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遇罗锦
[主页]->[百家争鸣]->[遇罗锦]->[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遇罗锦
·情义,那心里的痛
·哥哥不是孤独的英雄
·一个大童话 我在中国的四十年 1946--1986(1)
·一个大童话(2)
·一个大童话(3)
·一个大童话(4)
·一个大童话(5)
·一个大童话(6)
·一个大童话(7)
·一个大童话(8)
·一个大童话(9)
·一个大童话(10)
·一个大童话(11)
·一个大童话(12)
·一个大童话(13)
·一个大童话(14)
·一个大童话(15)
·一个大童话(16)
·一个大童话(17)
·一个大童话(1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1)
·给外星人的66封信(2)
·给外星人的66封信(3)
·给外星人的66封信(4)
·给外星人的66封信(5)
·给外星人的66封信(6)
·给外星人的66封信(7)
·给外星人的66封信(8)
·给外星人的66封信(9)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1)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2)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3)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4)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5)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6)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7)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8)
·遇罗克与中学文革报(9)
·伟大的影片《林肯》
·悼士非
·大水
·也读《绿山墙的安妮》
·德国芝蔴——大烟籽
·德国医疗保险的节约措施
·分居热与爱因斯坦
·欧盟的利弊
·喜欢她的性格——读毛栗子
·影片《赎罪》(Abbitte)给人的启示
·全世界在装傻充楞
·日本一山农
·德国的社会房
·这个国家叫“官穷民富国”
·遇罗克照片上的污斑二三事
·每月有十万战争难民涌进西欧
·“希望列车” —— 一部影片给人的启示
·雾霾不是锅盖,它随风旅行
·伊斯兰暴怒文化应先从食物上改变
·这里整个乱了套
·为何西欧青年去加入IS?
·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
·战士们已进入心脏
·胡杰——道德与力量的先行者
·追求心灵之爱的卡佳
·三读柳栋
·这本身就是电影剧本
·60种派别的伊拉克
·血浴, 巴黎的黑色星期五
·IS为何如此壮大?
·遇罗锦﹑柳栋:《以理性面对历史》
·雾霾﹑鸟屋﹑服装
·小鸟的房子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偷窃的艺术
·2016.1.1.德国新年事件
·“新年事件”的连锁反应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如果遇罗克的名字在电影界是禁区
·世界上的教派越少越好
·布鲁塞尔爆炸: 不一样的复活节
·温暖人心的生日卡
·报考过三次大学的遇罗克
·一次关于文革50周年的访谈
·我的幻想 (1,2.)
·微信时代的纪念
·德国现象
·痛悼黄嘴黑八哥
·发中共的牢骚,鼓民运的士气
·为何喜欢蔡英文
·高兴的是川普赢了!
·一部感人至深的鸿篇巨著 ——与《玫瑰坝》的作者谢宝瑜对谈
·我们在「绿野」找到了家——与《松园旧事》作者汪晶晶对谈
·我只想写下一生的想法 一一遇罗锦与彭小明文学通信
·遇罗克的预言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一,二)
·天降大任任不寐
·金钟和女儿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与一位朋友的通信 (补充版)
·遇罗锦 2017.9.3 推文:
·你在我心里是位巨人 ——给章立凡(增补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无敌为何被害死灭口?

