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谢选骏文集
·全球之光第一部:礼制的天下统治
·全球之光第二部:直逼众妙之门的光
·全球之光第三部:全球规模的封禅纪元
·全球之光第四部:新的花期在普遍的毁灭中酝酿著
·全球之光第五部:集中力量、一以贯之
·全球之光第六部:为敌人举行盛大的葬礼
·全球之光第七部:一位天子退隐苍穹
·《中国精神形式》第一章至第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九章至第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十七章至第二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二十五章至第三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一章至第四十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天子.永恒者」 全书目录及三序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谢选骏: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北京出租车司机说习近平是“一匹狼”》(2017-10-20中央社)报道:
   


   北京领导人打造强盛、美好的中国梦,街头也充斥相关标语,但民众对中国梦的体会和对政治的看法可能和官方不同。
   
   都说北京出租车(出租车)师傅(司机)很会侃、特别会讲政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提出"新时代",记者遇到的这位师傅是北京郊县人,谈及打老虎等"执政方式",更提出"呵护一匹狼"观点,最后更不忘喊声"中国共产党万岁!"
   
   
   记者20日晚间从新闻中心乘出租车离开,车上好奇问师傅对"新时代"的看法。老司机在19大期间是有警觉性的,头也不回就问说:"你们是记者?"后又感叹说:"记者辛苦啊!不能讲真话,谁讲真话、谁倒霉!"
   
   这位师傅在"保证匿名"下说出自己对"新时代"的看法,他说,"希望每天醒来不要这么累,老想着份儿钱(出租车承包金),日子过得安稳点";然后开始抱怨自家车行不规矩、没给员工上养老金,并谈及有乘客抱怨数月没领到工资。
   
   对于正热烈召开的19大,这位师傅的直接感受是收入大减,原因是夜总会娱乐场所全关门,没了夜生活也让餐饮提前打烊,这对"开一休一"的出租车影响很大,毕竟开车固定要交200多块人民币份儿钱。
   
   此外是19大的维安等级提高。一天内曾被交警拦查两次的这位师傅忍不住揶揄说:"不正规合法,我敢开车进北京城吗?干嘛不去拦私家车?省麻烦嘛!您拦到习近平的小舅子,怎么办?真办他?找出租车,都合法、都没事!"
   
   习近平在19大报告提出"两阶段论",问及让习再干15年好不好?这位师傅肯定地回答说:"好,可以!"理由是,习上台后确实看到改变,周遭生活环境变好了,农村医疗保险也落实了,总得来说日子是变好了。
   
   不过,帝都老司机讲话是有铺陈的。这位师傅随即反问说:"你们听过一匹狼吗?"见着众人摇头,师傅发话说:"狼肯定是要吃人的,现在来了一匹狼,帮人赶跑了其它野兽,那就好好照顾着、呵护着,一匹狼,总比五匹、六匹狼要好!"
   
   真没想到,次优选择与烂只果理论就这么被"一匹狼"给诠释了。对于习近平的打贪打老虎看法,这位师傅说:"这是习的执政方式!您不打老虎,您去哪腾位置?去哪给自己人摆位置?俗话说,水清则无鱼,这是政治的本质!"
   
   车行在长安大街上,边听北京出租车司机政治开示,边欣赏中南海新华门、人民大会堂与天安门广场等夜景,颇有一番新体悟;车停付钱,师傅再次提醒千万别具名,并以着中国百姓独有的政治觉悟与幽默、笑着高喊:"中国共产党万岁!"
   
