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十九大与火葬场]
谢选骏文集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靈公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九大与火葬场

   谢选骏:十九大与火葬场
   
   《十九大次日北京蓝消失 人算不如天算》(2017-10-19Epochtimes)报道:
   
   10月19日,中共十九大召开的次日,当局刻意营造的“北京蓝”赫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霾天气。据中央气象台当日发布的消息,19日早晨到上午,北京、河北中部、天津西南部、山西中部、陕西关中和北部以及甘肃东部等地出现大雾天气,局地能见度不足500米,因此中央气象台发布了大雾黄色预警。预计未来三天,这些地方早晚都容易起雾,能见度低。也就是说,十九大未来三天会议期间的天气都不理想。


   
   
   另根据美国驻华大使馆实时监控数据显示,可吸入颗粒物(PM2.5)为144到165,北京空气质量属于轻度污染,但天安门广场外围属于中度污染。可吸入颗粒物正是阴霾天气的罪魁祸首。不过,中央气象台似乎在小心避免使用“霾”这个字眼,而代之以“大雾”,大概是不想给十九大添堵。
   
   想想十九大前当局为打造北京蓝真是煞费苦心:从8月份开始,当局即展开了新一波环保督察行动,直接关闭多达数万家工业化学、水泥、橡胶等企业。此外,自9月份开始,除在北京市内派驻督察外,还对外围地区的钢铁、水泥生产中心进行额外检查。对于违规企业,罚则也加重,从过往的罚款,改为停产或关厂。
   
   煞费苦心的结果是“十九大蓝”只维持了一天就戛然而止,阴霾笼罩着北京,也给十九大笼罩上了一层阴影。诚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当局者不知是否能从中获得某种警示呢?
   
   事实上,关于阴霾的来源,中共专家们一直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通常的解释是:较多的二次污染人为排放和空气湿度相对饱和等,比如汽车尾气排放、燃煤、交通等。
   
   可是,如果是由于汽车尾气、燃煤等产生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在空气中经过化学反应而导致的“二次污染”,那么为何欧洲、北美等汽车也不少的国家,却甚少这样的污染?而且有的“十一”假期,北京的大马路上空空荡荡,但阴霾却相当严重,这无疑是在告诉人们阴霾并非是由汽车尾气所引起的。
   
   此外,如果是因为大城市人口密集和工业、交通排放量大,致空气湿度相对饱和而导致空气污染持续累积,那么在北京外围工厂被停产、外地汽车被限制进京的情况下会出现阴霾?反而平常一些没有限制的时候晴空万里?
   
   那么,导致阴霾的可吸入颗粒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据报,这种颗粒本身既是一种污染物,又是重金属、多环芳烃等有毒物质的载体,其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颗粒物。从其成分看,与火葬场焚烧尸体后所排放出的成分类似。
   
   谢选骏指出:按照上述报道,十九大的雾霾,可能与火葬场大量焚尸有关。但是最近似乎没有大量屠杀的记载。令人存疑。不过,雾霾的日渐严重倒确实是从1989年以后的六四屠杀以后开始的。只是从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六四杀人焚尸再多,毕竟早已过去,只有从神秘主义的观点看,才有可能是上天示警,要人们永志不忘六四惨案,直到麻木的国人开始觉醒或者绝种。
(2017/10/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