   
   由于刘晓波宣扬“我没有敌人”,所以海外给他起了个绰号是“刘无敌”。
   至于反驳刘的矛盾理论和刘的怪诞说法,读者不如去看曹长青的网站,曹论述得透透的了。我没这本事阐述理论方面的内容,仅仅说说为何中共要把他灭口。
   既然刘晓波讨好中共,公开宣扬“我没有敌人”,意即“我和你们(中共)可是朋友啊!” 那么,为何中共还把他害死灭口了呢?
   先声明:海外的、国内的,凡是写他为何被害死灭口的文章,我都没有去看、一篇也没看过。没去看,是因为没兴趣。而我写的,纯粹是我个人的看法;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把刘晓波害死灭口,在海外已成定论,没见谁有理有据地反驳过这个看法。
   当我第一次见到海外发布这个消息及刘躺在病床上的照片时,也立即就想到:“他是被害死了。”
   我仅就自己所知所想的,曾经在私人信件中,写过我的看法,并说我不想公开; 因为海外的网站、海外的很多团体、国际独立中文笔会,几乎一律地在把刘当作圣人捧着、高高地捧着,似乎没有一个圣人罩着大家,人人就活不了似的。
   我还在信里对朋友说:明年我就72岁了,我可不想写文章,以免惹恼那么多吹捧他的人。假若他们心里的圣人没了,他们可怎么活呀? 海外的世道已经够惨的了,天天坏新闻一箩筐,再把刘圣人给写没了,他们不得格外悲情地撞墙去呀? 所以我给国内的刘水回信说:“最好你去写。把我假托为一个男性,就说是‘一个朋友的看法’。”
   
   好几天之后,刘水回信说:“遇大姐,你好! 大陆开十九大,封网严厉,十多天不能使用gmail、Twitter,你的一些个人想法,公开为好。这是作为写作者的有价值的历史纪录,可为后来的研究者提供研究历史素材。我直到今天才可以顺畅翻墙上外网。谢谢! 刘水 2017.10.27”
   是的,他的话令我反思:我在“北京之春”曾发表过《勇敢纯正的自由人刘水》(此文也在“绿野出版社”我的书页《文集》里),说我如何佩服刘水;怎么如今,自己年纪越大越有顾虑了呢? 好吧,那就把我的看法全都写出来吧,也不怕那些把他当圣人的都炸窝。或许,正是因为写出来了,他们反倒舒服和安静了。
   
   早在“茉莉花革命”时,国内的推特、脸书名人胡荻是最为讽刺刘晓波的一个,我也回回跟着转推、叫好,不久胡荻与很多人被捕;过后,问题不大的人很快都被释放了。多少年过去了,而到今天,胡荻还在乐此不疲地、坚守如一地在推特上反复地发出推文链接,都是反驳和揭露刘无敌的矛盾百出的言论证据。就胡荻这韧劲儿,也实在令人钦佩!
   
   我心里早就想写一篇文:《中共为何要把刘害死、不让他活着出来?》
   在国内成立第二大党的徐文立与刘晓波,二人都被关在北京的“感化监狱”里,徐后来在海外时,给我打过很长的电话,说了一些他与刘在感化监狱里的事情。
   徐说:他的房间比刘的大且向阳(从房间的分配上,可看出监狱管教人员更喜欢哪一位,这是我住过“北京半步桥监狱”的深切体会); 但在经济上,刘每月有一千几百美元的固定收入,是美国的民主基金会的钱,是他每月的工资。 在“感化监狱”里, 除了不能自己做饭、不能走出大院之外,那里面就像个小城市,外头有什么,里头几乎都有: 图书馆、健身房、电影院、食品店、烟酒店、洗澡间、、、、、、只要你付钱。刘的钱足够他花,过得舒舒服服。
   而徐比他穷很多,只有他太太在外面那点辛苦的工资来支持他。(假如你是工资一般的管教人员,你心里更倾向哪一位?)
   我认为:那里不仅是感化一个人的地方,也是观察、最后鉴定一个人的地方。
   这时,人的性情与人品,是决定性的。
   徐只是搞了党派,没有别的花哨东西。
   而刘的花哨东西就太多了:什么今天中国应该是三百年殖民地了,什么明天有敌无敌了,什么后天“零八宪章”了,以及中共买下了那个诺贝尔和平奖,海外很多人都认为,中共就是为了害怕颁给魏京生; 而按照刘自视甚高的性格,可能觉得本来自己就有资格获得此奖,甚至觉得这奖还太小了吧?
   