   谢选骏指出:上述台湾“中央社”的报道显示,台湾人在发抖,“狼来了”。其寓意还有一层“狼图腾”:狼是突厥系民族图腾,阿尔泰民族的另一支东胡也敬畏狼。大陆有位穆斯林作家写了本小说《狼图腾》,几年之后,突厥恐怖分子就在各地大开杀戒了!现在,台湾人通过北京人的嘴巴册封习近平为狼,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狼图腾(The Wolf Totem 突厥系民族的图腾)》说:
   
   狼是突厥系民族图腾,阿尔泰民族的另一支东胡也敬畏狼。汉史载,古代突厥系民族高车认为他们是一个美丽匈奴公主和一匹狼的后代。而乌孙的祖先则传说是弃婴和母狼阿史那的后代。乌孙、高车,一为匈奴养子,一为匈奴之后,加之传为匈奴别部的突厥,皆有狼祖神话,以此推之,匈奴亦当有狼祖神话,只是消失于久远的历史年代之中而已。突厥第一汗国的王族姓氏阿史那就是来自于突厥传说中的母狼阿史那。阿史那这个词在古突厥语中是指苍色的狼眼。
   
   狼是突厥系民族图腾,阿尔泰民族的另一支东胡也敬畏狼。汉史载,古代突厥系民族高车认为他们是一个美丽匈奴公主和一匹狼的后代。而乌孙的祖先则传说是弃婴和母狼阿史那的后代。乌孙、高车,一为匈奴养子,一为匈奴之后,加之传为匈奴别部的突厥,皆有狼祖神话,以此推之,匈奴亦当有狼祖神话,只是消失于久远的历史年代之中而已。突厥第一汗国的王族姓氏阿史那就是来自于突厥传说中的母狼阿史那。阿史那这个词在古突厥语中是指苍色的狼眼。传统意义
   
   狼图腾代表的是天“腾格里”。草原人在死后会把尸体运到特定的地方,供狼吃掉。他们认为只有这样做,死后才能到腾格里享福,才能回到腾格里的怀抱,在文化大革命以前,蒙古大草原上的牧民就是用这种方式下葬的,这是他们对腾格里·天的崇拜。这种传统在内蒙和蒙古已很少见了。
   
   泛突厥主义和狼图腾
   
   《周书 卷五十 列传第四十二 突厥》云:“突厥者,盖匈奴之别种,姓阿史那氏,别为部落。后为邻国所破,尽灭其族。有一儿,年且十岁,兵人见其小,不忍杀之,乃刖其足,弃草泽中。有牝狼以肉饲之。及长,与狼合,遂有孕焉。彼王闻此儿尚在,重遣杀之。使者见狼在侧,并欲杀狼。狼遂逃于高昌国之西北山。山有洞穴,穴内有平壤茂草,周回数百里,四面俱山。狼匿其中,遂生十男。十男长大,外托妻孕,其后各有一姓,阿史那即一也。子孙蕃育,渐至数百家。经数世,相与出穴,臣于茹茹。居金山之阳,为茹茹铁工。金山形似兜鍪,其俗谓兜鍪为“突厥”,遂因以为号焉。或云突厥之先出于索国,在匈奴之北。其部落大人曰阿谤步,兄弟十七人。其一曰伊质泥师都,狼所生也。”也就是说,突厥阿史那部被别国灭族,只有一个十岁的小儿幸存下来。一只母狼收留了他,将他哺育长大,并将他与狼相配。敌国得知,重新又派人将他杀害,并打算把与他相配的母披一并杀死,身怀有孕的母狼于是逃件高昌国之北山,生下十男,子孙繁育,逐渐兴盛。正是由于这样的缘由,突厥族对狼顶礼膜拜。在突厥民族英雄乌可斯町汗的传说中,是苍狼引导他们,狼进兵进、狼停兵驻,最终取得胜利。《通典》卷一九七《突厥上》曰:“侍卫之士,谓之附离,夏言亦狼也。”《隋书》与《北史》记阿史那氏为君长,皆有“牙门建狼头纛,示不忘其本”之言。狼无疑是突厥族神圣的图腾物,因而突厥诸部落中,对狼至为崇拜,每于旗纛上图以金狼头。突厥可汗亦每以狼头纛赐其臣。
   
