工地打工,干得都是接触高浓度粉尘之类又脏又累的活,造成农民工尘肺病人逐年增加,进入本世纪后更呈爆发性增长。以煤矿行业为例,八十年代开始允许私人承包煤矿,自一九八三年至二00八年,矿井中的煤尘最高浓度范围超过国家标准近五十倍,二00二年,煤矿工人有一百二十多万人得尘肺,其中近九十万是农民工,许多人在煤矿干了十年八年就发病(煤尘毒性相对较低,通常发病工龄二十到三十年)。而前述其他行业的农民工尘肺病例仅两、三年工龄就发病(通常至少五、六年),他们作业场所的粉尘浓度之高环境之恶劣不难推测。
   去年,面对几百万农民工尘肺病人的严峻现实,国家卫生计生委等十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农民工尘肺病防治工作的意见》,提出治理尘肺病的七条意见。不说这些条文在过去的相关法规中都有,也不说《意见》把最重要的政府责任放在最后一条,只看《意见》第一句“ 农民工已成为我国产业工人的主体”,就可预知解决尘肺病问题会是怎样的前景。既然他们是产业工人的主体,为何还把他们当农民(工)?农民(工)不转为正式工人,一旦得尘肺病不是仍无法享受企业职工的待遇?更荒谬的是,附录在《意见》后的解读材料推脱说,农民工流动性强,难以提供必要的粉尘接触史,加大了农民工尘肺病诊断的难度。流动性强正是最需要政府解决,也只有政府能解决,而且也是不难解决的问题,只要像美国和英国那样给每个打工者设立一个“工作号”,上面记录所有打工时间和单位及交税情况,农民工的职业史就一清二楚了。由此可知,按《意见》的说法,美日欧等先进国家早就解决的防尘防(尘肺)病问题,在中国仍然是无法治理的顽疾。
   此前,某位有良知的记者警言,尘肺病是中国本世纪最大的问题,还有网文直斥“尘肺病是中国最大的国耻”。我要说,尘肺病更是中共贻害中国人的铁证,尘肺病人用咯血和喘息回答了习近平两个三十年不能否定的妄言,他们早夭的冤魂记在中共的作恶簿上,总有一天会向戕害他们的中共索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