   我认为,自刘晓波第一次入监狱就与中共妥协了,他是作为特务出狱的。陈小雅第二次写“八九六四”的书, 写到最关键的一笔, 说当时广场的大学生们本想撤走了,而此时的刘是在纽约(住在胡平家),刘突然接到电话(胡不知说的是什么),刘也不向胡平说明,就匆匆地便赶回北京,非要四君子绝食不可,结果一直把“89六四”拖到大屠杀。“四君子”个个安然无恙,而被机枪射杀、被坦克压死者无数、血流成河。陈小雅不是我写的这么清楚,因她住在国内,只可能是点到即止。而我是与朋友在信里私聊,当然得把话写清楚。 陈小雅只是点到”最坏的关键是四君子绝食“,没多谈。
   
   而刘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海外很多人都心知肚明:明明是中共在瑞典花大钱买下了汽车制造厂等等几个大企业,才买下来的,就是为了害怕颁给反对中国加入“世贸”的魏京生,因当时意大利等国家都觉得深受中国的便宜及仿冒产品之害,所以给魏京生颁发了奖、以示鼓励;但刘的自视甚高的性格,使他不会这么想,刘一定是觉得自己太有资格得这奖了,或许,刘觉得这个奖并不是他最满意的奖项呢。在那感化监狱里,天天围着刘观察他、鉴定他的监狱管教员们,假如向刘暗示过这奖是为了不给魏京生才颁给他的,刘只会心里冷笑,绝对不服气的。因此他在感化监狱里开始写大部头的个人回忆录,以他的文学基础、以他花里胡哨的经历、以他的巧言善变,很可能,他是奔着“诺贝尔文学奖”才写它的。谁也不会忘记,当年,住在法国的高行健因《灵山》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刘晓波公开发表了文章,是如何地讽刺高和他的作品的。 刘在文章里的那股子挖苦和酸劲儿,也是一绝,令读者难忘!
   估计刘霞每次去探监时,刘都会让她带出手稿,以备万一。所以,刘霞至今无法自由,极可能与尚未交代清楚的事情有关。
   
   我没见过刘,也与刘夫妇从未有过任何联系,我曾经问过一位住在海外、非常信任他、并与刘相识很久、很深的名人:“刘的性格是否喜欢出尔反尔?” 他回答:“你说的很准,他一直就是这种状态。”
   于是我立即想到廖亦武,他在自己的文章里写过:他每次去北京都住在刘家,他很喜欢刘晓波夫妇。然而,在后来的一次,他刚从刘家出来就被捕了。我私下怀疑:假如刘第一次进监狱之后,就因为与当局屈服不久便被释放;那么,他不是完全有可能心里一高兴(或曰幸灾乐祸、或曰为了完成任务),立即背着廖,给公安当局打手机电话,让他们去捉拿廖吗?以刘从不反思自己的性格,或许只当对廖开了个小小玩笑而已。
   对于作家,并不需要真见过此人才能了解他(她),作家的人品与性格,全在他自己的文字里;无论他写的是自传、小说、政论还是童话。
   
   刘晓波在“感化监狱”里的不够坦荡、巧言善变、出尔反尔、尖酸刻薄与哗众取宠之性格,与徐文立的单一、厚道、简单朴素的性格相比,二人的性情天地之差,所以,中共放心地放徐去美国生活,而对刘,必须得把他害死灭口。
   
   终于,把我想的全都写出来了,海外民运们、把刘当作圣人的很多人会炸窝吗?尽管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如我这么想,但两面三刀的、别有用心的不是大有人在吗?
   还有件事得提:刘在获得诺奖前,台北的“允晨文化出版社”,由于网站时时被电脑高手搞黑,每次都得花大钱去修理,但无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无论如何敌不过魔手的破坏。于是有高人指点:“在网站的最上边挂出大红横幅:‘热烈欢呼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你这网站就安全了。”
   挂出后,效果果然如此! 金钟的“开放网”也是挂了这样文字的大红横幅的。而袁红冰的大型文学网站“自由圣火”,偏不如此做,结果只得关闭。
   
   如果写相声题材,这内容很有意思:拥护刘,是为了保护海外网站(以及团体、个人)不受中共破坏和攻击,而刘圣人,又是中共必须让他去死被灭口的人。
   这类童话只有出现在中国!
   
   2017.10.27, 德国 Passau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017/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