   母狼阿史那与匈奴公主
   
   《魏书》卷一三《高车传》:“俗语云匈奴单于生二女,姿容甚美,国人皆以为神。单于曰:“吾有此二女,安可配人,将以配天。”乃于国北无人之地筑高台,置二女于上,曰:“请天迎之。”经三年,其母欲迎之,单于曰:“不可,未彻之间耳。”复一年,乃有一老狼,昼夜守台嗥呼,因穿台下为空穴,经时不去。其小女曰:“吾父处我于此,欲以与天。而今狼来,或是神物,天使之然。”将下之。其姐大惊曰:“此是畜生,无乃侮父母也!”妹不从,下为狼妻而产子,后遂滋繁成国。故其有好引声长歌,又似狼嗥。”
   
   土耳其抵抗组织的狼图腾
   
   《汉书》卷六一《张骞传》曰:“乌孙王号昆莫。昆莫父难兜靡,本与大月支俱在祁连敦煌间,小国也。大月支攻杀难兜靡,夺其地,人民亡走匈奴。子昆莫新生,傅父布就翎侯抱亡置草中,为求食,还,见狼乳之,又乌衔肉翔其旁,以为神,遂持归匈奴,单于爱养之。”
   
   类似的传说,在其他民族中也俯拾皆是:维吾尔民间长诗《安哥南覆》中,神狼博坦友纳,带领维族先民走出大山。并在神狼的劝进下,维吾尔一位铁匠先祖戴上王冠,率十万大军出山击败强敌。直至今日,维族人仍将狼看作勇敢无畏的象征,生了儿子往往说生了一只狼。在哈萨克族中,则盛传着这样一个传说:一位青年男子与一只白狼相遇,在一座山洞里共同居住了四十天,彼此相安无事。后来狼化作美女,作了年轻人的妻子,并给他带来数不尽的财宝。1950年代,哈萨克族部落有的还打着狼旗。
   
   民族标识
   
   母狼阿史那是突厥神话中的突厥阿史那部族的直系祖先。半人半狼的阿史那一族建立了突厥第一汗国。于是,阿史那也成为现代土耳其民族主义的图腾,特别是土耳其的主张民族主义的极右政党民族主义者行动党,其领导下的新法西斯伊斯兰青年组织“灰狼(Bozkurtlar)”就以阿史那作为标识,吸引了20万成员,并以此宣传泛突厥主义。苏联解体之前,美国中情局曾经资助“灰狼”暗杀了694人。阿史那也是塞浦路斯的土耳其抵抗组织(TMT)的标识。
   
   中国观点
   
   古代中原王朝用犬戎或者附离来指代北狄,即古代北方的突厥系游牧民族。北狄一直是华夏的心腹大患,狼子野心就是取自犬戎。《国语·周语》提到周穆王征犬戎,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者不至。而周幽王和西周就亡于以狼为图腾的犬戎。直到隋唐,汉民族还把一切北方游牧民族统称之为“犬戎”和“戎狄”,也仍然用豺狼比喻北狄胡人。在唐代宗年间,太常博士柳伉上疏说:“犬戎犯关度陇,不血刃而入京师……”在唐德宗年间,大臣柳浑对德宗说:“戎狄,豺狼也,非盟誓可结”。李白《古风》有云:“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流血涂野草,豺狼尽冠缨”。皇甫冉《太常魏博士远出贼庭江外相逢》则云:“烽火惊戎塞,豺狼犯帝京”。李曾伯《满江红:得襄阳捷》:“狼吻不甘春哨衄,马蹄又踏寒滩入。向下洲,一鼓扫群胡,三军力”。清代更有“狼子野心,信不诬哉!”一说。而华夏的图腾是龙。
   
   那么,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万岁的中国共产党是狼图腾组织吗?台湾人会因此望风而降吗?现代南北朝会因此而结束吗?

此文于2017年10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